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挑拨离间二

挑拨离间二

推荐阅读:
    叶知贤下的这个局也不算复杂, 天时地利人和,只要稍加挑拨,便能一触即发。

    碧春楼是京城里最大的青楼,也是最贵的, 能来碧春楼的必定都是富家子弟,王公贵族。

    碧春楼的老鸨冰兰也是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叫老鸨实在是抹黑她了, 多少嫖客不是冲着楼子里的花娘, 而是冲着她来的。

    叶知贤还偷偷告诉过她, 这冰兰还是尹霜钰名下众多武林高手之一。言下之意便是告诉她, 若是真有危险,冰兰也会出手相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花魁之夜,是碧春楼一个月之中最热闹的一天,大厅里几十张桌子座无虚席,二楼雅间也一早被订了。

    流连花丛的嫖客就爱凑这等热闹, 就算得不到这花魁, 过来一睹风采也是好的。

    深秋的夜,黑的早。

    傅若晨来了碧春楼后,在楼上的雅间躲在窗后往楼下大厅看了看,还真是热闹, 嫖客们把偌大的厅挤得水泄不通, 有未及冠的少年郎的, 也有六七十的饕餮老头,个个都是烟花柳巷里混惯了的, 眼睛里看谁都是色眯眯地。

    此时,有人进了雅间,傅若晨回了回头,进来的是冰兰,“傅姑娘,要更衣了。”

    傅若晨点头,“好。”

    冰兰带了两个人过来伺候她上妆更衣,既然是要做花魁,自然就是要妆容艳丽一些。

    傅若晨坐在铜镜前,两位妆娘给她上妆,不到一炷香时辰,她便连自己都差点认不出自己,大红的唇,桃色的腮红,眉心用朱砂绘了一朵莲花,头上顶着半尺高的珠冠,上面挂着金银叶子,走一步便丁玲作响。

    身上穿着桃色抹胸裙,鹅黄的外衣特意拉低,香肩半露。

    待两位妆娘出了去,傅若晨站了起来,转了一圈看了看。

    冰兰握着团扇掩着半边脸,上下打量着她,“果真是个美人胚子,我想今日的竞价定会激烈。”

    傅若晨谦虚了一句,“比起冰兰姐,我这差得远了。”

    冰兰拢了拢头发上的簪子,“我是人老珠黄,同你们这些年轻姑娘没法比。”

    “谁说呢,冰兰姐看上去年轻得很,不输那些豆蔻年华的。”

    冰兰掩着唇笑了笑,“你这小姑娘,嘴巴伶俐得很。”

    门外有人敲门,冰兰亲自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秦慕昀和叶知贤。

    冰兰行了个万福礼,偏了偏身,让他们进来。

    傅若晨看着门口进来的人,没想到秦慕昀也来了,她扭着腰含着媚笑上前,挽住秦慕昀的手臂,掐着嗓子道:“公子,奴家等你好久了。”

    秦慕昀的心颤了颤,耳朵顷刻红透,差点招架不住。

    一旁的叶知贤差点笑出声。

    秦慕昀看了看她,低声道:“你这学的都是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学得像不像?”傅若晨问。

    “我又不逛青楼,怎知像不像?”

    “也对。”傅若晨道:“我该问叶将军。”

    秦慕昀拉住她,怕她也会对叶知贤再重复一次刚才的妖媚举止,“这有什么好问的?”

    叶知贤早就看穿了秦慕昀的心思,“傅姑娘,你方才学的有模有样,不怕露馅。”

    “那就好。”傅若晨道。

    秦慕昀看着打扮妖媚的她,心里百味陈杂,他一点也不想让她穿成这样在那群好色之徒面前卖弄风姿,想到这里,他又瞪了一眼罪魁祸首叶知贤。

    叶知贤倒习惯了被秦慕昀瞪,他转而打量着傅若晨,“傅姑娘打扮一番后,这花魁是当之无愧。”

    傅若晨笑了笑,“听叶将军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先前还担心,自己配不上花魁这个称号,上了台也引不起秦玮的兴趣。”

    叶知贤道:“就算引不起兴趣,自然也有人会出高价将你要回来。”说着,瞥了一眼秦慕昀。

    冰兰打开窗子往下看了看,回头道;“傅姑娘,时辰差不多了,该下楼准备了。”

    “好,我这就去。”

    冰兰领着傅若晨要出去,秦慕昀喊住她,“清宛。”

    傅若晨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怎了?”

    秦慕昀道:“量力而行,不可强求,若他敢对你无礼,你直接扭断他的手便是,后果我自会料理。”

    傅若晨笑了笑,“好。”

    碧春楼里宾客满座,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尽是欢声笑语。

    大厅中央的台子精心布置,一旁早有几位艺伎抚琴弹琵琶,就等着待会花魁惊艳出场。

    厅里早已经是呼声连连,“花魁怎么还不出来?”

    “快出来!让大爷好好瞧瞧,是不是美人!”

    “等这么久,怎么还没个影啊!快快快!莫要藏着了,赶紧让花魁露个面!”

