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喜结良缘五

喜结良缘五

推荐阅读:
    太子大婚在即, 东宫上下都在忙着张灯结彩。

    秦慕昀批完奏章, 心情极好,便出了书房在东宫四处查看。进了新房,他扫了一圈, 又命负责布置的宫女在成婚当日多摆些糕饼在桌上。

    皇后叶诗歆也来了东宫, 想要看一看布置的如何。

    见秦慕昀也在巡视, 便走了过去,“这东宫的装点,皇儿可还满意?”

    秦慕昀回了回头, 先是喊了一声母后,随即道:“有母后替儿臣张罗, 儿臣自然是满意的。”

    “满意便好,若有不满意的,着人改改便是。”

    “是。”

    叶诗歆再道:“明日便是你的大婚之日, 今夜你也好好歇着,可不能光顾着忙政务了。”

    “儿臣知道。”秦慕昀想到了一件事, “母后,儿臣有一事想同母后说。”

    叶诗歆笑了笑, “有事与我直说便是,客气什么。”

    秦慕昀原本不想说,毕竟宫里有宫里的规矩, 他可以包庇她纵容傅若晨, 但后宫之主叶诗歆就不会轻易放过了,再加上皇后一开始本来就不同意他娶傅若晨, 要想刁难,有的是借口。

    “永定侯义女自小生在宫外,初入皇宫,宫里有些规矩可能不熟悉,如若有冒犯唐突母后的地方,还请母后大人大量,不与她计较。”

    叶诗歆心想,这人还没进宫,太子就开始护妻心切,他们向来是母慈子孝的,太子亲自同她说了这事,她这厢也不好不答应,“皇儿不必担心,新入宫的不懂宫里规矩也是人之常情,我也不会多计较,日后找个女官教她礼仪规矩便是。”

    “多谢母后。”

    ——

    翌日一早,傅若晨被春柳叫醒,她迷迷糊糊地睁眼,发现天还没亮透,还想继续睡。

    “姑娘,今日是你大婚的日子,不能再睡了。”

    傅若晨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对,她要成亲了。

    她下了床,只穿着亵衣,外房有人搬了大木桶进来,哗啦哗啦地倒热水。

    傅若晨先泡了个澡,泡好了澡,天也亮了。

    她又被永定侯叫去了祠堂拜了列祖列宗,才去更衣上妆。

    那一身凤冠霞帔加起来大概有十多公斤,傅若晨当初试衣的时候就觉得很重,好在她有内功撑着,否则一个弱女子穿着这么一身衣裳一天,到晚上洞房都没力气了。

    两个妆娘,一个帮着他上妆,上的都是很精致的妆容,另一个帮她挽发上头饰,那头饰也不轻,真金白银的一个高冠,至少有个一两公斤,走一步,金冠上的金珠子便碰撞着发出叮叮的响。

    顶着这么重的高冠一整天,她也只当是练功了。

    上妆期间,期间侯爷夫人来看过几次,拉着她的手说了些女儿出嫁,母亲该说的话。

    傅若晨自天没亮起床,还没吃过一点东西,此时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她也听说过古代人结婚女子不能进食,但想到这样饿下去,她可能低血糖晕过去,那只会弄巧成拙,“春柳,我饿的厉害,你去拿些糕饼给我吃。”

    一旁的妆娘说:“姑娘,使不得,你若是吃了东西,如厕不方便,可是要坏事的。”

    傅若晨道:“我知道,不过只吃一点垫肚子不碍事的,否则饿晕了一样坏事。”

    春柳只好去拿了些糕饼给她,傅若晨也不敢多吃,吃了两小块就忍住了,然后再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口。

    上好了妆,管家来通报,说宫里的帷轿到了府门口了。

    傅若晨由春柳扶着出了门,来到门口,她被眼前的壮观景象震惊了,宫里来的人把府门口的那条街占了个水泄不通,一眼望不到头,有穿着喜庆的宫女太监,也有御林军,她可算见识了何为十里红妆,这阵仗,估摸着也只有皇室能做得出来。

    最面前的帷轿就像一座精心装饰过的小房子,是十六人的大轿,十分华贵。

    看到这个阵仗,傅若晨才有了一丝紧张感,她在门口与义父义母告别,而后上了轿。

    坐在轿子里,她闲得无聊,微微挑开轿子的窗帘一角,往外面看了看,围观看热闹的老百姓还真多。

    在轿子上的时间委实难过,这接她入宫的队伍走的缓慢,平日只要半个时辰的行程,今天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

