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50章

第050章

推荐阅读:
    劝诸位弟子穿上女装之后, 江津又将苏奕唤了过来。

    苏奕的储物袋一打开, 只见诸类胭脂水粉,珠钗首饰, 样样不缺。

    “苏师弟,有劳了。”

    “交给我罢。”

    江津到偏房休憩了片刻, 半个时辰之后, 待他回到大厅之中, 只见——聘聘袅袅, 莺莺燕燕。

    惊为天人。

    江津心中暗笑, 可还真别说, 这刘总管找对人了, 这十余个弟子穿男装时斯斯文文,换了女装,顿时一身媚气,美目流盼。

    这男的媚起来, 还真教人受不了, 江津忍不住鼓掌称道:“你们是把品如的衣柜都搬回家了。”

    “品如是何人?”苏奕不解问道。

    “呃……古籍里所记载的, 仙界的一美娇娥。”江津讪讪掩饰道。

    江津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追求刺激, 那就贯彻到底咯!于是对刘总管道:“去,把宗里的史君和琴师都给我唤来。”

    所谓史君, 顾名思义, 便是记载宗门内各类大事的职位。

    只不过, 他们并不曾用笔记载,而是修炼一种记录镜像的道法, 唤为“水镜术”。

    水镜术可如实记下所发生的场景,惟妙惟俏,存于一水球之中,可无限次回放。@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类道术多用于记录宗门内的道术大比、掌门上任、大能授课……诸如此类,因只是单纯记录所发生之事,别无它用,更无任何攻击属性,乃是冷门的道法。

    唯有天资不佳者,不得已,为了混了闲职才会修炼。

    那史君听闻是新掌门唤他,自然是不敢懈怠,匆匆赶来,道:“弟子张生见过掌门,不知掌门有何指示。”

    张生看到眼前一众美貌师姐,眼睛都看直了。

    “以你的道法,可以结下几个水镜?”

    张生恍惚回过神来,道:“若是有灵石补充灵力,百八十个也不成问题。”

    江津果断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枚中品灵石,抛给张生,干脆道:“那便开工罢。”

    他要录下灵境的第一条视频广告。

    众人皆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江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苏奕只好站出来问道:“江师兄,这是什么阵仗?”

    江津只好细细说了自己的打算,无非是想让张生将“师姐”们婀娜多姿的神态记录下来,再配上些弦乐,制作成水球。

    下山招新之时,将水球抛入空中,释放水镜,让所有修士皆能看到,轮回播放,广而告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奕顿时明了,道:“以往倒也有宗门在山下释放灵音,吸引修士前来报名,师兄这个法子,倒比他们高明了许多。”

    苏奕踱步,托腮思量了片刻,又道:“如若是这样,倒要先想个口号了,不如就说‘连云宗底蕴深厚,流传上古功法,诚邀有识之士共赴仙途’,师兄觉得如何?”

    江津摇摇头。

    倒也不怪苏奕,修仙是正途,苏奕首先想到的自然也是正经的词句。

    “太过寡淡了。”江津道。

    “那依师兄之见,应如何?”苏奕好奇问道,这个师兄向来鬼点子颇多,苏奕不免也有所期待。

    “不如这样,苏师弟与诸位跳一曲霓裳舞,末尾苏师弟再配上一句‘想做你的师姐,与师弟双宿双飞,成全了仙道,也成全了你’,如何?”江津道。

    苏奕一时哑然,穿女装之事已经够出格了,未料这口号,倒“更上一层楼”,犹豫道:“是不是太嚣张了些?”

    江津解释道:“既然是抢人,自然是各凭手段……莫看那些修士表面正经得很,谁心里没点小心思,要的便是这嚣张的气焰,撩到他们心生向往。”

    说干就干,苏奕领着诸位女装师姐应着琴声,勉强跳了一支舞。

    水镜释放出来,看得江津直摇头……这实在太像大妈们在跳广场舞了,毕竟不曾好好排练过。

    最大的败笔便是,从头至尾,张生只从一个角度记录,根本体现不出一众“师姐”的美貌。

    “你只管施法,水球由我来操纵。”江津对张生道,挽起袖子,亲自出马。

    又对琴师道:“琴声更急促一些,要那种干柴烈火的节奏。”

    琴师:“……”干柴烈火?

