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情深义重二

情深义重二

推荐阅读:
    她每日被这镣铐束缚着, 只能在这巴掌大的地方挪动,这地牢分不清昼夜,醒着时她便多想想以前美好的事物,困了便闭上眼睛睡觉。

    估摸着一天又过去了, 曹坚也没出现,也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如她猜测那般闹开了。

    她裹着秦慕昀的外袍,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她做了个梦, 梦里的场景雾气缭绕, 有些熟悉, 她一时想不起来, 过了好久才知,这是飞鹰山,透过那缭绕的雾气,便见到了一块冒着寒气的寒冰上,一个黑色衣裙的女孩盘腿打坐, 大抵十岁出头, 稚气未消。

    她旁边还站了一个男人,男人一身玄色袍子,脸上带着鹰头面具,他绕着寒冰上的女孩边走边念:“静心冥坐, 气守丹田, 吐气半刻, 去除浊热,吸气半刻, 引寒入体,寒结内府,推入四肢,百寒聚成……”

    傅若晨猛地惊醒,她半撑起身子,刚刚出现在她梦里的,不正是萧红羽么?

    而那个男人,必定就是萧震天,他说过的那些话在她脑海里回转,她低声呢喃,“静心冥坐,气守丹田,吐气半刻,去除浊热,吸气半刻,引寒入体,寒结内府,推入四肢,百寒聚成……”

    莫非这才是《百寒经》的心法?

    她随即唇角勾起一抹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梦到了萧红羽当初练百寒经的情景,可谓是天助我也。

    她当即起来打坐,尝试着按照梦里的心法运功聚寒,她身上的软骨散过了两日,药效减了不少,她一步一步在心里捻着心法引寒入体,逐渐发现自己体温骤降……

    ——

    女魔头萧红羽被青云派囚禁的消息很快便传开,当初四大门派以青云派为首,结盟围剿女魔头,不料女魔头弃教逃走,他们扑了个空。

    而后青云派四处张贴悬赏令捉拿女魔头,其他教派也鼎力相助,当初说好无论哪一派捉到女魔头,都要立即禀报其它三派,共同处置。而这青云派出尔反尔,抓住了女魔头不说,并且将裴家庄的武功心经《幻世神功》占为己有,其他三派自然要讨个说法。

    青云派曹坚得知事情败露,立即命人发出请帖,召集其他三派议论如何处置罪恶滔天的女魔头。

    不等青云派的请帖到手,三大门派便已经抵达青云山脚下。

    青云派固然是武林第一大教派,但也不敢同时得罪其他三大门派,立即率弟子到山脚相迎。

    山脚下三大门派少林、白虎山庄、武东派齐聚,各派弟子训练有素地列了三个方阵,黄色的是少林,白色的是白虎山庄,蓝色的是武东派,远远看去,宛如三块彩豆腐。

    曹坚一身靛青纹白云袍出现在青云山脚下的高台上,对着各大门派拱了拱手,“曹某昨日派人送出请帖,没想到各掌门今日便赶到,有失远迎,还请各掌门海涵。”@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虎山庄的庄主贺高远扬声道:“我等听闻曹掌门三日前便捉拿了女魔头,还私自囚禁了起来,可有这事?”

    曹坚道:“贺庄主言重了,曹某派确实是三日之前捉拿了萧红羽,之所以未及时通知各掌门,是想查证,毕竟在场各位包括我,从未见过萧红羽真容,若是一场误会,让各掌门白跑一趟,不只是我青云派失了威信,还劳烦了各位。昨日总算查证,我所捉拿的正是女魔头萧红羽,不敢耽搁,立即遣人连夜送出请帖到各门各派。”

    武东派掌门张靖山道:“我等听闻曹掌门已将《幻世神功》据为己有,可有此事?”

    曹坚道:“张掌门,我曹某人一向光明磊落,你我都是武林中人,若无真凭实据,可不能光听人恶意捏造扭曲就乱下定论。”

    “曹掌门误会了,我这不还没下定论?若是曹掌门说没拿,难不成我还不信么?”

