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穿成退婚白莲花的表兄 > 第013章

第013章

推荐阅读:
    江津尴尬至极,光是从寒烨的言语中便能想象昨夜里自己做的种种。

    太丢脸了……

    “大哥你且听我解释,平日里我并非那般……”放荡?江津实在说不出口。

    “我理解。”寒烨似笑非笑,再次道,“天色尚早,贤弟我们再睡一会罢。”

    “不睡了,我该回药王府了。”江津讪讪道,欲要起身穿衣。

    大抵是失了心神,急急忙忙的,反倒让床上的被褥缠了脚脖,一只脚踩空,一股脑跌进了寒烨的怀里。

    寒烨半扶半搂着江津,笑道:“贤弟不是说不睡了吗?怎又躺下了。”

    未等江津说话,寒烨又道:“既然躺下了,不如我给贤弟个惊喜罢。”

    只是一晃神,江津忽觉得自己变得飘飘然,定眼一瞧,他与寒烨竟悬浮于半空之中——具体说是,他们的灵识漂浮于空中。

    他们的肉-体仍相搂于床榻之上,一动不动,宛若睡着了。

    “这是灵识离体?”江津诧异问道,“莫非是我们皆已晋升至元婴期?”

    唯有突破至元婴期,修道者之灵识方可脱离本尊,遨游于九天之外。

    寒烨点头。

    江津不敢相信,运发灵力去窥探自己的本体,发现体内的灵田扩大了一辈不止,原浮于灵田之上的金丹,也已裂变成一婴儿,正趴在灵田中的水莲上安睡,浑身散发着水蓝色的灵气。

    果真是突破至元婴期了。

    这何止是惊喜,简直是惊吓。

    “这不可能……你是如何做到的?”江津问道。

    昨日他还困于金丹六阶,怎的醉了一宿,便连连突破四阶,直达元婴期了?

    突破元婴期之时,金丹裂变,灵田拓宽,肉-体本应承受撕裂之苦,为何他并无痛觉?

    他的灵田之中,除了金色的灵力之外,还蕴含着一股寒气逼人的力量,结成蓝色冰晶存于灵田中,此又为何物?

    此等种种疑惑,唯有寒烨可以替他解答。

    “贤弟莫急,你且再细看你的灵田,还有何怪异之处。”寒烨神秘道。

    江津耐心再探查了一遍,果真又发现了一处——在体内灵田之边界,多了一处黑色漩涡,金色的灵力从里头流淌出来。

    江津操纵意识探查进漩涡里头,穿过光斑陆离的通道,进入了另一个灵田之中。

    只见此灵田中霞光冲天,一小儿正盘坐于火莲之中苦练,虽尚年幼,眉宇之间与现下的寒烨有几分相似——此乃寒烨的元婴。

    江津本以为自己的灵田已然很辽阔,未料到,寒烨的灵田更是辽阔如海,霸道的灵力似火苗般于灵田中四处窜动。

    “你我的灵田相连了?”若非自己亲眼看到,江津未敢相信能有此等道法。

    寒烨应道:“并非我有意为之……昨夜,你我躺于床榻之上,我一时无眠,便翻出《双星诀》欲要修炼,只堪堪运作了一轮回,便发现身子似是与天上火星、天雷星有了关联,那星辰之力贯通长空,倾入我体内,我心中大喜,于是……”

    “这与我何干?”江津打断道。

    “那时你正躺于我胸怀之上,你我相靠之近,吐息间有了灵力交换,我亦不知为何,几番运转之后,天上的木星、水星便也开始向你倾注星辰之力,你我的灵田渐渐连于一体,皆可以共用。”

    此间的种种,寒烨也有许多道不明的地方。

    “所以你我便一同突破元婴期了?”

    “嗯。”

    灵田相连,灵气共享,又有星辰之力相辅,突破元婴期也不足为奇了。

    江津心中暗想,□□便能突破?忽然间,隐隐觉得这双修好像也还不错……

    不就是□□吗?

    “……”天,我怎么能这么想?我是个正经人。

    别人拼死拼活,一辈子也突破不到元婴期,睡一晚就能突破,好像也不亏……

    “……”江大少爷,你的思想现在很危险。

    江津的内心此时正疯狂挣扎着。

    ……

    话两边说,江津和寒烨二人的灵识于空中四处飘荡之时,未注意正有一人去往他们的房间。

    连素玉昨日已问清楚,大哥果真是与江家三少爷结拜兄弟了,打算今日带上黑猫去找江少华医治。

    临走前,听寒父说江津此时正在府上,于是打算前来为昨日之事赔个罪。

    偏生寒烨昨夜扶江津入门时,双手不够用,忘了将外房的门给锁上,只是半掩着的。

    连素玉敲了门,在外头喊了几句,皆无人应答,以为屋内无人,索性推门进了去。

    待到飘于空中的江津发现连素玉进来之时,灵识已然来不及遁入本体,于是眼睁睁见到连素玉惊慌失措的模样。

    连素玉碰见大哥二哥相搂而眠,此等场景,连连退出房间,仔细替大哥将房门锁上,才松下一口气。

    “幸亏是我见了,若是让下人见了去,指不定会编出朵什么花来。”连素玉啐骂道,“好你个大哥,竟是挂羊头卖狗肉,还结劳什子的拜,不如直接拜堂成亲好了。”

    莞尔,连素玉又赌气道:“待我去告诉父亲,让你有好果子吃!惹草的东西!”

    言罢,往寒家正房那头跑去。

    ……

    这时,寒烨二人的灵识也回归本体。

    江津连忙起身,慌乱披了件衣服,欲要追出去解释清楚。

    那是他的一世清白呀!

    一只宽厚的大手将他拽住了。

    “你要作何?”

    “自然是要去解释清楚的。”

    “大可不必。”寒烨道,“总归我与贤弟是要合体双修的,日子长了,又岂能瞒得住他们?倒不如借素玉小妹之口来说,免得我们还要去费口舌。”

    “我还未答应与你双修。”江津愤愤道。

    “日后修炼你只管睡。”寒烨道,意思是你只管躺着晋升便是。

    “两个人在一张床我不习惯……”

    “闻风观内的宝贝都归你。”

    “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江津道。

    “以后抢到的宝贝都归你。”

    “一言为定。”

    寒烨:“……”你就是见钱眼开。

    “贤弟,你不觉得,方才素玉讲的有句话很是在理吗?”寒烨问道。

    “哪句?”

    江津此时正想往后如何收藏宝贝,岂还会记得素玉方才说了什么。

    “你我不如拜堂成亲罢。”寒烨耿直道。

    江津:“……”大兄弟,你莫不是脑子有问题呦……

    “你我皆是男儿之身,岂有拜堂成亲之理?”答应双修,江津已是十分为难,如今却要他嫁人?

    “贤弟岂会有此等想法?修仙之道长途漫漫,道侣之间只论情比金坚,从不分男女。”寒烨驳道,“情之所起,心之所向,皆可言爱。”

    江津方才意识到,此时自己已经身处异界之中,又岂是前世那个俗世可比。

    异性道侣固然居多,同性道侣却也不少。

    “那也不可,你我之间,算下来相处不过两三日,何来感情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