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猫崽子可爱

猫崽子可爱

推荐阅读:
    迟芒做了个梦,梦里郁却坐在巨大的莲花宝座上,手里端着玉净瓶,脑袋后面围着一圈亮得惊人的佛光,仙气缥缈,一脸慈母笑地注视着她。

    菩萨!

    迟芒当场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整个人呆若木鸡,然后郁却挥挥手,一只白□□咪悬在空中慢慢飘向她。

    这猫真好看啊,毛特别白,比郁却身上的菩萨服还白,眼特别亮,比郁却脑袋后面的佛光还亮。

    迟芒懵逼地看着那只猫,猫咪半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地飘啊飘,飘啊飘,就这么飘到她眼前。

    她回过神,喜不自禁地伸手想去摸摸那只白猫,郁却忽地一挥手,声如洪钟,佛海无量,撞入她大脑里。

    “就不给你摸。”

    “不给你摸。”

    “摸……”

    回音无限。

    迟芒唰一下惊醒了,脑门上冷汗哗哗哗的,睫毛湿漉漉的,看眼前的东西都模模糊糊的。

    脑袋还有些懵,她盯着对面白色的墙壁,一时之间还以为那是郁却身上的菩萨服。

    ……郁却,菩萨。

    要疯了。

    迟芒捂了把脸,整张脸都在发烫,她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梦到郁却就算了,怎么会梦到他变成了菩萨?

    莫非是他好事做太多了,她潜意识将他当成了再世的菩萨?

    “喵”

    嗯?

    “喵”

    又是一声弱声弱气的猫叫。

    这会儿才凌晨三四点,屋子里很暗,她的窗帘是鹅黄色的,月光透进来,隐约能瞧见屋子里的情况。

    迟芒感觉被子被什么重重的东西压着,就在她小腿边。

    她下意识抬了下腿。

    “喵”

    一只纯白的猫咪就那么若无其事地趴在她被子上。

    迟芒才看见那只猫,白色的皮毛,乌黑发亮的眼睛,折起来的两只小耳朵。

    眼熟得很,可不就是郁却昨晚抱回来的那只吗?

    昨晚郁却说了那句“就不给你摸”之后,迟芒陷入人生的深思中,下一秒郁却又不紧不慢地补充了一句:你抱着。

    之后一路上,迟芒都小心翼翼抱着那只猫,活像把猫当成了儿子。

    猫咪不重,小肚子软呼呼的,四只爪子并拢,脑袋趴在她胸口,耳朵垂着,整只猫乖巧听话得不得了。

    直到家门口分开,她还有些恋恋不舍。

    没想到半夜一睁眼,那只猫竟然出现在自己家。

    迟芒揉了揉眼,确定没看错,猫是那只猫,家也是她家。

    “斯坦?”她回过神,小声唤了声。

    郁却说这只猫叫斯坦,当时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会儿喊出了口才想起来,邓朝言以前说过,郁却家还养过一只宠物狗,叫哈萨。

    哈萨,斯坦。

    哈萨克斯坦?

    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么?

    几个问题只是从脑袋里一闪而过,她唤了斯坦,斯坦抬头弱弱地看了她一眼,不多久便撑起小爪子,踩着被子,慢悠悠地往她走去。

    迟芒抱起斯坦,轻轻揉着它的小肚子,揉完肚子,又捏捏爪子。

    “喵”

    斯坦舒服地叫了声,半眯着眼,喉咙里呼噜噜地响。

    迟芒看着它,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隔天一早,迟芒穿上衣服就抱着斯坦敲了郁却家的门。

    等了两分钟,郁却过来开门。

    他刚睡醒,头发还乱着,睡衣领口解开两颗,露出锁骨和修长的颈项,下颚略微泛红,是睡觉的时候抵着什么东西压出来的。

    “大神!”

