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穿越小说 > 红楼春 > 番四十:中秋佳节

番四十:中秋佳节

推荐阅读:
  八月,中秋。

  本是赏月夜阖家团圆时,然而贾蔷身为天子,却率满朝文武,驾临津门。

  八艘瘢痕累累的巨舰依次于出海港口排列,月夜下,黑哟哟的舰炮狰狞可怖。

  然而,此刻没有一人将目光落在这等贾蔷耗尽家底打造出的国之重器上,一双双目光,都集中在码头空地上堆积成山的……金山上!

  是真正的金山!

  除却不到三成的金元宝外,其余的都是不成型的金块、金粒乃至金沙……

  军机大学士都不是眼皮子浅的,而国库每年的收入,肯定比这座金山要多。

  但即便如此,也从未有如此直观这样多的金子。

  看这阵势,便是没有三五百万两,至少也有二百万两!

  换算成银子,少说也值两千万两!

  国库一年岁收也不过三千多万两,但每一两林如海都恨不得当十两花,没一分是多余的……

  莫说文武们一双双眼睛炙热,连贾蔷都十分意外,看向站在一旁着甲胄一身飒爽的闫三娘,惊喜笑道:“怎么这么些?你莫不是将倭子国的国库给抄了?”

  闫三娘见贾蔷这般高兴,亦十分欢喜,笑道:“倭子国国库也未必有这么多金子,臣妾抄了倭子国天下强藩上杉氏赖以生存的佐渡金山的老窝。倭子国多金山银山,佐渡岛上的佐渡金山,又是倭子国三大金山之一,多的是金子。

  只是臣妾也没想到,上杉氏会把这么多金子都囤在那里,听俘虏说积攒了三年的,原是准备扩军买火炮的……不过也不算离奇,毕竟佐渡岛极是易守难攻,若非臣妾趁着夜色出其不意的率舰队突袭强攻,数十门火炮全力开火,一下子将倭奴打懵了,还真未必能这般顺利。全赖皇上洪福庇佑!”

  贾蔷闻言愈发高兴,虽然比起前世东瀛杂碎甲午后夺去的两亿两白银和之后数十年里造的罪孽而言,这些金子几乎是九牛一毛,但总算能见着回头钱了,也算不错。

  再说,这只是开始……

  他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有这些金子打底,北疆可平,痘苗可种,海船建造不必停滞,开海进度便可大大加快!秦藩、汉藩等地的粮米源源不绝运来,天竺等地的桑麻亦可加快运回。三年后,朕要大燕再无一人饿死,再无一人冻毙!”

  古往今来,可有如此盛事?

  不是说这价值两千万两的金子有这么大的能为,但这些金子,却能解决当下银匮之忧。

  如此,便能盘活整个大局!

  “传旨:良妃此行大功于朝廷,大功于社稷,于朕助益良多,晋贵妃衔!”

  如今天家的皇妃不值钱……倒不能说不值钱,只是没那么尊贵,因为都是皇妃……

  但贵妃却尊贵许多,盖因上面只一皇后、皇贵妃。

  贵妃只一人,薛宝钗,盖因贾蔷起家根本德林号得薛家丰字号助益良多,至今,薛家二房薛明仍是德林号的头号大掌柜。

  另一人李婧也当有此位份,论功绩,李婧绝不输薛家,但李婧自己坚决拒绝了贵妃位。

  混江湖的时间久了,对规矩二字也就理解的格外深。

  她自知和宝钗不同,甚至和闫三娘都不同。

  便是闫三娘,虽然威望绝高,可麾下兵将绝大多数都是运河上漕帮出身。

  漕帮帮主大公子丁超是贾蔷的马前卒,心悦诚服的死忠,是德林水师的二把手。

  所以闫三娘即便离开军队这么久,德林水师依旧不乱。

  而李婧不一样,她在以金沙帮为根底的夜枭中,是绝对的灵魂人物。

  贾蔷给予了她莫大的信任,哪怕后来来了岳之象,还有岳之象的徒弟赵师道,更有后来的李春雨……

  但夜枭那一部,贾蔷从未动过,刀插不入,水泼不进。

  所以李婧才知足,更知道避嫌。

  化家为天下后,原就不只是纯粹的家事了……

  如此,也就愈发显得这个贵妃之位的贵重。

  闫三娘欢喜谢恩后,贾蔷又依次厚赏了有功将士,方随诸文武折返回津门行宫。

  至龙椅上坐定,看着一张张肃穆甚至黑沉的脸,贾蔷哈哈大笑起来,不过见连林如海的眉头都紧皱起面色板正,他方止笑摆手道:“若觉着朕之所为不体面,甚至卑劣难堪,就不要开口了。其实你们不应该不知道,倭子国也就本朝被西夷们祸祸的闭关锁国起来,才没出去祸害人。可往前几百年,倭奴们肆虐汉家疆土的时候还少了?这么点金子,连找补回来都不够。”

