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22章

第022章

推荐阅读:
    江津慢吞吞地去往云阁,抵达的时候,发现师尊已经先一步到了。

    阁内还另有一人。

    江津走近,定眼一看,罗裙垂地,面相娇媚,居然是路上碰到的那位女装大佬。

    “是你。”二人异口同声诧异道。

    江津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师尊不会是给他找了个女装大佬当小师弟罢?

    “你们认识?”范不啻问道。

    “并无。”江津应道,“不过是来的路上打了个照面。”

    范不啻为江津介绍道:“此乃金雕族族长的幼子,苏奕,上个月方才加入我连云宗,拜于为师门下,是你的……嗯,小师弟。”

    苏奕虽不甚乐意,却也规规矩矩行礼道:“苏奕见过江师兄。”

    “苏师弟不必多礼。”

    江津的内心是崩溃的,心道,真是枉费了金雕族这么一个大气的名号,却是这么一副软萌娇美的扮相,大雕配萌妹,前世网友诚不欺我呀。

    金雕族,江津是知晓的,其乃是灵境北大陆排得上名号的一大家族,因族人体内遗留有上古金雕之血脉,自幼修炼天赋了得,擅长金系、风系一类的道术功法,血脉浓厚者,甚至可以召唤金雕战神附身,瞬时战力暴涨。

    苏奕既为族长的幼子,其天赋在族内必是佼佼者,不容小觑,说不准其金雕血脉十分浓厚。

    江津想不明白的是,如此响当当的大族,为何会把少族长送至一区区五阶仙宗来修炼?

    “不知道师尊召我等来云阁,所为何事?”江津问道。

    范不啻脸色凝重,道:“是岚云宗那边的邀战书来了。”

    言罢,将一棕黄的牛皮卷递予江津。

    江津打开,与苏奕二人同读,卷上所写大意为:

    连云宗和岚云宗千年前本是一宗两派,后因派别主张相悖,相争不断,故分成了两个宗门,相安太平。此后,相约每隔百年便组织一次大比,两个宗门各派出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弟子,以武论道,一较高下。如今又一百年已过,岚云宗邀请连云宗派出弟子,下个月初一于岚云宗比武。

    胜出的一方,可以掌控上古宝剑雁云刺百年,直至下一次大比。

    比武?

    江津内心是拒绝的。

    像他这样一个懒惰的人,心无大志,怎么可能会替宗门去打群架……即便雁云刺这件宝贝听起来很诱人。

    打架是不可能打的,这辈子都不会打的,万一少条胳膊缺条腿,划不来。

    只闻范不啻又道:“如今岚云宗已是七阶仙宗,我连云宗却渐渐沦落成一五阶的小宗门,实乃奇耻大辱,你们二人皆为连云宗弟子,且均突破了元婴境,此番或许可以一战,为师欲派你们代表连云宗出战,一举夺回雁云刺,雪洗前耻,你们以为如何?”

    江津:“……”师尊,我不可以,我很水,会被人一掌打飞的那种。

    江津心中很清楚,五阶仙宗和七阶仙宗之间的差距何其之大,一个气势正盛,一个日渐西下,一千年间,前四百年双方各胜两回,自第五百年起,连云宗就从未再胜过岚云宗。

    他正欲开口道,苏奕抢先开口了。

    “师尊,你且放心,徒儿定不负所望。”苏奕信心满满道,“论美貌,他们云岚宗已经输得彻彻底底了。”

    长指细捋耳畔发,叫人看了真真勾心。

    江津:“……”雕族萌妹,搞清楚,这是比武,不是比美。

    范不啻:“……”老夫是不是收错徒弟了。

    “苏师弟,岚云宗那边必也有不少女弟子,不可掉以轻心。”江津劝道。

    “哼,何惧。”苏奕傲气道,“那些个妖艳骚浪的小蹄子,岂能与我相比,我定会让岚云宗的,皆拜倒在我裙下。”

    江津无言,服服的,这位女装大佬在气质这一块,真是拿捏得死死的。

    江津本还想拒绝出战,后又心想,作为连云宗的掌门弟子,若是不出战,也着实不妥,只好道:“徒儿亦听从师尊安排。”

    走一步算一步吧,到时候装病就是了。

    “如此便好。”范不啻舒了一口气,道,“这段时日,你们二人万万不可懈怠,需抓紧时日,把身子料理至最佳状态。”

    江津这个时候,莫名想到寒烨,暗想,早知便乖乖待在寒烨身边,躺着就能涨修为,还不用去打群架。

    “苏奕,你先回罢,为师还有些话要与你师兄单独说。”范不啻道。

    “是,徒儿告退。”

    苏奕一走,江津就迫不及待将心中困惑说出,问道:“师尊,苏师弟小小年纪便能突破元婴境,天赋必是不凡,徒儿不明,金雕族此等大家族,势力甚广,为何会将族长幼子送至连云宗?”

    “你是觉得连云宗只是一小小五阶仙宗,不足以吸引他?”范不啻反问道。

    “徒儿并无此意,只是觉得此间太过蹊跷。”

    范不啻沉默片刻之后,才解释道:“津儿,你身为连云宗首徒,要记得,连云宗也曾是一个八阶仙宗,位列北境十大仙宗榜上,即便是没落了,我们的底子还是在的,我们的傲气也不能失。”

    “徒儿谨记。”江津讪讪,意识到自己方才说错话了。

    “至于苏奕为何要加入连云宗,是因为连云宗有一套顶级功法,十分适合他的体质。”范不啻又解释道。

    江津明了,连云宗虽没落了,可底蕴在,收藏的功法是多之又多。

    “徒儿好奇,是哪一套功夫,值得师弟如此追随?”江津问道。

    “《云间仙女诀》。”范不啻道。

    江津:“……”还真是十分合适呢!连云宗还真是个宝藏仙宗呢,什么乱七八糟的功法都有。

    “津儿,你可知我连云宗,为何会在短短千年间,从一高高在上的八阶仙宗没落至一五阶仙宗?”范不啻道。

    江津一小辈,自然不清楚前人的恩恩怨怨,宗教的浮浮沉沉,道:“徒儿不知。”

    “再过些时日,等各位长老赶回连云宗,便要册封你为代理宗主,连云宗的有些渊源,你也该知晓知晓了。”范不啻道,“你随我来,同我去南雁楼,为师有些事要告诉你。”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