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金光]雁过拔毛 > 第 6 章 术业有专攻

第 6 章 术业有专攻

推荐阅读:
  默苍离有病,他的病是能治的。

  他少了一分傲慢,多了一分良心,只要填上缺少的,舍弃多余的,他的病自然就会好。

  默苍离对钜子的概念定义的很高,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高到身为一个人绝无可能达到的程度。

  他的心并非无所畏惧,他的心会因人心丑恶而受伤,若要做到毫无芥蒂的宽赦,他只需要那一份傲慢。

  世人皆愚昧,本性即是低劣的,而自己与他们不同,就好像文明之于荒蛮,背德可以被宽赦,私欲可以被宽赦,一切恶行皆因他们本就是恶,所以加以教化,无论成果如何,哪怕被人以怨怼回报恩德,他们本就是如此低劣而卑微的存在。

  默苍离做不到。

  他苛求自己成为对任何人一视同仁,不受任何德怨而影响的人,却未能将自己剥离在‘人’这个范畴外。因对人性存有希冀,才会因此而受到伤害。

  他要是佛门出身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佛门慈悲,渡世大愿跟上头所说的异曲同工。可惜默苍离是墨家的,人生观不太一致。

  他又多了一分良心,哪怕可以面不改色牺牲无数性命,却始终做不到心底毫无波澜,对他来说舍弃良心比舍弃人命要困难的多。

  舍了又如何,谋大事必然要取舍。舍弃少数人的性命拯救多数人性命,这并无过错,因私情心软而至铸成大祸,从理性而言是错。

  默苍离依旧做不到。

  做到了会如何?对人命漠视,如何还做得到护世大愿,当生命不再珍贵,守护的心情又从何谈起。

  竹桃确实有治病的方法,但治疗的结果,会让默苍离变成他自己务必要除掉的祸端,那他这病治好了又能如何?

  …………

  竹桃也有病,她不知这病要怎么治。

  医者难自医,她知道自己有病,也很配合治疗,但这种病的根源在心头,她自己如何能治自己的心病?

  默苍离说,她病的更重。

  因为与默苍离这种,明明身为一个人却苛求绝对理智乃至舍弃人必须的情感的例子对比,竹桃则是反过来另一种极端。

  她这个人没有任何好恶,人与人交往自然有亲疏远近,这种最基本的分别心在她身上几乎不存在。

  竹桃是个毫无分别心的人,她从不觉得恶是恶的,也不认为善是善,她心里缺少对这些东西的定义。在人格初成的那段时间,因天生疾病的关系导致不曾与任何人接触,从不知伦理纲常,而是自发的形成了一套判定世事的观念。

  比如说,她非常坚定的认为神蛊温皇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为神蛊温皇一直都很愉悦,他做的事也都让他更加愉悦。

  人过得不开心不过就是因为,既无法忍受目前的状态,又无能改变这一切。

  所以一个绝顶的聪明人,怎么会让自己不开心呢?他若是不开心,一定是因为他还不够聪明罢。

  讲道理,默苍离都对她这套自成体系的逻辑无言以对。

  他但凡感性些或许还能辩上一辩,但谁叫默苍离是个十分理性的人呢……

  …………

  竹桃的这种自建立的三观,直接导致她一旦走在追求愉悦的道路上……可以说是神魔难阻……

  默苍离完全不想给她治脑子。

  因为虽然竹桃的观念很扭曲,但她本人在这种观念之下十分微妙地处于一种无害的状态。

  是说她虽然下手的时候毫无分寸可言,但她自身并不存在任何加害于人的主观意念,虽然也完全没有怜悯心、恻隐之心、善心这类的东西,但总的来说,她这个人非常非常无害。

  而且她那套扭曲的三观在给三观崩坏的人搞脑子的时候特别给力。

  …………

  竹桃和默苍离的关系其实特别好。虽然她本人没有亲疏远近的观念,但说起对竹桃人生经历的了解,恐怕没人比默苍离了解的多。

  一来,竹桃认识的人不多,那里头并没有特别八卦的存在。二来,她认识的那几个人都十分有分寸,看她样貌就能自发脑补一长串悲凉凄苦的人生经历,也就不会特意询问。

  实话说她的人生经历在外人看来确实凄苦的能当催泪话本出版,但她自己完全没有半点儿在意的。

  竹桃认识的人——比如冥医,就曾经友情向默苍离科普过。

  白子这种病吧,没得治,容貌异于常人多被人群所排斥,还身娇体弱大多早夭。病的越重发色越白,病得越重眸色越向血色靠拢,看竹桃这种严重到发丝纯白眼珠完全显露血色的,那是最严重的情况,按理说活不长的。

