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金光]雁过拔毛 > 第 11 章 好奇心不能太重

第 11 章 好奇心不能太重

推荐阅读:
  人总是热爱光明,而对黑暗报以晦涩的敌意。

  究根结底,不过是因为人的一双眼。

  光明之下,前方所有映入眼底,所以便胸有成竹,无所畏惧。至于黑暗,却是尽然莫名,对外界进行判定的重要标准失去作用,前途混沌,不知有何物蛰伏。

  观其本质,人所畏惧厌恶的其实并非是黑暗,而是未知。

  …………

  当年默苍离与竹桃相识一场,他有病,竹桃有药,无奈这位患者极度不配合治疗,而且智商奇高,要不然竹桃早就凶性得逞,掐着他脖子一把一把往里塞药。

  后来混的熟了,就觉得不配合那就不配合吧,反正默苍离这个人自我克制力极好,是不会放任自己病入膏肓,他有心自救,竹桃也就勉勉强强忍住不暴力喂药。

  可是有病不治实在让人不爽!精神科竹桃多对口!这科目的病人何其稀少?病的太轻竹桃懒得动手,好不容易找见个病的够重的,偏偏还不肯吃药!

  医生也是有强迫症的好伐!

  病人来了,病人走了,病情半点没转好,人家表示我就是来转转,挂个号凑个热闹,其实我是比较喜欢自己治的。

  ……人干事?!

  好在默苍离眼力好,知道竹桃这么个个性出不出来搞事全在一念间,为了天下苍生,他得给她找点事做,比如说一个病入膏肓的徒弟就不错。

  于是雁王来了,他病的比默苍离更重,默苍离那是发病期,雁王这是病入膏肓重症晚期。

  但是竹桃开心啊,当医生的就是喜欢挑战高难度的,君不见当年冥医为了失血症多执着,竹桃好不容易碰见个疯得够彻底的,简直是磨刀霍霍摩拳擦掌。

  尚贤宫是个好地方,为了衬托墨家神秘的气氛,这地方整天乌漆麻黑光线昏暗,对眼珠子见不得光的竹桃简直是人间乐土。昼夜皆是黑暗,这种感觉太美好,简直让竹桃心生向往,要是人世间处处皆是如此该有多好。

  前一秒她刚刚手捧心口虔诚的许下‘愿世间光明湮灭黑暗永存’的伟大宏愿,后一秒就听见一声恶意满满黑泥滚滚的嗤笑。

  以尚贤宫的这个环境,为了衬托大家的神秘气质,又或者也可能是为了节约经费,时常可见如同惊悚灵异剧一样的情景:灯火随着某人走动而依次亮起,人过灯灭,留下一片浓郁充满未知的黑暗。

  竹桃跟尚贤宫的画风是反过来的。

  她是人来灯灭,所过之处灯火扑簇簇熄灭,而且走过去也不会帮你再把灯点亮。

  随手关灯,节约能源好习惯,这没毛病。

  竹桃身在此地,周身四米范围内是不可能有灯火的。上官鸿信就隐没在尚贤宫的暗影中,也不知道阴悄悄的偷窥了多久。他的着装风格也是一身乌漆麻黑,隐没在暗影中倒是相得益彰。

  他是午夜最深沉的梦魇,黑暗中蛰伏的魔兽,藏可止小儿夜啼的五斗橱小怪兽……等等,五斗橱的尺寸可能有点问题,雁王这么大只应该塞不进去。

  …………

  “你见过俏如来了。”

  肯定句,并非疑问句。

  竹桃姑娘有点无语,这只个性孤僻的大雁到底会不会唠嗑?都已经是肯定句了说出来有什么意义?闲的蛋疼的程度与‘你吃了吗’‘这是要出门啊’‘今天下雨了呢’同属废话范畴。

  可怜的默苍离,徒弟是他不能呼吸的痛。

  看在默苍离受苦受难也要把雁王拉扯大(并没有)的份上,竹桃姑娘很给面子的顺着这个话题开展下去。

  “俏如来希望我能帮他一点小忙,比如说让他那位不知道有什么目的,看上去似乎只是闲得无聊的师兄找点事做。”

  她说的是如此轻描淡写,完全让人想不出,话题中的那两个人各自皆可轻易牵动无数人性命,影响这天下的局势。

  “不过他说的太复杂了,或许这是你们师门的通病?多简单的选择,他直接问我更喜欢你们之中的哪个不就得了?”

