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娃娃

娃娃

推荐阅读:
    “郁却,那个郁却,整天睡觉也能保持万年第一的那个郁却!却神!那可是逼得我们校长都不得不为他增添一条校规的大神啊!这人太牛逼了,我想都不敢想和他说上哪怕一句话的画面!”

    宁可戴嚎得嗓子干,捞过桌上的饮料就咕嘟咕嘟干了起来,末了,一擦嘴巴,豪爽地打了个饱嗝。

    “我吃饱了!”

    “……”

    迟芒看了看宁可戴的饭盒,饭几乎没动,肉全吃完了。

    她们今天在外面买了饭带回迟芒租房里,宁可戴家离得近,走读,中午有时候不回家,她要么去迟芒宿舍蹭觉睡,要么趴班里桌上眯瞪,总不好老是去宿舍打扰别人。

    如今迟芒在外面租了房,宁可戴蹭觉也蹭得格外光明正大。

    “我说了这么多,你听懂没?”宁可戴不甘心演独角戏,追问。

    “听懂了啊。”迟芒站起身,收拾着桌子,“郁却,我知道,路欣欣以前在宿舍和赵美冉聊天时经常提到。”

    她以前的宿舍一共四个人,不巧的是,她刚好和路欣欣分到一个宿舍,赵美冉是路欣欣死党,两人关系比较好。

    迟芒住了一学期,前段时间和路欣欣之间发生一点不愉快,就搬了出来。

    “班里也好多人说郁却厉害啊,第一坐得稳稳的,但是平时上课总是睡觉。后来老师向上面反应得多了,校长不得不临时更改一条校规,说是全校第一的同学允许自由控制学习时间?好像是这条?”

    迟芒把饭盒扔进垃圾桶,换了垃圾袋,一边不紧不慢地继续说:“这条新校规明摆着就是替郁却同学量身定做啦,不过没人不服气,毕竟神离我们太遥远了,作为凡人的我们都只能仰望大神嘛。”

    宁可戴抱臂:“你知道那尊大神就住你隔壁,你还这么镇定?”

    “有吗?”迟芒套好垃圾袋,直起身,把桌上的杯子放好,说,“哦,好像有吧,我一开始不知道他就是却神嘛……话说回来,我刚搬来那天,郁却同学还特别热心地提醒我,晚上听见敲门声不要随便开门呢。”

    宁可戴:“……”

    热心?提醒?郁却那尊高冷大神,字典里真的有这两个词吗?

    不过。

    “你在这睡了两天,晚上真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宁可戴皱起眉,她之前打算过来,被迟芒拒绝了,正好临时碰着一点事,一时半刻脱不开身,只能今天才过来看看。

    闹鬼那种事她也不是特别信,只是不论信不信,做人总要对鬼神之事心存畏惧,不是因为迷信,而是想给自己竖条底线,时刻警醒自己莫要做些鬼神都容忍不了的事。

    “没有啊,晚上睡得好,白天吃得香。”迟芒甜甜地笑。

    说到这个,她还有件事要做:“对了,都十二点多了,我还要去一趟隔壁,郁同学十二点半之后不是要睡觉的嘛,迟了耽误他睡觉就不好了。”

    她敲门时郁却还没有睡,他正在吃面,刚煮好的鸡蛋面,两片番茄,面汤味道清淡,和酸奶水果比起来,这份面实在简单。

    听见敲门声,他自觉地拿着瓷盒子过去开门。

    迟芒今天穿的白色背带裤,白衬衫,领口绣着一只简笔画的猫咪,外套米色针织衫,口袋边是白色的,还有猫咪嘴上的三根胡须。

    看见郁却,她习惯性弯唇笑。

    她在试图挽救一下前几天摇摇欲坠的软妹形象,如果能让郁却彻底忘记“暴力萝莉”这个词,就更好了。

    “郁同学,你吃过午饭了嘛?”