    轿子停了下来,轿子外面有太监拉长声音道:“落轿。”

    轿子平稳落了地,傅若晨想,已经到皇宫了么?这轿子全靠人力抬着走,一摇一摇地,她都快睡着了。

    她醒了醒神,帷轿的帘子被两个宫女挑开了,傅若晨端坐着,随后有太监弯着腰侧身对着轿子,“请准太子妃下轿。”

    这流程先前秋菊就同她说过了,她都还记得。她站了起来,这轿子够高,她站起来,就算头冠有半尺高,也没碰到顶。

    她保持仪态下了轿,面前就是一条十来丈的红毯,红毯两边站满了御林军,红毯的尽头是白玉石阶,石阶上也铺了红毯,一路延伸到石阶最上面的华和殿。

    这华和殿是平日里举办盛大的宫晏和庆典用的,被精心布置后,成了喜堂。

    太子秦慕昀一身大红喜袍,他抬着袖子,站在华和殿的前面,玉阶之上,远眺着玉阶下踩着红毯,一步一步朝她靠近的人,如画的眉眼微微携着笑意。

    华和殿旁,左右各立了八个大鼓,随着第一声鼓声响起,紧接着咚咚咚的鼓声接连不断,气势磅礴。

    这种大场面,傅若晨还是第一次见,一下轿子她的心跳的飞快,她兀自镇定,一步一步走在红毯上,走得十分端庄,金冠上的金珠叮咛作响。

    她的身后跟着春柳,再往后,还跟了十几名宫女太监。

    华和殿前的玉阶,有三十六阶,傅若晨每上一阶便默数一个数,数到三十六时,便看到了一张俊美的脸。

    他正朝着她笑,那一笑,仿若春风,拂进了她的心里。

    一年前的今天,他还把她当做仇人,待她凉薄,她没想到,一年后她却嫁给了他。

    有三个宫人托着一条纹着龙凤呈祥的红底金丝绸呈了上来,秦慕昀和傅若晨各抓了一头,三名宫人弯腰退下。

    他们正对着华和殿的大门,在华和殿里面,文武百官齐聚,皇帝和皇后高高坐在主位上,等着他们行礼。

    秦慕昀和傅若晨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迈开步子,朝华和殿走去。

    殿中分立两边的文武百官的目光都投在两位新人上。平日里病恹恹的老皇帝今日也有些回光返照,脸上带着祥和的笑意。

    站在玉阶下的礼乐司高声道:“新人行礼!一拜天地之灵气!”

    秦慕昀和傅若晨转身,朝着殿外的天地拜了一拜。

    “二拜高堂之抚育!”

    两人再次转身朝着座上的皇帝皇后再拜了一拜。

    “夫妻对拜之永结同心!”

    傅若晨转身朝着秦慕昀,两人目光交汇片刻,再缓缓朝着对方一拜。

    “礼成!”

    声音响彻整个华和殿,久久不散去。

    傅若晨被送入了东宫,秦慕昀留了下来,后面还有喜宴。

    喜宴上,文武百官轮流来向太子道贺敬酒,太子一一回敬。

    “恭喜殿下喜结良缘,微臣一杯薄酒,愿殿下与太子妃鸾凤和鸣,永结同心。”

    秦慕昀看着眼前前来道贺的人,唇角微微勾起,他还记得,这人曾送过傅若晨一幅画,傅若晨还说要好好收藏着,可把他气着了,没想到这欧阳奕竟然还高中了探花。

    秦慕昀也不是个因私记仇的,给他殿前封官时拨去了礼部,在陶弦桐手下做事,也算是没亏待他。

    秦慕昀喝下他的敬酒,像是跟旧人论起旧事,道:“欧阳大人可还记得,一年前,你我见过。”

    欧阳奕道:“虽是一面之缘,但微臣记忆犹新。”

    秦慕昀道:“那你可有想说的?”

    欧阳奕弯着腰拱着手,“傅……太子妃秀外慧中,博闻强识,殿下好眼光。”

    秦慕昀很满意,“本宫选的太子妃,自然是好的。”

    待欧阳奕下去,叶知贤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道贺,“恭喜殿下。”

    秦慕昀看到了他,站了起来,绕过案桌走到他面前,两人低声说着话,“言舒,我何时能喝到你的喜酒?”

