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18章

第018章

推荐阅读:
    范不啻本欲带上江津当即赶回连云宗,江津死皮赖脸哀求了许久,最后以身子有恙为由,范不啻方才拉着脸应下暂缓两日。

    当天傍晚,素玉来到药王府替寒烨传话,只递了张纸条便走了。

    只见上头隽逸的小楷字写道:“今夜子时,樊楼此间见  烨”

    樊楼起地百丈,“此间”是樊楼最顶层的露天平台,仰可望皎月繁星,俯可观百家灯火,道是对月饮酒,此间最风流。

    江津将纸条一烧,得意道:“我偏不去,看你能如何。”

    心道,我不仅不去,我还要一声不吭,不告而辞,远遁他乡,让你见不到,摸不着,双修不了。

    放未来灵境霸主的鸽子,好刺激!

    咕咕:“喵——”传音:他说他不去,正好我可以睡个好觉。

    可到了夜间,江津躺于床间,心中好似有条小虫在挠痒痒,翻来覆去就是静不下心,总好奇寒烨为何要在今夜约他一见。

    告别?

    商量怎么对付柳莺莺?

    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对,越是想越好奇,越好奇越焦躁不安。

    蜡油燃尽,正是子时,江津蓦地起身穿衣,长发就那么胡乱一扎,自言自语道:“既然你盛情邀约,本少爷就勉为其难跑一趟罢,看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然后将睡得正香的咕咕一顿揉,道:“嘿,胖咕,起来啦,该干活啦。”

    几日的休养,咕咕的伤已然痊愈,成了江津的新坐骑。

    咕咕眯着眼,仰头一嚎:“喵——”干嘛?扰本喵清梦。又趴了下去。

    “你猜猜隔壁家那只公猫蛋蛋去哪了?”

    咕咕:“……”耳朵一抖,一个激灵蹦下床,软乎乎的小胖黑猫当即变成了一头威武霸气,毛色铮亮的黑豹,一蓝一紫的眼眸宛若宝石。

    咕咕:“嗷呜——”少爷要去哪里,本喵乐意效劳。

    “樊楼,此间。”

    江津跃身骑上黑豹,咕咕自窗口一跃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下。

    ……

    ……

    异世的夜生活可比前世还要繁华上几分,子时依旧灯火通明,江津骑着黑豹跃过各色阁楼,底下皆是勾栏美酒,好不热闹。

    天资者修仙,凡人便只能自个寻些乐子。

    江津登上樊楼此间,只见天台之上,一张玉桌,几颗石椅,周边是用灵力悬浮着的灯笼,还种有些夜里发光的天星草。

    与天上皎月相映,很有意境。

    桌上摆着好些美酒佳肴,寒烨正一个人悠然独酌。

    “大哥好雅致,好阔气,竟能订得上樊楼此间这样的好地方。”

    “没有什么是一颗丹药办不了的。”寒烨道,“贤弟且坐,陪大哥喝几杯。”

    江津看着地上摆着的十余坛好酒,心中发憷——莫非寒烨又想故技重施,把他灌醉,然后同榻而卧,相拥而眠?

    江津接过酒杯,只呡了一小口,道:“大哥今夜约我于此,所为何事?”

    寒烨笑笑,道:“为兄略备小酒,是要祝贺贤弟要荣登连云宗代理宗主之位,未来可期。”

    言罢,嘴角微微上撇,意味深长地望着江津——我要是不找你,你是不是想一声不吭偷摸跑路?

    江津:“……”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哦,原来……是此事,还未来得及跟大哥通报一声,这两日忙忘了……忘了。”江津结结巴巴道,“小弟自罚三杯。”

    “我记得结拜之时,你我曾发誓,要患难相扶,同甘共苦,贤弟既要回连云宗,我这大哥也要跟着去才是,贤弟以为如何?”

    江津:“……”我回连云宗就是为了摆脱你,不想跟你合体,你不要跟过来。

    可是他以后是灵境霸主,会有许多宝贝。

    “这样自然最好,你我兄弟互帮互助。”江津微笑道。

    还要坚强地假装很开心的样子。

    寒烨又道:“为兄欲要加入连云宗,贤弟身为代理宗主,能否让为兄走走贤弟的……后门?”说得风轻云淡,只是后头那两个字,稍稍加重了些语调。

    江津愣了一下,后……后门?摔,我把你当大哥,你却惦记我的后门?

    江津此时只想给自己几刀子,没事乱抱什么大腿,保住小命之后在家安分当咸鱼不好吗?如今自己挖的坑,是跳不出去了。

    “大哥你天赋秉异,自然能进连云宗,无需走后门……无需无需。”江津装傻乐道。

    寒烨举起酒杯,一口闷下,道:“可是贤弟的后门,为兄确实想走走。”

    江津只觉下头忽然一紧……哭,这玩意走不得呀!

    紧接着,寒烨坐近江津身边,贴近脸庞,凑到江津的耳根旁,低声问道:“贤弟答应过我要与我双修,如今却要逃回连云宗,跟师尊双宿双飞?”

    江津身冒冷汗——到底是哪个混蛋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老子是个男的呀,双什么宿什么飞?

    一旁的小胖猫咕咕——我很安静,我什么都不知道。

    江津偷瞥了一眼寒烨的眼神,满满透露着:我,寒烨,很生气,哄不好那种。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眼前这位大佬,江津只好道:“大哥你误会了,我并未答应与师尊在那口鼎,啊不,那口锅中双修,我既答应了大哥,便只会与大哥双修。”

    “当真?”

    “当真。”

    寒烨又给江津满上一杯,笑道:“那我们继续喝酒。”

    仿佛方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江津心中疑惑——没恢复灵力之前温温顺顺的,好一个君子,怎么恢复灵力之后就成了一条大狼狗?

    变脸大魔王?

    “明日,柳莺莺邀请大哥一事,大哥都安排妥当了?”江津转移话题道。

    寒烨点头,道:“都妥当了,贤弟无需担忧。”

    “大哥准备怎么办?”江津又问。

    “他们想怎么待我,我便如何还回去,绝不增一分,公平公道。”寒烨道,“就好比当初订婚是城主作证,如今退婚,也应由城主作证。”

    寒烨顿了顿,又道:“明日柳莺莺若想让我喝下什么,我便让她喝下什么,顾二公子想看到什么,我便让他身上发生什么。”

    江津已经在脑补那等画面了,场景应是:云棠玉女樊楼醉酒娇娇欲滴,顾二公子提枪上阵玷污美人。

    众人:寒烨好可怜!城主主持公道!

    男人狠起来,连自己都敢绿!

    当然,柳莺莺只是未婚妻,也算不得真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