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金光]雁过拔毛 > 第 8 章 崇高的情操

第 8 章 崇高的情操

推荐阅读:
  如果仅从对待她的态度来看,竹桃完全是个热情洋溢体贴又温柔的正常小伙伴←凤蝶默默的如是想,她的某些观念是稍微清奇了一点,不过比起闷声做大死的主人,竹桃姑娘只是这一点小毛病,简直堪称苗疆奇行种里的一股清流!

  所以她怎么就变态了?

  凤蝶想起了温皇主人的评价,在前半部分‘性格很好’上,打了个大大的勾,在后半部分‘就是有点变态’上,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就好像是对待亲戚家来串门的晚辈那样,极其豪爽的,将家里最好的东西全都摆出来,并且放下话来:想吃什么?买给你!想要新衣裳吗?买给你!想要任何东西都买买买!

  凤蝶受宠若惊,再三表示自己只是服侍主人的小人物,请不要这样为她费心又伤财。最后还是在竹桃姑娘惊人的热情下,被强塞了一大堆苗疆各地零食和漂亮衣裳。

  毕竟,说过‘比温皇家待遇好一百倍’这种话,真的做得到喔~

  …………

  已经不再装瘫痪的温皇,必须是要开始搞事情的。

  暂时寄养在竹桃家的凤蝶并不能清楚神蛊温皇又去挑衅了谁,但她却能很清楚的知道,能够找到竹桃家门口惹事的家伙们,一定是被自己那个热衷作死的主人指引来的。

  竹桃姑娘的家这么偏僻,没人指点就找上门来什么的,凤蝶才不信呢。

  多日来承蒙款待的凤蝶很自觉的担任起保护竹桃的职责,在她看来,精通药理的竹桃姑娘身体素质十分的不行→每天都脚步虚浮身子骨很差的模样,在日常的肢体接触中也能发现,竹桃姑娘的身体完全是富贵人家娇养的女孩子一样,软绵绵的根本没有锻炼形成的肌肉,手指也纤细柔软,不存在练习某种兵器所留下的茧。

  将自己惹下来的、危险的麻烦,祸水东引到这样一位武力值低下的姑娘家门口,主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凤蝶毫不留情的□□了温皇一番:别人把你当朋友,你却这样回报,这真的好嘛?

  何况温皇还有前科不良,看看曾经与他关系密切的狼主与藏镜人,后来被他坑害的什么下场?

  凤蝶姑娘担心极了,千雪王爷和苗疆战神那种级别的战斗力,在温皇的坑害之下也不过勉强留下一条命罢了……那么软绵绵的竹桃姑娘是要怎么办?真的会被主人害到丢性命喔!

  怀抱着因温皇行为而产生的羞愧,以及对竹桃款待的回报之情,凤蝶姑娘神勇非常地带着竹桃突围。以她目前的剑法,在武林中也算得上一流了,只是敌人数量太多,久战下去她会没办法保障竹桃姑娘的安全。

  偏偏……这位随时可能有性命之忧的竹桃姑娘,其本人半点没有自觉的样子。

  “哈哈哈,凤蝶超~~可靠的!挥剑的样子好帅气呀~~唉……慢点慢点,跑这么快我看不清路啦。”

  在午时的烈阳下被凤蝶拽着奔逃,竹桃姑娘脚步很是踉跄,十分辛苦的样子。

  她这样的脚程,一定会被追上!凤蝶姑娘心急如焚,敌人阻断了向神蛊峰方向的路,那条路也同时是前去中原的方向,凤蝶熟悉的道路完全行不通,她对竹桃家附近的环境很陌生,只能寄希望于竹桃来指路。

  “这种时候……呼……紧张起来啊!”凤蝶十分无奈的抱怨着,又问:“接下来怎么走?”

