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青梅重生后每天都想黑化 > 第747章 姐,是我……涂淼

第747章 姐,是我……涂淼

推荐阅读:
  一想到现在夏南秋一个人,被关在黑屋子里,咧着大嘴嚎啕大哭的恐怖样。

  涂老就一个激灵,直咧嘴。

  还是赶紧把他找回来的好,不然太丢脸了。

  夏南秋……

  外祖父你够了啊!不带这样埋汰人的!!

  他可是失踪了,能不能想点好,能不能,还有没有家人的爱了!

  虽然着急,但涂老也没有忘记宝贝星宝的嘱咐,只要是宝贝星宝的话,他一定会严格执行的。

  涂老从怀里拿出小海豚打开,拿一粒乳白色小丸子放到嘴里,等小丸子彻底融化。

  涂老才匆匆带上保镖,和夏母说了一声出门了。

  夏母见他那着急的样子直担心,“您慢点,小心脚下。”

  “你们好好看着他。”

  听到夏母的话,跟着涂老的保镖赶紧点头,护着涂老往外走。

  等涂老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夏母才转头回去。

  可就在她刚转身,身上的手机忽然响起。

  夏母拿出手机一看,是未知号码,她按下接通键,“你好?”

  下一刻那边就传来让夏母极其震惊的话。

  “姐,是我……涂淼。”

  夏母拿着手机的手轻颤,“小淼,小淼真的是你吗?”

  “你还活着,你在哪里?”

  “你好不好,是不是去家里了,我有在你房间留了信,我和父亲搬家了。”

  夏母越说越激动,“我去接你吧,你在家里别动,姐姐很快就过去!”

  那边传来涂淼欲言又止的话,“我早就知道了,而且和父亲也见过面了。”

  听到涂淼的话夏母急急往外走的脚步一顿,“你和父亲已经见过面了?”

  “我怎么没有听父亲说起过。”

  手机另一边的kay闻言勾起艳红的唇,“当年我和父亲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他一直都没有原谅我,我不敢回去。”

  听到涂淼那个可怜伤心的声音,夏母心都疼了,“没关系的,也许只是误会而已。”

  “你和父亲说开了,也就没事了。”

  “你现在在哪里?”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夏母挂断电话想要直接出门,犹豫了下还是转头跑回房间拿东西。

  之后夏母在涂老出门后也匆匆出门了。

  夏母按照涂淼说的地址一路赶过去,车子停在一家甜点店外面。

  夏母下车推门走进甜点店,她四处张望,一下就看见涂淼的侧脸。

  可此时涂淼正站起身,往甜点店里面走去,见状夏母赶紧追了过去。▽ωωω.ωēηχūē3Ч.cōм

  夏母追到甜点店里的包厢,她伸手打开包厢的门。

  “咔嚓”一声,涂老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蹙眉。

  保镖们先冲了进去,没有问题涂老才抬步走进包厢。

  在这个包厢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桌上放了一个厚厚的袋子。

  保镖拿起袋子打开,里面有资料还有夏南秋的照片,“涂老!”

  闻言涂老赶紧走过来接过照片,照片上夏南秋被人架着正走向一个地方。

  而夏南秋闭着眼睛,显然是昏迷状态。

  “南秋!”涂老拿着照片的手微微一抖。

  涂老又赶紧看看袋子里的资料,这些真的都是南秋的调查资料。

  涂淼怎么会这么好心把南秋的资料给他。

  虽然涂淼没有承认南秋是她绑架的,但南秋失踪的事绝对和她有关系。

  涂淼到底想要干什么?

  涂老一时脑子混乱,理不清头绪,最后涂老不在多想,拿上资料带着保镖赶紧回家。

  他要把这些资料给星宝传过去。

  星宝这么聪明,一定能看出什么来。

  可涂老刚走出这家店的包厢,外面就混乱的不行。

  好像是有人点的东西有问题,正和店里争吵。

  保镖见状赶紧护着涂老出去,可他们刚走了几步,那边的争吵就开始升级,到后来竟然打了起来。

  有人劝架,有人躲避飞来的东西,店里一时混乱的不行。

  等涂老被保镖护着离开店里,已经过了好久了。

  涂老着急回家,可路上又开始堵车。

  就在涂老在路上着急的时候,夏母也遇见了kay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临走时夏母抱着涂淼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她握着涂淼的手一脸心疼。

  “原来你的手可是十指尖尖,嫩的一根粗头发都能扎进肉里,现在怎么会这么粗糙呢。”

  “你这么多年是吃了多少苦呀!”

  夏母一边难过一边握着涂淼的手,kay闻言只是淡淡笑着。

  好像她这些年的苦头都没有什么,她很好的样子,见状夏母就更是心疼。

  夏母握着涂淼的手继续道:“看看,连你的手指骨都这么粗了,这些年你是吃了多大的苦呀!”

  越说夏母越心疼,她又伤心的哭起来,可听着夏母的话kay微微一僵,不着痕迹的把手从夏母手中抽出来。

  “姐,你别难过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我和你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这些都是我给父亲托人买来的补品,一定要按时给父亲吃。”

  “父亲那边,只能姐你帮我尽孝道了。”

  夏母看着她点头,“你放心吧,我和你见面的事情不会告诉父亲的,我也会照顾好父亲。”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kay起身离开,夏母拿着手帕擦着眼泪,目送kay离开。wenxue34.com

  可看着kay的背影,夏母擦眼泪的手微微一顿,急急喊着,“小淼!”

  kay走了一步才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夏母,“姐,还有事吗?”

  夏母赶紧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走过去递给kay,“这些钱你先拿着花,有事就给姐打电话。”

  “不管是什么时候,姐都会去找你的,知道吗?”

  kay的视线愣愣看着那个厚厚的信封,她抬手接了过来,低低应了一声,转头迅速离开。

  夏母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

  ……

  等涂老好不容易回到家,都下午两点了。

  夏母听到脚步声迎了出来,“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午饭了吗?”

  见涂老一脸疲惫的摇头,夏母赶紧吩咐佣人去准备,自己也赶紧去厨房端一碗汤出来。

  “您先喝点汤垫垫肚子,一会儿就能吃饭。”

  涂老点头,接过汤碗,直接一口饮尽。

  “您慢点。”夏母赶紧拿出手帕给涂老擦擦。

  碗里的汤都喝完,涂老把碗递给夏母,“我还有事,一会儿过来吃饭。”

  说着涂老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可走了两步他脚步一顿,看着客厅多出来的补品。

  “这些是哪来的?”

  夏母闻言看向那些补品,“那是……”

  青梅重生后每天都想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