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21章

第021章

推荐阅读:
    江津站在飞剑之上,由范不啻牵着,极速飞行向前。

    耳边疾风灌过,在云间穿行,水汽触感冰凉,江津的心情变好了一些——御剑飞行,一瞬千里,确实畅快。

    大道朝天,无怪令人神往。

    约莫是飞了一个时辰,范不啻操控飞剑下降了些高度,也放缓了速度,道:“到龙骨山脉了,津儿你抓稳一些。”

    这一段灵气丰盈,冲天的灵气从山脉往外扩散,由此形成阵阵凌冽的旋风,因风里头掺有灵气,其可攻破修道者的法术,不得不防着些。

    不少年轻的修道者御剑经过此处时,过于大意,被旋风吹翻,命丧龙骨山脉。

    故范不啻牵着江津的手不由地紧了几分。

    江津往下看,只见一条延绵不绝的山脉平地而起,似是盘伏在平地之上,自北面延伸至眼前,又延伸至南方,不知其全长几何。

    山脉之上秀木葱葱,树木要比别处的更粗壮茂盛一些,将山脉掩着密密实实,不知其下有何物。

    江津翻看原主记忆,得知,古籍中记载有——

    龙骨山乃是上古水龙归天之后,其尸身盘卧于此,湮化成山脉。上古水龙何其强大,纵是死后万万年,其灵气也未全部消散,仍源源不断地往外疏散灵气。

    也因灵气丰盈,各类灵兽喜群居于此,据称,曾有探秘者见到过,已有灵兽修炼成人形,藏匿在龙骨山脉深处,弹指间便可灭一宗门。

    即便是没有修成人形的灵兽也异常强大,十分危险,寻常修道者根本不敢深入。

    正在此时,江津瞧着瞧着,忽然感觉体内的水灵根有异动,竟不受他控制地开始吸收灵田内的水属性灵力和星辰之力,水灵力和星辰之力缠绕在一起,由水灵根径直注入到江津的双眼之中。

    江津双眼生疼,再睁眼的时候,底下变了一番景象——

    山脉里有一道如水带一般的灵脉!

    星星点点的灵气在灵脉中涌动。

    江津单手揉揉眼,确认自己没看错,仔细一瞧,又发现山脉间的一处高耸的山峰半腰处,一个泉眼般的漩涡藏于此处,灵脉正是从泉眼里流出的。

    江津心中暗想,莫非水龙遗留的灵泉便藏在此山峰之中?若是能得到此水龙灵泉,便能将灵脉归为己有,于是暗暗记下了那座山峰的方位。

    他正想再细看,发现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往下一看只能看到山脉,一探查,原来是体内的星辰之力已经耗尽。

    若想获得星辰之力,只能与寒烨双修《双星诀》,江津只好暂时作罢。

    “师尊,方才你可见底下有何物?”江津试探问道。

    范不啻一边专注御剑,一边淡淡回答:“底下自然是山脉,怎了?”

    “没事,徒儿方才见底下一鸟兽略过,并未见过,一时好奇其品种。”江津讪讪打幌子道。

    “此处灵气涌动频发,你当心一些,莫要分散注意力。”范不啻提醒道。

    “是,师尊。”

    江津并未将方才所见告诉范不啻,一则是此事太过蹊跷,为何他的灵脉会莫名不受控制?为何水灵力和星辰之力合并能开启他的灵眼?又偏偏在此处开启了?星辰之力本质到底为何物?

    太多疑惑堆在心间,又无处寻解。

    二则是,若是说了,师尊必会寻根问题,届时问到星辰之力该如何作答?问到《双星诀》又该如何解释?

    江津怕暴露得太多,选择隐瞒。

    如此,又往前御剑飞行了一会,灵气渐渐淡薄,飞剑也平稳了不少,江津他们到了云浮山的上空。

    云浮山高耸入云端,连云宗建于山巅之上,与云为伍,故称连云。

    二人御剑落地,江津不自禁地环顾四周,他虽在原主的记忆中见过此处,可身临实境,仍是震撼不已。

    周边山岚重重,唯云浮山一枝独秀,直指苍穹,隔江可与龙骨山脉中段相望。

    连云宗内,一座楼宇盖得古香古色,庄严肃穆,称“南雁楼”,道是“南雁传仙道,途往云浮山”,大致意思便是上古时期一只修仙传道的大雁,途中经过了云浮山,于是有了连云宗。

    周边则是用红墙隔了许多大院,住着内门、外门、杂役等各类弟子。

    ……

    江津本欲先回自己的院子休整休整,不料师尊道:“你且去云阁等我,我去取个东西,随后就到。”

    云阁是范不啻专门教授功法的地方,意图很显然了。

    江津:“……”一回来就要修炼?师尊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宁愿回荆州城陪-睡。

    “唉。”绝望的江津也只好拖着疲惫的步子去往云阁。

    咕咕在袖子里待了许久,也是闷得慌,于是爬了出来,趴在江津的肩上,毛绒绒的一团,十分可爱。

    “到底你是坐骑我是坐骑?”江津点了点咕咕的头,斥道。

    “喵——”我萌我有理。

    恰好此时一衣衫飘动的女子经过,只见她身姿柔美,肤色白透如玉,腰间好似只有盈盈一握,青丝细长垂下,眉黛如峦,双目湛湛似是一汪湖水。

    一步一踱皆生莲,一颦一笑胜星华。

    真真是一个仙气满满的小仙女呢!

    如此养眼的美女,江津不免多看了几眼,他对美的东西,天生好感。

    不料,肩上的咕咕当即一蹦,蹦到了那女子的跟前:“喵——”要抱抱。

    江津:“……”想不到你竟是这么一只色胆包天的小喵咪!

    女子将咕咕抱起:“小家伙,你可是走失了,要我送你回家?”声音动听有爱心。

    纤手轻轻抚摸小喵咪,好温柔。

    咕咕趁机在胸前蹭蹭蹭,嗯,怎么跟想的有点不一样,有点硬。

    “此乃我的灵宠,太过顽劣,惊扰了。”无奈,江津上前解释道。

    “原来是师兄的灵宠,无怪如此乖巧可爱。”

    江津又道:“不知师妹拜师哪位师叔门下?”这位女子着实看着眼生。

    “师妹?”那女子当即莫名地有些怒意,大声道,“我是师弟,男的,师兄看仔细了。”

    江津:“……”我靠,女装大佬?

    “那师弟,为何……嗯?”

    女装大佬怒意更胜,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讨厌!”言罢,将咕咕怼给江津,甩着裙子离开了。

    一人一猫:“……”

    这是什么宗门呀?不是男男双修就是女装大佬。

    “喵——”我受伤了,心病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