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这种时候

这种时候

推荐阅读:
    清明之前,八中又组织了一次月考,月考前一晚,迟芒终于遇见了传说中的鬼敲门。

    大半夜的,她睡得正熟,半梦半醒间忽然听见门外有人敲门,三声一停顿。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一边淡定地听着门外的敲门声。

    数到十,敲门声停下。

    外面安静片刻,敲门声再次如约而至。

    睡意是彻底没了,迟芒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幽灵似的晃到门前,透过猫眼看见走廊里是暗的。

    她想了想,慢慢拉开门。

    门锁咔哒一声,惊动走廊里的声控灯,没人,也没鬼。

    迟芒丝毫不紧张,甚至还能拉开防盗门,走到电梯旁边看了下上面血红的数字,数字停在1,没动过。

    又看了看对面的安全门,上来之前她记得门是关上的,这会儿门却是半开的。

    有夜风从旁边打开的窗子里透进来,撩起她耳鬓的长发。

    迟芒沉思着,一张小脸白而安逸,她先去关了窗户,天气预报说今晚要下雨,这会儿的风都带着点点湿意。

    合上窗,她便伸手推开半开的安全门。

    楼梯间安全出口的绿光莹莹的,鬼火似的飘在那儿,声控灯很快跟着亮起来。

    迟芒此时此刻并未感到害怕,也没有对所谓的鬼产生什么特别的兴趣,她只是单纯想知道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又为什么之前大半个月那只鬼都不肯露面,偏偏今晚才出现?

    莫非有什么特殊的规律?

    她思考得正入神,冷不丁背后响起低而沉的嗓音。

    “迟芒。”

    她一激灵,没被鬼吓着,反而叫背后那人的声音吓到。

    冷中带着懒散的嗓音,不是郁却又是谁?

    迟芒缩回握着门把的手,转身,乖巧地看着他。

    “大神,你也醒了呀?”

    郁却穿着睡衣,周身整洁,袖子不知为何折上去一道,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他应该正在深度睡眠中,但他眼中偏偏没有半分睡意,反而比平时更清醒些。

    小丫头乖乖巧巧地站在门边,小手缩在背后,脸颊上还有两道睡出来的红痕,大眼睛里的睡意尚且残留三分,大半夜听见鬼敲门不仅不怕,还自个儿胆大地跑出来一探究竟。

    郁却走过去,倾身拉上安全门,温热的气息扫在她颈侧,像一把绒绒的小刷子,若有似无地撩拨着她的神经。

    好痒。

    迟芒不自然地往边上挪了一步,抬手悄悄捂了下脖子,而后听见安全门咔哒一声关上。

    她穿着短袖睡衣,手臂露在外面。

    郁却退了回去,手臂上的衣料摩擦过她光滑的纤细胳膊,有点凉。

    迟芒条件反射般弯了下胳膊肘,头皮有点麻。

    郁却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低头睨着她,听不出话语里什么情绪:“我不是说过,晚上听见敲门声不要随便开门么?”

    “啊……”

    他要不说,迟芒都忘了还有这茬事。

    她转了转眼珠子,清咳一声,一改心虚,挺胸抬背:“大神,你怎么也没睡呀?”

    “来确定一下鬼会不会被你吓死。”郁却面无表情。

    迟芒:“???”

    她在郁却心里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形象?连鬼都能被她吓死?

    她有些艰难地开口:“那,那你确定了吗?”

    “确定了。”

    “那,鬼呢?”

    “睡着了。”郁却顶着一张清贵的脸,一本正经地胡扯。

    迟芒:“……”

    她眨巴眨巴眼:“哦,鬼也要休息的嘛?”

    “是啊。”郁却伸手弹了下她光滑的脑门,“回去睡觉吧,过了这两天就没事了。”

    迟芒摸摸脑门:“可是过两天就是清明了呀,清明节鬼不是最喜欢出来旅游的吗?”

    郁却:“鬼旅游的时候你能看见?”

    迟芒:“这……”

    好像的确看不见哦。

    郁却抬着下颌点点301的方向,淡声道:“回去睡吧。”

    迟芒乖乖地往301走,走到门前,她忽然发问:“大神,是邓朝言吗?”

    郁却正要转身的动作一顿,回头凝视着她,表情清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迟芒捂着嘴巴,明智地点点头:“我这就去睡觉!”

    “怎么猜出来的?”郁却没有生气,反而走近几步,似乎真的对她的猜测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迟芒唔了声:“那我这是猜对了吗?”

    “嗯。”郁却说,“说说看,怎么猜到的。”

    “很简单呀。”隔着一扇防盗门,迟芒掰着手指头慢慢说,“我以前也遇到过鬼敲门的事,最后发现其实就是我家邻居晚上梦游而已,租房的时候就猜会不会是邻居梦游啦。

    而且今晚出来看见你,大神你非常清醒,不像是梦游,梦游的应该不是你。我有猜过会不会是楼上的邻居,但如果真是楼上的人,大神你肯定不会好心地在第一天就提醒我晚上不要随便开门,你那次不是在提醒我,而是想替梦游的人遮掩。

    还有还有,大神你那么喜欢睡觉的一个人,今天晚上居然没有睡觉,反而还跑出来了,你一定是知道梦游的人今晚会梦游,所以特地等到这个时间出门把人捉回去。

    能让大神你这么费心的人肯定不多,不多的人里我也就认识一个——邓朝言!”

    一口气说完所有的推理过程,迟芒感到非常自豪,她好聪明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等待郁却的夸奖。

    静默片刻后,郁却终于在她的期待中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所以你早就猜到这里的闹鬼只是别人梦游造成的谣传。”

    “嗯嗯,是的。”

    闻言,郁却不仅没有夸她,反而微微眯起眼,眸子发黑,危险地盯着她:“你搬来的第一天就怀疑过我?”

