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冰山太子六

冰山太子六

推荐阅读:
    叶知贤悠然地看着秦慕昀,提醒道:“再不动筷,这饭菜都凉了。”

    秦慕昀端起饭碗,用了些饭。

    分明他觉着怎么骂这妖女都不过分,但之后心里总像有什么梗着,不舒服。

    用了饭,傅若晨朝叶知贤道:“叶公子,听说这盐都白天百姓忙于制盐,晚上才出来赶集,所以这夜市很是热闹,我想去看看,可否?”

    叶知贤道:“左右闲着无事,我陪你一同去罢。”

    傅若晨道:“那就你我二人去。”

    她特意强调了二人,分明就是暗示秦慕昀不能去。

    秦慕昀差点咬碎了牙槽,他道:“言舒,我还有些事想同你商量。”

    叶知贤摸了摸鼻子,这两人冷战,怎么把他夹在中间了?

    这两人要是继续冷战,吃苦头的是他,他再三权衡,觉着两人和解对他比较有利。

    “难得来盐都一趟,夜市既然如此热闹,必定不可错过,我看不如先一块去逛逛,待会回来再谈事也不迟。”叶知贤转头问傅若晨,“傅姑娘觉得如何?”

    叶知贤这样说,傅若晨也不好不给面子,“听叶公子安排。”

    叶知贤再看向秦慕昀,“公子觉着呢?”

    秦慕昀冷着脸淡淡道:“无妨。”

    这盐都夜市果然繁华,街上挂满了灯笼,铺面摊位一个接着一个,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这盐都半数以上的人都是官府聘用的制盐工,白日里极少得空逛集市,晚上天黑了才有空来逛,所以夜市才会如此热闹。

    他们几人走在街上,傅若晨发现许多人都看了过来,自然不是看她的,他们看的是秦慕昀。

    傅若晨倒是能理解,她的那个时代,平日里街上有长得好看的人,引来的瞩目自然也多。

    傅若晨见街边有卖吹糖人的,想起自己许久没尝过这甜滋味,难得来集市,便凑了过去。

    “老人家,这糖人怎么卖?”

    正在吹糖人的老人家一口气吹好了一个才回话,“三文钱一个。”

    傅若晨回头问叶知贤,“叶公子要吗?”

    叶知贤道:“我就不必了。”

    傅若晨对老人家道:“那我要一个。”

    她从怀里取出钱袋,拿出三个铜板给老板,拿了一个猴子形状的糖人走了,放嘴里尝了尝,很甜。

    秦慕昀头顶乌云不散,这妖女还真是会记仇,不过是骂了她一句,她从白天记到晚上。

    傅若晨看到了卖扇子的摊,停下来看了看,正值初夏,这天气也越来越热,她正想买把扇子。

    这折扇长得都差不多,就只是上面的图不大一样,她拿了一把打开看了看。

    卖扇子的中年人过来,“姑娘是想买扇子自己用,还是给公子哥的?”

    傅若晨道:“我自己。”

    老板指了指一旁的团扇,“女子用的团扇在这边。”

    傅若晨只想买折扇,带着走方便,“罢了,我就想买折扇。”

    “那姑娘慢慢挑。”

    傅若晨把扇子打开看了看扇面,想挑一把扇面温婉些的,连续看了好几把,画的都是梅花,竹子,看到一把扇面打开,上面绘着兰花的扇子,她伸手要拿,不料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傅若晨抬头看着另外一个伸手的人,正是秦慕昀。

    秦慕昀也看了她一眼,把手缩了回去,把扇子让给了她。

    傅若晨拿起扇子看了看,图案题字都不错,她当即决定买下,花了五文钱。

    秦慕昀也买了一把,上面绘着竹子,严静上前付了银钱。

    傅若晨看向旁边只看不买的叶知贤,“叶公子不买么?”

    “我是个粗人,舞刀弄枪惯了,要拿把扇子,总觉着不习惯。”

    傅若晨一笑而过,又继续往前头逛去了。

    前面一个妇人正扯着嗓子叫卖,“上好的簪子,镯子,姑娘,来瞧瞧,这些都是新样式,京城的官家小姐都喜欢呢。”

    傅若晨作为一个女人,对这些饰品自然是感兴趣的,她走了过去,看着琳琅满目的饰品,心情极好。

    她一眼看中了一支步摇,银质的步摇点缀着碧玉,还有三片银叶子垂下来,很是好看。

    妇人道:“姑娘,你人生得好看,这步摇配你刚好合适。”

    “可否试一试?”

    “当然,姑娘,来我这,我给你戴上瞧瞧。”妇人对她招了招手,傅若晨绕过摊位,拐到了妇人面前,把步摇给她。

    妇人给她戴上步摇,再拿出一面铜镜,照着她,“姑娘,你看,多好看呐。”

    傅若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瞬正好被秦慕昀捕捉,她眉眼舒展,唇角上弯,笑得十分好看。

    莫名地,心漏跳一拍。

    傅若晨问妇人,“这步摇怎么卖?”

