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爱好

爱好

推荐阅读:
    晚自习放学时,在后门,迟芒被一名陌生男同学当众告白了。

    她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也没管人群的起哄,直白地拒绝了对方,谁想这次这个竟然不按套路出牌,被拒后反而更难耐地扯住她的手腕,欺身上前,想要更加诚心地表达自己的爱恋。

    男生用的力气大了,迟芒微微吃痛。

    她虽然擅长动用暴力,但不代表她就是钢筋铁骨不怕疼,男生情难自抑时使上的力气比平时更大,她有些不舒服。

    对方不依不饶,附近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迟芒感到不耐烦。

    她顶着一张小可爱的软妹脸,用力挣开那人的手。

    “抱歉,我真的不喜欢你。”

   m.wenxue34.com
 迟芒眼圈又红了,娃娃脸上也晕着一层薄红,情绪上头时她总是容易红脸红眼睛,更多是被气的。

    男生带来的几个朋友闻言,不高兴了。

    “大杨都这么认真和你告白了,你还不高兴?”

    “真不知道你还有哪里不满意的,我们大杨哪里不好了?”

    后门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甚至都要惊动保安。

    迟芒皱着眉,这种类型的人不能搭理,越搭理对方越得寸进尺。

    她正欲绕开人群,从另一条回去,余光里忽然扫过一道人影。

    郁却不知何时过来的,单肩背着书包,眼皮撩着,周身裹挟着睥睨凡人的漠然,冷冷地开口。

    “你哪里好?”他问。

    周遭静了下来,对于他突然的出现和质问而感到难以置信。

    大神下凡了?

    郁却对周围的一切视若无睹,扫了对面一眼,冷嗖嗖的:“就凭你这矮子里拔高的身高?比谁好?”

    告白的男生:“……”

    围观群众:“……”

    郁却嗤了声,拉仇恨似的道:“朝言。”

    “到!”邓朝言嬉皮笑脸地从后面窜上来,唱大戏似的,“大神您吩咐,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郁却高冷地抬了抬下颌,点了点前面挡着路的那群男生:“过去。”

    “得嘞!”邓朝言默契地溜过去,哥俩好地揽住对面那人肩膀,比他矮了半个头,笑嘻嘻的,不用指挥就晓得该做什么,“哎呀同学,你这身高不行啊,哟,还有这脸,也不行啊,连我都看不上,更别说咱们可爱的芒妹了。”

    他说着,还乐呵呵地冲迟芒吆喝了一声:“是吧,芒妹?”

    迟芒抿唇笑,点点小脑袋,很给面子地说:“对呀。”

    郁却低眉扫了她一眼。

    迟芒笑得弯起了眼睛。

    小姑娘眼睛大,弯起来也莫名给人一种这姑娘眼睛肯定很大的感觉,睫毛不算特别长,但十分漆黑浓密,最适合她的眼型。

    天生一张笑唇,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甜甜的。

    郁却停了一下,缓缓收回目光。

    前面那几人终于承受不住邓朝言指桑骂槐的羞辱,很快落败,灰溜溜地跑了。

    后门再次恢复正常。

    三人一块儿往小区走,邓朝言一边逼逼叨叨那些男生的缺点,一边拿郁却来做比较,简直要把那些人比到牛粪里。

    “道德绑架要不得,”最后他心有余悸地总结道,“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道德绑架,还有那些个不明事理就乱起哄的家伙,特别气人!”

    迟芒忍不住点头附和。

    胡乱起哄和道德绑架的人的确特别讨厌。

    “哎一说这个就气人,我们之前也遇到过,真是烦死了。”

    邓朝言倒豆子似的说了一大通。

    “芒妹你肯定不知道,就你之前那几个租客里有个女生手段特别阴,有一次晚自习回来说什么钥匙忘了带,敲门想让却神收留她一晚上,没想到却神连门都没开。”

    迟芒唔了声。

    原来她之前的租客……对郁却有那种意思?

    难怪郁却最初对她的态度那么诡异,虽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起码她敲门时,他并不会把她拒之门外。

    邓朝言还在滔滔不绝:“这种小事就算了,咱们不提了,就说道德绑架吧,有段时间,那个女生成天送我们东西,吃的喝的什么都送,却神冷酷无情任那些东西堆门口烂掉,我就不行了,我脸皮薄嘛……”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那姑娘打什么心思,所以就拒绝了几次,结果人家坚持不懈,还说只把我们当普通邻居,我当时也傻,真信了,但是谁家邻居会关心男朋友似的天天给邻居送温暖?我居然傻呵呵地接受了人家的贿赂,还反送别的礼物!”