  竹桃这样说着,对着雁王笑弯了眉眼。

  “我当然是喜欢你的。”

  语气相当诚挚,也可以判断所言的确是真实,笑起来的方式也没什么问题,前提是在有光明照耀的所在这样笑的话。

  黑暗似乎可以让一切置身此间之物变一副模样,就如同竹桃脸上的笑容。白衣白发,苍白的如同幽灵。想象一下,在黑暗中,一位两眼血红的幽灵正在对着你笑,笑的充满诚挚与热情。

  ……胆子稍微小一点都会被直接吓哭。

  当然雁王胆子很大,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受惊,所以他只是一如刚才那样的,充满不屑与讥诮的冷笑。

  竹桃并不介意他这个态度,病人嘛,她对病人一向宽容。

  所以她只是向黑暗中的大雁走去,顺口问道:“你做事到底有什么目的?”

  雁王更为不屑,但显然是喜欢这个话题的,不紧不慢的答:“是谁规定,做事一定要有目的,没有目的,也是一种目的。”

  竹桃:“……”

  她对默苍离家大徒弟的说话方式有点绝望。

  雁王:“你呢?既然你认为做事一定要有目的,你现在的目的又是什么?”

  竹桃此时已经走到了雁王面前,在全然的黑暗中,她可以清晰看到雁王,但雁王应该是没办法完全看清她的,这是本质性的不同。

  所以竹桃她叹息一般开口。

  “想象一下,你在自己的领地过得好好的,突然有外来者闯入,宣称此地是他的归宿,表现的好像他才是此地的本土物种,但事实上,他既不了解此地的气候,也不了解此地的风俗,固然依靠着全神戒备也可以在这里活的很好,但却要时刻警惕,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竹桃姑娘摇头嗟叹,满面尽是惋惜。

  “畏惧着此地,也因此认为它是强大的,便以为将自己想象成此地的主人就能让自己变得无懈可击,但实际上,他对此间的畏惧只会先摧折他自己。”

  与其说是惋惜,其实又掺杂了丝丝缕缕的别样意味,正如棉絮中的芒针。м.ωēηχūē3Ч.cōм▼

  “他并不属于这里,或者说他并不适应,但你很喜欢他,打算帮他一把,要么将他推离,让他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要么将他留下来,让他……如果是你,你会怎样做?”

  上官鸿信眯起了眼,但在没有一丝光亮的地方,他的这双眼睛提供不了任何帮助,仅能从其它感知来分辨竹桃的位置。щēχυē⒊ч.cǒм

  这让他微妙的感到些不爽,便用更加恶意满满的态度回复:“人总想着替他人做出选择,那是最愚蠢的行为之一。”

  竹桃:“……”

  你把你师尊骂进去了你知道吗?

  “哦,看来我的说法太过温和了,那我换个说法……”一丝一缕的愉悦开始从竹桃的声线中浮现出来,“这是我的地盘,对于贸然闯入又妄图以主人自居的傻逼,一脚踹出去比较好对吧?”

  这是放飞自我了吗?