    这一楼统共三个房间,除了迟芒就只有他和邓朝言,他们俩当然属于被怀疑的对象,听她刚才的解释,她一开始就怀疑过他,直到刚才才将他从嫌疑人名单划掉。

    “……”

    迟芒睁着大大的鹿眼,无辜地看着他。

    郁却也看着她。

    他这人眼型特别好看,不是丹凤眼,也不是桃花眼,更像是两者的结合,美而不风流,眯起来的时候浓黑的睫毛就会离得更近,将他这双眼衬得危险而又有些莫测。

    “那什么,我,我困了,”迟芒醒过神,仗着有防盗门在,他做不了什么,匆忙退进门内,甚至还敢对他灿烂地笑,“大神晚安,祝你今晚做个好梦!”

    说完,啪一声,把郁却关在门外。

    走廊里的灯灭了。

    郁却的脸隐在黑暗中,隔了片刻,他才勾着别人看不见笑,摇摇头,慢吞吞回去302。

    迟芒贴着门,透过猫眼看见他回到302,这才拍拍胸口缓口气。

    临阵脱逃才是最明智的。

    迟芒握紧小拳头,心想明天一定要早起,坚决不能和大神碰到一块儿。

   顭毖壯壯?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第二天,她提前半小时起床,到了学校才发现今天考试,比平时上课时间推迟一小时。

    整个学校都静悄悄的,她独自一人坐在第一考场里,忧伤地小口咬着早餐饼。

    早上考语文,很快就考完了,迟芒语文挺好的,这次试卷难度适中,她能估摸个差不多的分数,比较忧愁的就是下午的数学。

    她一向数学不好——也不能说不好,只能说语数外三科中,数学最拖后腿,语文和英语拉个平均分都能考到135+,唯独数学,除了高一考过130,分了班之后就再也没超过120。

    文科生,数学很拉分的,如果她能再考个十来分,也不至于每次都是第二名。

    想到这,她忧郁地叹了口气。

    宁可戴坐她对面吃香锅,斜眼瞅她:“叹什么气?饭不好吃还是默写写错一个字?”

    “都不是啦,”迟芒摆摆小手,愈发忧郁,“我在想我的数学什么时候能考到130……”

    宁可戴也叹气:“给别人留条活路吧,你数学要能考到130,班长怕不是要学到凌晨五点。”

   . 蓱.鈼囇壯壯?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她们班长是个极度热爱学习的姑娘,每天都学到凌晨两点,眼底下一圈浓浓的黑眼圈,偏偏就是这样,班长她也整天精神奕奕的,丝毫看不出睡眠不足的样子。

    这要是搁到郁却身上,多熬十分钟的夜,他都得释放十米冷气。

    宁可戴咬着肉丸子,含混说:“对了,你和却神不是邻居么?有时间就让却神帮你补数学啊,却神数学每次都是满分吧?”

    迟芒动作一顿。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问题是,郁却那尊大神整天自己都嫌睡不够,怎么会特地腾出时间给她补课?再说了,昨晚她还不小心惹了他,要他松口,简直天方夜谭。

    于是她又叹了口气。

    “再说吧。”

    清明过后,考试成绩下来了。

    迟芒盯着数学分数那栏看了许久,心里梗着一口气。

    119,差一分到120,实在气人。

    迟芒揉巴揉巴小纸团,扔到桌洞里,没一会儿又沮丧地掏了出来,乖乖把小纸团扔去垃圾桶。

    理科班成绩也出来了,体委不知道从哪搞来了理科班前一百名的成绩单,一群人围那传阅。

    第一名稳如泰山,郁却,之后一连几个名字,迟芒听着有的耳熟,有的陌生,直到有人念到邓朝言时,她才稍微留了下心。

    “喂喂喂,羊羊,邓朝言这次数学又比你高两分,你们俩怎么回事,相爱相杀了哈哈哈?”

    “去你妈,谁和那混蛋相爱相杀了,再说了,他是理科生,我是文科生,考试能一样么?”

    “也对,理科的数学好像更难点。”

    理科生的数学?邓朝言?

    迟芒心里一动。

    既然是前一百的名单,那邓朝言成绩应该也不错,他数学多少分?

    成绩单传到她这儿时,她特地留心了一下邓朝言的分数。

    第三十八名,数学,137。

    137!

    迟芒大喜,微信上委婉地询问邓朝言有没有替人补课的兴趣,邓朝言高深莫测回得看对方什么人,迟芒发了个“我”的表情包过去,邓朝言答应得十分痛快。

    他们都约好了周末去哪儿补课,当天迟芒准备得十分充分,吃的喝的齐全妥当,一腔要学好数学的热情挤在胸口,高高兴兴地到了约定地。

    然后发现坐在里面的人并不是邓朝言。

    而是一尊超级大神。

    大神穿着白衬衫,禁欲高冷,神情清淡,胳膊肘支在桌面上,袖子往上折了两道,露出的小臂修长而结实,手心托着半边脸,骄矜地瞧着她,眼尾微微上挑,浅棕色的眼中隐有笑意。

    “大、大神?!”迟芒不可思议。

    见迟芒呆在原地傻傻的不动,郁却双手环胸,懒洋洋往后靠到柔软的椅背上,用一种“看见我你很惊讶就对了”的眼神,满意而高深莫测地侧睨着她。

    睨了片刻,他才稍稍收起周身都快溢出来的懒散,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地哼笑出声。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叫郁老师么?迟、芒、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