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25章

第025章

推荐阅读:
    自寒烨来了以后,江津发现,咕咕莫名乖了许多。

    前些日子上窜下跳的毛病不治而愈。

    ……

    这一日,江津又被范不啻骗去修炼到深夜,返回小院的时候,已是星河渐现。

    浴桶中依旧为他备好了温热水。

    江津怕有诈,偏房里里外外寻了个遍,皆不见寒烨踪影,暗想,这么晚了,那家伙应该已经回杂役院了罢。

    于是才放心脱衣沐浴。

    没有寒烨骚扰,江津的心情很是畅快,还哼起了小曲,沐浴完毕,取了块白帛随意遮挡遮挡,便进了卧室。

    修仙之人本可不眠,可江津觉得,若是连睡觉这等爽快的事情都没了,这仙修得也是没趣。

    他撩开床帘,却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寒烨竟与他一般,只围了块白帛,不安分地躺在他的床上。

    寒烨的身材颀长矫健,实打实的俊男,身上又有股干木香味,此情此景,让江津也有些把持不住。

    “大……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等贤弟等得有些乏了,便泡了澡,想在此困一觉。”寒烨佯装打了个哈欠,道,“贤弟这床倒是软得很,甚得为兄心意。”

    那床褥子是江津用新采摘的云棉织的,又松又软,自然是舒适。

    江津心中骂道,一个踏入元婴境的人,岂会觉得困?分明是想撩骚他。

    “那大哥好生在此歇着,小弟去云阁再修炼修炼……”江津讪讪道,遮体的白帛又拉紧了几分,想趁自己冲动之前逃离现场。

    “且慢。”寒烨挽留,又道,“贤弟,莫非是忘了许诺过我什么?”

    “什……什么?”江津明知故问。

    “双修。”

    未等江津应答,寒烨施法,一股灵力将江津推向床榻,江津跌入软塌之中,寒烨一个翻身,将江津压在身下,把住了他的双手,令江津动弹不得。

    江津瑟瑟,心道,莫是今晚逃不掉了罢?

    “贤弟,我有一股浓浓的纯阳之力,想要输送给你。”有些霸道。

    江津:“……”一股?浓浓的?纯阳之力?

    二人肌肤相亲,江津感受到寒烨胸膛传来的体热,闻到寒烨急促的鼻息,寒烨的下巴便抵在他的喉尖上,那深邃的双眸透露的目光炙热又急切,等着他的回答。

    好似一座蓄势的熔岩火山,只待片刻便能汹涌喷发,直至云端。

    如此暧昧的气氛,江津心跳急促,脑子一片空白,怕是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欲拒还迎。

    最后只低声道了一句:“那,大哥……你轻一点。”

    寒烨一愣,解释道:“贤弟放心,你我灵根虽属性不同,但你我灵田已相连相生,我体内火属性的灵力至纯至阳,也能为贤弟所用,定不会伤贤弟半分。”

    言罢,只见二人下腹灵田处,隐隐有灵力波动,片刻之后,一股浓厚至纯的灵力,从寒烨的丹田传至江津的灵田之中。

    江津体内的灵田,原本只有一小片灵力之湖,寒烨传输给他的灵力如磅礴雨下,灵力之湖暴涨为灵力之海,漂浮的水莲也迅速生长,最后长成如漂浮的冰山一般大。

    江津:“……”真的只是纯洁的灵力传输?我?

    该高兴还是该哭泣?

    输送完灵力之后,寒烨起身,长舒了一口气,神情轻松了许多,道:“憋了许久,终于把这股灵力释放出去了,有劳贤弟了。”

    接着又解释道:“这几日夜里,我皆在修炼《双星诀》,因贤弟不在身旁,那本应二人吸收的灵力,皆集聚在我体内,我的灵田已负载多日,今日终得一泄。”

    江津:“……”

    虽是捡了个大便宜,无需修炼便涨灵力,可江津却高兴不起来。

    “这便是大哥所说的那股浓浓的纯阳之力?”江津问道。

    寒烨也明白了其内涵,邪邪一笑,道:“不然呢,贤弟以为是何物?”

    “我……”江津无言。

    “若是贤弟想要另一股浓浓的纯阳之力,为兄也是不吝赐予的。”寒烨俯身,脸庞再次靠近江津,道,“不过为兄觉得,不若你我结为夫夫道侣后,再行此事更妥当些,也好有些仪式感……贤弟若是等不及了,不如早些应允了我。”

    “应允什么?”