  对竹桃难得的真心流露而感到些许诧异,武力值点的很高的雁王仍气定神闲:“无法打开缺口的局势,武力解决,永远都在备选之列。”

  竹桃:“武力啊……太片面了。”

  雁王:“那就证明吾的片面。”

  伴随最后一字落下,断云石疾射而出。若是竹桃真如他初时判定毫无武学,那这一记便是避无可避,是会穿心透体失去性命。

  但这一击并未命中。

  轻巧的挪移,并不快,却毫无冗余的动作。断云石擦身而过,于半空中嗡鸣回转,再度回到雁王身畔。

  与之相对,绝不可能避开攻击的那人,轻飘飘抬起一掌,这副姿态极为独特,不快,也并不有力,如风拂柳叶,直接探向雁王胸口。

  雁王步履未挪半步,衣袖一卷,如蛇随棍上,只一瞬便卸去这一掌力道,同时男人的手已经借两人衣袖布料做隔,牢牢锁住竹桃的手臂关节。

  那回绕的断云石自雁王身畔划开一道圆弧的轨迹,再度射向竹桃,这次的目标却是她之肩胛,是手臂关节被锁姿态下绝不可能避开的一击。

  但她仍是避过了。

  手臂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角度弯折,雁王的手指仍紧贴在她的关节上,将皮肉下筋骨的变化掌握的一清二楚。

  真要分胜负,怕是整个尚贤宫都会被拆掉。何况若是在此争斗,难保成了被人得利的鹬蚌。所以两招试探过后,雁王便背回了双手。

  他想试探的消息已经得到。

  从寻常武道来看,竹桃确实没有内力。但她骨骼比常人柔韧,筋络也十分殊异,关节更能扭转至人类无法达到的角度,显然这具身体是经过人为改造,比起人类,更似兽类。

  比人类更加灵活矫健的小型野兽,因为拥有更柔软的骨骼与关节,让它们可以从非常狭小的空隙挤过,同时拥有比人类更优秀的发力长度,可轻易跃过数倍于身长的距离,也可以瞬间爆发出比常人更强悍数倍的力道。

  所谓武道修炼也不过如此,协调肢体、蓄力发力,对野兽来说那不过是本能一般的事情。

  雁王甚至怀疑,竹桃的五感可能也与常人不同。理由是她在完全没有光线的地方行动不受任何影响,除非她是个瞎子,否则任何人都会受到视觉的影响,对光线的变化做出不同程度的反应。

  但无论是这样的改造本身,又或是身为白子的先天不足,都有着共同的弱点。

  不堪角力,难以久战。

  继续下去也难以得到更多有用的讯息,雁王便失去了兴趣。

  “停手吧,你吾之间的游戏尚未开始。”

  对方用指尖点了点他的心口作为回应。

  “快了。”

  …………

  鞋跟与地砖叩击的声响由远而近。

  凰后于两位晚辈旁三米开外站定,捂着红唇轻笑:“呵~在联络感情吗?相处的不错啊。”

  她瞧瞧这个,又瞧瞧那个,虽然乌漆麻黑什么都瞧不见,位置总是找的准的。再结合师侄跟人家姑娘的对话,让凰后忍不住感慨……

  年轻人就是好奇心重,女人的秘密可是无穷尽的,对一个姑娘家生出不该有的探寻之心,浅思伤神,深思伤心呐。

  雁王没搭理她,整了整衣袖拔腿便走,与竹桃擦身而过之际,听竹桃心情愉悦的吐出一句。

  “你这么好奇,我友情附赠一件如何?”

  雁王不由得收紧了左手。

  方才他用这只手锁住竹桃手臂关节,隔着两人各自的衣袖,根本没发生直接接触,但此刻左手虽然动作自如,却感知全无。

  ——竹桃施毒根本无需碰触,连功效也根本是随心自由。

  所以,前两次将雁王放倒,根本就是在玩他吧!

  深刻意识到自己被人涮了(还是两次)的雁王,心情顿时变得十分不美好。

  什么修炼毒功无法与他人接触——完全看她心情好嘛。

  什么十年避世不得已远避人群——只是因为宅而已啦。

  雁王:“…………”

  你特么不觉得这题超纲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