红楼之谁敢动我儿砸
听雨问雪 红楼之谁敢动我儿砸
这几天孩子报考,天天开家长会,只能晚上回来打字前世,做为修者的灵兽金毛有两个崽子,结果都死在了他的眼前,让他痛彻心扉。没想到,他随主人渡劫失败后竟然转世脱了皮毛换布衣有了人身不说,还找到了自己的两个崽子的转世投胎!于是,不足三岁的他对自己的父王道:“小九是我儿子!”皇上:“...”又过半年,他看到贾代善带来的长子又对他父王道:“这也是我儿子!”皇上:“...”贾代善:“...”问:九皇子,你对父皇和爹是怎么看的?九皇子:父皇是父皇,爹是七哥!问:九皇子,父皇和爹之间,你更喜欢哪个? 九皇子:你是不是傻?一个揍你,一个帮你揍人的,你说选哪个?问:贾赦,你对父亲和爹怎么看?贾赦:偏心贾老二那个是父亲,对我好的那个是爹!问:二人中,你更喜欢哪个?贾赦:你是不是有病?爷又不是被虐狂!PS做为灵兽,就是再聪明,那也是动物,你不能拿他的脑回路和人放在一起比较另外,这是我被卡文卡的销魂时的产物,所以,只能算是爽文
我老婆凶点怎么了
笙落落 我老婆凶点怎么了
【更新在4.7中午12点。存稿充足,V后保底三千,尽量六千】  校篮球赛后,一群男生脱了上衣,在室外水龙头前面冲洗。  韩槿葵发现穆一弦和脸红脖子粗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他高个,长腿,清瘦。肩宽腰细,肤若羊脂,挺拔如竹。  就连拿手撩水,都一板一眼,像个呆呆的小鸡仔。  注意到她打量的目光,他忍不住捂住了胸膛,眼中闪过一丝害羞慌乱:“同学,你看什么?”  贼可爱。  韩槿葵坏笑着逗他:“我啊,从小就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想看看混血小王子的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然后……穆一弦就被她给吓跑了,衣服都忘了穿。  ……  后来,他主动把衣服脱下来,红着脸对她说:“我给你看,你不要去找别人了。”  *  师大附高关于韩槿葵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冷酷无情的新晋大姐大,年级第一的黑马,前男友可以组成一个军团等等。  穆一弦最开始总是躲着她,后来发现传言真的不能尽信。比如她不是高冷,而是嗓子不太好,话一说多,嗓音就带了哭腔,奶凶奶凶的,让人很想欺负她。  当然,欺负是不可能欺负的,只能没事就吹吹彩虹屁,讨讨她欢心这样子——  最爱老婆!老婆就是我的天!好吃的都给老婆!我老婆那么美,凶点怎么了!  阅读指南:  ①学霸大魔女X混血假王子,青春校园文,甜宠(应该)无虐;  ②男女主会逐渐成长,我也会尽量不慢热;  ③每天中午12点更新,独家发表,请仙女们多支持;  ④作者微博ID:笙落落,欢迎来调戏(*╯3╰)  专栏求收藏→第一个五年计划
我拆官配,谢谢[穿书]
暮见春深 我拆官配,谢谢[穿书]
与编辑商议明天15日开V,届时万字更新,有红包掉落,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谢谢。V后日万么么哒!许菀菀穿成恶毒女配的炮灰姐姐,努力把路人角色进行到底,闷声发大财。殊不知在别人眼里,她拥有的是女主配置,并且打算抢走她男人!许菀菀表示,男人没有命重要,抢就抢咯,我拆我自己的官配给你看!官配温昱瑾一脸委屈:“难道你不满意我昨晚的表现吗?”许菀菀:“老公,咱俩商业联姻,没得感情,注意你高冷禁欲的人设啊!”所有人都以为他俩的商业联姻没感情,恩爱都是装出来的,拼命给钱给房子弥补。许菀菀&温昱瑾:“其实我们真的……”很恩爱!长辈:“明白,我菀菀受委屈了,打钱!”低调龙(坐珠宝堆上的龙)属性女主VS禁欲系大佬男主
她撩我心动
胡椒籽 她撩我心动
在宋西汐看来,江时临哪都好,肩宽腰窄,人帅腿长,把她迷得魂儿都丢了。她使出浑身解数百般撩拨,可某人就是柳下惠附体,坐怀不乱。遇上个不解风情的,算她倒霉,于是怂包逃跑了……多年后的某天,两人狭路相逢--江时临霸道将她圈在怀里壁咚,一言不合就把她的唇都给吻肿了,咬牙切齿道:“挺有本事的啊,把我的心勾了就跑?!”宋西汐委屈:“我没有……”某人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沙哑道: “宋医生,我得了心病。现在已经病入膏肓,能不能治愈,就看你了!”她撩他心动,他爱她入骨腹黑情深的热血刑警VS聪明怂包的美艳医生不是虐文,不是虐文,不是虐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治愈系破镜重圆暖文,让你知道所有的深情都不会被辜负。==========================★★★接档新文《输在喜欢你》,预收文已开,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呀★★★ 当不务正业爱惹事生非的小流氓遇上根正苗红满腔正义的警花,这是神马一种神仙体验?  赵勋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老鼠见了猫。  啊呸!他怎么能比把自己比喻成人人喊打的老鼠呢?  不过,老鼠被猫压迫久了也会想着要翻身做主人,高举胜利的红旗大声歌唱征服。   后来的某一天,在酒吧  小弟慌张匆匆的跑来找他,“勋哥,有人在咱们地盘上闹事!”  原本以为赵勋会抄起家伙说干他!谁知道他眼皮都没抬一下,“打什么架?和气生财,知道吗?”  小弟惊得下巴都掉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像勋哥您这样,烟不抽酒不喝架也不打了的大哥,简直纯情得那一个叫清新脱俗啊!”  “你懂个屁!”赵勋懒洋洋的说:“别闹事给你嫂子找麻烦,增加她的工作量,要是影响了我在她心里的光荣形象,我抽死你!”  小弟哭笑不得,“勋哥,你不是说要立志翻身做主人高唱征服吗?我怎么感觉你是越混越回旋了?”  “是啊!就这样被她征服了啊!”赵勋没皮没脸地加了一句,“别用这种欠揍的眼神看着我,谁让我稀罕她。”  赵勋活了二十六年,从来都不知道输这个字怎么写。唯独遇上她,心甘情愿写下一个输字。

好看的其他小说最近更新列表

好看的其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