  李肃性子板正,出列沉声道:“皇上虽所言不虚,只是彼辈禽兽,故而所行兽道。我大燕天朝上邦,天子乃亿万黎庶之君,何等尊贵?岂能效仿此类?!皇上便是不忍加税百姓,可若万民得知君父为减其负担,竟行掳掠之行,何以自处?臣等,又何以自处?臣闻之:为人臣者,君忧臣劳,君辱臣死!皇上……皇上……”

  贾蔷眼睛都直了,他想过此举会让文武不喜,甚至强力反对,但没想到李肃这样的宰辅之臣,居然能当庭哽咽,哭出声来。

  贾蔷能看得出,这老小子是真的心碎了一地,痛不欲生的样子……

  更让他头大的事,李肃开了个头,其他人居然也纷纷跟上,跪地哭了起来。

  贾蔷纳罕,他是让老婆出去劫掠,又不是出去要饭,至于如此?

  他无奈道:“万般罪责,皆在朕躬,不赖诸卿……”

  话音未尽,哭声又大三分。

  贾蔷:“……”

  林如海叹息一声,转身与诸文武道:“皇上派良妃前往东瀛征伐,非为了这些金银。此事原本涉及军国机密,以免引起恐慌,故而暂未宣扬……”. ɑ.◇щщщ.щěχυě㈢㈣.cΘм

  吕嘉是个聪明人,听出话音来,忙接道:“不知元辅所言是何……啊!莫非是那件极险要之事?”

  林如海扯了扯嘴角,看了眼吕嘉敦厚老实的面相,微微颔首,却未接他的话,直言道:“过去三年,朝廷先后开辟秦藩、汉藩万里疆域,至于马六甲以内诸国,也差不离儿都成了大燕藩国。皇上说三年后大燕再无饥民,便指着这些地方一年三熟的肥地。可好东西谁不喜欢?这些地儿原都是西夷强占了去的,被皇上赶走后,他们岂能甘心?原是约定和东夷倭子国东西夹击,覆灭大燕,皇上这才派良妃奇袭倭子国,以破腹背受敌之局。不然,西夷五大强国,万千巨舰大炮袭来,倭子国再从东海杀来,大燕必将危矣。原本此绝密军机,不可轻易外泄,但如今倒是不怕了,良妃一战破国,夹击之势已破!至于西夷诸国,有马六甲所阻,大燕无忧矣!”

  ……

  百官退去。

  贾蔷看着面色依旧凝重的军机处和五军都督府的文武巨头,知道林如海的说辞瞒不过他们,不由头疼道:“仁义道德没错,也该大力提倡,但朕以为,这是对内。但国与国之间,唯有一个‘争’字!说‘争’都是客套了,实则是搏命!你们看看西夷们,一个个对外凶如猎犬豺狼,对内,对百姓却温良恭谦让,人家百姓治病不花钱,读书不花钱,就这样,还天天骂他们的朝廷是废物……朕以为,就算大燕做不到那一步,内圣外王四个字,总能做到罢?”

  西夷们眼下自然远没有这么好,工业革命后羊吃人的惨剧没多久了,血腥残酷的资本积累,才刚刚要开始……

  只是这些不必同宰辅重臣们说,只讲他需要他们知道的就是……

  果然,诸臣大为震惊。

  对于西夷的事,他们觉得应该要进一步去了解。

  贾蔷又道:“对于其他番国,朕不会如此行事。朕也是受圣人教诲的圣人门徒,怎会不知大燕礼仪之邦,岂能总行毁国掳掠民财之事?你们看看,便是安南、暹罗、吕宋诸国,大燕也是解民于水火危难之间。除了对恶霸和西夷走狗们强硬施压外,其余同诸国百姓间,不都是平等友善的来往?用真金白银从他们手中买粮食,卖给他们的布帛和各种器具,没一样是高价苛勒。不说比西夷们统治时强百倍,便是比他们自己国家的朝廷统治都强的多。

  但是,独倭子国不成。这个国度里的百姓,不能说十成十是坏人,但九成九是坏人,不会有错。

  倭子国常年地龙翻身,各等天灾不绝,国内诸大名间又不素净,还和新罗国整日里撕扯。老祖宗说穷山恶水多刁民,此言落在倭子国丝毫不差。

  这条恶犬不灭,便是成不了大患,早晚也要恶心人!

  所以,诸卿莫要怪朕一意孤行,不灭此朝,朕便是龙御归天之日,也难安此心。”

  这话就相当重了,谁还敢再多嘴?

