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玄幻小说 >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 第785章陈泽虎

第785章陈泽虎

推荐阅读:
  陈泽虎继续说道:“夏家昨天办事很高调,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其中的内幕。”

  “据说他们昨天派出去的人,很快又回来了,根据时间段猜测,应该就是泽龙哥出事那会儿,不说了,有人来了。”

  很快,陈泽虎就挂断了电话。

  陈景闻言心中思绪万分,照泽虎这么说的话,那就是陈泽龙才刚动了手,人家就已经把他解决了。

  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雾都的林家也不能瞬间将十几个高手瞬间毙命。

  还是说真的是有宗师级别的高手?

  “算了,还是等泽虎再查一查吧……”

  一味的猜测也根本结局不了问题,只有看看陈泽虎能不能先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雾都,夏家。

  夏荷带着东方曜回到了老宅,准备给夏老爷子讲讲关于炼器的事情。

  昨天晚上夏老爷子本来就想提一句的,但是看到东方曜和夏荷有正事要办,这才忍住没说。

  不过夏荷倒是善解人意,知道爷爷这两天在想什么。

  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带着东方曜过来了,顺便还准备了一些可以用来炼制的矿物。

  后院角落里,隐藏着的陈泽虎看见夏荷身边的这个男人,心中已经有了些猜测。

  这个人,有很大的可能跟陈泽龙的死有关。

  他拿出手机,正要拍一张照片。

  可摄像头刚对好焦,画面中人物却非常诡异。

  因为东方曜的眼睛是直接对着摄像头的,也就是说,他被发现了。

  但这怎么可能,陈泽虎的伪装技术,甚至能够逃过龙组的检测,又怎么会被这个平平无奇的小白脸发现?

  正当他安慰自己的时候,谁知东方曜却朝着这边招了招手!

  尼玛,他居然还在笑!

  而下个瞬间,只见东方曜凭空一抓,陈泽虎的身体便被抓到了半空中。

  陈泽虎心中已是大骇,整个人的脸都扭曲了。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为什么会飘在空中!

  大宗师内劲外放也根本不可能将一个人抬起来。

  陈泽虎慌了,在空中不断挣扎,可不管他使出多大的力气,都无济于事。

  “别挣扎了,你跑不掉的。”东方曜缓步靠近,脸上带着嘲讽。

  他顿了顿又朝着刚刚过来的夏老爷子说道:“老爷子,看来我帮你们家抓了个贼啊。”

  陈泽虎脸色涨得通红,“我不是贼!赶紧放我下来!”

  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真是太丢脸了,就算是他想要反抗,都没有任何办法。

  东方曜呵呵一笑,“那你不是贼的话,在别人家里干什么呢?”щёиχυё34.cóм

  夏老爷子也是一脸严肃,连忙招呼人赶紧把这家伙给绑了起来,然后丢在了一边。

  此时的陈泽虎就像是一条毛毛虫,只能在地上蠕动。

  而且被这种特制的绳子绑住,他就算使用内力也挣脱不了。

  现在麻烦了啊!

  陈泽虎后悔不已,早知道应该先在外面打探清楚再进来的,不然也不会被抓现行。

  这时候的他,可能连命都保不下来。

  而他也不敢报出自己的名字和所在的家族,刚才这小白脸的招式,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出意外的话,陈泽龙等人就是他杀的。

  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真的不怕滇南陈家,别说怕,就算是家主带着所有精锐杀过来,恐怕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次,真的失算了!

  陈泽虎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似乎被杀了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现在的情况,他恐怕真的只有一死,才能够救下陈家!

  可是东方曜根本不会如他的愿,直接开口问道:“你是那什么,滇南陈家的人吧?”

  陈泽虎果然一愣,随后赶忙摇头。

  可他的动作落在大家的眼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用否认,要不然我就把你的头割下来送给你们陈家的家主。”

  东方曜这句话还没说完,陈泽虎的脸色就瞬间变得惨白。

  今天早上,陈泽龙的尸体给他留下的印象现在被迫回忆起来,还是让他感到一阵反胃。

  再让他想象自己的头被割下来的场景,未免太过可怕了。

  “我的确是陈家的人。”

  东方曜咂咂嘴,冷笑道:“这就对了嘛,你来该不会是想给陈泽龙报仇吧?”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我觉得你们陈家还是讲道理的。”

  众人均是翻了个白眼,他可真好意思说!

  杀了对方那么多人,还说对方是讲道理的,这种情况下,再讲道理的人也会提刀砍人吧?

  但陈泽虎听了之后,却是根本不敢反对。

  对方的实力这么强大,真要和他开战,陈家根本没有胜算。

  就算鱼死网破,恐怕东方曜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陈泽虎强挤出一抹笑容说道:“的确,我们陈家是讲道理的。”

  这话一出口,瞬间让周围的人惊掉了下巴。

  为了能够活下去,这人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要啊。

  但是这也说明了陈泽虎的内心很强大,别看这时候被压制,到时候放虎归山,肯定比谁都狠。

  夏老爷子看了一辈子的人,还是能够看出来陈泽虎的一点性格的。

  他朝着东方曜说道:“这个人,交给我们来处理,今天不聊他的事情。”

  对他来说,现在什么事情都比不上炼器之法的重要性。

  东方曜点了点头,便跟着夏荷往里面走去。

  夏荷偏着头看了看东方曜,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那里有个人的?”

  刚才两人经过之前,还有保镖在巡逻,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陈泽虎,东方曜又是怎么知道的。

  东方曜笑了笑,“这周围几百米内,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没有什么能够挡住他的神识,所以在他的身边,根本没有人能躲藏。щщщ.щёχυёЭ4.cΘм

  夏荷巧笑嫣然,“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那你说,我在想什么?”

  “额……”东方曜挠了挠头,这他还真的不知道。

  他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能够窥视别人内心,而且女人心海底针,他哪里能知道夏荷在想什么。

  夏荷笑着说道:“我在想你啊!”

  说完,两人均是哈哈笑了起来。

  “咳咳!”

  夏老爷子看不过去了,假装咳嗽一声,便开口问道:“东方先生,是否能够请您告诉我,炼器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