    叶知贤笑了笑,“微臣的运气差些,还没遇上心仪的。”

    “这京城里,多得是王公贵族的千金想嫁给你,你就不挑一挑?”

    “殿下说笑了,我整日同你混在一起,有你这张倾国倾城的容貌在,我这副皮囊看着实在寒碜,哪有王公贵族的千金看上我。”

    秦慕昀挑眉,“这么说,还是我误了你?”

    “不过,你今日大婚了,日后她们或许就退而求其次,多看我几眼。”

    秦慕昀笑了笑,这叶知贤就会拿他寻开心,“那日后你看上谁,只管同我说,我必定帮你娶到手。”

    叶知贤耸了耸眉,“如果不肯嫁我,殿下要禁她的足么?”

    秦慕昀听出了叶知贤话里调侃的意思,当即就要发飙,一字一顿喊他名字,“叶知贤!”

    叶知贤忙顺毛,“殿下息怒。”

    秦慕昀看了他一眼,他心里莫名有些失落,“言舒,说句真心话,你们可是都觉着是我逼迫了清宛。”

    叶知贤摸了摸鼻子,“殿下别多想,我问过她,她对你是有意的。”

    秦慕昀眼睛里有光闪了一下,“她同你说过?”

    “说过,总之在我眼里,你两是郎情妾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秦慕昀眉心微微舒展,便不同他计较了,他扫了一圈还在推杯换盏的文武百官,“这宫晏估计也快散了,我先回宫了。”

    “怎么,不放心你那太子妃?”

    秦慕昀睨了他一眼,笑而不语,而后他去了皇上和皇后面前,知会了一声便回了东宫。

    东宫此时被挂满红绸和红灯笼,门上贴了大红喜字,十分喜庆,秦慕昀看着很是舒心。来到新房门口,他停了下来,屏退了身后的宫女太监。

    房里透着烛光,秦慕昀的心跳的很快,他抬手推门而入,而后把门合上,往里间走去,他心里还在想着傅若晨看到他时羞怯的模样,却不想看到的是傅若晨屈着身子躺在大红的床上。

    他微微一愣,以为出了事,他大步过去,在床沿坐下,摇了摇她,“清宛。”

    傅若晨微微睁开眼睛,见是秦慕昀,她撑起身子,说的第一句是,“你回来了。”

    秦慕昀又好笑又好气,“今日是你我的大喜日子,你怎么睡着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傅若晨揉了揉眼睛,“我今日起得早,有些困,如果不先睡一会儿,待会哪有精力给你折腾。”

    秦慕昀笑了笑,抬起手把她揽入怀里,再下意识扫了一眼桌上的糕饼盘子,已经少了一半,“那看来,你也吃饱了。”

    “嗯,我就今早吃了两小块糕饼,一直还没吃东西呢。”

    秦慕昀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好笑道:“那还真是委屈你了。”

    傅若晨觉得就成亲的仪式来说,女的确实是挺委屈的,一整天都不给东西吃,好在这新房里摆了好几盘糕饼,她吃了点才没低血糖晕过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傅若晨在他怀里抬头。

    秦慕昀反问:“你说要做什么?”

    “洞房。”

    秦慕昀纠正,“不对,还未喝合卺酒。”

    “好吧。”

    秦慕昀半搂着她下了床,走到龙凤烛前,用白玉杯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她。

    新人手腕穿过对方手腕喝下杯中酒,称为合卺酒。

    秦慕昀取过她手上的空杯子,放在案上,而后牵起她往床边走。

    傅若晨小声说:“可以洞房了吧?”

    秦慕昀好笑道:“嗯。”

    傅若晨停下脚步,“那臣妾给殿下宽衣。”

    秦慕昀站着不动,微微抬高手臂,傅若晨先取下他的发冠,任那黑色的发丝垂下来,这么看,他倒有点像尹霜钰了,只是眉宇间没有那股妖冶的气息。

    傅若晨耐心地帮他宽下外袍,中袍,最后剩下亵衣。

    秦慕昀再帮她宽衣。

    红色的喜袍铺了一地,金色的发冠落在殷红的喜袍上,在烛光映射下闪着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