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39章

第039章

推荐阅读:
    这劳什子宗主果真不好当呀, 江津的心都有些凉透了。

    “刘总管, 别的宗门招收弟子都是个什么章法?”江津问道。

    刘总管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 而是说道:“宗主,其实倒也不是招不到弟子, 这资质平平的草根修道者海了去, 我们连云宗虽说没落, 却也不至于没人愿意来……这抢弟子, 指的是, 抢资质颇佳的弟子, 这个道理宗主明白罢?”

    庸人以群, 贤者难求,自古都是这个道理,江津点点头,表明知会。

    刘总管才往下继续说:“那些八阶九阶的仙宗, 资源丰厚, 师资了得, 自然是犯不上去抢弟子的, 至于六七阶的仙宗,承诺以法器丹药或是其他珍品, 徐徐诱之, 也是有不少弟子是愿意去的……剩下三阶四阶五阶的仙宗, 招个地灵根或是中灵根的弟子不难,但若是想抢一个天灵根的弟子, 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江津遥想起当年,家中尚未得知他是双天根,恰逢范不啻途经荆州城,把江父江母忽悠得团团转,又是万年底蕴宗门,又是掌门弟子,最终把江津收了去。

    也就是荆州城这等偏远的小城,见识太浅,能被忽悠一二,若是换个地方,万万是忽悠不了的。

    至于苏奕,则是奔着功法而来。

    江津想起了宝库里存放的一大堆功法秘籍,道:“若是以功法诺之,可否抢到一二?”

    刘总管摇摇头,道:“往些年也不是未曾试过,只是效果甚微。”

    “为何?”

    “唉——”刘总管叹气,道,“现下的年轻修道者,只知法器丹药可以速速提升修为,太过浮躁,谁曾沉下心去研究一门功法……再者说,连云宗如今区区一五阶仙宗,他们岂会相信我们有高阶功法。”

    江津了然。

    丹药、法器、灵石、秘境、名师等等,这些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资源,行之有效,立竿见影,自然吸引人。

    至于功法,或苦学,或深究,耗时甚长,最后成与不成也未可知,谁曾敢把自己的天赋赌在上面?

    哪怕真有看重功法的,天资大抵不错,早被高阶仙宗抢了去,轮不到连云宗,说到底,苏奕这样的只是漏网之鱼。

    江津一时陷入了沉思。

    拼资源?他一想到那空荡荡的宝库就头疼,这个月的灵石还不知道从哪找呢……寒烨那倒是有不少好宝贝,但也不好倒贴进去罢。

    拼师资?老头闭关了,至于那些长老,不迫害江津已是烧高香,哪还敢奢望他们收徒。

    “对了,刘总管,我们招收弟子,是男修居多还是女修居多?”江津忽问道。

    刘总管不明所以,应道:“连云宗收徒,不限男女,不过依往年来看,来连云宗的,大多是男子,宗内的女修,只有寥寥数个。”

    江津已有了计谋,又踱步思索了片刻,觉得可行,凑到刘总管耳根旁说了几句,刘总管当下大惊:“宗主,这样行吗?”

    这也太出格了。

    “行!怎么不行?反正都是各凭本事。”

    “就怕招回来的都是一群好色之徒……”刘总管讪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色之徒也比平庸之辈强呀,再说了,等骗进来后,全宗上下大都是男子,他们色又能如何?”江津越发觉得可行。

    “那好罢。”

    江津又强调道:“那就劳烦刘总管了,替我挑十余个男弟子过来,修为如何不打紧,但务必貌美可人,肤白腰细,臀翘腿长,余下的我自有安排。”

    十余个?

    但一想到,从修炼绵柔一派功法的弟子中选一选,或许还真能找到这么些人,于是刘总管才应道:“我尽量罢。”

    所谓绵柔一派功法,就好如《云间仙女诀》。

    江津见刘总管还不走,于是问道:“刘总管是还有其他事吗?”

    刘总管讪讪,从袖口抽出一张纸,道:“宗主,是这样的,这个月的月钱该发了……老宗主他说,灵石的事,你自有办法……”

    江津:“……”脑壳疼。

    心中已经怒骂范不啻三千遍。

    “需要多少灵石?”

    “全宗三千名弟子,一共是五万块下品灵石,若换成中品灵石则是五千块,换成上品灵石,堪堪五十块。”

    堪堪五十块?江津听了想打人。

    在荆州城,药王府一年不过挣几百块上品灵石。但纵观整个灵境的话,几十块上品灵石确实不算什么。

    虽十分不愿,可江津还是从储物囊中取出了灵石……大出血呀,他的积蓄基本便空了,心里正寻思着回去如何在寒烨身上捞一笔。

    刘总管收了灵石,却还不走,眼巴巴地望着江津,欲言又止。

    “怎的,刘总管还有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宗主……那个,其实已经欠了三个月了……”

    江津:“……”

    怒骂范不啻次数已达万次。

    江津沉默不语,坐在宗主的交椅上,似在沉思。

    过了片刻,刘总管忍不住,问道:“宗主是在思索如何获取灵石?”

