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表妹甚是甜美 > 望嫁

望嫁

推荐阅读:
    “娇娇,你想清楚了?”

    许明月重重点点头,“母亲,我当真极……极爱那余公子,还请母亲想个办法,让余家快快定亲吧……”

    李氏的眼睛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头发在笑春手中绾成高髻,双眉却蹙得很紧,她感觉许明月说这话时一点没有正常女儿家的娇羞,并不像少女怀春的样子。

    “娇娇,你还没用早膳吧?娘这里有百合粥。”说着她对一旁侯着的笑夏打了个手势,“你和笑秋笑冬把百合粥热一下,配着绿豆酸梅羹端上来。”

    笑夏恭敬地应了,将外间侯着的笑秋笑冬一并带走。笑春正好将最后一对钗环插好,李氏便又摆了摆手,“你去院里温壶茶。”

    笑春很是机灵,知道她娘俩有话说,走前还贴心地将门关好。

    许明月忧心忡忡,拧着帕子坐了下去,央求道:“娘,您是怎么想的?”

    “娇娇,你说实话,出什么事了?”李氏皱着双眉问道:“难道昨日那余公子对你……”李氏说着摇了摇头,“那人并不像放荡之人,该不会的啊……”

    许明月又羞又臊,“没有!娘!你想到哪去了?!”

    “那你当真是喜欢余公子?”

    许明月重重点头。

    “那……我去见见余夫人便是了,我和她讲话还颇投缘的。”李氏看着许明月的小脸,“余公子的确名门君子,不过你一生倚仗,就在这次的选择上了。娇娇,勿要后悔。”

    许明月顿了顿,但是想到了温琼,她咬咬唇,“女儿不悔!”

    李氏叹口气,“娘向来疼你,你是知道的,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娘就问问那边的意思,先把你们两个定下来。”

    许明月垂着头ww.wenxue34.com
班拧绷艘簧缓笃鹕硇懈隼瘢澳铮一狗Φ煤埽拖然厝ヌ勺帕恕!

    李氏看她心烦意乱的样子,心笑这丫头片子也算是长大了,便也没有再挽留。

    许明月刚从屋里走出来,就撞上了许明欢。

    “娇娇,这么急到哪去啊?”

    “……”

    “厨房特意窝了百合粥,我专门来找你和母亲吃早膳,你跑什么?”

    他身后,笑夏几个也疑惑地看着她,这百合粥可是夫人专给小姐热的,小姐怎么反而不吃呢。

    许明月沉吟片刻,最终抬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那……那好吧,娇娇陪哥哥一起用膳。”

    许明欢笑着揉了揉许明月的头发,“走,进去。”

    吃早膳的时候许明月也不怎么用心,许明欢拍了拍她的脑袋,“怎么了你?”

    李氏笑着回答道:“怕是正·念着那余公子呢!”

    许明欢有些吃惊,“娇娇,你竟然看上他了?”

    许明月咬了咬唇,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李氏此刻已经不疑有他,那笑容立马绽开在唇边,“这是好事呢,娇娇也是大姑娘了,我马上给余夫人写封信,问问那余公子是什么意思,如果两家孩子都有意,我们定下来就是了。”

    许明欢有些不高兴,他哼了一声,“好多人成亲前都是从未见过面的,娇娇真是好福气!”

    李氏听罢拉过许明欢的手,“我的儿,等给你择亲,娘也想办法让你见见。”

    听到这话的许明欢也不太高兴,他本就不是因着这个生气的,他本还指望着那两人成不了,成全一下娇娇和玶春呢。

    这一顿饭,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用罢了,许明月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许明欢则大踏步向温琼房里走去……

    温琼不动声色的听完许明欢的情报,唇边浮现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娇娇当真是看上了那余公子?”

    “是啊,现在恐怕我母亲要去和余夫人商量了。”

    她怕是在躲着自己呢?温琼心中冷笑一声,“也罢,娇娇喜欢就好。”

    “玶春,你到底怎么想的?”

    “当然想看到娇娇有个好归宿。”

    “……”

    “润良,我们自小一同长大,你知我尊崇黄老无为之道。”温琼说着摇了摇头,“故此,别再自扰,顺其自然吧。”

    许. 蓱.鈼囇壯壯?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明欢揉了揉眉心,“唉,好吧。”

    温琼低下头,嘴边的嘲讽被很好的掩饰。

    “玶春,你明日回府是不是?”

