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16章

第016章

推荐阅读:
    江津虽归还了爆灵丹,惩罚却免不了,在范不啻抵达荆州城之前,他被禁足了。

    整个药王府被江日霸结了界,但凡是江津敢偷溜出一步,便会被逮回来。

    又过了一日,连素玉带着那受伤的岩山黑豹来了,在江津的引荐下,江少华与连素玉二人果然是甚是投机,聊起灵宠滔滔不绝,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在连素玉精神力的安抚之下,江少华施展柳回针术,费了好些丹药,才堪堪修复好岩山黑豹所受内创。

    小东西要休养些时日才能痊愈,暂时未能恢复其原本的身型,如今看着,仍与普通黑猫无异,就是有些胖。

    连素玉正欲将它带走,返回寒府,不料小东西竟躲开了,一个蹦跶,窜进了江津的怀里,两只肉乎乎的前爪搭在江津的臂膀上,胖脸蛋往上蹭蹭蹭,根本不愿撒爪。

    江津欲要将它抱开,它便喵喵直呼,叫人不忍。

    “若非那日二哥一眼认出它乃岩山黑豹,我便也救不了它,算下来,是二哥你救了它。”连素玉建议道,“灵豹一族性子本是冷淡,如今它却与二哥你甚是亲昵,想来也是种缘分,不如二哥你便收了它罢。”

    瞧着黑猫的憨态,江津忍不住去挠了挠它的胖脸,小胖黑猫眯着眼,喉中发出咕咕之声——它很享受。

    江津也有些心动了,道:“我……真的可以吗?”

    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周全,怕养不好。

    “岩山黑豹战斗力非凡,待它痊愈之后,自会前出捕食,甚是好养活,二哥只需在修行一道上多些指点它便是。”连素玉说道。

    江少华也道:“岩山黑豹有七八岁小孩的灵智,它愿跟随你,十分难得,小弟你便收了吧。”

    江津点点头,心里乐开了花,未料前世的心愿,刚穿越过来未多久便实现了——如今他是有猫的人了。

    “你眯着眼便咕咕叫,就叫你咕咕罢。”

    “喵——”这个名字并不好听。

    ……

    江津不知晓的是,前一晚上,寒烨知晓连素玉次日要带黑猫去药王府,便将黑猫提回了自个房里。

    寒烨手里捧了一盘从闻风观里取出来的丹药,在黑猫面前晃了一晃,浓郁的丹药香把黑猫的魂都勾了去。

    “想吃吗?”

    “喵——”想。

    寒烨取了一枚丹药投入黑猫嘴里,黑猫咕咕下咽,片刻之后,黑猫眼中大放异彩——在丹药的润养下,它的兽脉竟粗壮了几分,兽脉乃是灵兽修为之根本。

    这是驯兽用的筑脉丹。

    “喵——”好吃。

    寒烨笑笑,又取出一枚丹药,在黑猫眼前晃了晃,道:“还想要吗?”

    “喵——”还想。

    一双胖爪子往前一扑,欲要抓住那枚丹药,无料寒烨撤手收回了。

    黑猫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胖爪子,“喵——”失落,为何?

    “明日去了药王府,帮我缠住个人,只要你成了他的灵宠,往后吃香的喝辣的,自然少不了你的。”

    黑猫冷淡,“喵——”一颗,不够。

    寒烨取了三枚摆在黑猫面前,道:“事成之后,盘子里的都是你的。”反正寒烨是不缺丹药的。

    “喵——”一言为定。

    寒烨得意笑笑:莫以为你躲在药王府里就能逃出我的眼线,这猫贪吃的性子倒是跟你有几分相像。

    ……

    江津满心欢喜收养小胖黑猫,竟是个叛徒咕咕!

    ……

    剩下几日,江津闲暇便带着咕咕在院子里晒晒暖阳,变着花样让厨房做些好吃的端来,日子过得十分潇洒。

    他知道,这是暴风雨到来前最后的宁静。

    他的师父,范不啻(chi),人如其名,修炼起来“饭不吃”,自己不吃不算,还把徒儿拉上,也不让吃。

    真真是个变态。

    想到往后几年在连云宗,连口像样的热饭都吃不上,江津又狠狠吃了几大块糕点。

    “也罢也罢,苦点累点,总比夜夜被人睡强些。”江津安慰自己道。

    总归是找到了个理由,躲开了自己挖的双修的这个坑。

    蹲在角落里的咕咕:“喵——”灵识传音:他说吃不饱穿不暖也比陪你睡觉强。

    这时,那专门跑腿的狗蛋急匆匆跑来,道:“少爷,柳府那头有消息了。”

    江津继续吃自己的糕点,头都未抬,淡然道:“说说看。”

    寒烨既已恢复实力,收拾这朵装纯的白莲花自然不在话下,实在再无需江津再去操心。

    “听安插的那些婢女说,近日,柳莺莺与顾城主家的二公子走得很近,那顾二公子三天两头打着请教武学的幌子上柳府,实则私会柳家小姐。”

    柳莺莺在外头养了许多备胎一事,江津并不意外,毕竟原书里写道,江津灵田报废之后,仍卧在床榻,柳莺莺便在外头给他种上了草原。

    找了顾二公子,自然就是为了得到顾城主的支持,好深的心机。

    狗蛋继续道:“过两日,柳莺莺欲要在樊楼宴请寒家公子,把婚事了了,想必是有了计算,要多加小心才是。”

    樊楼是荆州城最繁华的酒楼,是顾家开的。

    这等鸿门宴,去了便是任人摆布,江津甚至都替柳莺莺想好了情节:废材寒烨下毒欲要玷污云棠玉女,帅气顾二公子路过侠义相救,不明路人:废柴快滚,顾二好帅。

    “少爷,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寒家?”狗蛋试探问道。

    “无需,你下去罢。”江津摆摆手道。

    都替他恢复灵力了,若是连这样的蠢计谋都解不了,还算什么大腿?

    蹲在一旁的咕咕又偷偷“喵——”,灵识传音:听说你要去樊楼吃饭了,能给我带点好吃的吗?

    ……

    江津继续翘着二郎腿,悠闲晒太阳,天上忽然传下一道灵音:“津儿,几月不见,怎如此胖了?定是修炼不够刻苦。”

    江津浑身一哆嗦,该来的终于来了。

    可是……他这几日是吃多了些,微微圆润了一些,怎就能说是胖了呢?

    片刻之后,只见一白衣公子飘飘而下,萧萧肃肃,爽朗清举,很是有道者风范。

    虽瞧着刻板严肃了些,可那剑眉星目,却实打实是个俊朗的。

    “师尊?”江津试探问道。

    这声音与原主记忆对上了,可这相貌……怎从一老头子变成了一翩翩公子?原主记忆里,师尊范不啻是个老头呀。

    江津不解。

    咕咕偷偷从椅子下探个头出来瞧了一眼,细声“喵——”,传音:完了,他师尊超帅的,比你帅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