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穿越小说 > 红楼春 > 番三十七:不对付

番三十七:不对付

推荐阅读:
  夜幕时分。

  一艘龙舟游弋在西苑南海子上,漫天璀璨繁星垂落万千星光。

  只是不知为何,龙舟始终轻轻摇摆着,荡起层层涟漪,扰乱了平静的湖面,良久方息……

  龙舟二楼,紫鹃满面羞红的从龙榻上下来,草草披上衣衫,绕开屏风,打开内殿殿门出去,接过早候在外面多时的金钏、玉钏姊妹手中的清水、帕子,又折返回去,服侍贾蔷、黛玉、子瑜清理罢,就退了出去,再由面红耳赤的金钏、玉钏姊妹帮忙,拾掇自己……

  内卧中,尹子瑜披散着青丝长发,只着一身轻纱裹身,玉足赤踩在金丝锦织珊瑚地毯上,行至游龙戏凤大屏风外的檀木小圆桌边,拿起龙泉窑缠枝莲纹壶,就着莲瓣纹玉龙小碗,斟了两盏茶,送到里面去放在炕桌上。

  稍许,折身又斟一盏,浅饮数口,复斟满,端茶入内,坐于锦墩上,看着不远处黄花梨雕龙纹月洞架子床内,一双人间至尊拌嘴……

  似是因为嗅到了些不大雅致的气味,她余韵未消的俏脸上,眉头微蹙,便又拨弄了下榻边的铜刻梅花三乳足香鼎,打开盖,添了枚熏香进去。

  未几,沁香宜人。

  “我偏不伏,凭甚么她分的多些,我就少些?”

  黛玉三千青丝拢在一边,倚在冰丝锦靠上,星眸圆睁,看着贾蔷不满道。

  贾蔷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道:“哎呀,她的体量大些嘛,要的又急……”

  黛玉闻言大怒:“我要的不急?”

  说罢,又转头看向尹子瑜,道:“子瑜姐姐你回他,咱们要的急不急!”

  尹子瑜见贾蔷也看来,果断的点头,美眸却是欢笑的弯起……

  贾蔷挠了挠头,忽地道:“你们俩觉不觉着,这话说的有些问题?”

  “甚么问题?”

  黛玉不解道,眼眸转了稍许,没好气啐一口,随后警告道:“休想岔开话!宝丫头的织造处缺人手,我和子瑜姐姐的安济局更缺。那边是用来赚银子的,安济局是用来救命的,孰轻孰重你这当皇上的,心里没数?”

  贾蔷苦笑道:“就算再清扫一遍京畿青楼和金陵、扬州、杭州等地的青楼,可那些女孩子还不是要经过调理教规矩,在工坊里吃上至少半年苦后才能任用?历经风尘后,不经过劳动改造,心思太杂用不得的。其实半年都不够,要我说至少也要一年甚至两年,不然以后准保出些乱子。”

  黛玉如今已经很老练了,一挥手道:“只要不挨着男人,就没那么些事!”说罢又犯愁道:“安济局接痘苗着实太慢了,百姓丁口数又太多。子瑜姐姐这样好的性子,前儿都有些不高兴了。按照眼下的进度,到年关都接种不完京城百万百姓。京畿之地天子脚下尚且如此,到了外省,岂不更慢?若非查证卷宗,我们还不知道,大燕每年竟有那么多人死于出花,便是京城就有不少,可了不得!”

  贾蔷想了想,道:“你看这样如何……传旨天下:凡世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供安济局调用。”

  黛玉没好气道:“竟出馊主意!你当是给公主、郡主选陪读?回头你且问问宝丫头,当初朝廷若是选抛头露面给百姓接种痘苗的女史,她愿意不愿意?”

  贾蔷“啧”了声,笑道:“你也忒实诚了,先将人招来,再指派她们做事不就好了?再者,也不用她们果真亲身上阵去接痘。退一万步说,便是做了又如何?”

  黛玉摇头道:“眼下还早,远不是时候。我可不想与你添恼,日后再派我的不是……”

  说着,星眸横了贾蔷一眼,抿嘴一笑。

  尹子瑜见他二人聊的热闹,也起了谈性,落笔道:“去安妃、瑾妃那里去瞧瞧?”

  安妃为尤氏,瑾妃为尤三姐。

  二人负责管理被解救出火坑的天下青楼花魁、名妓、清倌人并扬州瘦马之流。

  黛玉笑道:“瑾妃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尤三姐脾性之烈,她们都是亲眼目睹过的。

  虽然青楼、画舫绝对是当世最黑暗的火坑,但对于花魁、名妓、瘦马们而言,并非不能接受,尤其是出了名的。

  她们受万千士绅名宦的追捧,多少才子为其倾倒,可如今被“救”出火坑,去了小琉球,居然要在“肮脏”“污浊”的工坊里做苦工!