    忽然听见熟悉的声音。

    郁却抬了抬眼皮,瞧见迟芒紧张兮兮地望着他,周身的起床气不由自主被按了下去。

    “嗯。”他低声应着,抬手抓了两把头发。

    迟芒刚起床,还没洗漱,头发都没梳,长发松松披散在身后,脑袋上顶着一撮要翘不翘的呆毛,怀里抱着一只软乎乎的猫。

    一大清早的,如此家居随意的模样。

    郁却下颚绷了下。

    迟芒毫无所觉,抱着斯坦举到他眼前,又高兴又担忧地道:“大神你看,斯坦昨晚不知道为什么跑到我家去了!”

    郁却低了下眼睫。

    斯坦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无辜地和他对视,抱着斯坦的女孩也睁着一双鹿眼,认真而紧张地望着他,眼底映着他的脸,还有凌乱的头发。

    沉默了一下,郁却敛眸,抬手戳了下斯坦湿漉漉的鼻子。

    斯坦奶气地喵呜一声,脑袋往前伸了伸,想舔他的手指。

    郁却面无表情缩回手。

    “哦,它可能自学了什么特异技能,不用担心。”郁却打了个呵欠,不是很在意地说。

    迟芒:“……”

    不是,大神你怎么能用这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手心倏地一热。

    迟芒愣了下,低头,斯坦正可怜巴巴地舔着她手心,一副委屈到不行的小可怜模样。

    “大神,斯坦它舔我!!!”

    郁却看了眼斯坦,又看了看她的手。

    女孩子的手很小,迟芒本就是娇小的身材,手指不算纤瘦,但更不属于肉乎型,手型适中,手指捏起来又软又滑,白皙手心泛着淡淡的红,斯坦正垂着脑袋舔她。

    郁却不悦地蹙了下眉:“公的母的?”

    迟芒:“啊?”

    郁却顿了顿,捏着斯坦后颈的皮毛给提了过来,动作粗暴,丝毫也没有面对迟芒时的半分耐心。

    “哎大神你……轻、轻点。”

    迟芒心疼地望着斯坦,斯坦正挥舞着四只小爪子愤怒地同恶势力作斗争。

    郁却提溜着斯坦,冷漠地盯着它的眼睛:“闹什么脾气?”

    或许是他的表情过于冷淡,斯坦不由缩了下脑袋,前面的两只爪子试探性去够他手腕。

    “喵呜”

    斯坦讨好地冲他叫。

    “哦,没东西喂你。”郁却不为所动。

    “喵!”斯坦大声叫。

    “等你爸回来,找你爸。”郁却嫌弃道。

    “喵喵喵!”

    “我又不是你爸。”

    “喵喵喵喵喵!!!”

    “嗯,你爸确实没我好看。”

    ……

    一人一猫交流得格外顺畅,看起来完全不像两个种族的。

    迟芒看得目敌?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鈽
煽诖簟

    最后,郁却终于和斯坦打了个平手,一人一猫不约而同看向迟芒,眼神幽幽。

    迟芒被看得一激灵,站直身体,好像被老师突然家访般紧张。

    斯坦冲她软软地叫了声。

    郁却翻译:“饿了。”

    斯坦又叫了声。

    郁却毫不留情:“我听不懂。”

    迟芒:“……”

    大神,你怎么和斯坦一样可爱?

    最后斯坦是被迟芒带回去的,斯坦死活不愿意回郁却家,非要跟着她走,没办法,她只好带斯坦回去,又从郁却家拿了一些猫粮和牛奶。

    折腾一番,邓朝言敲门喊她,迟芒忧愁地背着书包去开门,邓朝言一低头就瞧见斯坦叼着迟芒垦壯戭焾蠂蠀褢协4.c螛屑
阃炔环牛舶突蔚帽裙够犊臁

    “斯坦?!”邓朝言诧异看郁却,“郁大哥又回国了啊?”

