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美颜盛世的太子偏要娶我 > 冰山太子三

冰山太子三

推荐阅读:
    小二上了菜,“客官请慢用。”

    傅若晨见秦慕昀还在嫌弃地斜视着自己,忙道:“吃饭,吃饭。”

    傅若晨端起碗,持着筷子夹了一块羊肉进嘴里,蹙了蹙眉,这肉是忘了放盐么?怎的这么寡淡?

    还是他们这的菜品就是这般寡淡的?

    好不容易吃顿好的,还没什么味道,这不是坑她么。

    见叶知贤和秦慕昀都没开口,她也没出声了,默默地吃着。

    忽然,传来砰地一声,旁边桌的壮汉拍了桌子,险些把桌上的碗筷抖了下去,“掌柜的,你这肉盐没下,都淡出鸟来了!”

    掌柜立即过来解释,“客官,如今这盐比金贵,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做的是小生意,哪里买得起。”

    络腮胡揪起掌柜的领子,“买不起盐你还开什么馆子?”

    掌柜的求饶道:“大侠饶命,你若不信,大可去问问这十里八乡的人,就算是家里有十几亩的地的人也未必买得起这盐啊。”

    络腮胡大汉松开掌柜,顺手推了一把,“若不是这十里八乡没个馆子,我还真就不吃你这淡出鸟的东西。”

    傅若晨觉着奇怪,这盐在古代就这么贵么?莫非是他们还没掌握晒盐工艺?

    在现代,一包一斤的盐也就两块钱,折算现在物价也不过两个包子。

    她好奇,便问了问叶知贤,“叶公子,我这人平日里极少关心柴米油盐,不知,这盐平日里怎么卖?”

    “我也不知,但毕竟是家常之物,比金贵还不至于。”

    那就是说掌柜的说谎?

    此时,秦慕昀抿了一口茶,似乎也对此事感了兴趣,“言舒,你若也不知道,问一问掌柜的便是。”

    叶知贤得了秦慕昀的命令,召来了掌柜的,掌柜的道:“以前一斗盐五百文钱,我们老百姓还是吃得起的,只是不知怎么的,近些年盐价徒然高涨,涨到一斗盐二两银子,我们这外客少,生意难做,哪还买得起盐吃。”

    秦慕昀眸色深沉,拳头不经意握了握。

    傅若晨在心里折算了一下,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钱,且算它一文钱等于一块钱,那一斗盐就是二千块,一斗盐也不过就是12斤左右,相当于现代两百块一包盐。

    一包盐二百块钱,换做是她们家,也吃不起了。

    再说这古代,平民百姓家里有几两银子就不错了,二两银子一斗盐,吃不起那也正常。

    至于这馆子,他们这一顿点的菜加起来也就一百来文钱,只够买半斤盐,难怪掌柜的都没放。

    傅若晨心里感慨,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海水,海水一晒那就是海盐,没想到这盐在古代是这么个金贵之物。她心里寻思着日后做生意的方向,说不准还能成为首富。

    傅若晨心里想着,随即又同叶知贤打趣道:“我突然想到个发家致富的好法子。”

    叶知贤看着她,“莫不是想贩卖私盐?”

    傅若晨嘿嘿一笑,“莫非叶公子也与我想到一块去了。”

    秦慕昀耷拉着眼皮睨她一眼,漫不经心道:“贩卖私盐,死罪。”

    傅若晨脸上的笑逐渐消失,“什么?死罪?”

    叶知贤笑吟吟地,“看来傅姑娘许久不出山,也不知道这外头的世道。”

    “那还请叶公子指教一二。”

    叶知贤道:“八年前,朝廷便将卤盐定为官营,私自贩卖皆是不合律法的,自然要治罪。”

    原来如此。

    傅若晨瞥了一眼秦慕昀,“官营还把这盐价提的老百姓都买不起,又不准贩卖私盐,这不是逼死老百姓么?”

    秦慕昀察觉到她质问的目光,仿佛在她眼里他才是那逼死老百姓的人,他冷不丁问了句,“你看着我作甚?”

    傅若晨笑了笑,“这周遭没什么比你还好看,我不看你,能看谁?”

    秦慕昀额头青筋跳了跳,脸上还携着几分被调戏后的羞赧,想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若不是这妖女的血还有用,他早就一剑了结她了。

    吃了午饭,一行人继续出发,途径一个集市,叶知贤说要添补干粮,刚巧傅若晨也想买东西。

    这集市跟飞鹰山脚下的集市没得比,一条街上开了几个铺子,摆了零星几个摊,卖的东西也不精致,还真是个穷地方。

    傅若晨看了半天不晓得买什么,想到晚上可能又要风餐露宿,她买了两斤地瓜,打算晚上放火堆里煨着。

    卖地瓜的老妇人用荷叶给她包着,傅若晨给了她两文钱,接过地瓜捧着。

    往后看了看,叶知贤和秦慕昀还在米粮铺子里,只有一个侍卫隔了几步远跟着她。

    她正想与叶知贤汇合,不料侧边窜出一个不明物体将她撞得踉跄了一步,手上的地瓜也七零八散滚落在地。

    傅若晨刚缓过神,手臂被一个肩膀高的少年搂住,“姐姐,救我!”