    江津却摇摇头,淡淡道:“我在纳闷,这宗内的弟子是不是太多了点……”

    刘总管当即一愣,赶紧道:“宗主,我觉得这月钱再拖几个月也不是问题的,某告退了。”怕再留,这小宗主就要削减弟子了。

    可刚走几步,又折了回来,给江津递了本功法,道:“宗主,这是老宗主闭关前留给你的,说是你若是炼成此法,要解开那宝库第二层的法阵,也不无可能。”而后才离开。

    是一本《天驱法阵》,专修法阵之道。

    若是修成,破了宝库的法阵,便能拿到那些晶石。

    江津只是堪堪翻了几页,就晕得脑壳疼,犯困,一会八卦方位,一会天枢地信,这个线那个线,环环相扣,真是把江津绕晕了。

    “这破玩意比高数还难搞。”江津径直把《天驱法阵》扔进了储物囊中。

    他一个连躺着双修都懒得操心的人,居然敢指望他修炼这么复杂的玩意?

    不存在的。

    ……

    休息片刻之后,江津来到了苏奕的小院。

    “苏师弟,有件事还需劳烦你出手。”江津道。

    苏奕因前几日大战,损了好几身裙子,如今正专心在缝制新裙,未有闲暇抬头,只是道:“江师兄现下是宗主,有事安排便是,师弟必当支持。”

    “也没什么,不知师弟这里可否拿得出十几身长裙?”

    苏奕放下了手里的针,以为是江津要穿,于是兴奋道:“我便说罢,那种感觉你只需试过一次,便会爱上。”

    江津讪讪,解释道:“不是我穿……这招收新弟子的时日近了,我安排了十余名弟子下山抢人,寻思着,若是换成飘飘女裙,或许更引人注目一些,图个噱头。”

    明明是以色-诱之,却被江津说得如此寡淡。

    届时应是:连云宗仙女众多,肤白貌美,欢迎广大男修同袍报考,修道之路不再寂寞。

    苏奕:“……”

    苏奕缓了缓心绪,道:“江师兄真乃鬼才。”

    “那裙子的事?”

    “自是没有的问题的。”

    “到时候的妆容?”

    “也没有问题。”

    “不知苏师弟那日有没有空?”江津又问道,心想,这么一个神仙颜,岂能浪费。

    苏奕知晓江津心里打的算盘,白了他一眼,没理会。

    江津见苏奕不答应,只好软磨硬泡,道:“苏师弟到时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往那一坐,爱如何便如何,一句话都不用说,不费神的。”他相信,纵是修仙界,冷冰冰师姐范的那一套,也是有人吃的——师姐很高贵,师弟没机会,越是没机会,越是想要睡。

    江津磨了许久,苏奕不耐烦了,才堪堪应下。

    “那便说好了,苏师弟过两日把裙子送来,我让他们都试一试。”

    “好。”

    又了一事,江津不再打扰,告辞离去。

    ……

    回到自己的小院,天色已晚。

    “当个宗主,真是操劳。”江津自言自语吐槽道。

    他看到寒烨正在庭院内修炼剑术,越发觉得此人实在太刻苦了些,无怪修为增长这般快。

    “七郎,今日我在宗内宝库里,发现一套功法甚是适合与你,便给你拿回来了。”江津佯装关切道。

    寒烨收起长剑,在江津身前飘落,道:“津津费心了,为夫倒好奇是何功法。”

    “我选的,自然是好功法。”江津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本古籍,上头《天驱阵法》四个字尤为醒目。

    他学不会,这不还有个刻苦勤奋的“学霸”吗?

    江津心中暗喜,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前几日在龙爪山,我见你对阵法有所研究,想必此书与你是有助的。”江津又道。

    他发现,寒烨额间的那道浅浅的纹路又舒展了,大概是成了。

    “津津你对我这般好,为夫无以回报,只好……”话没说完,便一把将江津抱在了怀里,疾步往卧室里去。

    任由江津挣扎,他还是被摁在了床上,而且寒烨居然在脱衣服!

    “你要干嘛?”江津慌张。

    寒烨一笑,道:“津津你如此为我着想,送我功法,我自然也要回报些什么罢。”意味深重。

    “不……不用,小事而已。”江津起身欲逃。

    却又被寒烨宽大的手掌摁住,道:“津津不脱衣服,是等为夫替你脱吗?”

    “脱……脱衣服干嘛?”

    “你就不好奇,为夫的仙根长何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