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38章

第038章

推荐阅读:
    乱石之中, 苏奕依旧睡得香甜, 江津只好轻轻推了一把,欲叫醒他。

    苏奕揉揉眼, 瞧着周边的乱石杂树,迷迷糊糊道:“我不是回了金雕城吗?怎还在此处……”

    江津知道他是做了梦, 于是笑笑, 问了一句:“你做了何梦?睡得这般香甜。”

    “我梦了什么?嗯, 好似……我的哥哥们不再嫌弃我是个弟弟了……”话声戛然而止, 苏奕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当即全清醒了, 打呵呵掩饰, 问道,“我怎忽然睡去了……那丹炉里蹦出来的少年郎呢?究竟是何人?还是说江师兄也一同被施法睡着了?”

    少年郎的事,事关江津的身份,江津不好与苏奕说, 正好顺着苏奕给的台阶, 谎称道:“我也是方方醒过来, 那少年郎已然离去了。”

    遂苏奕也不再多问,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起身。

    “你们且来看看。”不远处的寒烨招呼他们道。

    二人连连跑过去, 只见寒烨拨开碎石, 取出一枚令牌, 翻转一看,前头刻着“觅月谷”三字, 后头则是“炼君长老”。

    “这邪修竟是觅月谷的长老,无怪如此阴毒。”苏奕道。

    天下之大,既有正修,便有邪修,他们不走正道,专门研究一些歪门邪道,以求速速提升修为。

    这觅月谷,在邪修之中,是排得上号的一个组织。

    寒烨将令牌递给江津,道:“邪修并无玉魄,觅月谷那头或许还不知炼君已亡,这张令牌你先收着,日后或许有用。”

    玉魄,也称玉牌,乃是用昆仑精玉制成,与命主的魂魄相系,若是命主身有不测,玉魄便会破裂。

    江津收下令牌,想起《灵境》书中也有写到觅月谷,最后,灭掉觅月谷的正是寒烨。

    只不过此间的个中细节,江津记不大清楚了,或许到了那一步,碰到某一件事,才会想起罢。

    炼君已亡,火台已毁,极阴之阵已破,可那九十七名女修却尚未醒来,江津乃是药王府出身,精通药理,不免上去探查一番。

    “并无大碍,只是中了那茶老板下的迷毒,我替她们祛毒即可苏醒。”江津说道。

    一波波似水浪一般的水灵力从江津的掌心推出,层层叠加,从一众女修身体穿过之后,变得浑浊无比——毒素都被吸了出来。

    等女修醒来之时,睁眼首先见到的便是正飘于空中,为她们祛毒的江津,纵是身子还虚弱,她们亦是起身行礼,感激道:“谢过姑姑的救命之恩。”

    江津:“……”姑姑?

    这是女修对同性长辈常用的尊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津这才想起来,自己此时正穿着素色的长裙,还挽了发髻,俨然一女子,只好缓缓落地,解去发髻,胡乱将头发在后头一扎,讪讪解释道:“诸位莫要误会,我乃男子……情况危急,别无他法,只得换了长裙,混入敌窝。”

    众女修了然,连忙改称道:“谢过长辈救命之恩。”修为之上,皆是长辈。

    事情已然解决,却还需回去将那茶馆和陌上春阁里的余孽处理了,三人稍作打整,准备离去,江津对众女修道:“你们快些回去罢,莫让家人和师门担忧了,修行路上多险恶,往后要谨慎一些。”

    就在此时,女修当中冲出一女子,说不上是仙姿玉态,却也是端庄可人,难能可贵是眉宇间有一股英气,举止间豪迈不做作。

    “诸位恩公且慢。”女子挽留道,拱手尊道,“在下鸣武城薛星月,冒昧问一句,恩公姓甚名谁,何处可寻,今日之恩,星月不敢不报。”

    这是示意日后要报恩。

    寒烨与苏奕倒是平静,人家女孩子都这般问了,只好如实应了,也无什么。

    可江津就不一样了,先是一愣,后是一惊,最后懵了,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薛星月,这个名字他自然知道——这不就是《灵境》原著里的女一号吗?

    鸣武城第一名将薛荣之女,寒烨往后明媒正娶之妻,飞升之后还要尊称一声星月仙子。

    若不是她此时出现,江津差些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若是按书里的原轨迹,星月在魔道之森遇险,恰逢寒烨,被寒烨救下,星月为了报恩,赠予一枚爆灵丹,寒烨的玉冠八十一莲得以打开,恢复灵力,实现逆袭。

    两人在往后的相处中,互生情愫,终成眷属。

    江津细细一想,星月在魔道之森所遇到的凶险,或许正是被炼君的属下围捕,因为他的出现改变了寒烨的轨迹,寒烨未去魔道之森,故星月也未能被救,便被捕到了这里。

    想到如此,江津倒是松了一口气——兜兜转转,总归还是把星月救下了。不然,若是因为自己害了别人,江津心里还是会难受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道德还需有底线。