  永城候薛先沉声道:“既然天子不喜此国,灭之何妨?臣受皇恩深重,愿亲领大燕虎贲,灭此朝食!”

  贾蔷闻言面色舒缓,摆手笑道:“不必如此,眼下东瀛臭虫已经自顾不暇,朝廷要先应对西夷联军的威胁。先生方才所言,并非虚言。”

  薛先对当下形势自然不会毫无所知,他看着贾蔷正色道:“皇上,若如此,朝廷就该派大军前往马六甲、巴达维亚驻扎。至少派一营京营,一营火器营前往驻扎。德林军是强大,但毕竟是新军。京营、火器营由臣等悉心调教三载,又采取了德林军的练兵操典,已可大用!”

  贾蔷闻言却有些迟疑,缓缓道:“不大合适罢?藩国毕竟是外藩之国……”

  听闻此言,诸臣色变,以薛先之沉稳,都不禁拔高声量,大声道:“外藩之邦,亦是天子之土!外藩之民,同为天子之民。皇上此言,置臣等于何地?”

  贾蔷自知失言,打了个哈哈,笑道:“你们这就误会了,不是说分门别类,低看你们一头,恰恰相反,是高看你们。朕是觉着,大燕为根本,无论如何,不可因藩国之事,耽搁了大燕的安宁祥和。等到十年、二十年后,多半是要一体的,因为越来越多的百姓会迁移过去。但眼下,仍以本土为重。朕说过,不插手朝廷政事,军机要事要都交付五军都督府,所以才不愿从本土调兵前往。”

  薛先面色舒缓下来,沉声道:“皇上乃千古难逢的圣君,臣等皆深知。只是皇上如此体恤臣子,臣子若不能为皇上分忧解难,与禽兽何异?既然此战关乎国运,臣愿亲自领兵出海……”

  “等等!”

  顾不得薛先为五军都督府之首,平日里素以薛先马首是瞻的临江侯陈时急道:“永城候主掌中军都督府,岂能轻离中枢?皇上,臣可以,臣最善攻歼战!当初在榆林镇,那些贱皮子们看到臣的将旗,一个个唬的给野狍子一样乱蹦。臣带着十三骑家将,就敢往草原上扫荡三天三夜!皇上,臣去秦藩,必叫西夷狗子们有来无回!”

  陈时开了个头后,景川侯张温、荆宁侯叶升、永定侯张全、吴兴侯杨通等纷纷请战。

  贾蔷却是哈哈大笑,指着军机处几位重臣道:“你们同朕说没用,且看看这几位的面色,给不给你们银子。没军资,你们拿甚么出征?”

  户部尚书刘潮不惧几位虎将,站出列后先躬身问贾蔷道:“皇上,秦藩要地,若无本土大军驰援,能否守得住?”

  贾蔷想了想后,点头道:“问题不大。”

  刘潮点头道:“臣明白了。”随后转头看向五位王侯,一字一句道:“明明白白告知诸位侯爷,今岁军资已悉数交付,多一个子都没有。”

  “混帐!”

  “岂有此理?”

  “你当我们是去游山玩水不成?”

  “国难当前,身为计相竟敢如此狂言?”

  刘潮有些吃不住这些武夫们咄咄逼人的势头了,但这一刻,不仅贾蔷没开口声援,连林如海都冷眼旁观。

  刘潮自然明白,这是一次小小的考量。

  他压住心中的浮动,看着薛先等沉声道:“若果真国难当头,本官便是砸锅卖铁,将那点家底都搜刮干净了,也要送诸位将军出征沙场,可眼下还不到那个时候。如今朝廷里的银子,一分都不是掰开当两分在用,是在当五分十分在使!具体哪些用钱之处都不用本官赘言,你们亦是国之重臣,不会不知道。总之,未到国难之时,户部没有一分银子是多余的。不过……”

  说着,刘潮目光看向了上方的贾蔷。

  贾蔷忙摆手笑道:“良妃带回的金子你就不要想了,朕这里才是真正精穷了。这些金子都要投进皇家钱庄里,发行银票。”

  价值两千万两银子的金子,至少可发行三千万两的银票,狠点心,四千万两也不是问题。wenxue34.com

  造船、造枪、造炮、德林军、皇家科学院、移民……

  林林总总加起来,都填进去刚刚好。

  但填完的效果,却将极其强大!

  “好了,今日到此为止。诸卿还是要与百官多谈谈,交交心,让他们明白朕的苦心,知道朕到底在干甚么。”

  交代完最后一句,贾蔷就折返后殿,后宫诸内眷、诸皇子今日俱至,要一道好好过个中秋佳节……

  ……

  PS:大家中秋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