  但苗疆那是什么地方?奇行种满地都是。

  天生体弱?那就种下强身健体的蛊。毒蛊不安分?那就再添一味更猛的去压制。猛过头?添一味毒进去毒残它。产生了变异反应?那再加几味毒蛊下去中和啊。

  竹桃一脸开心地给默苍离讲故事的时候,舍不掉良心的默苍离听着都觉得心头直突突。

  这番经历过程十分痛苦,难以想象一名幼童如何忍受。何况这毒功一旦练起来,便再不能碰触任何人,注定一生都只能活在无人的角落,光是想都能感受那份寂寞孤苦。

  放在寻常人身上,怕是磨难中易生怨怼,何况是被至亲施加的痛苦,很容易就长歪了去报社。

  可竹桃一点儿也不觉得啊。

  爹妈给她治病多好啊!疼也好难受也好总比死了强吧!

  默苍离琢磨了一下,这逻辑好像没毛病?然后又发现不对,这世上还有个词儿叫生不如死。

  哦,她没那概念。

  默苍离自己都忍不了独行的孤寂找了冥医作伴,觉得只要是个正常人,处在竹桃这种条件下那肯定是空虚寂寞冷到不行。

  竹桃完全没感觉,她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追寻愉悦,生活中充满了小确幸,爹疼娘爱人生顺遂,简直是人生圆满的典范,棒棒哒!ωēηχūē3Ч.cōм

  然后默苍离就再也不想给她搞脑子了,他甚至觉得自己正直(?)的三观很可能被竹桃那坚定不移的扭曲三观给带歪。

  或许是因为这种成长经历吧,不能与人接触,偷摸观察总可以吧。

  便是自认对人心掌握到一定程度的默苍离也要自愧弗如,他早就习惯用淡漠的面具伪装情绪,从成为钜子那一刻至今没人猜得出他心底想法。

  可是竹桃一猜一个准,准到让人怀疑她练得不是苗疆毒功而是读心奇术。

  这不难理解,便是默苍离本人,花在揣摩人心上的工夫加起来能凑几年?竹桃姑娘可是从记事开始每天只要睁着眼就在琢磨人心,这项事业充满她全部生命。

  所以一只自带扭曲三观并专精于观察人心的竹桃,在某些方面杀伤力是非常大的。她可以轻易看穿一个人一个举动的前因后果,也十分容易就能看破一个人为人处世的方针。

  无论是正常人的思维逻辑还是神经病偏执狂脑子有坑的人的思维逻辑,她都可以轻易理解,并以为当然。

  她也有自己的偏好,那些言不对心的,隐瞒的多的,从不将心声吐露的人,格外能引起她的兴趣。

  然后便在别人的心头翻翻找找,把那些最不愿被人看到的,刻意要遗忘的,甚至是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心思挖到明面上。

  竹桃对此感到十分愉悦,完全不觉得在人家伤口上使劲儿刨有什么问题。

  很好!

  默苍离很满意!

  他就喜欢这么心狠手辣的,以后他玩脱了的徒弟们就交给你了!

  …………

  雁王最近都窝在小黑屋里头拜读师尊游记。

  他手上拿着那本风土篇,手边茶几上放着那本人情篇。手里的这本许久才翻页,手边的那本时不时就不自觉地伸手摸摸,然后就又收手收心试图先看完风土这篇。

  简直煎熬。

  羽国曾经发生过的事,一直都留在上官鸿信脑海里,清晰如昨。
м.щěχυě㈢㈣.cΘмノ
  可直到此时他才明白,纵然自己觉得那份回忆十分清晰,到底是久远前的故事,过了这么久,留下的伤口早已结痂,仍有时不时的钝痛,始终与昔日不同。

  如今师尊亲手写下的往事就在手边……

  很好,伤口崩了。

  闭上眼,历历在目。上官鸿信深刻感受了一把什么是真正的清晰如昨。他仿佛回到霓霞之战时的自己,一场无解之局,失去全部至亲,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过了许久,雁王才将眼再睁开。

  这回他是真的面无表情了,不是装的,也没有掩饰什么。他的表里好像被一分为二,有什么缓缓沉入了无边的黑暗,再也没有什么能传达出来。

  他搁下了手里头的书,拿起了另外那本。

  翻开第一页,飘出一张纸条来。

  竹桃姑娘亲笔书信:听说默苍离收徒弟的一个条件是护世大愿?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子啦?

  雁王:“……”

  收回前言,有些情绪是绷不住的。

  …………

  凰后听着从雁王方向传来的一声爆响,揉了揉额角。

  啧啧,火气真大。

  她倒是对默苍离亲手写的东西有点好奇,也仅限于好奇罢了。思考再三之后,她觉得……好不容易熬死了默苍离,她干什么要作死再去感受钜子舌?

  至于她的那位师侄……

  唉,年轻人,总是忍不住要作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