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想摸

想摸

推荐阅读:
    晚自习放学,楼下只有邓朝言,郁却不在。

    看见迟芒下意识环视四周的动作,邓朝言调侃道:“芒妹,看我,看我,我这么大一人站这儿呢,难不成我去了趟非洲回来就黑得融进夜色里了?”

    迟芒扭头看他,吃惊:“你什么时候去非洲啦?我上午才看见你在吃小笼包呢。”

    邓朝言:“……我就打个比喻而已。”

    迟芒不好意思地笑笑,话题转移了。

    六班其他一些同学都认识了迟芒,看见她就忍不住打趣:“哎芒妹——”

    “滚蛋,芒妹是你们能喊的吗?”邓朝言一脚踹过去,骂骂咧咧,“却神动动手就能把你游戏里的妹妹弄没了!”

    那些男同学机智改口:“好的,芒姐。”

    迟芒:“……”

    好难听啊。

    回去的路上,邓朝言解释说:“却神回去睡觉了,他昨晚好像没睡觉,估计又在写程序什么的。”

    “写程序?大神计算机很厉害?”

    “你想象不到的厉害,”邓朝言一脸明媚的忧伤,“国外有些大企业抢着要却神毕业就去他们公司上班,郁却不是人。”

    迟芒羡慕钦佩之余,不由说:“因为大神本来就是神嘛。”

    邓朝言无话可说。

    到了楼下,恰好碰见有人从楼里出来。

    迟芒感觉到前面有人影晃动,抬眼,怔了下,嘴角迅速扬起来。

    “大神!”她稍稍提高音量。

    听见声音,郁却也抬起眼,脚步停下,静静站在原碘柦蠅蠅蠅.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氐人呓

    “大神你不是在睡觉嘛?怎么这个时候下来啦?”

    迟芒心情不错,背着小书包颠颠地跑了过去。

    邓朝言表示心情十分复杂,摇头叹气,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郁却看了看迟芒有些乱的头发,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一动,忍住了。

    “下来拿点东西。”他淡淡说。

    的确是打算拿东西,但他是刻意选择这个点下楼的,算到她也该晚自习放学了。

    “嗯?拿东西?”迟芒自言自语了一句。

    “芒妹,”邓朝言这时插了一嘴进来,一脸便秘的表情,“那什么,我记得超市旁边有家药店,正好你和却神一块儿去吧?你帮我带两盒治肚子疼的药成么?我晚上可能吃了什么东西,现在肚子突然好疼!”

    他装得太像了,小时候就经常靠这个骗老师,迟芒愣是没从他脸上看出半丝破绽,甚至都没想过问他为什么不直接让郁却给他带呢。

    “啊,好,好的。”她点点头。

    邓朝言捂着肚子一溜烟窜上了楼,使劲按电梯,直到进到电梯,电梯门关了,他才终于放心,脸上的便秘消失得巨快,甚至哼起了欢快的曲子。

    他给郁却发了条短信:却神,怎么样,给你制造了一个多好的独处机会!谢谢我吧!

    没多久,郁却就给他回了消息。

    郁却:滚,我去的是宠物店。

    邓朝言:……

    宠物店,正好和超市反方向。

    郁却回是这么回,却没想过继续去宠物店,而是淡定地和迟芒一块儿往超市的方向走。

    迟芒一开始真没什么想买的,结果进了超市反而有些停不下来,推着购物车,放了一堆零食和饮料。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手推车从她手里滑开,变成郁却推车,她兴致勃勃往车里放东西。

    零食区逛完又去水果区,到了之后才想起来家里还有好多水果,郁却闲着没事就让邓朝言往她家送水果之类的,三个人都吃不完。

    出去之后,郁却提了一大包东西,迟芒垂着脑袋跟在他旁边,沮丧得很。

    她是打算自己拎东西的,谁知道郁却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提起了这袋子东西,不论她说什么都不松手。

    “早知道就不买这么多了……”她懊悔着。

    之后顺路去药店买了两盒治肚子疼的药,郁却额外要了一盒治脑子的药。

    迟芒不明白他买药做什么,关心问他是不是生病了。

    郁却把药塞她手里,冷淡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给邓朝言,他脑子今天有点问题。”

    从药店出来,路过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一间网吧,迟芒忽然想起邓朝言说郁却写程序的事。

    她动作一顿,停在了路边。

    商店的光线泼洒在她右半边身体上,在她脚边拉出一条长长的黑影。

    郁却低头看她,眼底意味不明。

    “大神,邓朝言说,你计算机好厉害的。”她口吻稀疏平常地说。

    郁却像是没看出来她的反常,淡淡说:“胡说。”

    迟芒啊了声。

    郁却冷不丁道:“应该在厉害前面再加十个好。”

    迟芒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静了会儿,她才不确定地问:“大神,你刚才说话了?”

    “嗯。”郁却懒散地应,“你没听错。”

    迟芒:“……”

    那他刚才说的是不是“应该在厉害前面再加十个好”?

    十个好?

    大神,你好厉害x10?

    大神!!!你好自信啊!!!

    迟芒凌乱中一下子就忘了自己之前想说什么来着。

    她太过沉浸于“大神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以至于都没注意到郁却根本就没往回小区的路走,反而沿着一条大马路径直往前走。

    去了宠物店。

    然后抱着一只白色卷毛猫走了出来。

    迟芒惊喜地盯着他怀里那只猫,她不了解猫,但也知道这猫十分名贵,看起来就非常特别,毛很顺,浓密干净,她心里骤然涌起一种虎摸一把的冲动。

    她渴望的眼神实在过于暴露,郁却原本对这只猫并没多大好感,眼下瞧着她脸上压抑的蠢蠢欲动,心里的不爽瞬间烟消云散,反而舒爽不少。

    “想摸?”他明知故问。

    迟芒用力点头:“想!”

    眼神直勾勾的,大眼睛水灵灵,充满了激动的欲/望,郁却倒是很少瞧见她如此不遮掩的渴望。

    于是他沉吟了片刻,把猫往怀里抱了抱,面无表情。

    “就不给你摸。”

    就,不,给,你,摸。

    就不给你摸。

    不给你摸。

    迟芒因为震惊和失望而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的神飞九天的绝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