  眼前出现了分岔的道路,竹桃毫不犹豫的回答:“向西,看到那边那座山吗,向那个方向去。”

  凤蝶远眺了一下,分秒不敢耽搁,拽着竹桃再次飞奔起来。

  她以为那座山或许跟九脉峰有所类似,至少是有让人躲避的地方吧?可是真的在七拐八拐之后来到目的地,却彻底傻了眼。

  那座山光秃秃的,向阳的一面完全是风化断裂的岩石,反射着刺目的阳光,根本没有可供人躲避的地方。她心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竹桃,希冀着熟悉地形的竹桃姑娘能指出隐蔽的洞穴,或者希冀对方告诉自己,这地方哪里有什么障眼法。

  可是喘到不行的竹桃姑娘却说:“呼……这片地方……好久没打理过啦,距离家里实在太远了,不过也没办法啊,只有这附近的条件比较合适啊哈哈哈~”

  她向前走了几步,开心的向凤蝶展示那一片土地,山岩前大片的地方呈现出曾经被开垦的模样,只是显然久未打理,已经掩盖在枯黄的杂草落叶下。

  秃山、荒地,就连附近的大片地方也都是草木枯死的荒凉景象。

  凤蝶一脸懵逼:“这种事情不重要吧?!快点,能摆脱追击的地方在哪里?这地方太空旷了,很容易被发……现?”

  凤蝶忽然明白了什么,更加一脸懵逼:“你……该不会……一直以来引路的方向就是这片荒地吧?告诉我这附近有什么秘密的通道好嘛!”

  “没有啊。”竹桃姑娘理所当然的答道:“说什么荒地啊,只是种下去的东西都还没开花而已,开花的时候超级无敌漂亮的喔!想带你来看嘛~~”

  “…………”凤蝶差点给她跪下了。

  荒废成这个鬼样子!要开花是要几百年啊?!想要大声说出这种话来的凤蝶,因为追击者的到来而不得闭上了嘴巴。м.щěχυě㈢㈣.cΘмノ

  被地门用奇怪手法控制的人,或许还有些墨者吧?凤蝶也不是很能分辨这些人都是那些势力,只知道大抵是没人会对她们两个手下留情的。

  凤蝶快速扫过眼前这片阵仗,琢磨着从何处突围更加稳妥,却猝不及防视线里撞进一张脸来。

  竹桃从她身旁将脑袋整个探到她面前,血红血红的眼珠径直望进她眼里,特别郑重的跟她说。

  “真的超漂亮的喔!●v●”

  凤蝶:“…………”

  莫名一股悚然感受自后背爬升,凤蝶看着竹桃的眼睛,竟完全无法移开视线,渐有冷汗浸透后背,危险的感觉从尾椎掠上脑后,叫她全身也僵硬,半点没法自由移动。

  有无形之物自竹桃周身拂开,扫过枯草遍布的地面,无人能察觉异样。直至那无形之物舔舐上一抹新绿,瞬间将那绿意变作焦枯。

  待能从草木枯死的情况察觉异样,早就迟了。

  ……连一声哀嚎也无。

  只听得声声闷响,扑通扑通摔落于尘,又渐渐安静了下去,真正的,彻底安静了下来。

  凤蝶心如擂鼓,僵硬地将视线移开,错过那对鲜红如血的眼珠,见到新芽破土、抽枝开叶、绽开紫红色的妖冶花冠。

  这周遭除了她们两个,再看不到半个人影,只余空气中满布的恶臭,如腐尸一般的恶臭。

  竹桃姑娘满心赞叹的长吁一声:“不论看几次,都觉得真是漂亮啊……”

  这花确实极美,盛开的花盘比手掌还大一圈,绽放的花瓣由浓艳的红变作深沉的紫。竹桃折了两朵捧在手里,一左一右比在自己头上。雪白的肌肤雪白的发丝,血色的眼珠衬着血色的花萼。

  “好看不?O(∩_∩)O”

  凤蝶强压胃底翻涌的感觉,干巴巴表示:“好看。”

  性格很好,就是有点变态……温皇果然以诚待人。

  还有那句‘不论看几次’……不可深思,细思极恐。

  …………

  “如果在家门口的话,这么臭会影响食欲……”

  是很臭,人类腐败的气味……真的很臭。

  “人要是不能得到充足的睡眠,会死哦,我还不能嗮太阳太久,会生病,人总会爱惜、保护自己的性命,这很理所当然吧?”

