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穿越小说 > 我本初唐 > 一千九百一十章有零有整

一千九百一十章有零有整

推荐阅读:
  长孙延垂手而立,思考了一下:“师父以为我该学什么?”

  程鸿笑着摇了摇头:“你或许还不知道我的教学方式!我教导你,那就是言传身教,兴趣才是最好的师父!

  不是你该学什么,而是你想学什么!”

  长孙延仔细思考着,他一直都是在众人~你该做这个,你该做那个……

  没有任何一个人问他~你想做什么!一时间他有些迷茫……

  程鸿看着陷入思考的长孙延,暗自摇了摇头,长孙延也好,其余人也罢,聪明的、不聪明的……

  在程鸿看来都缺少了一分灵性!

  这长孙延也够可怜的,家中母亲地位不高,唯唯诺诺很是自卑,武媚和李丽质倒是见到过几次,都是皇后召见诰命的时候见到的!

  她来过几次,虽然穿着诰命服,却唯唯诺诺,生怕讲错了什么,并且每次都把自己藏起来……

  她的藏和程鸿的藏是两回事,程鸿的藏事藏起来明目张胆的偷懒,她藏则是怕别人注意到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怕得罪人!

  整个人如同一个空壳一般……

  活的很是悲哀!

  长孙延这次来拜师,长孙冲懒得来,她居然不敢来,结果让长孙延一个人孤零零的来这里拜师!

  至于长孙延的性格,多多少少受了他母亲一点儿影响,有些太注意别人的感受!人很聪明,在自己家却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长孙延思考了很长时间,抬头沮丧的看着程鸿:“师父!我不知道我想学什么!”

  程鸿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急,慢慢想!程安啊,你去一趟长孙府上,就说延儿留在这里了!

  至于什么时候回家~听我消息吧!”

  长孙延有些着急:“师父!我还没和母亲说过我要住在这里呢!左右不过几步路,明天师父让我什么时辰过来,我就什么时候过来……”℡щщщ.щёиχυё34.cóм

  长孙延是怕母亲担心!母亲一门心思的全挂在自己身上,若是自己不亲自告诉一声,怕是母亲一夜都睡不好!

  程鸿点了点头:“好!这就不错嘛!人嘛,有时候要学会拒绝!并不见得所有的安排都和你心意!

  也不见得所有的为你好都是能产生为你好的效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不说,没人知道你是冷是热!只有你自己觉得好了,才是最好的安排!

  今天就教你第一课~要学会反驳!长辈和师长所说的,并不一定都是对的,就算是对的,也不见得是适合你的!

  今天让程武带你熟悉一下安国公府,熟悉完以后,你就去玩儿吧,玩儿到酉时初,吃完饭在回去!

  回家以后好好安排一下,明天巳时末来安国公府,然后就住在安国公府了!这次行吗?”

  程鸿结合他们家中的情况,很快找到了突破口~让长孙延回归本性的突破口!

  长孙延对于长孙冲敬畏的很,畏大于敬!对于长孙无忌亦是如此!唯独母亲,这个一颗心全牵扯在他身上的女人,他是敬爱的很!

  也只有她,才能让长孙延露出本性的一面!果然,长孙延放心不下!

  若是让程安去送信,这信多半会送到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的长孙冲那里,长孙冲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当回事,也绝对不会告诉苦等着长孙延回去的长孙延母亲!

  “师父?……”长孙延有些没反应过来!

  “嗯?去玩儿吧!一点儿年轻人的朝气都没有,先学学怎么玩儿吧!哎!文儿不在家,要不然绝对能带你好好玩一玩!”

  ……

  长孙延走了……

  玩了一天,被吓唬了一下,好像学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学到……

  ……

  “陛下!我要请假,我要去县城,我要去私访!我要去培养徒弟!”

  这是李承乾有了心情以后,再一次找程鸿的时候,程鸿说的话!

  程鸿自打去年打赌,一直到现在都已经块夏天了,一直没有上朝!好家伙,这都接近半年了,还没休息够?

  “你、你、你懒的都出奇了!朕以为罚你俸禄都亏!你这俸禄都是在家中赚的!请假拿俸禄,你也不嫌亏的慌!”

  程鸿摇了摇头:“陛下说的什么?我程鸿这么长时间了,从贞观到靖安,什么时候拿过一整年的俸禄?

  大赦天下我的俸禄都被罚!

  贞观年间,我的俸禄罚倒了贞观一百多年,着到了靖安年间我以为能好一些了,没想到,依然罚到四十多年……”

  李承乾……

  “有那么多吗?我怎么不知道?”李承乾有些讪讪!

  “洪安,告诉你主子,我俸禄罚到什么时候了?”

  洪安看了看李承乾,得到允许以后:“靖安元年,陛下宴请诸位大臣,安国公看歌舞的时候睡觉,并打鼾~

  被御史弹劾殿前失仪,罚俸半年!

  次日安国公不满……”

  “行了,行了!没问你我犯什么错,你就说总数就得了!真要是一项一项报出来,怕是一天也说不完!

  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难得你还一项一项记着!记着什么用?反正我就没打算拿李家的俸禄!м.щēχυē⒊ч.cǒм☆

  我想着的是拿李家的退休金~乞骸骨以后的钱……”

  “好啊!我说你怎么动不动就乞骸骨呢,原来你是看上了这点啊!程德义,你还要点脸不?”

  “停,现在说的是罚俸的事!你听听你这么长时间罚了我多长时间的俸禄!你说我能不绝望吗?”

  李承乾和程鸿同时看向洪安,洪安往后翻了十几页,然后才说道:“安国公总共罚俸禄还剩下五十三年零四个月又十二天!”

  “你看看!还有零有整的!五十三年多!这还没完!估计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的罚俸日期还会增长!你说我还有希望吗?”

  李承乾也很意外:“这么多了?我也没怎么罚啊!”

  程鸿烦了个白眼,你要是还想罚,我还不得又靖安一百多年以后才能令俸禄去?

  长孙延在旁片看着自己的师父程鸿和当朝陛下吵得不可开交,脑瓜子当时就不够用了~这怎么回事?怎么吵起来了?会不会被弹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