    “我这步摇白银制成,还添了一块碧玉,我见它适合你,就三两银子卖给你了。”

    傅若晨心里算了一笔账,一个步摇三两银子也算是不便宜,她当初下山带了八十两银子,她没有收入来源,日后还要靠这些银钱过活,花三两银子买步摇,她可舍不得。

    她取下步摇,“这步摇很是好看,我也喜欢,不过我银钱不多,不能买了。”

    妇人瞧了一眼摊位前的两个男人,“我看与你同行的公子锦衣华服,必定都是世家公子,这三两银子可不算什么。”

    傅若晨扫了一眼秦慕昀和叶知贤,对妇人道:“两位公子与我非亲非故,不过是同行的情谊,我怎么好意思让他们给我买。”

    “那……”

    傅若晨把步摇还给妇人,“实在对不住,我还是不买了。”

    秦慕昀此时道:“严静。”

    严静上前,秦慕昀道:“给三两银子。”

    严静解开腰间的钱袋,拿出三两银子,递给了妇人。

    妇人看了看傅若晨,再看了看秦慕昀,一时之间不知道这步摇该给谁,但想了想,这位公子必定是给这位姑娘买的,“姑娘,这位公子付了银钱,这步摇你收下吧。”

    傅若晨没收,“这步摇是这位公子买的,你给这位公子便是。”

    妇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也搞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听傅若晨这么说,她也只好给付银子的人。

    秦慕昀把步摇收了起来,也没说什么。

    傅若晨绕了出来,看着他们道:“我也没什么可买了的,两位公子可还有要买的?”

    叶知贤道:“既然傅姑娘买好了,那我们便回去罢。”

    一行人转身往回走。

    秦慕昀手上捏着那一支步摇,看了一眼傅若晨的背影,将那一支步摇收入了宽袖之中。

    ——

    次日一早,秦慕昀与叶知贤便去了盐监府。

    盐监史刘胜平领着盐监府上上下下出来恭迎,生怕怠慢了这太子殿下。

    刘胜平立即命人泡了最好的茶,在前厅接待太子。

    秦慕昀坐在上座,慢条斯理地品着龙井茶。

    下首还坐着几名盐监府的职官,平日里负责协助盐监史掌管卤盐制作及配送之事。

    刘胜平看着上首的秦慕昀,“微臣不知殿下大驾,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不过是刚巧路过,过来瞧瞧,刘大人不必拘礼。”

    刘胜平道:“殿下出京体察民情,心系民生,乃我大昊之福。”

    秦慕昀放下茶盏,“本宫此次游历,确实体察了不少民情,刘大人可要听?”

    刘胜平起身作揖道:“如若殿下愿说,微臣洗耳恭听。”

    “本宫此行途径几座州县,见不少平民百姓连卤盐都吃不上,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刘胜平脸色刷白,他赶忙起身,扑通一声跪下,“殿下,这错就错在了微臣身上。”

    “哦?刘大人何错之有?”

    刘胜平哭诉道:“微臣错在未能掌控制盐成本,这煎卤制盐,花销极高,所以这盐价才高居不下。”

    秦慕昀见他张口说胡话,便问:“刘大人倒是说说,这制一斗盐,大抵要多少银钱?”

    刘胜平道:“这一斗盐所有花销,大抵要将近一两银子。”

    “是么?”

    刘胜平跪伏在地,“殿下,微臣不才,难以控制这花销。此事微臣也曾上奏过朝廷,恳请皇上准许盐都下调盐价,毕竟这盐都制盐,无需运输,故而这盐都的卤盐卖一两银子一斗,周遭许多平民百姓皆能来买。”

    秦慕昀和叶知贤隔空交换了一下眼神,心想这盐监史果然狡诈的,这什么事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似的。

    秦慕昀继续道:“本宫还未曾见过煎卤制盐,不知刘大人能否带个路,让本宫也见识见识。”

    “自然自然,微臣这就带路。”

    刘胜平立即命人准备了马车,要带秦慕昀去盐场看看。

    这盐都的盐场皆分布在海岸,以便于提取海水制盐。

    从盐监府过去,约莫一炷香的时辰。

    秦慕昀和叶知贤坐在马车里,刘胜平领着几个职官骑马在前面带路前往盐场。

    叶知贤瞧了瞧这内饰华贵的马车车厢,“区区一个盐监史,这马车比御辇还华贵,倒是让我生出几分艳羡。”

    秦慕昀唇角勾了勾,“你要是艳羡,回京我在父皇面前举荐举荐,将这盐监史的肥差让给你。”

    “罢了罢了,我无福消受。”

    叶知贤撩开了丝绸制成的窗帘子,刚好瞧见了在街上闲逛的傅若晨,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卫。

    “傅姑娘!”

    街边的傅若晨听到了声音,循声看过来。

    她快步走过来,赶马的苏锐拉住缰绳,马车停了下来。

    傅若晨已经来到了马车旁,今早叶知贤他们要去盐监府,她一个外人不好跟过去,所以留在客栈了,没想到出来闲逛又刚好遇上了。

    她问:“你这是上哪去?”

    “要去盐场看看。”

    盐场?傅若晨也心心念念着想要去看,今天问了人才知道那盐场外人是不能靠近的,要是叶知贤他们去看,那她就能混进去。

    她道:“我也很想去看看,不知方便不方便。”

    “自然方便。”叶知贤道:“上来。”

    傅若晨心里一喜,上了马车,挑开帘子才发现秦慕昀也在里头,他白衣银冠,端坐着,像是一尊玉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