    “自然是拜堂成亲。”

    江津不知如何应答,扯了扯被子盖在身上,转移话题道:“大哥方才不是说乏了吗?早些困觉罢。”

    “今夜趁你在,我还想运转一番《双星诀》。”寒烨道。

    “可需要我配合你?”江津也不好自己躺着,欲要起身,却被寒烨按下,寒烨笑笑道:“贤弟睡吧,为兄说过,修行一事一切皆有我,你只管放心。”

    《双星诀》运转,楼房之外,苍穹之上,深夜中天雷星、火星、水星和木星大放异彩,再往北一些,某颗不知名的极星,也在闪烁着黯淡的光芒。

    星辰之力倾泻而下,跨过夜空,穿过云层,绕过楼宇,自天窗坠入至二人体内。

    江津觉得身子轻盈,恍若躺在云间,甚是舒适,也不知何时,沉沉睡去,再睁眼已是天明。

    寒烨为他熬了小米粥,早已离去。

    ……

    自那夜以后,江津每夜返回小院,便会见到寒烨只裹着半透的白帛在床榻之上等着他,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

    ……

    这一日,七道彩光自四处飞速向连云宗归拢,最后在连云宗上空结成一道彩霞,甚是壮观。

    江津知晓,这是在外的七位长老归来了。

    这连云宗里头,若是论实力,最强的绝非范不啻这个宗主,而是长年游历在外的七个长老,或是隐匿修行,或是历险以求机缘,亦或是探窥天机。

    而范不啻,只不过因天资尚可,被七位长老选中,立为宗主,以掌管连云宗大小事务。

    那七位长老,个个都是洞虚境的存在,弱些或三五阶,强则已至瓶颈,有望突破大乘境。

    江津与师尊范不啻于大殿之上迎接七位长老的归来,七道彩光自天而降,落于七殿柱前,只见个个都是神采奕奕,相貌瞧着不过二三十岁,实际年岁却是不知。

    “弟子范不啻见过诸位师叔。”

    “徒孙江津见过诸位师祖。”

    七位长老微微点头,那为首的郭绛长老,身着蓝袍,也应是修炼水系功法,道:“范小子,我等离开连云宗不过三十余年,眨眼间,不料你也突破了回玄境了,想来也是有些天赋的。”

    “弟子愚钝,勤能补拙而尔。”范不啻谦道。

    “咦——”郭绛长老惊奇道,“你这小徒弟,倒是有趣得很。”

    言罢,身子化作水雾,一闪,已经移至江津面前,抓住了江津的手腕,闭眼细细感受着。

    江津感受到了长老的灵力顺着自己的经脉在体内穿梭,却不敢有丝毫的违抗,洞虚境的老东西,不是他一个小白可以抵抗的,一个弹指便可灭了他。

    江津心中亦有所顾忌,生怕眼前的郭绛长老发现他体内的星辰之力,本门弟子修炼外籍功法,那是大罪,于是心中暗暗想好了托词。

    因离长老甚近,江津明显看到郭绛长老脸上先是有了一丝细微的震惊,却趁人未发觉之前,精巧地用笑容掩盖了过去,高兴道:“不错不错,水木系双天根,灵力也很醇厚,是个好苗子。”

    “郭老,你方才不是说他有趣么?这有趣在何处?光是双天根可算不得有趣,值不得你这般关注。”另一位红袍的女长老问道。

    “双天根还不够有趣吗?你莫非是在外眼光阔了,就轻易觉得双天根也算不得什么?”杨绛怼道。

    放眼整个灵境,双天根,外加八十一灵穴,确实也不算什么逆天天才。

    天才,至少也是三天根了。

    那红袍长老讪讪退下。

    可江津也同样疑惑,以诸位长老的境界,一眼便能探出他的双天根,这实在不值得郭绛长老这般关注,还特意前来用灵力探了探。

    加之,方才看到郭绛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震惊,江津便更加疑惑——他究竟发现了什么?又为何有意隐瞒众人?

    身处修仙的灵境之中,纵是一门同宗,亦是弱肉强食,江津不得不多留了个心眼。

    郭绛又道:“不啻,你此番敲响连云宗天钟,召集我等七位长老归来,是有何急事?”

    其余六人亦是等待范不啻解答。

    范不啻上前解释道:“此番劳驾诸位长老归来,是有三件事要与诸位长老商量。这其一,诸位长老也看到了,弟子不才,古稀之年才堪堪踏入洞虚境,我欲闭关修炼,或许有生之年可触及洞虚境的瓶颈,以求多些寿辰……我欲要立小徒江津为新掌门,按规矩,是要诸位长老点头的。”

    郭绛等人脸上立马有些不喜,此等小事,竟让他们跑了一趟。

    “你既是宗主,你来做主便是了,规矩也不是死规矩,往后,此等小事就不必叫上我们了。”又一位黄袍长老站出来道。

    连云宗宗主之事也只是小事?

    范不啻心中万般难受,也唯有忍着,接着道:“其二,诸位长老可记得,我们与岚云宗的约定,每百年间便派新锐弟子比试一番,胜者可夺回雁云刺……这次,我欲派江津和苏奕二人前往比试,或有一线获胜的机会,想请诸位长老回来稍加指导。”

    若是能有洞虚境大拿稍稍指点,实力或许可短时增长不少。

    事关连云宗荣辱之事,范不啻本以为诸位长老应会重视,一口应下,不料却是见另一番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