    只见,侧边的小路追来三个大汉,手里拿着手臂粗的棒子,还有锄头,似乎是追着这少年来的。

    傅若晨有个毛病,喜欢管闲事,见一个少年被欺负,自然是要弄明白的,她看着来人,“你们什么人,为何要以强欺弱?”

    带头的大汉道:“这小崽子得了怪病,若是不打死他,指不定害了全村。”

    傅若晨冷笑一声,“他得了病,你们不救他,反而杀他,什么道理?”

    “这病无药可治,还会传染,留他在世,只会害了更多人。”

    “哦?什么病?这般厉害?”

    “你看,他的脖子!”

    傅若晨看了一眼身边这个少年的脖子,这才发现这少年脖子肿得有两个那么大。

    大汉说:“这大脖子病近些年才有的,已经有好些个村民染了,大夫也无药可治,只能把得病的都除了,才能保住全村的性命!”

    “荒谬!”傅若晨道:“他这病根本不会传染!”

    “那为何近些年越来越多人染病?以前从来没有!”

    傅若晨想起刚刚掌柜的说的话,盐比金贵,老百姓根本吃不起,恰巧这盐里头含有碘,缺了碘会导致甲状腺肥大,也就是他们说的粗脖子病,这来龙去脉也算清晰。

    傅若晨问身边的少年,“你多久没吃过盐了?”

    少年脸上几分难堪,“我家境贫寒,这盐比金贵,已经好些年没沾。”

    “那就对了。”傅若晨对着那三个大汉道:“这病乃是长久不吃盐导致的,并不会传染。”

    “你又不是大夫,又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傅若晨特意扫过那三人的脖子,指着前面那个背锄头的男人,“你看他,他脖子也有肿大的迹象,想必也是许久没补充盐分。”

    背锄头的男人吓得赶紧摸了摸脖子,确实有些肿,又看了看两个同伙,眼底生出几分恐惧,生怕他们会杀了自己。

    为首的大汉道:“你有何证据证明不吃盐就会得大脖子病?”

    跟古代人解释科学?傅若晨还没傻到这个地步,“你们信不信都好,总之,就算你们杀了所有大脖子病的人,不吃盐,照样还是有人得,保不齐哪天就轮到你们!”

    三个大汉皆哑口无言。

    傅若晨看着那个背锄头的大汉,“我看你脖子肿的不算厉害,回家每天喝几杯盐水,兴许还能救回来。”

    背锄头的大汉脸色复杂,“这盐比金贵,我……”

    又是一个吃不起盐的,傅若晨在心里叹了一息,有些想念她的那个盐比米便宜的时代,她道:“这盐是比金贵,但还是得吃,否则你这脖子救不回来了。”

    大汉身子抖了抖,又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傅若晨道:“我看你们都散了吧,回去告诉村里人,这大脖子病不会传染,切莫再做这杀人的荒唐事。”

    几个大汉掉头走了,傅若晨看了看一旁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穿着粗布麻衣,想必家里是真的拿不出银子买盐。

    傅若晨离开飞鹰山时带了有些银钱,这段日子跟着叶知贤他们想必也不会花太多银两,她拿出一锭银子,交给那少年,“这是一两银子,你且拿去,盐虽贵,但还是要吃的,否则你这病好不了。”

    “谢谢姐姐。”少年咬着唇,“只是这这盐实在太贵,救得了这一时,救不了一世的。”

    “你且放心,这盐价过些日子必定会降下来,老百姓必定都能买得起。”

    少年眼里放出光芒,“真的吗?”

    “真的,不出半载,盐价必跌。”傅若晨信誓旦旦道。

    少年看着傅若晨,目光灼灼,“姐姐,你是天上的神仙么?”

    傅若晨好笑地问:“怎么就像天上的神仙了?”

    “我娘说,天上的神仙才会算到以后的事,你知道盐价以后必跌,那必定是神仙了。”

    傅若晨笑了笑,虽然这少年的脑回路清奇,但是被误以为是神仙,她心里头莫名有些欣喜,“并不是,天上的神仙可不像我这样。”

    “姐姐见过么?”

    “不曾,我也是听我娘说的。”傅若晨道。

    “那你娘兴许是见过的。”

    “或许吧。”

    少年看了看天时,“时辰不早,我该回去了,谢谢姐姐今日相救。”

    少年再次拜谢后便跑着回家了,傅若晨转身看着那边看了许久的秦慕昀和叶知贤,她走过去,“两位看戏可还看的高兴?”

    叶知贤双臂交叉,含着笑,“不想傅姑娘还是个侠肝义胆的人。”

    “侠肝义胆不敢当,不过是举手之劳。”

    叶知贤问:“傅姑娘说,这大脖子病与不吃盐有关,可是当真?”

    “自然。”

    “那傅姑娘说这盐价必定在半载之内下跌,又是哪来的推论?”

    傅若晨看了看一旁没开口的秦慕昀,“这秦公子的吃食都没有盐味,这盐价,能不跌么?”

    秦慕昀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你是断定了我一定会管此事?”

    傅若晨反问:“公子不打算管么?”

    秦慕昀偏开脸,径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