  不管是纺纱还是织布,她们都会被一些过去认为粗手笨脚根本不放在眼里的粗妇们鄙夷羞辱,日子过的几如地狱。

  自然有人娇滴滴的想罢工,或装病……

  换个男人,见这么多绝色如此娇弱怜人,多半会心软。

  便是黛玉等见了,也会心生不忍。

  可尤三姐却是个泼辣的,再加上她的颜色便是放在天下花魁中也属于绝色,冲击力愈大。

  这位主儿是真的敢薅着头发“咣咣咣”的来耳光,关键是她嘴皮子还利落,将那些女子宁肯卖皮肉色相,也不肯吃苦的根底血淋淋的揭破,然后亲自带着被逼到“绝路”的年轻花魁们去劳作。

  尤三姐不仅是说,她自己带头去干,好些时候还连夜干。

  这就让大多数人愈发没话可说了,就这样,带出了一批又一批,洗去风尘气息的读书女子。

  “劳动改造”这四个字,已经被尤三姐奉为圭臬。

  这次回京见证贾蔷登基,兼受封为妃的过程中,都未停止和小琉球及山东那边急信沟通。

  论勤劳用心刻苦,当数第一。

  但也正因为如此用心,所以在那些花魁、清倌人还未彻底洗脱风尘气成为良家前,很难从她手里要到人。

  听闻黛玉笑言,贾蔷道:“你开口,她敢说不?”

  黛玉没好气道:“仗着身份欺负人,又有几分意趣?再者,是你给人家定下的规矩,如今反倒想自己变化破坏?”

  贾蔷捏了捏下巴,伸手将黛玉揽入怀中摩挲起光洁的膀子来,挨了几下粉拳后,道:“当初定的规矩有些死板了,只一味的体力劳动,不真正见识见识民间疾苦,她们又如何明白她们过的生活已是十分难得,做的事又是何等伟大?”

  黛玉闻言虽满心欢喜,却还是娇啐一声,道:“就知道说好听的哄人,不过你也别去逼她。我看得出,她为了你交代的事,算是拼了命了。如今你忽地改口,说她做的那些不当紧,不值当,岂不伤了她的心?”

  贾蔷干笑了声,这话怎么说的他好像成了渣男了……

  清咳两声后,他道:“那这样,我先去和她商议一二。关键是,这种事不会长久有。也就这几年多些,再过二三年,哪有那么多读书识字的清倌人给她训练了?我去和她商议商议,寻条长久的路子……”

  黛玉闻言,一下从他怀里起身,没好气道:“去罢去罢!还正好呢,我和子瑜姐姐要歇息了!”

  子瑜在不远处的锦墩上,看着两位人间至尊小儿女般吃味拌嘴,满面笑容……

  谁道天家无真情?

  ……

  西苑,涵元阁。

  贾蔷到来时,只安妃尤氏一人迎了出来,满面惊喜。

  尤氏今年还不到三十,形容极艳,生育过后,更是丰润饱满,堪称极品。

  见礼罢,贾蔷携其手往里去,问道:“三姐儿呢?”

  尤氏又好气又好笑道:“三姐儿怕是想考状元呢。”

  贾蔷奇道:“这话怎么说?”

  尤氏笑道:“皇爷不知,臣妾这三妹妹打小琉球时就暗中悄摸着读书写字,如今更是每天夜里都拜师苦读。皇爷一月里来两回,也不虞耽搁伺候皇爷的正事。”

  贾蔷闻言呵呵一笑,握着尤氏的手紧了紧,温声道:“家里人多,又都有事繁忙,朕方才就是被皇后和皇贵妃一道哄出来的,她们要商议安济局的事,没功夫理朕。贵妃那边也是如此,织造司的事,让她怀着身子都顾不得歇息。朕身上也有许多差事,若非如此,朕会多来陪陪你们的。”

  听贾蔷这样一说,尤氏心里大为感动之余,又羞愧道:“皇爷,臣妾真是个糊涂人……”

  她还是极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狡辩难得欢心,利落认错赔不是才应该。

  果然,贾蔷闻言高兴起来,不再多言此事,只在她腰下丰泽的隆起摸了把……

  左右除了银蝶、炒豆两个家里老人外,并无其他内侍。

  贾蔷喜欢精简些,其他人自然不会奢靡排场……

  “嗯?你们怎么也在?”

