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金光]雁过拔毛 > 第 7 章 搞事情

第 7 章 搞事情

推荐阅读:
  被钜子舌书面版洗礼了好几天,雁王总算是能收拾了心情从小黑屋里头出来。

  当然,书没看完,风土篇差不多了,人情篇就……比较重要的部分全没敢看。

  他从小黑屋里头出来的时候,凰后也在。美艳的女人翘着腿姿容美美的喝茶水,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迷之长辈关爱。

  雁王丢去一记冷眼。

  好嘛,他这几天情绪是波动的厉害了点,但在凰后面前装没事人的脸皮他妥妥是有的。

  上官鸿信离了尚贤宫就直奔竹桃居处。默苍离会把铸心失败的徒弟叫给她处理肯定有什么特殊理由,更何况他可没见师尊对谁这么和善,居然还会专程写游记给人看。

  他找着目标人物的时候,目标人物正在哭鼻子。

  竹桃手里拎着一本薄薄的话本,一边吃梅子一边掉金豆子,红彤彤的大眼睛掉起眼泪来显得更红了,那泪珠跟断了线一样吧嗒吧嗒往下掉,看着特别楚楚可怜。

  她一边被梅子酸的龇牙咧嘴,一边就着话本哭的稀里哗啦,只是掉下来的泪珠子全落在摆好的瓷碟里。

  雁王眼神好,大老远就瞧见了她手里书上的字,末尾几行隐约是句‘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瞭了,姑娘家爱看的催泪话本。

  这么大一只的雁王堵在门口,竹桃不瞎都会看得见。她抬头抽了抽鼻子,跟雁王打了个招呼:“哪天我要是给你毒死了,你也在奈何桥等等我呗?”

  雁王:“…………”

  等着加仇杀吗?

  雁王可不打算跟她聊等不等,更不打算聊他怎么死,他来,就是为了接下师尊为他设下的最后一个局。

  竹桃姑娘估摸着盛眼泪的碟子里分量差不多了,于是抹了把脸,把收集的泪水全都倒入早先备着的瓷瓶里。刚倒进去,就听那里头传来细微的声响,显然是还有别的好料,跟她剧毒的泪珠子产生了什么反应。

  竹桃这时候看向那瓷瓶的眼神特别温柔缱绻,充满爱怜的手指头来回摩挲着瓶身,喜不自胜,甚至忍不住把小瓶凑在嘴边,吧唧亲了一口。

  妥妥的真爱。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只见过竹桃假笑的雁王如今有了对比,深刻明白了自己和真爱之间那遥远的距离。

  被竹·师尊看好的·桃看不入眼=被师尊也看不入眼。

  呵呵,雁王伐开心。

  竹桃将他上下打量仔细,喃喃自语:“不该叫雁王的,叫雉王吧。”

  上官鸿信:“嗯?”

  竹桃:“没什么,我自己胡言乱语。”

  实在是因为今天上官鸿信的精神状态不同以往,让竹桃恍若看见一只斗鸡,昂着脖子抖着冠急不可耐的咯咯叫。

  鉴于默苍离留下的印象,雁王端坐在竹桃对面,两手放在两膝盖上,坐的十分平稳,十分三好学生样:“出题吧。”

  “啊?”竹桃茫了一会,她盯着雁王的脸看了半晌,才道:“哦,那……你不妨猜猜看,我植在你身上的东西真正的功效?”

  正好最近竹桃受故友所托正在研究一种药物,顺势就给出了这么个命题。

  雁王立刻认真思考起来:“根据记载,是可解百毒的妙药,但相关资料最久远只能追溯到十年前……”

  上官鸿信的眼神微妙了起来。

  竹桃:“那是我一手培育出的品种,所以你猜这些记述的来源是?”

  雁王瞭了,就是说是她放出的假消息咯?

  虽然他不太明白这个问题跟师尊留下的布局有什么关系,不过对方既然提出这种问题,那玩意又是造成他与竹桃结识的缘由,应该还蛮重要?

  雁王斗志满满,走了。

  留下竹桃啧啧称奇:“想太多是绝症,这个真心治不好。”

  所以这只大雁这么喜欢答题是什么毛病?突然这样子她好没准备,只好随便找个问题糊弄他了……

  …………

  放在专业领域里来看,无论是冥医还是温皇,要猜一种药材的功效,当然是实践出真知,通过种种药理实验得出结果。

  雁王的解题手法别具一格。

  他把研究药理当成推理题来解,解的老开心了。

  凰后:“…………”

  大侄子不好好干事,真是让长辈操碎了心,当他们现在很悠闲吗?

  好在凰后也是个能一手拨弄风云的女人,雁王不好好工作,她还是挺兢兢业业的,毕竟比起那个对任何事都没有追求的雁王,她可是个很有人生追求的人。

  看雁王如此不务正业,凰后在手里头正在处理的几个布局中挑挑拣拣,决定先去坑温皇家的小蝴蝶。

  大侄子的脑子又臭又硬,凰后可搞不来,不过温皇据说很擅长搞脑子?你看他当初给剑无极搞脑子多有成效!

