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修真小说 > 是江还是湖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影子鹰

第六百一十九章 影子鹰

推荐阅读:
  这次确实有些大意了,应疾的毒果然非同寻常,一时间,阿狼已是无能为力,而陈非凡也只能勉强接招。

  扇和剑相碰,却让他不由地心凉,不知是对方力大,还是己方力不从心,他有些握不住剑柄,幻影灵剑险些脱手;稀里糊涂间,倒也算是挡住了对方这一击,但右臂还是留下一道不大不小的伤,血流了出来,却不怎么疼。

  应疾再次往前时,阿狼已从地上起来,手中长剑从其左侧杀了过来;应疾不慌不忙,左腿一抬,一脚就将阿狼踢翻在了一旁。此刻,他的目标是陈非凡,再次跨步迎了上去。

  陈非凡见情况不妙,急忙往后退去,本想去拿背后的烈阳刀,可如今的状态,反而是多此一举;只能一边将长剑挡在身前,一边缓步后退,尽量拖延一下时间,体内的灵罡剑气还在吞噬,使得他浑身感到异常地难受。

  两人所服的药,都是卢然所制,能解百毒;应疾的毒虽不能完全解除,但可以延缓毒性发作,只是要想压制住毒性,不是立刻就能见效。

  应疾没想到面前之人居然不倒而且还有力气抵挡,他斜视了一眼再次倒在地上的阿狼,此时正挣扎着难以起来;他也想早点杀掉面前之人,乘早回去护住少主。℡щщщ.щёиχυё34.cóм

  说时迟那时快,应疾再次提速,脚下一动,来到陈非凡左侧,手中铁扇朝着他的面门呼了过去。

  此时陈非凡脚下还有些偏软,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只能将剑气外放,依附在手掌之上,用剑气挡下对方这一击。

  这让应疾非常诧异,能用剑气的人不多,如此年轻的更是寥寥,而且还能将剑气操控于掌中,那是闻所未闻。

  应疾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急忙收扇往后退了一步,问道;“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在下陈非凡。”见对方迟疑,陈非凡也往后退了一步,尽量拖延时间;此时的阿狼正单腿半跪着,试图从地上起来。

  应疾思索着陈非凡这个名字,似乎有所耳闻,但印象不深;即便如此,应疾已不敢大意,只想杀之而后快。

  于是,左手快速飞出两只毒镖,再次开扇朝前,杀向陈非凡。

  没想到应疾还藏有暗器,陈非凡暗自庆幸,因为刚才他已将剑灵唤出,此时右手一放,幻影灵剑便被剑灵幻柔握在手中。

  手握幻影灵剑的幻柔往前一探,便将那两只急速飞来的毒镖拨挡开来;此景,在对面的应疾看来,却是如临大敌;他是万万没想到,面前这年轻人,不单可以用剑气,还能御剑。

  “你是仙侠派的人?”换作平时,他倒是有兴趣切磋一番,但此刻少主就在周围,大局为重,他不得不重新掂量起来。

  既然对方开口问道,陈非凡也乐意作答,这稍稍拖延,能够使得体内的灵罡剑气彻底吞噬毒性;于是他一边暗呼幻柔不动,一边回道:“仙侠派不敢当,但偶遇得道高人,稍稍学了一点皮毛。”

  应疾一听,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对方没有否认,眼前这御剑术也不像是故弄玄虚;毕竟他刚才那两支毒镖原本已是志在必得,却被那悬浮半空的剑给挡了开来。此刻,他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深浅,冒然出击,要是输了,殃及的可是自己的少主。

  见对方不动,陈非凡也不动,连忙示意一旁的阿狼回来,此时能够缓一缓,那是极好。

  可就在阿狼从地上半跪起身,努力往回后撤的时候,应疾手中毒镖再起,朝着阿狼飞了过去;陈非凡暗道不好,忙让幻柔过去接挡;怎料,幻柔刚过去,他正面又见两只毒镖。

  没想到这应疾真是让人一刻都不得安心,情急之下,他便左手往身后一放,将烈阳刀抽了出来。

  只听“当”一声,两毒镖同时被刀身挡了下来,那真是千钧一发之际,离他咽喉不过几寸的距离。阿狼那边幻柔过去已是来不及了,好在阿狼还有气力,抬剑挡住一镖,又躲过一镖,但又再次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让应疾再次惊讶不已,没想到对方不但会御剑,还会用刀。

  此时,再来说说楚紫涵这边,面对只剩一人的钱啸云,她没有什么好忌惮的,手中紫冰剑直接刺了过去。

  钱啸云看似胆小惜命,但也有些本事,手中一把长剑,看似平平无奇,却让人心生畏惧之感。

  关于钱啸云,楚紫涵也有所了解,他手中的这把剑断然不是青云剑。

  两剑一碰,顿然感觉一股大力将她往后推开;没想到,这正面硬碰,却使得她犹如撞墙一般难受。身为女子,力道上虽不及男子,但她好歹是个习武之人,对面也不是什么彪形大汉,这一击却让人觉得两人的力量有些悬殊。wenxue34.com

  “是天下剑!”楚紫涵暗呼不妙,能有如此感觉的,对方手中所握的必定是天下剑。

  “你手中的,可是天下剑?”楚紫涵问道。

  钱啸云微微一笑道:“楚姑娘,好眼力,此剑确实是天下剑。”

  得到对方肯定之后,楚紫涵有些犹豫,对方若是手握青云剑,她倒是有七成的把握;可对方现在手握的却是天下剑,她则不敢轻易上前,心中权衡着得失。

  “怎么,不敢了?”钱啸云挑衅道。

  “楚姑娘,要不让我来会一会他。”严泽瑜在旁道。

  还未等楚紫涵开口回答,身后一声惨叫,只见尽忧堡的一下人挡在严泽瑜身后,被人一剑破心致死;另外一下人前去帮忙,结果也被那人一剑封喉。

  待严泽瑜转身,就见两手下倒在血泊中已经断了气,却不见凶手。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严泽瑜手握泣恨锁链环顾四周,这两个手下的实力他很清楚,虽不是高手但也有些本事,普通江湖弟子还不一定是他们两人的对手,能被一击必杀的,对方显然是个高手。

  一人忽然来到他面前不远处,咧嘴一笑道:“影子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