    ……

    首先出来的是碧春楼的老鸨冰兰,在这风月场里混久了,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既有媚气又有着一股子霸气,仿佛只要她瞪一眼,再刁钻的嫖客也要礼让三分。

    她颇有气势地往那台子前的阶梯一站,扬着嗓子道:“诸位久等了,今日我碧春楼宾客满座,冰兰先谢过各位爷捧场。”

    她言语间带着霸气,让人觉得她不是这秦楼楚馆的老鸨,倒有些像江湖中意气风发的女侠。

    楼上设了一圈雅间,雅间临着大厅有一面窗子,足足占了半面墙,窗子打开,便能将大厅的台子瞧个一清二楚。

    花魁之夜的雅间向来抢手,要想预订,需得提前半个月。

    秦慕昀和叶知贤两人坐在其中一间雅间,看着厅中蠢蠢欲动的嫖客,想到傅若晨待会要当着这些人的面跳舞,他就觉得浑身难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叶知贤给他倒了一杯酒,“殿下,你这也是等不及了么?”

    秦慕昀把视线收了回来,看他一眼,忽略他的问题,“秦玮和陈栋柱到底来了没来?”

    “殿下放心,都来了,就在我们隔壁这两间,他们两间恰好相邻着。”叶知贤抿了一口酒,“秦玮同我们是临近的,若是他能夺魁,傅姑娘去了他的雅间,我们在这便能观察隔壁的动静。”

    这碧春楼也是誉安候收集各地消息的地方,每一间房都做了手脚,墙上有个塞子,取下塞子便能看到隔壁房的场景,塞子藏得隐秘,只有碧春楼的人才知道。

    楼下一片呼喊声,秦慕昀往窗外看去,只见台子四面垂下了桃色的轻纱,将方形的台子围了个严实,伴随着琵琶和琴音,粉色花瓣翩翩落下。

    这阵仗,足以让嫖客们激动万分。

    桃色的轻纱之中,一名女子手上抓着红菱翩然落地,隔着轻纱,女子的容颜隐约可见,又是一阵欢呼,底下嫖客个个引颈而望,意欲透过那轻纱,看清那女子的容貌。

    轻纱中的女子手上握着一把红扇子,伴随着乐声,开始起舞。

    傅若晨虽然不是跳舞能手,但当初学校有文艺汇演时,她也是上过台的,跳起来也有模有样。

    楼上的秦慕昀看着入了神,视线一刻都离不开,“这舞,谁教她的?”

    叶知贤端着一杯酒,“听说是她自己编的,没想到,她还有这个天赋。”

    秦慕昀也没想到傅若晨竟然还会跳舞,还跳的这么好看,只是,和他一起看到的还有这么多男人,想想又有些恼怒。

    有一个大汉喝了酒壮了胆,想要过去扯开那轻纱,“这花魁跳了半天还没露面,让大爷瞧瞧,看是什么样的美人。”

    这大汉的手刚碰到那轻纱,就有碧春楼的护卫把人给压制住,而后毫不留情地拖了下去,可怜那大汉四肢挣扎,也没能把人挣脱开,只能任由被拖出去。

    轻纱里的人跳了舞,便站在了台子中央,手上的红扇子遮着脸,等着竞价。

    雅间里,宸王府小世子秦玮看愣了眼,心里有些焦灼,便问一旁伺候的花娘,“今日的花魁怎么不露面?”

    花娘道:“是冰兰姐姐特意的,只说今日的花魁容貌倾城,若是给了别人看,那可就对不住一掷千金的爷。”

    秦玮听了这话,兴致更高了,这花魁既然只给一个人看,那必然是他了。

    嫖客们纷纷喊价,这秦玮一张口,就是五百两白银。

    接着又是一百两往上加,最后一千百两喊出去,下边无人敢吭声。

    一千两,普通老百姓忙活一辈子也赚不来,而于他宸王府的小世子,不过是为了见得美人一面。

    雅间的门被推开,碧春楼的老鸨冰兰亲自领着今夜的花魁进来,“秦世子又得了我碧春楼的花魁,恭喜贺喜。”

    “也不是第一次了,小爷我就是信得过你冰兰的眼光,哈哈哈!”秦玮歪坐在软垫上,左右两名花娘陪伴,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见到冰兰身后的女子用扇子遮掩住半边脸,他招了招手,“来,小娘子过来,让小爷瞧瞧,是什么个花容月貌。”

    冰兰转身嘱咐傅若晨,她特意给她取了个风月场的名字,“春月,这位小世子可是我们碧春楼的贵客,你今日可要好好招待了。”

    “是,冰兰姐。”傅若晨举着扇子半遮着脸款款走过去,福了福身,“秦世子安好。”

    秦玮喝得微醺,此时眼睛里色眯眯地看着她,“来来来,小娘子,到我旁边坐,让小爷我好好瞧瞧。”

    “是。”

    秦玮身边的花娘识相地让出了位置,傅若晨走了过去坐下,手上的扇子依旧遮住半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