    她随口一问。

    郁却没什么情绪地嗯了声,把瓷盒子递给她。

    迟芒低头接过。

    郁却又把另一只手伸过去,白皙手心里静静躺着一个上了色的可爱娃娃,男人的手指头大小,娃娃有头有脚,大眼睛,笑唇,栩栩如生。

    仔细观察,却发现原来这是个木头做的玩偶,木偶的手臂和膝盖关节是可活动的,脑袋上还有一条红绳,可以挂在钥匙或者书包上。

    木质看起来光滑细腻,小小一个木偶制作却精细得很,可见,做木偶的人手艺相当好。

    迟芒迟疑地看着他,眼底流露出几分不解。

    郁却淡声道:“谢礼。”

    迟芒更不解了:“谢礼?可是我没做什么呀?”

    “水果。”郁却又说。

    他好似很不喜欢说话,能简单说完的话绝不多说一个字。

    一个中午十二点半之前一定要睡觉,并且根据他一天能睡十八个小时的传言来分析,迟芒打心眼里认为他只是懒得多说而已。

    “但水果是歉礼,是我应该准备的,这个娃娃看起里很特别,我不能收。”

    迟芒还是很有原则的,这娃娃一看就贵的很,一点水果换一个制作精良的娃娃,她太占便宜了。

    郁却几不可察地蹙了下眉。

    他上次见她钥匙上的挂饰掉地上弄脏了,这才翻出来以前随手做的小玩意送她当新挂坠。

    他不喜欢欠人人情,哪怕那些水果是她道歉的礼物。

    但她看起来好像不大愿意接受。

    郁却停顿了一会儿,语气平淡地说:“祛灾木偶,晚上防鬼。”

    迟芒:“……”

    什么玩意?这么精致的娃娃是用来防鬼的?这是什么恐怖小说情节???

    迟芒一言难尽地望着他。

    郁却面不改色,他有点困了,眼皮耷拉着,眸光从微敛的睫毛下倦怠地落到她脸上。

    迟芒有些站不住. 蓱.鈼囇壯壯?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了,她感觉得到,他态度很坚决,坚决得好像恨不得再拿出五百万来甩她怀里然后立刻和她划清界限。

    这种感觉令人不太舒服。

    迟芒咬了下嘴角,终于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谢谢。”她静静笑了下,若无其事地问,“郁同学,方便加个微信吗?”

    回头她按着木偶娃娃的市场价再把钱给转回去,他们只是普通邻居,之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连普通同学都不算。

    . 蓱.鈼囇壯壯?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郁却察觉到她微微变化的情绪,他并不是十分在意。

    听见她问能不能加微信,他原本想拒绝,先前住在这里的邻居每次都用这种法子要他的联系方式,烦得很。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低头看见迟芒那双黑亮的大眼睛,拒绝的话都到了喉咙,只要动动嘴唇就能吐出来,又被缓缓压了下去。

    他和她加了微信。

    迟芒收起木偶娃娃和手机,露出一个“事情终于解决了”的轻松笑容。

    她食指勾着娃娃脑袋上的红绳,转身往301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口吻轻快、好似刚得了什么天大的礼物般矫揉造作地说:

    “太好了,今天就可以把娃娃挂在门口祛灾挡鬼了呢,昨天晚上都没睡好,想不到这么可爱的娃娃居然还能吓住鬼,好厉害哦。”

    正准备关门的郁却将这些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眼睁睁看着迟芒踮起脚,说到做到,很努力地将娃娃整个挂在了防盗门上面的栅栏上。

    可怜的娃娃在半空晃动了两下,可怜而又委屈地憋住,一双黑色大眼睛幽幽地盯向郁却家门口。

    此时此刻,那个可爱的小娃娃看起来竟然比鬼还可怕。

    亲手雕刻出这个娃娃的郁却眉目忽然一动。

    迟芒拉开防盗门,转过身,冲他露出一个明媚柔和的笑容,嗓音轻柔甜糯。

    “谢谢郁同学的娃娃哦,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努力睡个好觉哒!”

    管她能不能睡个好觉的郁却:“……”

    哒什么哒?卖萌卖的和她门上那个恐怖的娃娃简直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到可能连鬼都不敢上门。

    郁却面无表情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