  这样说的话……确实也没毛病……

  “你瞧他们一生默默无闻,若非是我,就只能落得荒郊野地一具无名尸首,而现在不同,他们用生命换来了世所罕有的美景,他们的牺牲如此有价值,他们的生命得到了崇高的升华。”

  ……总觉得哪里……稍微有点……什么地方不太……

  凤蝶默默的眼神死了,心底尚有个声音告诉她这样不太对,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可是竹桃说的话却让她觉得蛮有道理……

  没毛病。

  竹桃姑娘的作息是昼伏夜出,家里养着小凤蝶的时候,她也依旧白天睡觉晚上遛弯。而凤蝶姑娘则是作息正常又健康的好姑娘,每天能与竹桃相处的时间也不过晨醒暮昏的那么一点点时光。这样交往,亲近却又保有了适当距离,以至于凤蝶过了这么久才发现竹桃姑娘不同寻常的性格。

  凤蝶有些怕她,但竹桃对她盛情难却,这让凤蝶很不好意思,总觉得浑身都别扭极了。

  就在凤蝶无法处理这样局面的时候,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哦不,俏如来出现了——有那么一瞬间凤蝶真的在他身上看到了点普度众生的佛光呢。

  凤蝶认得俏如来,甚至曾经关系不错。

  可是自从上一次主人闲得无聊去搞事情,她就跟俏如来不复以往了。

  话说这次俏如来登门好像也是主人出门搞事情之后,而且能寻到这个地方来,果然还是主人告诉他的吧?

  俏如来行色匆匆,眉目间略显疲惫,显然是为中原奔波劳累许久,又碰上了意想不到的麻烦事情。

  他先是温和的向凤蝶姑娘问了个好,然后便特别正儿八经的盯着竹桃。白发,红眸,瞧这外貌应该没错了。

  赤羽先生口中把雁王拖着脚脖子拖走的姑娘……

  温皇前辈口中跟雁王关系匪浅了解颇深的姑娘……

  ‘关于雁王,你不妨去问问她的看法。’

  神蛊温皇复出,俏如来与之偶遇,提及雁王,希望温皇前辈能指点一二,温皇便说了上面那句话。

  俏如来这便寻来了,认认真真的做了一揖:“在下俏如来,想必姑娘便是竹桃?”

  竹桃姑娘笑眯眯的看过来:“哦?找我的?”

  俏如来深吸一口气,慎重发问:“是关于雁王……上官鸿信,这个人你怎样看?”

  竹桃:“他啊,嗯……个性有点孤僻不太好相处,不过是个心肠挺好的家伙。”

  俏如来:“………………”

  姑娘你确定咱俩想的是同一个人?温皇前辈你是不是又诓我?

  俏如来一时有点难接受竹桃对雁王的评价,正努力沉思着呢,就听那姑娘温温柔柔的又开腔。

  竹桃:“你是俏如来?默苍离是你师父?”

  俏如来:“嗯?不错,默苍离前辈正是在下的师尊,有什么问题吗?”

  竹桃姑娘笑的可甜啦:“我认得他,他曾让我照顾他的徒弟,这本书给你,当睡前读物吧。”

  俏如来又是一愣神,怀里已经被塞了一本超级厚的手抄本。一瞧见封面上熟悉的师尊字迹,俏如来眼眶都有些泛酸,心中千万思绪,最终化作一脸感恩。☆щщщ.щēχυē⒊ч.cǒм

  俏如来:“是师尊的字迹……多谢。”

  竹桃:“不客气~=v=”

  睡前读物什么的……尚贤宫的雁王对小师弟发来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