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斯坦芒

斯坦芒

推荐阅读:
    迟芒手一抖,手机险些从腿间掉下去。

    手机又震了震,郁却不紧不慢发了条新消息过来。

    【郁却:我手还摁着斯坦的脸,你从哪看出它可爱?】

    迟芒盯着这条消息看了足足三遍,沉吟。

    郁却这条消息是对上一条补充说明的意思吗?

    【迟芒:嗯,斯坦哪里都可爱,被摁着脸也很可爱。】

    【郁却:……】

    【迟芒:对了,大神,你之前说斯坦饿了是嘛?】

    【郁却:嗯。】

    【迟芒:你那里有斯坦可以吃的东西吗?我这有两包小鱼干呢。】

    【郁却:没,你过来喂它吧?】

    迟芒想也没想就直接发了个“好呀”过去,发完之后才发觉不对,她在五楼,郁却在四楼。

    那她岂不是还要去四楼找他?

    犹豫了一下,迟芒摸摸书包,小声喊正在睡觉的宁可戴:“戴戴,戴戴。”

    宁可戴迷茫睁眼,打了个呵欠:“啊?怎么了?上课了?”

    迟芒摇摇头:“没呢。”

    宁可戴哦了声,又趴下继续睡了,含糊道:“上课再叫我,困死了我。”

    迟芒看了看手里的小鱼干,又看了看睡得惊天动地的宁可戴,纠结了一下,终究独自起了身,出了教室。

    她在四楼楼梯口碰见高一没分班时的同班同学,是原班级的班长,男生屑.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銉


    前班长刚好从办公室出来,一见到她就惊了,喊了声她的名字。

    迟芒也认出了他,寒暄两句,两人并肩往前走。

    四楼基本都是尖子班,走廊里人不多,大多数同学在班里睡觉或者看书,小部分会溜出来透透气。

    有人认出迟芒,她之前在楼下翻垃圾桶时被却神握手的事情传的满校风雨,尤其她还生了一张小可爱的软妹脸,抬头看人时大眼睛水亮水亮的,简直就是小天使下凡,搞得他们这群如狼似虎的理科男生们想忘也忘不了。

    念念不忘的小天使和刻板严谨的六班班长一块儿走,这画面实在太具冲击力,看热闹的赶紧跑出来看热闹,没看热闹的也被人指点了几番之后跟着来凑热闹。

    到了六班门口,前班长推了推黑框眼镜,说:“你找却神的吧?他应该还在睡觉,我去喊一下。”

    迟芒往他们班门口看了眼,摆摆手,腼腆地笑了下:“不用啦,大神已经出来啦。”

    六班的人瞧着往门口走的郁却,一下子陷入沉寂。

    却神怀里抱着什么白色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前班长看看神色寡淡的郁却,又看了看他怀里张牙舞爪的白猫,默了很久,最终心情复杂地往门侧让了一步。

    郁却大概没睡好就被斯坦挠醒了,下颌上还有一片浅红的印子,斯坦善解人意的没用爪尖挠,就用肉垫使劲拍了几下。

    这会儿,它那软乎乎的肉垫还扒拉着郁却的胳膊,非要跳到迟芒那儿。

    小鱼干!!!它来啦!!!

    “大神。”

    迟芒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郁却竟有种淡淡的紧张感。

    “嗯。”郁却淡淡应着,顺手把斯坦提了起来,抬眸,“要抱么?”

    迟芒看着斯坦露出来的小肚子,忙不迭地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郁却低垂着眼睫,将斯坦放到她怀里。

    “小鱼干给我。”他提醒,“你抱着斯坦,腾不出手。”

    “哦。”迟芒一手抱着斯坦,一手摸摸口袋,摸出两袋小鱼干。

    郁却伸手。

    迟芒将小鱼干放到他手上。

    斯坦忽然不老实地蹬了下小短腿,一爪子蹬到她手臂上,想去抢小鱼干。

    迟芒手一歪,小鱼干险些掉下去。

    手背一紧。

    太阳光此时好像都变得灼热了些。

    迟芒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小鱼干将要掉下去前一秒,郁却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他手掌宽大,指尖微凉,掌心温热,包裹着她的手,温凉温凉的。

    郁却好似没察觉到哪里不对,自然地抓住她的手,又自然地松开,最后再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小鱼干,慢条斯理地撕开包装袋。

    迟芒缩了下手,手背有些烫,指尖颤了颤,她连忙低下眼,蜷起手指,遮掩地抚了抚斯坦翘起来的小尾巴。

    郁却垂着眼皮,修长指尖捏着一只小鱼干,逗了逗斯坦。

    斯坦喵呜一声,见到小鱼干就忘了之前还和他的不共戴天之仇,一点也没有骨气地就想扑上去。

    迟芒赶紧抱紧,生怕它就这么跳到郁却脸上。

    郁却面无表情收回了手,低低呵了声,说了句只有迟芒才听见的话。

    “不叫爸爸就不给你吃。”

    迟芒:“……”

    “大神,你这就有点为难斯坦了。”她也压低声音。

    郁却挑了下眉,表情难得有些烟火味:“哪里为难了?”

    “猫哪里会说话呀,”她轻轻捂住斯坦两只前爪,弯了弯眼睛,语调轻快道,“不过你可以让它谢谢你哦。”

    “嗯?”

