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迟芒

迟芒

推荐阅读:
    为了验证郁却同学送的娃娃是否当真具有防鬼效果,宁可戴大义凛然地留宿迟芒家,两晚。

    两天后,宁可戴由衷地认为,这个娃娃效果是真的棒,防不防鬼她不知道,但助眠效果,娃娃的效用堪堪媲美安眠药。

    她这两晚的睡眠真是前所未有的好,以至于她甚至开始对那个娃娃垂涎三尺。

    迟芒多大方,宁可戴喜欢,她就摘了娃娃要送她,宁可戴盯着那个笑眯眯脸的娃娃赶紧摆手后退,一脸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庄重。

    “大神的娃娃,岂是我等凡人可以拥有的?”

    迟芒:“……”

    宁可戴拍着她肩膀,语重心长:“大神的娃娃果然很厉害,这两天那只鬼都没有过来,一定是被大神的气势吓跑了。”

    迟芒:“……”

    听起来很荒谬,不过被她这么一提醒,迟芒倒是注意到一个之前从没注意到的点。

    郁却看起来好像不是最近才搬来的,倘若他在这儿已经住了有一段时间,那他是不是也遇到过所谓的“鬼敲门”?否则她刚搬来那天,他为什么要特地提醒她晚上听见敲门声不要随便敲门?

    越想越觉得有鬼。

    翌日,宁可戴回家睡,总赖在迟芒那儿也不是个办法,她原本只是不放心迟芒一个人住才特地去探探情况,然而两天都没遇着什么奇怪的事,这便稍稍放下了心。

    迟芒这周依然没有回家,迟爸出差回来了,迟妈休假,两人正好一块儿过来看看租房。

    “环境还可以,就是房子有点小了,”迟爸看了一圈,唠唠叨叨,“芒芒啊,咱们要不要再去别的地方看看?这么小的屋子你住着估计都不习惯。”

    迟芒:“爸,八十平的房子,我一个人住都大了呀。”

    迟爸还想说服她租个更大的:“你看看这个厨房,这么小,都放不下多少东西,还有浴室b柦蠅蠅蠅.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尤恢挥幸桓觯 

    迟芒:“……”

    她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才说服她爸不要纠结房子大小问题。

    迟妈倒是觉得房子挺好,不过还是有点生气地点了点迟芒额头:“你个臭丫头,搬完了才告诉我们你都已经搬好了。”

    迟芒拉着迟妈的手,讨饶:“我不是怕你们非要过来帮我搬吗?东西又不多,我一个人能搞定啦,而且爸上周还出差呢,要是半路跑回来多不好。”

    迟妈一听这话,觉得非常有道理。

    迟爸特别宠迟芒,大概是因为年纪大了之后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宝贝女儿,他总是对迟芒有求必应。

    要不是公司那边不允许,他肯定要搬来陪女儿,迟妈平时工作忙,也没办法过来。

    “对了,新邻居怎么样?”迟妈问,“有没有发生什么矛盾?”

    新邻居啊。

    迟芒笑着摇头:“没有,妈,新邻居都是高二的同学,上次房东找师傅来修门时吵着他们睡觉,他们也没生气。”

    “那挺好。”迟妈放心了,不过还是有些好奇防盗门上那个娃娃,“那门上挂的那个娃娃是什么意思?晴天娃娃?看起来怎么不像?”

    迟芒想起郁却给她娃. 蓱.鈼囇壯壯?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娃那天的表情,停顿了一会儿才若无其事道:“哦,大概是上一个租客留下的吧,我看那娃娃挺好看的,就没扔。”

    “是挺好看的……”迟妈点头。

    一家三口没多聊,看完房子,迟爸就开车带着迟芒和迟妈回家了。

    迟芒周一是被迟爸特地送到学校的。

    当天下午,迟芒午睡睡过了头,匆忙起床,正好在电梯口碰见满身倦怠的郁却,以及脑后依然扎着小辫子的邓朝言。

    邓朝言看见她,连忙拦了下电梯门,露齿一笑:“睡过头了啊?”

    迟芒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走进去。

    邓朝言站在电梯数字旁边,郁却站在中间,薄薄的眼皮微耷,听见动静也只是稍稍掀起眼皮扫了她一眼。

    迟芒没往他看,进去后就去另一边空着的地方站。

    她一看就像个爱学习的乖宝宝,邓朝言试图安慰她:“你别担心,肯定不会迟到,却神精确计算过,这个点去,最多踩着点进班。”

    迟芒:“……哦。”

    堂堂八中大神居然闲着没事精确计算这种事,怕不是为了节省下更多的睡眠时间?

