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同甘共苦一

同甘共苦一

推荐阅读:
    傅若晨天生的乐天派,外头捉拿她的悬赏令雪花似的飘,她也能睡得安稳,吃嘛嘛香。

    六月正值桃李成熟,一清早的就有果农推着一板车桃子李子满街卖,傅若晨看着嘴馋,便买了两布袋,路上吃。

    清早阴凉,易困,她靠着车厢睡了一觉,醒来后开始扒拉马车上的布袋,挑了个最大最红的桃子,递给秦慕昀,“殿下,吃桃。”

    “我不吃带毛的。”

    傅若晨再挑了几个李子,“那吃李。”

    “我不吃涩的。”

    嘴真挑,不过人家是太子殿下,宫里头山珍海味每天吃着不断,嘴挑也是情有可原。

    傅若晨挑开窗帘子,喊了一声叶知贤,再抛了一个桃子过去。

    叶知贤快准狠地接住那一颗桃子,“谢了。”

    “不客气。”傅若晨再抛了几个给其他人,她特意买了全部人的份量。

    待全部派了一遍,她拿起两个桃,挑开帘子,一个递给赶马车的严静。

    严静跟他主子一个样,“多谢,我还不饿。”

    傅若晨也懒得劝,把桃子放他旁边的布袋里,“那等你饿了再吃。”

    傅若晨也在车梁上坐下,拿出一把随身匕首,开始削桃子皮。

    傅若晨的削皮功夫一流,削出来的桃子大抵还是能跟御膳房的厨子比的。

    她把削好皮的桃子往秦慕昀面前一递,“喏,没毛了。”

    秦慕昀讶异她会为他削皮,但依旧不怎么领情,“我自己若是想吃,自己会削。”

    “你同我客气什么,你贵为太子,我服侍你,不应当么。”傅若晨道:“拿着,下次想吃,你可得自己削,我平日里都懒得削皮的。”

    秦慕昀再三犹豫,接过她递过来的桃子,拿在手上,也没吃。

    傅若晨弯着腰在布袋里再拿出一个,用帕子擦了擦就开吃,这桃子很脆,很甜,水分足,进了嘴咬得卡兹卡兹响,她有些后悔买少了。

    秦慕昀见她吃的有滋有味,也咬了一口手上的桃子,确实不错。

    他除了一日三餐,几乎不吃零嘴,这会儿都被带坏了。

    傅若晨吃了一个桃子,心满意足,便又拿出了扇子,开始扇凉。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声,随后传来铿锵的声音,有人喊:“有刺客!”

    傅若晨心里一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正想挑开帘子看看情况,旁边的秦慕昀摁着她的头伏下,一柄箭从外面飞进来,擦着她的头顶飞过,刺穿了车厢。

    傅若晨看着车厢上被箭穿出来的孔,出了一身汗,差点她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外面,叶知贤的声音伴随着兵器碰撞声道:“保护殿下!”

    秦慕昀取下挂在车厢上的配件,刚要出去,突然车厢里一阵天旋地转地摇晃,傅若晨没站稳重重撞在车厢壁上,差点连刚刚吃的桃子都要吐出来。

    原本赶马车的严静对付着刺客,拉马车的马受惊失控了,四处嘶吼乱闯。

    嗖一声,一柄箭再次穿进来,秦慕昀倚着剑拉她起来,“出去!”

    “好!”傅若晨虽然不会使用武功,但好歹是军校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弱女子,跟着秦慕昀当即出了马车,那受了惊的马还在乱窜,他拎着她的衣领双双纵身一跃,跳了下去,两人安然落地。

    那匹受惊的马被乱箭贯穿脖子,血溅了一地,四脚一歪,轰然倒地,马车自然也翻了个底朝天,在黄泥土上带起一阵沙尘。

    傅若晨下了马车后才看清楚战况,他们的人和十五六个黑衣人打作一团,黑衣人人数较多,纵然是叶知贤加上八大高手,也难敌。

    两个黑衣人飞身过来,打算对付秦慕昀,严静一个空翻,不偏不倚落在了秦慕昀面前,挡开了两个黑衣人的袭击。

    秦慕昀抽出手上的剑,也加入了战局,他虽然病着,但是功夫一点不含糊,打起来丝毫不落下风。

    傅若晨成为了被严静和秦慕昀保护的人,在他们眼里,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随意一剑过来,就能了结她。

    她只能在他们身后干着急。

    忽然,又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合着另外一个人对付秦慕昀,秦慕昀对一个还算势均力敌,来了两个,他便有些吃力,好在严静立刻飞了过来,和他一起对付。

    黑衣人的数目起码比他们多了一半,个个武功高强,这么打下去,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傅若晨再次恨自己不会使用武功,萧红羽是个人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而她就是个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的窝囊废。

    秦慕昀体力不支,被黑衣人一掌打了出去,急速后退了几步,傅若晨赶忙上前扶住他,“殿下,没事吧。”

    秦慕昀看她一眼,喝道:“你杵在这做什么,先走!”