    江津忽发现,薛星月望向他们三人的眼神有些奇怪,就好像……眼眸中漫天星辰,蠢蠢欲动。这是少女怀春的表现,想来是遵循着原书的轨迹,恋上了寒烨。

    江津心中暗道,看来他的出现,也并不能改变男女主相爱。

    索性别管了,免得寒烨总撩骚他。

    “恩公,你呢?”星月又问道。

    “哦哦……”江津才缓过神来,赶忙应道,“连云宗弟子江津,薛姑娘无需恩公不恩公的,举手之劳而尔。”

    “江少侠,你的举手之劳,却是救了我们的一世。”

    江津很识趣,准备退让下去,把位置腾出来给寒烨和薛星月。

    谁知,薛星月从腰间解下一枚玉佩,直接塞到了江津的手里,她虽是豪迈直爽的性子,可脸上还是有了少女的娇羞,道:“江少侠,我心仪于你,欲与汝相伴此生,不知可否?”

    有话直说,不扭扭捏捏,倒是直接。

    江津:“……”呃,按原著所说,不应该呀,万分不解,她应该看上寒烨才对,怎么看上了他?

    江津指了指寒烨,讪讪道:“辜负姑娘厚爱,这位寒少侠修为远在我之上,英俊潇洒,为人正直,才是托付终身的首首之选呀。”

    星月摇头,道:“感情的事,怎能以修为来论高下?”

    江津无奈,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裙子,劝道:“薛姑娘,你看我一身异装,看着古怪至极,就不怕我有什么不良嗜好?”

    “江少侠为了救我等,竟能放下身段,不顾及个人形象,这是何等正直高尚,岂会有古怪至极的说法?”

    按星月之见,这值得崇敬才是。

    江津欲哭无泪,心中暗暗吐槽,这书中的男主女主是怎么回事,怎的一个两个都来撩骚他?

    他最后指着苏奕道:“我这苏师弟做得最多,亦换了长裙,薛姑娘……”

    “感情之事,岂能说得清楚。”薛星月打断道,“行与不行,江少侠总该要给星月个回话才是。”

    “呃……”江津脑中混乱,不知该如何组织言语,以免伤了人家,为难道,“你我之间,可能……是不行的。”

    星月难免失落,又问道:“莫非江少侠已经有了未婚妻?”

    江津:“……”他想起了自己已与寒烨有了婚约,不知如何应道。

    这时寒烨上前了,替他应道:“他并无未婚妻。”

    星月眼中又燃起了一丝希冀,问道:“莫非江少侠是怕我性子不够好?”

    “也不是。”寒烨又应道,伸出手,趁着江津不注意,一把将他搂至身边,十分暧昧,微笑道,“只是,他有未婚夫了。”

    星月一脸呆木加震惊:“你们……嗯?”

    苏奕也是一脸呆木加震惊:“你们……嗯?”

    江津臊到恨不能剁了寒烨,万万没想到这家伙这个时候暴露,只好艰难点点头,道:“没错,他是我未婚夫。”

    星月:“……”她勇敢站出来之时,也曾想过会被拒绝,可万万不曾想到,会是被以这么一个理由拒绝。

    不过,她性子豪迈,万事看得开,话说开了,反倒舒爽了。

    “是星月冒昧了,两位少侠郎才郎貌,修为比肩,很合适。”星月道歉道,“纵是如此,三位少侠令人崇敬,今日之恩,来日若是有机会,必然相报,告辞!”

    瞧着薛星月离去的背影,江津此时心虚得很,感觉像是自己抢了别人男人一般。

    ……

    后来,江津等三人又去解决了茶楼和陌上春阁等窝点,自然不必细说。

    ……

    忙碌了多日,江津终于回到连云宗,到了云阁,却发现师尊并不在。

    也正是此时,人事房的刘总管来了。

    “宗主,你可算是回来了,让老身一番好找。”刘总管汗津津说道。

    “宗主?刘总管你是在叫我?”江津疑惑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刘总管解释道:“就在昨日,你师尊召集众弟子宣布道,这段时日他将择一隐蔽洞穴闭关修炼,由你暂任宗主之位,宗内一应事务,皆由你拿主意。”

    江津气急,心道,这老头自己找个清净地方逍遥去了,却把这个烂摊子留给他。

    “那,刘总管找我有何事?”江津问道。

    刘总管焦急道:“这一年一度宗门招收弟子的时日近了,今年招收弟子是个什么章法,还需宗主你拿个主意。”

    江津摆摆手,道:“按往年的章法来便是了。”

    “这……”刘总管为难,终究说了实话,“若是按往年的法子来,怕是我们抢不到弟子了。”

    “抢?”

    “是呀,一百多个宗门同时招收弟子,若是不抢,哪来的弟子?”

    江津火速搜寻原主的记忆,才发现,自己当年也是被“抢”过来的——范不啻答应收他为掌门弟子,他才愿意来的连云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