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43章

第043章

推荐阅读:
    梦境当中, 正是那张令江津熟悉而又讨厌的脸——剑眉星眸, 薄唇高鼻。

    正是寒烨。

    江津平日里从未见过寒烨像梦境里这样笑过,他对江津笑得很纯粹, 满满的都是宠溺的意味,看着江津就像看着一只小狐狸崽。

    令江津惊讶的是, 梦境当中的“自己”居然真的靠了过去, 依偎在寒烨的怀里。

    寒烨贪婪地嗅着味道, 鼻尖蹭在江津的脸上, 轻言:“津津你的味道可真是好闻, 就像一块小甜糕……为夫想要尝一口。”

    江津:“……”小甜糕?

    他真想附身到那个假“江津”身上, 怼寒烨一句:“我是小甜糕, 你是王八羔子,呵呵。”

    可偏偏梦境里的“江津”不仅像块小甜糕,还像块粘糕,居然问寒烨:“夫君又想咬我的嘴了吗?”

    充满诱惑。

    江津:“……”滚犊子, 这不是老子!

    眼瞧着梦境里的两人情到深处, 你侬我侬, 将要更进一步, 吓得江津赶紧睁开眼,不敢继续看下去。

    梦境当即烟消云散, 江津手里依旧捧着那个装梦的瓶子。

    “真是倒霉……居然第一个就捡到了那家伙的春梦。”江津低声吐槽道, 唯自己听得见。

    着实是手气差了些。

    为了确认这是不是寒烨做的梦, 江津又问道:“白叔,这些梦是何人的梦, 从何而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从何而来?”白路稍稍停了停手里的活,想想,应道,“梦太多了,我如何还能记得……你若是好奇,便仔细瞧一瞧,谁在主导那梦,那便是谁的梦。”

    江津心里有了谱——果然是寒烨那家伙的梦,没跑了。

    他忽又想到,白叔说,这些梦都是他觉得有趣才收藏下来的……呃,莫非白叔有某种特殊喜好?专门收集这种……梦?号称异界里的头号种子选手?

    前世还真有收集各类动作片的爱好者。

    江津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白路,长了张绝美的脸庞,时时挂着浅笑,多了几分妖意邪意,让人看不出心思深浅。

    这长相,也不像那种爱好者呀。

    江津心想,或许这个梦里头,后面还有其他内容,于是握着瓶子,又闭上了眼。

    ……

    不知何时,梦境中已换了场景。

    此时,寒烨与江津正驾在青鸾鸟身上,在灵境上空盘旋。

    “津津,为夫……甚是在意你。”

    寒烨说得有些迟疑,不知为何,偏偏用了“在意”这么一个不冷不淡的词,似乎不敢用再亲密一些的词。

    偏偏他抱着江津的双手,微微紧了几分,额间的浅纹也舒展了。

    显然,他此时的心情不错。

    就在此时,寒烨的梦境,忽然间全部湮灭消失,云朵、青鸾鸟……包括江津,皆然成了灰烬。

    寒烨站在一个虚无的空间当中,混沌一片,分不出东南西北,更看不到尽头是何处。

    “寒烨,你心向道,也应唯有道。”空间之中传来一道回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是何人?”寒烨质问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道回响并未直接应答,只道:“我将八十一莲遗留予你,废你三年灵力,便是为了稳你道心……那几年所受的耻辱,莫非还未让你看透吗?灵境之中,实力唯尊。”

    寒烨一听,当即了然,速速行礼,敬道:“晚辈见过闻风先祖。”

    遗留八十一莲的,自然是寒闻风。

    “起来罢。”闻风大仙传音道,“修道,成仙,绝非寻常之路,若想触及其顶,只能一心向道,容不得半点差池。”

    “晚辈明白。”寒烨坚毅应道,“我心向道,也唯有道,定不辜负先祖一番苦心。”

    “既然如此,刚才你梦中,为何有那人?”

    “双修之伴,各取所需,并无其他。”寒烨应道,微微迟疑,又补了一句,“他有恩于我,我也敬重他。”

    显然,先祖对他的教诲,很是受用。

    “那便好,记得你说的话。”

    混沌之境随之散去,梦境至此结束。

    ……

    江津睁开眼,手里捧着梦瓶子,有些痴痴然。

    寒烨梦中说的那句话,若是换在三个月之前,江津想必是很愿意听的——他本就只是想抱大腿,坐享其成,安享一世。

    “各取所需”用来形容这种关系再合适不过了

    可现在,江津不知为何,听了寒烨梦里的话,心中竟然隐隐若有所失,有种说不尽道不明的失落感。

    他期待的回答不应该是这样的。

    末了,江津心中安慰自己道,本就是他利用寒烨在先,寒烨反过来利用他倒也正常,没什么好失落的,更不应该有什么好期待的。

    耸耸肩,松了口气。

    他们两个都没有错。

    ……

    桌子旁的白路已然将一种草本中的灵素提取完毕,那是一种紫金色的液体,也不知有什么用。

    趁着白路空下手的这个间隙,江津赶紧问道:“白叔,我手里这一瓶,里头的梦有何特别的,竟值得你费力收藏。”

    白路想了想,道:“这是前几日在云浮山上收到的梦,其间内容我倒不甚清楚……我当时好似感觉到梦里有道神识,便随手先将它带回来了,只可惜这几日太忙,没有时间去识别,便将它闲置了。”

    神识?