  温皇家的小蝴蝶遭受无妄之灾,还珠楼三天两头有人来找麻烦,直到地门都参了一脚,温皇到底是没忍住,分分钟站了出来。

  还珠楼被毁的差不多了,温皇半点不心疼,可是看着小蝴蝶脸蛋都累出尖来,温皇就有点呵呵了。

  凰后的动作温皇看在眼里,心里头明镜一般,凰后有意向雁王甩锅,温皇心里头也清楚,随她去了。

  反正雁王他确实不冤。

  温皇在神蛊峰设宴,来的可不是雁王,来的是竹桃。

  一收到温皇请客的通知她就放下手头工作跑来了,要说谁在竹桃这儿最有面子,除了神蛊温皇不做二想。

  她踏上神蛊峰的时候已是深夜,没必要戴着遮光用的笠帽,白发红眼的猎奇长相在夜幕里特别显眼。凤蝶还琢磨着主人什么时候又去结交了奇行种,那只奇行种已经来到她面前。

  竹桃姑娘热情地捧起了凤蝶的双手,将少女柔软的指节拢在手心揉捏,红彤彤的眼瞳睁大了瞧凤蝶的脸,特别怜惜地说:“凤蝶姑娘都累瘦了,温皇现在能走能跑,不需要你照顾啦,不如跟我回家,待遇比他好一万倍呢。”щёиχυё34.cóм

  凤蝶还没来得及回话,就感到一股气劲将她和这位姑娘分隔开。

  竹桃一开口凤蝶就把她对上了号,虽然对竹桃的热情感到不解,不过主人的朋友嘛,都是奇行种,没啥好奇怪的。

  神蛊温皇摇着扇子叹气:“多年不见,一见面就挖吾的墙角,未免太不厚道。”

  竹桃恋恋不舍地看着凤蝶,一路目送她缩回温皇身后,才走到神蛊温皇对面坐下:“要是不厚道,上次见面就把凤蝶拐走啦。”

  凤蝶不在,叫你继续装瘫痪,待在还珠楼里落灰去吧。

  竹桃看向凤蝶的眼神何其缱绻,这可是三途蛊的宿主,怎么就给温皇捡回家去呢?再说如今三途蛊已经不在凤蝶身上,温皇好小气,怎么还不肯放手?

  想着想着,竹桃难掩哀怨:“三途蛊你都用完了,宿主给我带走有什么关系。”

  神蛊温皇煞有其事的哀叹:“失了三途蛊,吾花费许多心血才保住这只蝴蝶,你倒是轻轻松松想要捡便宜。”

  竹桃不服气:“那种问题我也能解决啊,用毒的问题,我比你们擅长多了,要是当时你想起来找我,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明明早些年温皇对这只蝴蝶没这么看重的,竹桃满心期待,要是三途蛊用掉了,她把这只蝴蝶讨来应该没问题,谁想温皇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变卦呢。

  温皇笑而不答。

  开玩笑,当时要是找竹桃来医治凤蝶,当时就要把他心爱的蝴蝶抢走了。

  神蛊温皇换了个话题:“你心情不错,看来对雁王很满意。”

  竹桃顿时被他的话题拽着跑了,眼睛里都要冒出光来:“不愧是被默苍离玩坏的徒弟,超——有趣!”

  神蛊温皇满意地眯起眼,感叹道:“愉悦啊~”

  竹桃极为认同,点头不止,也笑眯了眼睛:“愉悦啊~”

  凤蝶默默的后退一步,主人又在搞事情了。

  厚脸皮的温皇摇着扇子:“不过这段时间,凤蝶确实很劳累。”

  竹桃一脸认同:“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也欺负。”

  厚脸皮的温皇继续摇扇子:“吔,吾也没料到会失了还珠楼。”

  竹桃耳朵动了动:“就是说你穷了?穷的连小凤蝶都养不起啦?”

  “还是养得起的。”温皇立刻纠正了她的错误,将茶杯推到她面前,“只是,连还珠楼都被毁掉,神蛊峰并不如还珠楼安全。”

  “你觉得自己护不住凤蝶?”竹桃得意极了,扬起了脑袋挺直了腰板儿,拍着胸脯保证:“行,我护着她!”

  神蛊温皇一脸欣慰,看上去真诚的不得了:“那这段时间,吾心爱的蝴蝶就要麻烦你了。”

  凤蝶:“……”

  凤蝶觉得自己已经要看不下去了,主人又在唬烂,还骗人家这么好心肠的一个姑娘,说好的友谊呢?就这么让她去人家家里白吃白喝被人家照顾?м.щёχυёЭ4.cΘмoο﹏

  小凤蝶一脸的不忍直视:“主人,你这样骗人真的好么?→_→”

  被自家蝴蝶拆台的神蛊温皇神色不变,被骗的冤大头竹桃毫无芥蒂,竹桃姑娘投来热情满满的眼神:“没关系,不能领养的话,寄养几天也不错啊。”

  凤蝶:“…………”

  她怎么就忘了主人的朋友都是奇行种这个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