    但她垂着眼,并未朝郁却那边儿扫去半眼。

    邓朝言对她观感特别好,比起前几任如狼似虎的301住客们,迟芒简直就是清流中的清流,更何况她看起来很可爱,养眼,多看几眼,邓朝言感觉自个儿心里都甜了起来。

    出了电梯后,邓朝言自觉自发地同迟芒一路,迟芒在他左手边,郁却在他右手边,他觉得自己此时简直就是人生的巅峰。

    如果郁却能换成他们八中的校花程音就更好了。

    有了总能接上他话茬的迟芒,邓朝言高兴的都不甩郁却了,一路上他和迟芒聊得欢快,完全把旁边越来越冷的大神给忽略掉了。

    到了教学楼,三个人在四楼楼梯口分开,迟芒要上五楼,距离铃声响起还有两分钟,足够迟芒踩点进班了。

    楼下有个文科班的男同学来得迟了,风一般绕过迟芒窜上了楼,迟芒及时让了一步,书包撞到楼梯扶手上,叮当一声。

    她没注意,自顾自上楼,脚步稍稍加快了些,她不是很想踩点进班。

    四楼的邓朝言逼逼叨叨着迟芒和以前遇见的那些妖艳贱货的不同,正讲到高/潮,一回头忽然发现郁却那尊大神没了身影。

    邓朝言茫然。

    怎么说着说着郁却就没影了?大神都这么任性的么?

    迟芒进班时铃声还没响,沉重地把书包放下,松了口气。

    宁可戴惊奇地望着她,看了眼手表:“还有五十六秒就要打铃了,你今天居然踩点进班。”

    迟芒叹了口气:“闹钟定错时间了。”

    她把下午13点按成了凌晨1点,数字不同,结果更不同。

    她刚坐下,班里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迟芒。”

    有人淡声喊她。

    迟芒一愣,声音有点耳熟,抬头往门口看。

    郁却神情冷淡地站在门口,周身褪去午睡后的倦懒,这会儿恢复了人前一贯的寒芒冰霜,抬眼注视着她时,眼神却有些微妙的不同。

    “东西掉了。”他抬手,一个六芒星的坠子在他修长指尖轻轻晃了下。

    正午光线浓的很,从侧面将他整个人镀了一圈柔软的光晕,霜雪似的眉眼看起来好像也融化了些许。

    迟芒下意识低头看了眼书包,挂在上面的六芒星挂坠果然不在。

    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大概是之前上楼时书包撞到扶手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六芒星应该就是那时候掉的。

    她诧异地看向郁却,不大敢相信他居然会捡起那个六芒星,还特地给她送过来。

    班里认识郁却的人更不信,一个个噤了声,惊艳地望着门口,屏着呼吸,生怕一不留心就惊跑了传说中的大神。

    上课铃响,拽回迟芒险些飞到天边的思绪,她连忙走出去,伸手接过六芒星,郁却凉凉的指尖若有似无地碰到她手心。

    “谢谢。”她缩了缩手,真心实意地道谢。

    老师从办公室那头走过来了。

    郁却没有立刻离开,低着眼睫,漫不经心地看着她:“木偶娃娃不容易掉。”

    迟芒疑惑:“什么?”

    郁却没有再多说,转身向楼梯口走了。

    迟芒捏着六芒星,茫茫然回到座位。

    直到重新将六芒星挂到书包上,她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郁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他送的那个可爱小娃娃,比这个六芒星更适合挂书包上?

    当天晚自习回去,郁却注意到301门上那个防鬼娃娃终于被主人取了下来。

    隔天中午,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三楼的三人再次在电梯里相遇。

    迟芒是故意卡着点出门的,碰见郁却和邓朝言在她预料之中。

    进了电梯便打了声招呼,她站的离郁却近些,同邓朝言说话时也会体贴地同郁却搭话。

    尽管郁同学话依然很少,但每次只要她问了,郁同学最少也会回她一个“嗯”。

    这让邓朝言感到异常不可思议,甚至一度在迟芒面前吐槽郁却的冷酷无情,然而他越是吐槽,迟芒就越是往郁却那边站。

    结果到了学校门口,邓朝言才发现迟芒不知何时起已经抛弃了他这个革命战友,反而主动拐到郁却那半边,同郁却并排走了。

    这让他格外的痛心疾首。

    革命战友居然叛变了!

    更让他痛心疾首的是,迟芒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兴,于是晚上贴心地给他们送水果。

    给邓朝言的那份水果全是完整的,连苹果皮都没削,给郁却那份却完全不同。

    郁却那份水果全部洗得干干净净,切得整整齐齐,品种繁多,甚至还放了酸奶。

    “因为大神不喜欢削水果吧,”郁却连去上课的时间都要计算一下,这么懒的人简直绝世仅有,迟芒解释,“而且大神好像蛮喜欢放了酸奶的水果呀,我也喜欢这样吃,所以就顺手多准备一份嘛。”

    邓朝言想说我也不喜欢削水果,也喜欢放了酸奶的水果,为什么你不顺手给我也多准备一份?

    可惜他还没说出来,就被郁却冰冷的眼神给硬生生堵了回去。

    邓朝言:“……”

    行吧,他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