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喜结良缘三

喜结良缘三

推荐阅读:
    秦慕昀把从傅若晨那里收缴上来的书带回了宫, 深夜屏退了左右之后翻了几页, 看得面红耳赤,也不知道傅若晨是怎么把这几本都看完的。

    他倒也不是懂这些事,十五六岁时, 宫人便给过一些书给他, 说的是男女之事的, 但也不像这些书乱七八糟的。

    他莫名焦虑,傅若晨会不会被这些书教坏了。

    下朝后,他特意和叶知贤一块走, 见已经和文武百官拉开距离,他低声问:“言舒, 你可知有一本书,书名叫……”

    叶知贤好奇,“叫什么?”

    “叫《风花雪夜录》”

    听着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书, “殿下想看么?”

    “自然不是。”秦慕昀干咳一声,“我只是想问问, 你看过没看。”

    “没看过。”

    秦慕昀心想,叶知贤都没看, 但傅若晨却看了好几本!

    叶知贤又道:“不过,类似的看过。”

    秦慕昀:“……”

    “为何要看?这些不是不伦不类的么?”

    叶知贤笑了笑,“殿下, 是不伦不类, 谁让你光明正大地看?未娶妻的男子藏那么几本,那是人之常情, 娶了妻未必也不看。”

    合着看着书是因为……秦慕昀觉得头有点痛,傅若晨能不能有一天让他省点心。

    和叶知贤分开后,秦慕昀顺道往御花园绕了一圈,如今已经是阳春三月,御花园百花斗艳,蜂飞蝶舞。

    还有一个多月才到五月,秦慕昀是第一次希望时间能过得再快些。

    他突然想到什么,跟身边的徐益说:“本宫记得皇家在城郊有一处别苑,内有活温泉,幼时同母妃过去小住过一段时日。”

    “回殿下,是有这么一处别苑,名为碧泉苑。”

    “可是荒废了?”

    “不曾,听闻碧泉苑一直有人守着,只不过皇家许久没有人去住罢了。”

    秦慕昀心里盘算着什么,他道:“近日倒春寒,本宫想去泡一泡温泉,你替本宫张罗张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奴才领命。”

    同在御花园走的还有叶知梦,她见了秦慕昀,特意绕了弯过来请安。

    “臣女参见殿下。”

    秦慕昀抬了抬袖子,“免礼。”

    “谢殿下。”

    秦慕昀随口道:“叶妹妹这是要去栖凤宫请安么?”

    “嗯。”叶知梦应了一声,抬头看着秦慕昀,“听闻殿下要立傅姑娘为太子妃,臣女在此恭贺殿下。”

    秦慕昀春风满面道:“多谢。”

    叶知梦垂着头,“臣女先去栖凤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不扰殿下了。”

    “嗯。”

    栖凤宫。

    叶知梦请了安,叶诗歆招了招手,把她招到了旁侧坐下,握着她的手,打量着她,“瘦了不少,可是这些天没好好吃饭。”

    叶知梦抿着唇,“谢姑姑关心,近日多阴雨,侄女儿胃口不好。”

    叶诗歆抚了抚她的手,“你就别瞒我了,你这哪是因为天气。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心思我懂的。”

    叶知梦眼眶红了红,垂着头不说话。

    叶诗歆道:“你对太子有意,我都知道,不过你也放心,太子日后后宫三千佳丽,那区区永定侯的义女,想必也受不了多久的恩宠,日后谁得宠也说不准。”

    “姑姑。”叶知梦的语气里几分失落,“殿下的心不在我这,我也不存非分之想了。”

    “怎么能算非分之想,你可是我的侄女,护国公嫡女,又和太子是青梅竹马,除了你,没人配得上太子了。”叶诗歆叹了一息,“若不是突然冒出了个永定侯的义女,这太子妃的位置,是你的跑不掉。”

    叶知梦说:“姑姑,说起来,我倒是对这永定侯义女的原本身份好奇得很。”

    “怎么说?”

    “去年我见她时,她还住在誉安侯府的,那时哥哥说她是誉安侯的贵客,怎么一转眼,她就成了永定侯的义女了?”

    叶诗歆微微诧异,她一直以为这个义女就是永定侯收的,没想到还跟誉安侯有关,“莫非,这女子是誉安侯安排给太子的?”