    少林了儒方丈单掌竖于胸前,“这《幻世神功》乃上任裴家庄庄主所创,如今裴家庄庄主被魔女所害,但听闻裴庄主遗孤有重整山庄的打算,这《幻世神功》按道理要物归原主。”

    曹坚道:“曹某幼时求学于裴家庄,与裴庄主也有几分师徒情分,恩师如父,了儒方丈即便不说,我也是这么想,只是那《幻世神功》已被女魔头所毁,恐怕难以物归原主。”

    听了此言,众人皆是一愣。

    贺高远不相信,“曹掌门何以得知《幻世神功》被毁?”

    “这是女魔头亲口所说。”

    张靖山道:“说来,我们今日四大门派齐聚是为了商讨如何处置女魔头,只是在这站了半天,也没见着女魔头半个影子。”

    曹坚道:“曹某不知各位来得匆忙,没能提前安排,我看不如几位掌门长老一同去厅里坐坐,喝一盏热茶再议论如何处置萧红羽不迟。”

    几个掌门长老面面相觑,他们今天赶过来也不是做客的,只是听闻曹坚将《幻世神功》据为己有,过来兴师问罪的。

    张靖山道:“我们人多,就不去曹掌门府上叨扰了,曹掌门还是立即请出女魔头,好让我等心安。”

    曹坚脸色难看,“自然自然,那曹某立即派人去押出来。”

    说完,他对着身后的侍从说了什么,侍从听后,便转身离开了。

    ——

    傅若晨被关在地牢三天三夜,她想着第三天曹坚一定会来问她要《幻世神功》,而她照着《百寒经》,反着意思来,造了一篇假的《幻世神功》想要蒙混过关。

    却不想第三天曹坚没出现,倒来了几个人,进来牢房后把她的手脚镣铐解开了。

    傅若晨问:“怎么,曹掌门这是想通了,要把我放了么?”

    为首的道:“想得美,现在青云山下三大门派齐聚,要议论如何处置你,怕是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傅若晨倒没被吓着,这完全在她意料之中,既然三大门派都知道了,那秦慕昀和叶知贤呢?知道不知道她在青云派?会不会来救她?

    她手脚上的镣铐解开后,一身轻松。

    为首的道:“走。”

    傅若晨觉得奇怪,他们既没有给她上手脚铐,也没有加麻绳五花大绑,更没有押着她,只跟在她身后走,分明就是给她制造逃跑的机会。

    她一边慢慢走,一边想,这些人不走她前面,应该是怕被她暗算,要是怕她暗算,上手脚铐不就好了,何必又让她可以自由活动。

    莫非是真的想让她逃跑?

    但是她要是逃跑了,对青云派有什么好处?

    她故意回了回头,跟在她身后的四人立即下意识握着剑柄,分明就是时刻警惕着,她继续往前走。

    逃还是不逃?

    其他三大门派都在青云山脚下,曹坚要是有意让她逃走,青云派必定颜面扫地,他也不会这么做。但他们的行径又分明是给她制造逃跑机会,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曹坚故意制造机会让她逃跑,实则布下天罗地网。

    要是她逃跑,曹坚的人当着三大门派的面杀了她,那她就是死有余辜,自然也不会把他想要得到《幻世神功》的事说出去。

    三大门派也奈他不何。

    老狐狸。

    她若是不逃,当着其他三大门派的面,她也没有活路。

    出了地牢,傅若晨见着了刺眼的阳光,一时之间睁不开眼,好一会儿才适应。

    地牢两边是白墙,可见这地牢是就建在这屋子底下,这四周安静得不像话。

    她一个转身,跟在身后的四人立即拔剑后退,一个个仿若受惊的兔子,他们当然怕女魔头萧红羽。

    傅若晨温和地笑了笑,“你们好歹也是主人家,这带路的事莫非还要我来代劳么?”

    他们之中的一个人道:“少废话,你往山下走便是!”