    没等傅若晨回话,黑衣人握着长剑刺了过来,正好是对着秦慕昀的胸口,傅若晨瞳孔猛然放大,她下意识地搂紧了秦慕昀,往后跃起,身体轻飘飘地离了地,落在三丈开外的地方。

    她的轻功恢复了!

    傅若晨心想,恢复地正是时候,虽然她不会打架,但是会点轻功,逃跑倒是很有用的。

    叶知贤刺穿了一个黑衣人的腹部,抽出那一柄猩红的剑,而后立即飞到秦慕昀面前,“殿下,没事吧?”

    秦慕昀风热没好,刚刚又受了一掌,此时满头细汗,他摇头,“没事。”

    “他们冲着你来的,你和傅姑娘先走,我来断后。”叶知贤朝着严静道:“严静,带殿下先走!”

    “是!”

    严静牵了一匹马过来,“殿下,上马!”

    秦慕昀对傅若晨道:“你先上去!”

    傅若晨借用轻功,轻轻一个跳跃便上了马背,她朝着秦慕昀伸手道:“殿下,你也上来!”

    秦慕昀翻身上马,和傅若晨同骑一匹马绝尘而去。

    秦慕昀拉着缰绳,岔进了一条小道,沿着小道在丛林里穿行。

    六月的太阳猛烈,马背颠簸,傅若晨背后正抵着秦慕昀的胸口,很快出了一身大汗,想必衣服也湿透了。

    约莫疾驰了一个时辰,早已走出几十里路,马匹有些承受不住,哼哧哼哧地减慢了行速。

    身后的秦慕昀拉住缰绳,“下马歇息。”

    “嗯。”

    下了马,秦慕昀把马套在一边吃草,他们坐在树下的草地上歇息片刻。

    严静打了水过来,递给秦慕昀。

    傅若晨蹲在河边,用手捧着喝了几口水,再洗了一把脸,看着水面上的倒影,她脑袋一片浆糊,刚从死里逃生,她还没回过神来。

    先前虽有四大门派找她麻烦,但好歹她先溜之大吉了,没机会和他们会面,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

    不过在这个世界里,这类打打杀杀想必也是家常便饭,她还得适应适应。

    走到秦慕昀旁边坐下,傅若晨呼出一口浊气,缓了缓,“方才多谢殿下相救。”

    秦慕昀喝了一口水,“你不必谢我,我不过是看在你还有用的份上。”

    “我自然知道殿下留我到现在是因为我还有用,不过,还是想道个谢。”

    秦慕昀没再说话。

    傅若晨四处张望了一下,这荒山野岭,也不知道到哪了,古代也没个传信工具,他们和叶知贤分散了,跑开还挺远了,要怎么才能联系上?

    “殿下,方才我们一路上也没做标记,叶将军能找到我们么?”

    秦慕昀道:“有寻香,他会找到的。”

    寻香?傅若晨想起了原著里也提到过这种香料,普通人问不出味,但是有有一种喂食这种香料长大的蜜蜂能在十里之内准确地找到携带香料的人。

    傅若晨的目光落在他腰间佩戴的香囊上,想必这里面装着的就是寻香。

    果然,他们在原地等了一炷香时辰,叶知贤便领着下属赶了过来。

    傅若晨下意识数了一下赶过来的人,原本应该有九个,但是回来的,只有七个,这七个还有一半受了伤,身上满是血。

    她的心被猛地敲了一下,疼痛不止,这些日与那几个侍卫日日见着,也算有几分感情,没想到就这么不在了两个。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唯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她更怨恨自己不会使武功,要是她能使出萧红羽的那一身功夫,刚刚的那十几个黑衣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叶知贤说刺客折损惨重,不会追过来,他在附近寻了一处宽敞的山洞,打算先落个脚处理伤口。

    傅若晨当年在军校,也学了不少伤口处理的知识,没想到那时候学的知识这个时候可以派上用场,她像一名大夫,给受了伤的侍卫包扎止血上药。

    山洞里阴凉,对伤口愈合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