    “之后那女生在学校堵着却神和他告白,被拒绝了,反而哭着控诉却神接受了她的礼物却翻脸不认人,我当时都惊了,没想到这个人还能这么无耻!”

    迟芒也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呢?她说大神接受了她的礼物,别人就信了?”

    “可不是么,”邓朝言幽怨地叹了口气,“所以说我特别讨厌那些什么都不知道还瞎起哄的人,好像他随便一句话这个世界就能围绕他转似的,神经病吧。”

    “那……”

    迟芒小心翼翼看了眼郁却的侧脸,他没什么反应,狭长眼尾微微耷着,是有些困了的模样,看不出来他对过去那些事是否还在意。

    她正纠结着要如何问那件事最后的结果,郁却这时偏了偏瞳孔,淡漠的目光悉数倾斜到她身上,像是冬日里缓缓飘下的一小片雪花,有点凉,又有些惊人。

    迟芒一怔。

    “想知道后续吧?想知道吧?”邓朝言没察觉到他们俩的小动作,美滋滋地继续道,“却神当时可牛逼了,什么都没做,只说了一句话,就一句话。”

    迟芒眨了下眼,错开目光,手指却不由自主勾了勾校服的袖口,这是她习惯性的小动作。

    “大神说了什么话?”她转移注意力似的问。

    邓朝言等她这句话很久了,咳嗽一声,手握成拳抵到唇边,装模作样地说:“却神说,哈萨都看不上你。”

    静默。

    邓朝言眼神晶亮地望着迟芒,鼓励她赶紧说话。

    迟芒茫然一瞬,挠挠耳朵尖,诚实地问:“哈萨是谁?”

    “哈哈哈哈哈!!!”邓朝言爆发一串嚣张的笑,“是却神家的宠物狗啊。”

    迟芒憋了憋,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想到郁却在那么多人面前说那种话的表情,她就越笑越控制不住。

    郁却低头看了她一眼。

    他是完全不明白这种话题哪里好笑,以至于她越笑越控制不住,眼尾甚至都沁出了生理泪水。

    邓朝言和她一块儿笑,他笑得就有些夸张了,前俯后仰的,跟马戏团空中飞跃的杂耍员差不多。

    迟芒笑够了,耸耸小鼻子,止住笑音,眼尾湿湿的,她刚想抬手擦擦,眼前忽然多了一只手。

    郁却拿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神情寡淡,声音像是掉进热水杯里的冰块,不冷也不暖。

    “擦眼睛。”他说。

    迟芒怔愣了会儿,邓朝言的笑声不知何时也停歇了,他古怪地瞅着郁却。

    迟芒接过纸巾,擦擦眼尾。

    细腻的纸巾贴上温热皮肤,她隐约嗅到一股子陌生的气息,很好闻,宛如初春时冰雪消融的那种清冽味道。

    邓朝言蓦然开口:“芒妹,要不你以后晚上和我们一块儿走吧,省得又碰见今晚这种事。”

    “这……”迟芒犹豫。

    郁却没说话,邓朝言从他胳膊边伸出一个脑袋,嬉皮笑脸的:“却神也这么想的吧,别纠结了,你一个小姑娘天天晚上一个人走这种路,多危险啊……当然,你要是觉得和我们一块儿走更危险的话,嘿嘿……”

    最后明显只是故意开玩笑而已。

    迟芒忍俊不禁:“那,以后就麻烦你们啦。”

    虽然她完全不用担心路上碰着什么危险,但邓朝言一番好心,提议也合情合理,本就是顺水推舟的事儿,她应下来也好。

    况且,郁却又不是不知道她暴力的一面,既然他都没有表现出不赞成的意思,那不就表示他也默认邓朝言的提议了么。

    迟芒心里有点小高兴,说不上来的,她就是高兴。

    她一高兴就忍不住想找些事情做,晚上回去亲自下厨煮了些粥。

    上次迟爸迟妈过来给她带了许多食材,她一个人吃不完,还剩好多,今晚正好能派的上用场,一锅粥,荤素搭配,看起来很不错。

    她尝了尝,味道也行。

    然后她盛了两碗,去隔壁敲了门,邓朝言上了一天课,正饿着呢,一看有吃的,瞬间化身成狼,倒也没忘千恩万谢。

    瞥见迟芒手里另一个碗,他摸了摸口袋,说:“却神这个时候可能在忙,别敲门了,敲了估计他也听不见,我有他家钥匙,我去开门问问他吃不吃夜宵。”

