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47章

第047章

推荐阅读:
    江津不知眼前的黑蟒具体是何种族, 不过既然有化蛟的本事, 想来血脉必是不差的。

    此等凶兽,恐怕难以对付, 江津暗想,即便是白叔在, 恐怕也要费些劲, 才能制服这条黑蟒。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若是待它化作了黑蛟, 有了翻云布雨的本事, 就是神仙下凡, 也要让它几分。

    龙蛇之间, 向来是颇有渊源的。

    江津心中一凉, 不曾想过自己竟会在这里遇到这么一条恶蟒——恶蟒想要吞掉一个元婴境的修士,还不跟玩一样?

    天要亡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凉凉。

    那黑蟒的眼珠子澄黄澄黄的,在夜里散发着诡异的光,缩成一点的瞳孔, 仿佛能将威势渗入到猎物的灵魂中去。

    江津发现, 身旁的青粦姑姑已开始瑟瑟发抖, 身上的毛羽都竖了起来。

    他知道, 是那黑蟒在摄魂。

    可偏偏他看着黑蟒的眼神,并未感觉到一丝一毫被震慑之意, 江津暗想, 或许是因为血脉, 这黑蟒的精神攻击对自己并不管用。

    越是危急之际,关乎生死之时, 江津反倒越发冷静了——毕竟他把自己的小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懒散,那是平日里的。

    江津当即也学着青粦的模样,佯装瑟瑟发抖,催使灵力,使自己散发出淡淡的寒气,一副被震慑到虚弱,毫无招架之力的样子。

    想要死里求生,就要先示弱,让敌方放下戒备,以求合宜的时机一击必杀。

    “呦呦,小鸟雀,这脸色都发白了,方才不是还底气十足吗?哈哈哈……”黑蟒游走在四周,十分得意道,“好好的凶兽你不当,偏要学那蠢鹿装清高,你瞧瞧,如今你深陷危机,他在何处?他能救你吗?”

    这是蛇的本性,等猎物已是囊中之物的时候,就会起玩弄之心。

    摧残猎物的心智,能让它感到愉悦。

    黑蟒又道:“人有人道,兽有兽道,既生而为兽,就要守兽道,为何偏偏要效仿人?你看我这庞大的身躯,难道不比他们娇弱的身躯强百倍吗……灵兽修行,全靠一张嘴,不是你吃我,便是我吃你,这才是我们的道。”

    因灵魂被持续震慑着,此时,青粦已是强弩之末,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回原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黑蛇捕雀,蛇族本就是她们的天敌。

    她紧握拳头,硬撑着,道:“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屈氓,你血脉出众,安心在榕树顶吸收月光之灵,不出百年便能顺利化蛟,又何须急于这一时,惹得自己一身仇?”

    “青粦,是你蠢还是我蠢?明明能有捷径,我何须再等上百年?况且,吃了这小子,不光能长修为,还能增补血脉,何乐而不为?”屈氓嘲讽道,“我活在这龙骨山脉数千年,从一条小蛇到如今将要化蛟,不知吃了多少修士灵兽,本来就是一身仇,也不差多他白路一个。”

    青粦知晓,屈氓今日是要吃定江津了,偏生她的修为又比不得屈氓,只能在心底祈祷白路能快些回来。

    屈氓不再拖延,身子已然支了起来,黑鳞所划过之处,皆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冰霜蔓延,封锁了江津逃走的后路。

    “江公子,我尽力了。”青粦虚弱道。

    为了抵抗屈氓的摄魂,她终究还是耗尽了灵力,被打回原形,变回一只青羽灵雀,昏迷过去。

    萍水相逢,青羽灵雀能拼死相护,已然让江津感激万分。

    他一个本无大志之人,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挡在了青粦的身前。

    “哈哈,小东西,只要你乖乖让我吃了你,念及近千年的邻里情,我自然不会伤她分毫。”屈氓道,“当然,你纵是反抗,也是徒劳无功的。”

    在黑蟒巨大身形的衬托之下,江津的身形何其渺小。

    “我一个穷途末路之徒,还挣扎些什么。”江津道。

    “你倒是识趣。”

    屈氓张嘴,欲吸走江津。

    “等等。”江津喊停,道,“我身上还有许多灵器,若是被一同吞下了,倒也是浪费,不如送给蛇尊罢,免得吃进去咯牙。”