  贾蔷很没形象的搂着半倚在他怀里,任他施为的尤氏进了偏殿后,就看到邢岫烟和妙玉居然都在,微微吃惊。

  两人四目,正直勾勾的盯着贾蔷在那胡作非为,两人俏脸同时飞起红晕来,屈膝一福见礼后,躲去了后面。

  只是两人许是忘了,后殿乃卧房……

  被两个清丽静雅的女孩子撞破流氓行径,贾蔷面皮还是有些发烫的,不无埋怨的同尤氏道:“怎么不与朕说,她二人在此?”

  尤氏俏丽一笑,妩媚道:“那两个都是面皮薄的,皇爷也落不下面子来,臣妾就帮她们一把,当一回红娘。”

  贾蔷闻言一滞,想起妙玉的出尘和邢岫烟的超然,两人都是难得绝色,便底气不足的摆手道:“胡说胡说……”

  “哼!”

  却是正执笔书写的尤三姐,不满的冷哼了声。

  贾蔷望去,只见灯光下的尤三姐,看起来美的竟有些璀璨。м.щёχυёЭ4.cΘмoο﹏

  标致的美人脸上,流露的是一种火辣乃至张扬不屈的犀利气质。

  换做贾蔷前世,就凭这样一份颜色和气质,身边就不知要跪伏多少舔狗。

  再想想别说前世,就是红楼世界里贾珍、贾琏这样顽惯女人的,不也让尤三姐好一通臭骂么?

  在那样一个世道下,能做到这一点,简直是奇迹。

  贾蔷不无欣赏的笑骂了声:“德性!”

  尤三姐雪腻的下巴一扬,瞪眼过来,不过被贾蔷挑眉看了眼后,到底还是嘟囔了几句,低下头继续看书,当然,半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贾蔷也不理,顾自将尤氏抱在膝上,把顽着她的一只手,微笑问着近来生活、做事忙不忙,又问了儿子小十五情况如何。

  尤氏更愿与贾蔷腻乎,细声软语的答着话。

  尤三姐那边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心里酸的要死,眼见她大姐都快将身子揉进贾蔷身上了,她咬牙道:“你又不是没地儿,想做甚么回你的地儿去,别在我这里招人嫌!”℡щщщ.щёиχυё34.cóм

  尤氏闻言“呸”了口,回头对贾蔷笑道:“也不知是哪个见天盼着皇爷来,一天嘴里不念叨个百八十遍都算奇事。”

  贾蔷奇道:“我那里每天用饭的时辰,从来不禁家人过去一道吃饭的。皇后也喜欢你们一起过去,还热闹些。旁人每天都往那边跑,你们怎不去?”

  尤氏看了眼面无表情抿着嘴不言语的尤三姐,小声道:“三姐儿和荣妃……就是凤丫头,不对付。”

  贾蔷不解道:“怎么个不对付法?这好端端的……”

  尤氏迟疑稍许,哭笑道:“许是因为老娘和二姐儿的缘故……三姐儿见贵妃家姨太太一直在西苑住在,也有些想念外面的老娘和二姐儿了。上月老娘和二姐儿让人送了些手做的针线活儿进来,三姐儿寻思了下,请示了皇后娘娘,就派人将两人接了进来……”

  贾蔷愕然道:“我怎么没听说?”

  尤氏笑道:“皇爷那会儿还在忙登基的事,这么些小事,哪里敢惊动皇爷……”

  她将贾蔷的手放进衣襟怀中,知道他喜欢,便事事依着他。

  贾蔷果然喜欢,把顽着手心处的细腻,眉眼间都轻快了些,不过脑筋还能转动……问道:“既然皇后都答允了,那岂不是好事?怎么,凤丫头拦下了?”

  尤氏苦笑摇头道:“那倒没有,只是……她如今掌着宫里尚食局,中午三姐儿请老娘和二姐儿用的膳食,都是凉的。”

  贾蔷闻言眉头登时蹙起,道:“此事朕怎么不知?以三姐儿的性子,她没大闹一场?”

  尤氏摇头道:“皇爷马上就要登基了,三姐儿如何能在那个时候给你添乱?再者等午饭点儿过去半下午的时候,御膳房又派人送了一桌席面过来,说是荣妃娘娘亲自叮嘱的。三姐儿将那桌席砸了个稀巴烂,也算是出气了。只是往后,荣妃常去的地方,她就死活不去了。”

  贾蔷头疼的看了过去,就见尤三姐早已是泪流满面,看贾蔷望来,心中委屈一下爆发,趴伏在桌几上,痛哭起来……

  这他娘的,都叫甚么事?

  贾蔷心中无语之极,还得上前去哄:“好了好了,今晚爷不走了,好好犒劳犒劳你,排解排解你的委屈和郁气……三次,可好?”

  “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