    迟芒点点头,顺手把手里那碗粥递给他:“要不你直接拿去吧,大神要是不喜欢的话也没事的,还有还有,碗和勺子是干净的,我前几天才买回来,没有用过的。”

    邓朝言特别感动:“芒妹,你真是个体贴细心的好姑娘,和以前那些妖艳贱货一点也不一样。”

    迟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说她和那些人的确不一样,她动起手来那些女生都得哭花了妆。

    随后她就回了301,第二天才知道郁却居然没嫌弃她的粥。

    原本迟芒以为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哪知道第二天中午,邓朝言就提着一大堆零食、酸奶和水果送到她家门口,郁却两手空空,抄着手清清爽爽地站一边儿。

    “这是谢礼,”邓朝充当解说员,“我们不能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
老是白吃你的东西,买别的东西和礼物又不太实际,还不如水果什么的有营养。”

    迟芒惊讶之余,哪能真收下,邓朝言用心良苦劝道:“都是却神买的,说真的,他特别不喜欢欠别人的,就算是我也不例外。芒妹你也别介意,却神就那种人,这些都算是好的,以前我帮了他一个小忙,他直接给我塞了一套最新款游戏机,吓死我了都。”

    郁却凉凉地扫他一眼,邓朝言嘿嘿一笑,也不怕,开玩笑般说:“芒妹,以后你要是缺什么,就随便卖个什么人情给却神,他说不定第二天就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送到家门口了。”

    说到这,邓朝言贱兮兮地竖了个大拇指:“却神牌许愿机,你值得拥有哎呦卧槽——你踢我干什么?”

    郁却收回脚,抬手捏捏耳垂,神情不耐:“烦。”

    邓朝言无话可说。

    迟芒还是有些犹豫。

    郁却伸手从邓朝言手里提过来一袋子芒果,递到她面前,垂着眼皮,淡淡道:“就当是以后三个人的份。”

    迟芒愣了愣:“三个人的份……”

    她忽然明白过来,缓缓舒展开眉眼,笑起来,唇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那好呀,我以后有空就做三人份的水果拼盘。”

    男孩子嘛,总是不擅长动手做这种活儿,她倒是挺喜欢的,而且一次做三份也不麻烦。

    邓朝言懵逼了一会儿,十分敬佩地给郁却竖了根大拇指。

    郁却看都没看他,浅色的眼珠子静静地凝到迟芒的娃娃脸上,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他买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为了将刚才那句话顺水推舟地地说出来,只不过说出来之前,需要邓朝言提前做一些铺垫罢了。

    随后,郁却又放慢语速,缓声说:“以后,有事可以敲门。”

    迟芒还没说话,一旁的邓朝言已经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中午十二点半之后也可以吗?”迟芒不确定问。

    他自己说的,十二点半之后他要睡觉的。

    郁却云淡风轻地颔首。

    “什么时间都可以?”

    “可以。”

    迟芒更高兴了,脑袋小鸡啄米似的点啊点,语调都轻快不少:“好的,我记住啦。”

    等她关上门,邓朝言才颤巍巍伸手想去摸郁却的额头,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你没被魂穿吧?你不是最讨厌别人在你睡觉时间打扰你么?”

    郁却拨开他的手,漠然道:“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芒妹不一样?说起来,以前也不是没有芒妹这款的追你,怎么就没见你给别人送水果送到家门口?”

    郁却懒得搭理他。

    邓朝言不依不饶:“你以前说什么你不记得了?你人生一共就有两大爱好,睡觉,计算机,芒妹一次就断了你全部的爱好,你不生气就算了,还送上门让人打扰?”

    郁却被烦得不行,开门,站在门内,盯着他,冷而无情地说:“我还有第三个爱好,在第三个爱好面前,前两个屁都不算。”

    邓朝言:“……你居然又说脏话了,你认真的?”

    郁却给他的回答是砰地一声摔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