    江津诧异,心想,莫非寒烨梦里头的寒闻风,是真的寒闻风?而非寒烨梦里捏造出来的?

    若是这样,这大仙对自家的子弟也太“关照”了些。

    放下手里的梦瓶子,江津又挑了几个瓶子观看,不知是不是受第一个梦境的影响,江津兴致缺缺,没有了一开始的心思。

    讪讪把梦瓶都挂回了原位。

    ……

    白路依旧在忙,没有停手的意思。

    江津坐着无聊,便起身踱步,四处都瞧了瞧——白路的洞府收拾得整洁,所有的物品摆放得都很有章法,即便是挂满在屋梁上的梦瓶,高高低低也错落得别致。

    “白叔,我可以在屋里随便走走吗?”

    “随你,未开的门勿进。”白路一边忙一边淡淡应道,“还有,别出去,外头的灵兽可不似我这般,你这细皮嫩肉倒是合他们胃口。”

    吓得江津一激灵。

    顺着主屋下去,又一道长廊,两侧则是各色的房间,有的关紧了门,用阵法锁着,连门把都碰不得,有的则敞开,里头无非是白路种的一些珍贵草本,或是瓶瓶罐罐,装着各色的药水。

    再怎么珍贵的草本,也比不得寒烨浮生境药田的里种的,所以江津也没什么心思去看。

    江津很快就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忽然发现最末的那间屋子,房门竟然是半掩着的,若说是锁上的罢,它又留有一条缝。

    最最奇怪的便是,别处的房门不过是普通的木门,而此处的门是玉门,上头雕刻的是麋鹿衔仙桃。

    当即就勾起了江津的好奇心。

    嗯,没关紧也算开。

    他轻轻推开玉门,顿时一股寒气扑来,里头竟冰冷如冬,再一看,原来里头摆了一大块的寒石玉,上头摆满了小瓶子。

    寒石玉释放的寒气,便是为了护住这些小瓶。

    小瓶款式与外头的梦瓶子倒是一般,可里头装的星辉,颜色却不同于梦瓶子——梦瓶子里的星辉是淡青色的,这里的瓶子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皆有。

    这些瓶子的用法跟梦瓶应该也是一样的罢,江津猜想。

    于是手捧一瓶粉红的罐子,默默闭了眼。

    那一瞬,他的魂像是被瓶子吸进去,本体想要睁眼却不受控制。

    灵魂穿越层层白雾,最后飘到了一处深林之中,奇怪的是,江津居然并未有那种轻飘飘的感觉,而是觉得自己是实实在在存在。

    就好像是,他本来就存在于这处深林之中。

    他还在发愣之时,忽然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熊爪向他抓来,他还未来得及躲闪,那利爪已然划破了他身上的某处皮。

    锥心的疼痛传入,痛得那般真实,熊爪的倒钩撕裂,流血汩汩,染红了一片白毛。

    江津下意识躲开,直至此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好像穿到一只白色麋鹿身上,正在被一头黑熊追赶。

    黑熊身如巨石,头如鼎钟,十分健壮,是石熊无疑。

    一种天生便金丹期的灵兽,成年的石熊至少也是回玄境。

    江津诧异,莫非自己的魂不仅穿进了这个“梦”里面,而且附身到了这只白色麋鹿身上?

    那眼前的石熊是真是假?若是被它真的打死,他的魂还能回到本体吗?

    江津迷糊,眼瞧着石熊又要发起攻击,一双利爪要割向他的喉,可他却躲不了——方才被划的那一爪子,伤的是他的腹部,重伤,他此时已无反抗之力。

    石熊张开大口,满口的獠牙。

    就在此时,一道飞剑划过,速速砍下了石熊的一只臂膀,石熊失了中心,倒向一旁,艰难地站起来,警惕四周。

    “我念你修成回玄境不易,留你一条熊命,还不快快退去,不然我爹给我的飞剑可是不长眼的。”

    是一道稚嫩的童音,却佯装老成。

    石熊已失了一条臂膀,自然不敢再逗留,匆匆离去,都顾不得捡起断下的臂膀。

    待石熊离去,才见一稚嫩的小童从一棵树后走出来,道:“小白,你没事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