    不等屈氓回话,江津当即叮铃哐啷开始从储物袋内往外扔灵器,什么宝剑重锤大斧,神塔灵珠长矛,应有尽有。

    这些宝器散发浓郁灵气,皆不是凡品。

    都是江津平日里从寒烨的浮生境里顺走的。

    这叮铃哐啷的一大堆,倒是看傻了屈氓,道:“你倒是实诚。”

    又道:“不过,我见识过你们修士的狡猾,休想用这些灵器迷惑我,拖延时间,小子,受死罢。”

    血盆大嘴咬向江津,一股极大的灵力将江津吸向其中,在此关键时刻,江津不再保留,将体内的仙力半数用尽,那些本来扔在地上的灵器当即向他飞来,江津顺势,操纵所有的灵器向黑蟒的大嘴刺入。

    他知道,这黑蟒鳞甲厚重,必定是刀枪不入,若是直接与其相抗,必伤不了黑蟒分毫。

    若想给黑蟒一击,唯有它张嘴之时。

    剑道,讲究快准狠,一击必中。可是江津知道自己做不到快准狠,他若是只操纵一把飞剑,黑蟒大概率能躲过去。

    于是便只能以数目取胜了。

    一众灵器刺向黑蟒,黑蟒虽躲闪,终究还是有几枚刺入了他的口腹当中。

    黑蟒不以为意,他吞过的东西何其之多,岂会差这几把剑几杆枪,道:“蝗虫撼树,雕虫小技。”

    可他万万不会想到,江津使用的是仙力。

    他的腹部开始绞痛,只觉得吞进去的刀枪在穿刺他的内腹。

    不过,那些内伤虽绞痛,却未伤及它的根本,黑蟒不怒反喜,道:“竟然蕴含有仙力,无怪能刺穿我的内腹,好一个天之骄子,老天助我,只要吞了你,莫说是化蛟,就是化作飞蛟,也是轻易之事。”

    它的双眼精光越发闪烁。

    飞蛟,乃是蛟的上等境界,可上天下地,腾云驾雾。

    江津并不废话,趁此时机,赶紧运作体内剩下的一半仙力,道:“万藤生。”用的是木系功法。

    那些以及刺入黑蟒内腹的刀刀剑剑,开始钻出藤蔓,锐利的藤蔓头从黑蟒的腹腔之内刺出,刺破鳞甲,疯狂生长。

    数息之间,黑蟒由内而外,浑身长满坚韧的藤蔓,藤蔓缠向四周的榕树枝,将黑蟒紧紧捆在树上。

    江津自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处置掉黑蟒,一条洞虚境的黑蟒岂会这般不堪,他要的只是一个逃走的时机。

    只要藤蔓中的仙气耗尽,黑蟒随时都能够挣脱束缚。

    江津当即抱起昏迷的青羽灵雀,一口气都不敢松懈,极速飞向榕树上的竹屋——只要进了竹屋,有了阵法保护,黑蟒就奈何不了他。

    眼看就要触及竹门了,黑蟒巨大的蛇尾扫过,正正甩中江津的胸膛,给他重重一击。

    那仙力藤蔓只限制住了黑蟒的身,却未限制住它的尾,江津失算了。

    江津跌落,受了重伤,“噗——”一口鲜血吐出,喷在了黑蟒的鳞甲上。

    青粦姑姑也跌在一旁,受了重伤,鸟喙处溢出鲜血。

    江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在黑蟒身上种下的藤蔓正一条一条地被挣扎断,眼中生出绝望之色。

    唯一能伤到黑蟒的仙力已经耗尽,身上又受了重伤,还能做什么?

    最后,屈氓身上的藤蔓全数断开,与此同时,屈氓身上的鳞甲也变成了火红色,由一条黑蟒变成了一条赤蟒,愈发触目惊心。

    “小小的元婴境,竟能逼我暴化,你也算对得起自己的天赋了。”屈氓道,“若是在任由你再修炼几年,仙根大成,我也只能对你俯首称臣……只可惜,大器未成,反倒成了我的机缘。”

    屈氓渐渐滑向江津,身子围成一个圈,将江津圈在其中,蛇头俯看江津,道:“天道机缘就是这般奇妙,天赋奇佳也未必能走到最后,正如你与我。”

    穷途末路的江津,此时反倒不惧了,心想或许死了便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只不过心里隐隐有些不舍,不知为何,脑子中想到的,竟是与寒烨打打闹闹的日常。

    或许是因为和他待的时间最长罢。

    “走到最后?”江津哈哈大笑,嘲笑道,“屈氓,你不过是一条蛇,何来走到最后一说?”

    顿了顿。

    “你,有脚吗?”

    江津对屈氓竖起了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