    傅若晨继续往前走,特意把步子放得很慢,逃还是不逃,她还在心里盘算。

    忽然,从斜里飞出一名黑衣人,对着她刺过来,傅若晨身上的软骨散早已失效,轻功已经恢复,她下意识飞起,落在了一旁的屋檐上。

    方才跟在他身后的人大喊:“快来人!女魔头逃走了!”

    傅若晨冷笑一声,她想得果然没错,他们就是想让她‘逃走’,然后名正言顺地杀了她。

    傅若晨也懒得陪他们玩,脚尖在屋檐上一点,飞到了另外一座屋檐上,那几个青云派弟子追了上来。

    她身上没有兵器,只能利用轻功四处逃窜,一开始只有几个青云派弟子,而后又增加了两个,她几乎不知要往那逃。

    很快,山脚下的三大门派听闻女魔头要逃走,也赶了上来,站在秦云派门口的青云台上看着一群青云派弟子和女魔头缠斗。

    奸诈小人曹坚高声喊:“快!将女魔头拿下!”

    此时,张靖山飞身而起,抽出了自己的大弯刀,“女魔头,哪里跑!”

    傅若晨躲过张靖山的一刀,脚尖轻点脚下的瓦,飞身退开,来抓她的青云派弟子越来越多,看来她插翅难逃了。

    她干脆一个翻身,落在了三大门派的面前,她眼前的人哗啦哗啦地抽出了自己的兵器,时刻防备。

    傅若晨看着为首的曹坚,“曹掌门,你说过我把《幻世神功》交给你,你便放我走,现在又派人杀我,你说话不算话啊。”

    傅若晨此言一出,其他三个门派都看向了曹坚。

    贺高远道:“曹掌门,你刚刚不是说《幻世神功》被毁了吗?”

    曹坚脸色铁青,一时之间颜面尽失,他硬着头皮道:“诸位千万别听这妖女的!她在含血喷人!我根本就没见过《幻世神功》!”

    傅若晨道:“见没见过,只有曹掌门知道,反正现在不在我这!”

    “妖言惑众!”曹坚咬牙切齿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这女魔头拿下!”

    此时,十几个青云派弟子飞身过来,将她团团围住,个个手上握着利剑,就在十几个青云派弟子向她刺来的时候,傅若晨双掌交叉,再奋力朝下,一股强大的寒气向四周散开,十几名青云派弟子被寒气震开,纷纷飞出一丈远,落地时还发着抖,冷得身上都结了一层白霜。

    有人道:“是百寒神功!”

    曹坚拔出剑,亲自上场,“女魔头!纳命来!”

    傅若晨飞身而起,和曹坚过了几招,她刚刚用了百寒神功,极其损耗真气,她才学会没一天,短时间内难以使出来。

    和曹坚过招,她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青云派以剑术闻名天下,曹坚则是武林中用剑最为出神入化的,傅若晨轻功再好也难以精准闪开。

    随着一声皮开肉绽的声音传来,她吃疼一声,手臂想必是被划开了很深一道口子,还没反应过来,腹部被踢了一脚,她宛如一颗流星,坠落在地。

    后背着了地,喉咙一阵腥咸,哇一声便吐出了一口鲜血。

    曹坚的剑尖直指她的胸口,傅若晨看着那一柄剑刺过来,使尽浑身解数,飞身而起,躲开了那一剑。

    她用手捂着受伤的手臂,堪堪站稳,嘴里满是鲜血,“曹掌门这是要灭口么?!”

    “女魔头,你休得胡言乱语!”

    此时,人群之外,有人扯着嗓子高声喊:“誉安候到!”

    傅若晨下意识往声源处看,只见人群分列两边,空出了一条六尺宽的路,骑着汗血宝马的男子从中间的路过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侍卫。

    那男子穿着打扮与普通男子极不一样,他一身深紫色的宽袖衣袍,一头青丝披散,唇色殷红,眼眸深邃,手上握着一把血玉扇,身上无一处不是浓烈的颜色,可偏偏却一点也不女气,只因他有一张英气逼人的脸。

    这人便是誉安候,尹霜钰。

    原著里他出现极少,却让人印象深刻。

    当看到尹霜钰身后的叶知贤时,傅若晨眼睛亮了,这分明就是她的救兵!