    郁却捏着小鱼干,不动声色垂眸注视着她。

    小姑娘脸很白,在太阳光底下,皮肤上细细的绒毛都泛着软软的白。

    可爱,想捏。

    迟芒握着斯坦的爪子,冲郁却弯了弯两只前腿,一边用气音含着笑说:“你看,斯坦在说谢谢大神呢。”

    她笑得有些含蓄,毕竟不是自己班,眼睛也不敢往旁的地方看,目光所落之处,不是斯坦的皮毛,就是郁却校服的拉链。

    他校服拉链是拉开的,露出里面的白色的纯棉布料,或许是之前被斯坦折腾的,他小腹那一片衣服皱巴巴的。

    迟芒看了两眼就不自觉扭开了头。

    郁却又撕了袋小鱼干,扫了她一眼,漫声道:“斯坦要是会说话,也只会叫我混蛋。”

    迟芒无言唔了声,心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沉默后,她昧着良心说:“不会的,斯坦才不会这么说呢,”

    说完,低头抖了下斯坦,软声软气地哄骗它:“对不对呀斯坦?对的话弯两下爪子,不对的话弯一下哦。”

    然后郁却就看见迟芒捏着斯坦的爪子自觉地弯了两下。

    郁却:“嗯……”

    还是很可爱。

    六班看热闹的人群默默捂了捂眼睛。

    这是在喂猫粮吗?这喂的分明就是狗粮。

    邓朝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揽了揽班长的肩膀,喟叹道:“饿了没?饿的话,中午我请你吃个饱?”

    班长:“……不了不了,你自己多吃点就好。”

    -

    早上最后一节课,一班历史老师嗓子疼,最后五分钟让同学们自习。

    迟芒胳膊肘支在桌上,两只手捧着脸,心不在焉地浏览着摊开的历史书。

    宁可戴问她放学去哪儿吃,她想了想,苦恼地嘟了下嘴唇,下唇抵着上唇,里面的软肉轻轻蹭着牙齿,最终溢出一声叹息。

    “我也不知道……”

    “迟芒!”

    前排同学忽然扭过头,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嗯?”迟芒困惑地看着她,“怎么了嘛?”

    前排同学看了眼讲台,历史老师正低头玩着手机,她立刻转身,火速把手机塞到迟芒手里:“你看,有人拍了你的视频!”

    迟芒愣了愣,下意识抬头看了眼老师,然后才低头,小心拿起手机。

    是最近很火的一个视频软件上的短视频,自带配乐和剪辑,视频里,她和郁却对面站着,她脸上带笑,怀里抱着斯坦,郁却也微微垂着头,手里捏着小鱼干,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喂着斯坦。

    视频很简单,没人说话,只有一段音乐,看拍摄的角度,应该就在就在窗边拍的,这个视频没有任何技术可言,唯一算得上出彩的大概就是郁却的侧颜,很好看。

    一个多小时之前的视频,发视频的人配字很普通:这简直就是神仙猫粮。

    视频热度已经达到了几十万,评论也快破万。

    迟芒心头有点不详,点进评论一看,前排一水都是三百六十度花式求郁却正面照,也有不少说什么这一定就是神仙狗粮之类的。

    前排同学神秘兮兮地说:“迟芒,你和却神出名了。”

    迟芒把手机还给她,摇摇头,说:“我不喜欢这样,你知道拍视频的人是谁吗?可以让他删了吗?”

    同学迟钝地啊了声,这才反应过来:“你不喜欢被人拍啊?”

    迟芒又摇头,认真说:“不是不喜欢,只是不喜欢拍视频的人不经过我同意就把视频传上去。”

    最重要的是,郁却那个有点宅的脾气,要是他知道了这件事,肯定非常不高兴。

    但这个拍视频的人可能也只是随意分享一下日常吧,估计没想到随手一拍的视频会突然火起来。

    同学接过手机,点进发视频那人账号,看了下,不认识,再点出来却发现视频已经不存在了。

    她奇怪地咦了声,把这事儿告诉了迟芒。

    “估计人家也觉得这样不好,所以删了吧。”她自言自语。

    迟芒没说话,宁可戴凑过去。

    “是却神做的吧?”

    “不知道呢。”迟芒诚实地说。

    也有可能是大神朋友做的。

    下午临上课之前,九班一个女生过来找迟芒,说她早上看见了那个视频,还特别郑重地问她可不可以借她的猫用两天。

    迟芒说猫不是她的,是郁却的。

    女生犹豫了一下又去四楼找郁却,结果郁却下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午根本就没来上课,他在家带猫呢。

    于是她只好回去五楼继续找迟芒,拜托她能不能说服郁却把猫借她两天,就两天,两天之后一定把猫安全地送回去。

    迟芒不是斯坦的主人,不好随便答应她。

    女生愁眉苦脸的,脑门上还有一颗急得上火的痘,踟蹰了半晌,终于把实情告诉了她。

    迟芒听完,沉吟片刻,肃着一张脸给郁却打了个电话。

    郁却应该正在睡觉,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来,语调微拖,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倦哑,透过微弱的电流缓缓流进迟芒耳朵里。

    “斯坦芒?”

    迟芒呆了呆,把手机拿远了点,思考他刚才喊的什么。

    斯坦芒?

    什么东西?

    等了会儿,她又把手机放到耳朵边,试探性问了句:“大神?你刚才说什么?”

    那头静默很久,不知道他是在醒神,还是在回忆刚才说漏嘴的一句“斯坦芒”。

    片刻后,郁却那把冷淡中透着星星点点懒散的声音就欲盖弥彰地传了过来。

    “哦,没什么,我是说斯坦现在正忙着。”

    斯坦能忙什么?睡觉吗?

    迟芒一言难尽地盯着手机,要是郁却现在就在这儿,她一定要抓过他手机看看他究竟给她打了个什么备注。

    斯坦芒。

    斯坦很忙。

    鬼才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