    叶知梦道:“若是如此,誉安侯收她为义女不是更好,为何要拐弯抹角让永定侯得了这个便宜。”

    叶诗歆点了点头,说的有道理,誉安候想要给太子身边塞人,直接认了她作义女不是更好,何必要拐弯抹角,“梦儿,你如何得知她住誉安侯的?”

    “去年中秋庙会,殿下微服出游,我同哥哥也一起,还有一个,便是她。”

    “去年中秋?”

    “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叶诗歆可算明白了,这太子怕是早在去年就对那个傅若晨有了情,搬出了永定侯,只不过是为了给那个女子一个尊贵的身份,好让她入宫。

    这太子,可真是会盘算。

    叶知梦道:“姑姑,殿下的心在她那,怕是以后也不能对我上心了。”

    “傻孩子,这宫里我待了二十多年,能不比你明白,君王都是多情的,今日喜欢这个,明日便看上那个,明争暗斗也多,谁能笑到最后,都不一定,你要沉住气,有我在,必定不会亏待你。”

    “嗯。”叶知梦倚在叶诗歆的怀里,“还是姑姑疼我。”

    叶诗歆抬手搂着叶知梦,“我膝下无子女,可是从小把你当亲女儿看的。”

    叶诗歆原本也能有自己的骨肉,只是当年后宫争斗,她好不容易有了龙种,却遭人陷害流了产,后来再没有怀过,再后来便是靠着秦慕昀才坐稳了皇后的位子。

    ——

    这是傅若晨离开誉安候府一个月后,第一次回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带了些名贵药材,分装了好几个盒子,要送给白之晏,“长音,近些日我收了些药材,左右我也不喜欢吃药,都送给你吧。”

    白之晏打开她带过来的一个木盒子,里面是一柄人参,“这些都是大补之物,留着补身子也好。”

    “不必了,我身子也不虚,再补就过了。”

    白之晏合上盒子,“那我且先帮你收着。”

    傅若晨喝了一盏茶,环顾了一眼白之晏的药房,有些久违的感觉,“还是你这舒心。”

    白之晏笑了笑,“怎么,在永定候府过得不好?”

    傅若晨道:“好是好,就是太好了,总会有些亏欠感。”

    “永定候府自这一代没落,如今你也算他们的贵人了,他们待你好,应当的。”

    傅若晨也知道,自从她和秦慕昀的婚事定了后,永定候府收了不少赏赐,够他们全府上下过一辈子,但始终还是有点距离感,毕竟彼此之间存在着利益。

    傅若晨道:“他们待我好,我日后必定也不会亏待他们。”

    “那不就对了,你又何来亏欠。”

    傅若晨笑了笑,“说的也是。”

    白之晏问:“你难得过来,可要去揽月阁走走?”

    傅若晨道:“不去了,我待会还要去一个地方。”

    “去哪?”

    “好像叫做碧泉苑,听说那里有活温泉,殿下大抵怕我闷,让我去住几日。”

    碧泉苑建在城郊,从永定候府过去要半天的功夫,傅若晨在誉安候府耽误了半个时辰,和白之晏说了话,又从他那里拿走几本书,打算在别苑无聊的时候看。

    碧泉苑只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守着,听说皇家已经十几年没人来这住过,傅若晨以为会十分落败,却不想却收拾得很齐整。

    傅若晨来了后,碧泉苑管事的嬷嬷领着她在里面绕了一圈,看到了冒着热气的温泉,她走近了看,池底下有泉眼,是天然的温泉。

    一路颠簸过来,她还没吃午饭,好在碧泉苑的嬷嬷早已经让人备了膳食,她吃了些,又有些犯困了,便去小睡了一会儿,打算睡一觉再慢慢泡温泉,左右她要在这待上几日。

    睡醒后,再让人备了些点心和水果,打算待会一边泡温泉一边吃东西,岂不美哉。

    这碧泉苑的温泉有好几处,有露天的,也有室内的,室内的是外边的温泉引水进去的。

    傅若晨再三对比,还是选择了室内的。

    室内的池子撒了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馨香,绕着池子垂了一圈轻纱,下人们可在轻纱外伺候着,傅若晨可不习惯泡温泉的时候有人伺候,便把他们都屏退了。

    她脱了衣裳,下了飘着花瓣的温泉池,这还是她第一次泡花瓣澡。花瓣被热水一泡,随着热气飘出,整个池子都是花香味。

    傅若晨泡在池子里,双手交叠在池子边沿,吃些点心水果。

    这日子太舒服惬意了。

    傅若晨的侧脸枕在小臂上,闭上眼睛享受着被温热的泉水包裹的感觉。

    忽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傅若晨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去抓一旁的衣裳,“谁?”