    温琼似乎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他感叹了一声,“明日啊……”

    ***

    是夜,许明月提着裙摆坐在染月湖旁喂鱼,一双玉足在水里轻巧的划着,心情看着还不错。

    哥哥应该已经告诉那温琼自己有意嫁给余烜了吧?许明月有几分小得意,温琼如今该不会再烦自己了才对。

    不过……

    他那样的人,不该以常理度之……

    还没等她换个心情,就见身后醉书醉画恭敬道:“表少爷。”

    许明月脊背一凉,却没有回头。

    只听得温琼温声软语的声音,“你们到那边侯着,我同你们小姐有几句话说。”

    两个人都没丝毫戒备之心,温琼表少爷人又温柔又没架子,对小姐也好,于是她们便退了下去。

    许明月听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想起来,但是脚光着,不敢让那温琼看了去。

    温琼从小就睡得早,这会夜已经深了,他该早睡熟了才是,怎么还出来?出来也就罢了,这湖离他住的地方极远,为何偏偏到这里来?要说他没跟着自己,许明月才不信。

    温琼缓缓踱过来,在许明月身侧蹲下,“出来。”

    许明月一双玉足光着,她咬咬牙,勇敢得惊人,“不。”

    温琼不由分说,他一把将手放在许明月的大腿上。

    许明月吓得狠了,她挣扎了一下,立马有四溅的水花翻涌了上来。

    温琼不慌不忙,一把铺开折扇护在自己身前,把那水珠儿挡了个干净。

    “你、你放开我!”许明月的嗓音已经隐隐有了哭腔。

    温琼的手指令人害怕的收紧,“出不出来?”

    许明月气得恨了,却也不敢把温琼怎么样,她干脆往前一扑,准备整个儿落进水里好游出去,毕竟温琼是不会水的。没想到温琼眼疾手快,将她轻易地捞了上来。

    “娇娇表妹真轻。”

    轻的像一根挠人痒痒的小羽毛呢……

    许明月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但是又不敢让别人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压着声音问他,“表哥,你到底想干什么?!”

    温琼却没有回答,他拿过一旁的罗袜,又不由分说的掰过许明月的左脚,“别动。”

    许明月知道自己也拗不过温琼,可到底意难平,所以她瞪大了眼狠狠瞪着温琼。

    被瞪的温琼却不为所动,他轻柔却认真地将藕粉色的罗袜缓缓套上许明月的双足,然后又将那用银线绣成的栀子花样的同色丝履给许明月穿好。

    穿好之后,温琼看着那一对金莲笑了一下,“娇娇的脚,真小。”

    许明月还处在温琼温凉的手握着自己脚的那种恐怖触感里,那双瞪大的眼睛有羞愤,有恼怒,也有害怕和厌恶。

    温琼微笑着看着许明月眸光复杂的眼睛,“娇娇,听你兄长说,你准备同余公子议亲了?”

    许明月终于缓过神来,她站起来后退了两步,俯身捋了捋自己的衣裙,咬唇道:“是……所以,表哥别总这般对我了……我、我已经准备好了嫁人的……”

    “明月啊~许明月……”温琼的声音像倒春寒时候阴冷的风,他向前一步,微微俯身在许明月耳畔,阴生生的笑,“娇娇,除了我,你还敢嫁给谁?

    他的气息温温凉凉划在许明月的脖颈间,“等进了温府,表哥会让你尝尝,地狱的滋味~”

    许明月紧紧地咬住嘴唇,双手死死捏住袖子,害怕地都不敢抬头看一眼温琼,却也倔强地不让自己哭出声。

    温琼玩味地伸手摸着许明月的头发,“娇娇,这么多年了,表哥等你长大等的太不容易……终于能把你拆骨入腹,你可知表哥何等欣喜?”

    “琼表哥……”许明月吓了一大跳,她怯生生抬起眸子,“表哥见我的时候,我……我还没有六岁……”那时候的琼表哥也不过九岁多,竟然、竟然就会有那些念头?!

    “娇娇错了。”温琼轻笑,“谁说表哥喜欢娇娇呢?”他说着压低声音,里头是惊人的恶毒,“我自第一眼看到娇娇,就想把娇娇踩进烂泥里……看看许重瑌的掌上明珠在我的羞辱下活着,不知道少保大人会作何感想?”

    许明月害怕地干咽了一下,她好看的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温琼,“什么……什么意思?”

    看着许明月那黑白无暇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样子,温琼不知怎么心里有点黯然,但他很快抹去这不明的情绪,继续阴柔道:“你们许家欠我的,我都会拿回来。”说罢他一笑,“不过想拿娇娇抵债罢了~”

    “表哥骗人!我们家不欠你!”明明是生气说的话,从许明月口中出来总是显得软绵绵的娇嗔,让听到话的人很是受用。

    温琼无所谓地一笑,“欠不欠的,娇娇是不会知晓的。”

    许明月害怕地咬着唇,垂下眼睫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转身逃跑的冲动,她张口正要说什么,却被温琼抢了先,“娇娇别这般害怕,表哥我并非食人的恶鬼。”

    他一笑若霁月春风,“还有——你实在不必把希望寄托在余烜身上,他不过一个废物罢了。”语罢他伸手捏住许明月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迫使许明月看着他的眼睛,“娇娇如果听话,表哥就不是恶鬼。但如果娇娇不听话~表哥或许变得比恶鬼更可怕也未可知呢……”

    “……”

    温琼看着害怕到说不出话的许明月,他满意的笑了,“你的丫鬟们在假山后面,你过去若是说错什么话……”他的目光玩味地游弋至许明月的樱桃小口,眸色起伏不定,缓缓道:“那就不会是上次那么简单了……”突然他又道:“上次我送给你的手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