    几位掌门见了他,齐齐问安,“参见侯爷。”

    就连曹坚也敛了敛杀气,作揖问安。

    马背上的尹霜钰打开手上的血玉扇,半掩着唇,声音几分慵懒,“听闻青云派活捉了女魔头萧红羽,本候也特地过来凑了个热闹。”

    曹坚道:“这女魔头罪恶滔天,我等正要将她就地正法。”

    “只怕要让各位败兴了。”尹霜钰的视线落在傅若晨身上,“这女魔头对本侯下了毒,只能以她的血做药引子才能解,若是你们杀了她,那本候的毒如何解?”

    “这……”曹坚脸上很是为难,他道:“这女魔头武功高强,曹某只怕伤了侯爷,若是侯爷想要这女魔头的血,待我将她正法,定将她的血放个干净,赠予侯爷。”

    “那可不行,这解药也不是一次半次就一劳永逸,本候要的是活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曹坚脸色蜡黄,对方是侯爷,他若是三番四次推拒,惹怒了他,便是惹怒了朝廷,日后青云派必定无法在大昊立足。

    尹霜钰兀自道:“所以,这人我要带走,曹掌门,你可会怪本候?”

    “不敢,侯爷要的人,就是没有,也要为侯爷找来的。”

    “曹掌门通情达理,本候甚是欣慰。”尹霜钰收起了扇子,指了指傅若晨,“那这女魔头,本侯可就带走了。”

    曹坚硬着头皮拱手,“侯爷请便。”

    尹霜钰偏了偏头,“叶将军,你可听到了。”

    叶知贤翻身下马,“下官这就将女魔头带回去。”

    傅若晨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叶知贤,眼神有些迷离,她终于等来了救兵。

    叶知贤拿出麻绳将她的手绑了,低声道:“忍忍。”

    傅若晨全程听话,且没出声,叶知贤把她绑好了之后,便把她带上了自己的马,让她坐在前面。

    尹霜钰对曹坚道:“今日欠了曹掌门一个人情,日后必定会还。”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曹坚眼睁睁看着傅若晨被带走,还恭顺道:“应当的。”

    尹霜钰道:“那本候就告辞了。”

    叶知贤调转马头下山,傅若晨手臂上的伤口很深,流的血把整袖子都染红了,她全身冒着汗,此时她失血过多,脸色煞白,她低声问:“殿下呢?”

    “放心,他平安无事。”

    “那就好。”她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

    下了山之后,早有一辆华贵的马车在候着,马车旁还有一个穿着白衣的绝世男子。

    见到他们下山,马车旁的男子迎上前,叶知贤拉了缰绳,先下了马,正要把傅若晨抱下来,秦慕昀已经来到旁边,“言舒,我来。”

    叶知贤退开两步,秦慕昀上前将傅若晨抱了下来。

    傅若晨在他怀里倚着,见他安然无恙,她心里很高兴,一开口,气息很弱,“殿下,你要是再晚来一步,我可就自己杀出去了。”

    秦慕昀低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语气里满是心疼,“都伤成这样了,还逞口舌之快。”

    “我句句实话,百寒神功,我会用了,回京的路,若是再有刺客,我一人至少能打五个。”

    秦慕昀道:“还伤着,你这嘴就不能停歇停歇。”

    “我被关着的这几日,没个说话的,口才都退步了,再不说,就不会说话了。”

    秦慕昀问:“哪里受了伤?告诉我。”

    傅若晨虚弱道:“殿下,这袖子都红了,你说哪受伤了。”

    “可还有别处。”

    “被曹坚那个伪君子打了一掌,五脏六腑都疼着。”傅若晨道:“还有……我这伤口还留着鲜血,你可要接一点喝喝,别浪费了,否则过些日子,我还得挨一刀。”

    “闭嘴。”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