    “是我。”秦慕昀挑开垂在温泉周围的轻纱走了进来,他一身白衣齐整,玉冠束发,倒不像是来泡温泉的。

    傅若晨见是他,放下了警惕,“你怎么来了?”

    “这碧泉苑本就是皇家别苑,我还不能来了么?”

    傅若晨还以为是刺客,“不是,你好歹也知会我一声。”

    秦慕昀已经走到了近前,“现在你不就知道了么?”

    傅若晨看他已经来到跟前,若不是有一池子的花瓣,他的那个视角该是什么都看了。

    不过,他们五月就要成婚,早晚都要看的。

    秦慕昀看着她被泉水熏得微红的脸蛋,还有在花瓣下若隐若现的身体,他脸上微微浮起淡淡的红晕了。

    傅若晨也算是个开明的,笑吟吟地问:“你来泡温泉?要一起么?”

    他应了一声,“好。”

    “那你快下来吧。”

    秦慕昀宽下外袍。

    傅若晨趴在池子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像是在欣赏什么。

    秦慕昀察觉到她的目光,“看着我作甚?”

    “你特意过来跟我一起泡温泉,我还不能看么?”

    秦慕昀没再理会,继续脱着衣裳,傅若晨则心想,这太子殿下的衣裳可真复杂,都脱了半盏茶了还没脱完。

    秦慕昀下了水,在距离她三尺的地方停下。

    傅若晨看着宛如白玉一样的他,心道,这简直就是□□啊。

    秦慕昀偏了偏头,视线和她交汇,脸上是风平浪静,但耳朵已经红透,像要滴血了。

    “过来。”他开口。

    傅若晨听话地往他那边挪动,在他旁边停下。

    秦慕昀偏头看着她,“这里,可还喜欢?”

    “喜欢啊。”傅若晨凑到他红的滴血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好喜欢。”

    她的声音像是一股电流,酥麻感从耳朵传遍四肢百骸,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若晨又跳跃到了下一个话题,“来,我帮你搓澡吧。”

    秦慕昀转身背对着她,傅若晨拿过池边的戳澡巾,在他背上搓着,搓完了背,再绕到他面前,澡巾缓缓地从他皮肤擦过,就像是不轻不重地挠痒一样。

    哗啦一声水声,傅若晨猝不及防地被一股力带了过去,下一瞬便贴在了秦慕昀的身上,激起了一点水花,一池的花瓣都在荡漾。

    贴合地严丝合缝,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那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只知此时此刻,两人的脸都像那池子里的花瓣一样,通红。

    大灰狼总算忍不住了,傅若晨却还故作单纯,“做什么?”

    像是隐忍着什么,秦慕昀的声音变得低沉,“这么会撩人,谁教你的?”

    傅若晨单纯的眼睛眨了眨,“有吗?”

    “有。”

    “那我去那边,离你远点。”

    秦慕昀气得差点吐血,“你……”

    傅若晨一脸无辜,“我怎么了?”

    “给我老实待着。”

    “你搂着我呢,我不老实也不行了。”

    秦慕昀看着她,好笑又好气,最后干脆堵住了她的嘴,用唇。

    火已经烧到了最旺,铺天盖地而来,再也无法浇灭。

    秦慕昀打横抱起她,踩着阶梯上了去,浮在池面上的花瓣落在傅若晨身上,形成了一件镂空的花瓣裙。

    粉色的轻纱中间围着一张软榻,秦慕昀走到榻前,将人放下,再解下了床帏,将里面与外边隔开。

    外边百花齐放,帷帐之内春色旖旎。

    傅若晨发现,秦慕昀这人看上去正经,动不动就耳朵红,但是某方面的技术却一点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