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言情小说 > 表妹甚是甜美 > 美味

美味

推荐阅读:
    “表哥……”许明月有一瞬间的呆愣,她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看着面前还模模糊糊的身影,许明月摇了摇脑袋,一定是她在做梦,是幻觉、幻觉!

    突然就听温琼轻笑起来,“娇娇……好像一只狸奴呢~”

    卧在他膝头的铃铛儿听到这一句,以为他是在叫自己,便仰着脖子讨好地喵喵叫了两声。

    “表哥为何……在这里……”许明月顿了顿,这才有些呆呆地看着温琼。

    温琼笑的温柔,“表哥在等娇娇一起用膳呢。”说着他抬了抬下巴吩咐,“你们去让厨房把晚膳端过来吧。”

    醉书醉画应了,飘飘然下去端饭。

    只剩下许明月用大眼睛瞪着温琼,这会只有他们两个了,又不知这人会说出什么……不知羞耻的话来……

    温琼看许明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便笑了,“娇娇觉得,表哥好看吗?”

    许明月一个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之后,赶紧道:“表哥……好看的……”

    温琼满意地勾了勾唇角,“那和今日那位公子比起来呢?”

    听到这个问题,许明月顿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蛰伏,她愣了一下,不料她这一顿,让温琼的神色也冷冽下来,他讥笑道:“看来表妹……觉得表哥不如余公子昳丽呢~”

    还没等许明月回话,温琼又道:“是因为娇娇情人眼中出西施么?”

    许明月不知怎么有了些许怒气,她也不结巴了,直接道:“我与他根本不认识!琼哥哥你不要乱说!”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惊觉过来,许明月咬了咬唇,赶紧又道:“明月胡言乱语,琼表哥别放在心上。”

    谁料温琼笑得更温柔,“看来娇娇不喜欢他呢~”

    琼哥哥啊……这个称呼,她很久都没叫过了呢……

    说着他突然起身,铃铛儿不得已跳了下来,委屈地看了眼温琼,发出像呜咽的一声低泣,夹着尾巴从窗户缝里挤了出去。

    温琼没有在意,他一步一步逼近许明月,虽然脸上还笑得温柔,但是随着他的靠近,许明月只觉得自己像被一块冰冻住了,脚底居然半分都挪动不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浅浅掠过许明月的鬓发,温琼的笑容愈发绝美动人,缓缓地,他的手指顺着许明月的鬓角停驻在她的面庞上,那指尖摩挲了一下许明月的脸颊,他启唇笑,“娇娇,当真肤若凝脂。”

    许明月这下反应过来,她还坐着,打个激灵站了起来,碰倒了身后的椅子,却没顾得上回头看,而是惊恐的看着温琼。

    没想到温琼突然又抬起手臂,捏住她的下巴,电光火石之间,他直接俯身将自己冰凉的唇瓣贴在了许明月的嘴唇上。

    一切发生的迅速且突然,许明月正准备出于本能推开温琼之时,温琼已经后退两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看着她。烛火摇曳下他俊美的惊人,墨色的头发像谪仙那般飘起几缕,火光朦胧依稀之间只见他眉目如墨,朱唇诱人,看着许明月半天回不过神的样子,他舔了舔唇,笑得像一株有毒的罂粟,似乎回味无穷,“表妹可知,你——很是美味呢~”

    “表哥你——”

    还没等许明月抬手扇他,温琼就制住了她软绵绵的胳膊,“我是娇娇未来的夫君,故此,何错之有呢?”

    “什么夫君——”

    温琼没理会她,“晚膳端来了,表妹记得多吃点……”说着他垂下眼眸看着许明月的胸脯,“娇娇表妹,真的还很小呢……”

    许明月咬着唇,努力不让眼泪夺眶而出,正好这时醉书醉画端着膳食进屋,看到许明月眼里波光粼粼,忙问:“小姐,你怎么了?”

    许明月无法回答,却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自己没事,温琼便自如的接话道:“我放跑了她的铃铛儿,她正与我怄气。”

    醉书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出去让屋外几个三等丫鬟到这附近找铃铛儿去。

    醉画将饭菜一样一样端上来。许明月瞥了一眼,只见那平日里精美诱人的佳肴今日在自己眼里全没了滋味,但是又不能让屑.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o慰锕
人看出来刚刚发生过什么,于是只好草草扒拉了几口,便放下筷子,“我吃好了。”

    温琼也没怎么动,他一直含笑看着许明月的一举一动,这会看许明月放下碗筷,他的笑容霎时间就不见了,“还不如铃铛吃的多,表妹今日可是不舒服?”

    “没有。”许明月冷冷回应,头都不曾抬一下,正努力咬着嘴唇不让眼泪落下来。

    温琼的眉宇间淡淡染上一丝阴冷,他压低声音确保醉书醉画听不到,声音有几分恶狠狠的味道在其中,“要我喂你?”

    “你……”

    “我做得出来。”温琼说着作势开始择菜,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许明月一张俏丽的小脸霎时间吓白,她只好又拿起筷子,赶紧把就近的菜往嘴里放去,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她只希望身边的人赶紧离开。

    吃完饭,天已经完全黑了,温琼轻轻往桌上放下一串绿松石的手串,“那日去玥宝斋,见这个好看,就想着买下来送给你了。”说着他一笑,“娇娇爱澄明天空般的月白色,配这个色的手串比红色的更好看。”

    说完也不管许明月是什么表情,直接站起身来,“该就寝了,娇娇表妹,明朝会。”

    温琼离开后,醉书醉画两个都很激动,翻来覆去看那手串,“玥宝斋的手串呢!表少爷对小姐真好!”说着还不住感叹,“真好看呢!”

    许明月咬着唇踏步过去,粗鲁地一把拿过那手串,看也没看直接从窗户缝里丢了出去。

    醉书醉画两个极其震惊,“小姐?!”

    许明月的脸色实在吓人,“不要多嘴!”说完也不洗漱更衣,直接像尸体一般直挺挺的躺到里间的榻上,看着上方镂空的雕花,眼泪一个劲的往出涌。

    她原来怕他,现在也怕,但是今日还有些恨他了。

    琼哥哥真坏!真坏!

    许明月这么想着,眼泪越流越多,她抬手狠狠地擦拭自己的嘴唇。

    听得一声细小的“嘶——”,那嘴唇被撕裂了个口子,顿时有血缓缓渗出来。

    许明月没顾得上擦干净血液,她捂着眼睛,对外室没敢走的醉书醉画道:“你两出去,把门关好,没我的吩咐,不许让别人进来。”

    两个人低低的应了,相互看了一眼,无奈之下只好退了出去。

    等人走干净了,许明月便放开声音“呜呜”的哭起来。

    她自问从没做过什么对不起琼表哥的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也正因这一点,她说温琼欺负她,会有人信吗?平白无故连累自己的名声。

    就在这一刻,许明月下定了决心,她要尽快嫁出去。只有嫁出去,才能彻底摆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