    郁却懒散地嗯了声。

    迟芒愁眉苦脸:“大神,这怎么办呀?斯坦不松嘴,我也不敢拽……”

    她怕一用力就把斯坦门牙给拽断了。

    邓朝言无言和斯坦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无计可施,郁老大的爱猫,他可不敢随便动。

    郁却看了迟芒一眼,她是真的不舍得碰斯坦,手指攥了攥裤缝,斯坦甩甩头,咬得更紧。

    迟芒无可奈何地松开手,脚也不敢随便动,怕踢着斯坦,可怜巴巴地仰着小脑袋,苦兮兮地望着郁却。

    郁却和她对视了一会儿,静默片刻,他罕见地叹了口气。

    他取下书包,迟芒正看着他,连忙伸手替他接书包,动作自然,抱在怀里,小小的下颌抵着他书包上面的带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斯坦。

    郁却在看她。

    一旁邓朝言张了下嘴,摸了摸鼻子又默默闭上嘴巴。

    他这个电灯泡好大哦。

    郁却蹲下/身,神情寡淡,向着斯坦伸出了手,斯坦扭过脑袋,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猫眼神。

    郁却面无表情。

    斯坦瞪他,还抬起一只爪子挠了挠他的手,呼噜了一声,讨厌人的模样做的太形象了。

    迟芒秀气的鼻子耸了一下,使劲抿住嘴唇,努力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

    郁却啧了声,也不走怀柔政策了,一伸手就提着斯坦后颈提溜了起来。

    迟芒刚要问他要不要把猫放回家里,郁却就从她怀里拿过书包,拉开拉链,直接把挣扎不休的斯坦塞了进去。

    迟芒:“???”

    大神!你好简单粗暴啊!

    一路上迟芒都心疼地盯着郁却书包,心想斯坦会不会被憋死。

    其实郁却书包拉链没拉完全,露出一截空,斯坦能伸个脑袋出来透透气,郁却一只手压着书包不让它趁机逃跑,一只手插兜里,时不时瞅一眼斯坦老不老实。

    迟芒很想问他,既然他可以不用去上课,何不留在家里照顾斯坦呢。

    然而,一想到昨晚郁却和斯坦的对话,她忽然觉得,把斯坦带去学校也挺好。

    八中学校里有不少野猫,班里时不时也会钻进来一只猫,胆子大的就趴在某些学生脚边睡觉,大多数学生都很喜欢猫的。

    郁却带着猫去学校,除了迟芒和邓朝言,其他人都不知道,迟芒在四楼和他们分开,整个早自习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在想,要是斯坦跑了出去,郁却会不会像早上那样,提着它后颈和它进行那么幼稚的对话。

    那样的郁却,和平时众人嘴里的完全不一样,有人气,有烟火味,甚至还有些孩子气。

    想了一会儿,她竟然忍不住笑了一声。

    宁可戴惊奇地问她笑什么,她摇摇头,说没什么。

    没多久,手机震动起来,邓朝言给她发了条微信消息。

    【邓朝言:芒妹,看,却神和他的崽[图片]】

    迟芒点开图片,放大,看清照片里的情形,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

    照片里,斯坦正蜷着雪白的小身体安静地趴在郁却大腿上睡觉,郁却也在睡,冷冽的侧脸抵着手肘弯,阖着眼眸,上身的校服敞着,拉链一角被斯坦的小爪子故意压着不放。

    一人一猫,脸都侧向镜头,画面看起来和谐融洽得简直不可思议。

    迟芒食指点了下图片里的人,图片立刻缩回去,她一怔。

    发了会儿呆,手机再次震动。

    【郁却:[图片]】

    【郁却:猫崽子饿了。】

    图片里,斯坦正直起身扒着他衣领,整只猫拉成一个长条,两只爪子踩着他大腿,另外两只试图去抓他衣领,结果整只猫脸都被他一只手按住,往后推。

    迟芒笑了起来,给他回微信。

    【迟芒:斯坦真可爱。】

    【郁却: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