    “刘总管,你施展道法,他们起舞之时,来一场花瓣雨。”江津指挥道,这的小道法对刘总管应不是问题。

    一切就绪,江津托起水球缓缓飞起,开始记录。

    先从天上往下推近,云浮山顶,花瓣雨下,一众仙女应声起舞,偏生此时有几片云雾从水球前飘过,半遮半掩,多了几分朦胧的意境。

    琴声渐渐加急,已经有人跟不上节奏了,为了掩饰,江津速速拉近,开始给特写——

    婀娜的腰肢盈盈一握,染了花蔻的指尖捻生柔情,美眸盼目激起一汪秋水,清风吹起的裙摆不小心漾出玉腿……

    各种刁钻的角度。

    和着琴声,时慢时快。

    只可惜,最后应由苏奕说的那句“想做你的师姐”,还是缺点味道,钻不到人心里去。

    一曲毕。

    “苏师弟,最后的这一句,应是这样,你且看。”江津建议道,还亲身做了示范,只见——

    江津直勾勾地望着水球,轻咬下唇,娇声缓缓道:“想做你的师姐,与师弟双宿双飞,成全了仙道,也成全了你……嗯……”

    然后,手指点点红唇,目光下望,有几分失落,又有几分期待——十分有那种“世间人来人往,我只待你一人,可你何时才能出现,我还要等你多久”之意,让人心生怜惜,忍不住要去疼爱。

    江津毕竟是异界而来,很有天赋,最后那声娇羞的尾音,简直是点睛之笔。

    每一句话,配着收尾的琴声,一声更比一声撩人,直钻人的心底,就好像是告诉别人:“师弟,来罢,来了师姐就是你的了。”

    所有人都会有这种错觉。

    ……

    苏奕和一众弟子简直看呆了,心里暗暗:“……”没想到我们的宗主,竟然是这样的宗主!

    “江师兄,我私以为,在场的诸位,怕是都比不得你,不如……还是江师兄亲自上阵罢。”苏奕直接说道,“品如仙娥的衣柜,应是在师兄家中。”

    一众弟子一顿狂点头。

    江津:“……”我只是示范一下呀……品如仙娥?学得倒挺快。

    “这总归不好罢?”江津讪讪道,他现在毕竟是一宗之主。

    “方才师兄不是说了吗,抢弟子,全凭本事,况且,这裙子我们穿得,掌门就穿不得?何以服人?”苏奕又道。

    “宗主若是不穿,我们也不穿了。”一弟子起哄道。

    “对!我们也不穿。”

    这么一说,江津就不得不上阵了。

    他若是不穿,怕是这些人都会齐齐脱下裙子,前面的努力就白费了,明日该如何收场?

    江津再一次把自己给坑了,摔,没事提这个破主意干嘛?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安慰自己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穿了,穿就穿吧,招新回来之后,衣服一脱,谁都不知道。

    并下定主意,决计不能让旁人知道,否则届时将是——

    一众弟子迷恋师姐美貌入宗,全体爱上的竟然是宗主!

    弟子们大打出手,竟然是为了抢夺宗主!

    每天都有弟子在云阁门口,竟然全是为了蹲宗主!

    全体弟子齐齐上书,就是为了让宗主换回女装!

    ……

    不然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那好罢。”江津退步道,“不过,你们要答应我,此事万万不能让其他人知晓。”

    苏奕和一众弟子狂点头:“嗯嗯嗯,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心里却想的是,我只对最要好的朋友透露一点点,并且让他也不说。

    废话不多说,苏奕当即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条水蓝色的长裙,上头纹了不少云纹,素净而不单调,道:“平日里闲着,曾给师兄做过一套,恰好用来救急。”

    江津:“……”他怎么有一种被苏奕算计了的感觉?嗯?

    ……

    等到江津拍完“广告”,收拾干净的时候,已是夜半三更,疲乏得很。

    他回到自己的小院,发现里头还有盏灯亮着等他,淡淡的光推散黑夜,显得不那么冷冰。

    进去一看,澡房里依旧备好了热水,手指一探,温度刚好——显然是刚刚备下的。

    心想,离开了好几日,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记得给他备热水,倒也是个细致的人,唉,没感情就没感情罢,至少寒烨还挺会照顾人的……

    将就着过呗。

    反正当初不就是想抱根大腿吗?

    江津心头一软,原本回来之前想好了一堆要骂寒烨的话,一时竟然都忘光了,只乐滋滋地准备洗澡。

    踏入大热水桶当中,一股药香钻入江津的鼻中,只觉这几日的辛劳一时间都消散了。

    “啊……这生活,日日有人伺候着,真才有滋有味。”江津舒畅说道。

    不曾想,这一句感叹之后,竟有人接下一句:“津津说的,是谁伺候,怎么伺候?”

    江津惊得连忙转身,溅起一片水花,眼前之人,不是寒烨又能是谁?

    寒烨只着了条亵裤,身上淌着汗珠,显然是刚刚练剑回来,此时手里拿着条白帕,嘴角一勾,定定地瞧着江津。

    “你……你怎么进来了?”

    “这是我的洗澡水,你却问我怎么进来了……这话不应该是为夫问你吗?”寒烨靠近道,“不过,为夫是不嫌弃的,一起洗倒也省事。”

    言罢,未等江津逃出来,就跃进了其中。

    热水漫出,湿了一地。

    “我听说,津津想当别人的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