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味道

味道

推荐阅读:
    下午三点半,迟芒抱着宿舍最后一点东西回小区,电梯里的人正好按了关门,瞧见她过来,赶紧伸手挡了下电梯门。

    迟芒走了进去,向那人道谢。

    那人见她抱着东西,热心问:“同学,你去几楼啊?”

    男生一头柔软的黄毛,后脑勺还用橡皮绳扎了个小辫子,浑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阳光的味道,背着黑色书包,怀里抱着一颗篮球。

    他似乎天生就爱笑,唇边还有两颗小虎牙,站在电梯数字旁边,一边按下3,一边冲迟芒露齿笑。

    “三楼。”迟芒腼腆一笑,“谢谢。”

    小辫子愣了愣:“啊?你也去三楼啊?”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有点古怪,挠了挠后脑勺,辫子跟着在他手指间翘了翘。

    电梯很快就到了三楼,小辫子先走了出去,走了两步听见电梯门关闭的声音,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试探问:“同学,你也有认识的人住这儿么?”

    正准备掏钥匙开门的迟芒停顿一下,想了想,说:“有一个算认识,但不熟。”

    小辫子也笑:“哎呀好巧,我也有个认识的朋友住这儿,就302那个。”

    迟芒眨眨眼:“你们认识呀?”

    “我们初中就认识了。”小辫子朝302看了一眼,摇摇头,感叹,“我估计那家伙到现在也没起床,干脆别叫却神了,直接叫睡神得了。”

    迟芒啊了一声:“可是他早上已经起来了呀。”

    小辫子默了默,震惊:“你早上看见他起床了了?”

    迟芒指了指301,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住这儿,昨天刚搬来,但是门坏了,早上找了师傅来修,声音有点大,一不小心就吵醒302的小哥哥了。”

    说到这,她连忙又补充道:“不过我有和他道歉,他看起来好像没有生气。”

    小辫子听着她的叙述,张大嘴巴,眼睛忍不住又往302门口瞄了瞄,倏地一怔。

    302门口放着一堆零食。

    “嘿,这又谁放的东西?”

    小辫子嘀嘀咕咕着走过去,才注意到303门口的地上居然也放着一堆零食,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天呐,我没看错?这群人终于知道体贴我了?居然还给我捎了一份?我好他妈感动!”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数了数,更令他震惊的是,他门前的礼物居然比302的还多,多了两个橙子呢,多么值得纪念的一天,他恨不得掏出手机拍个照发个朋友圈。

    “那个,”迟芒在他身后小声打断,“你认识住在303的人吗?”

    小辫子拍完照发了朋友圈,闻言,茫然回头:“啊?我就是303的啊。”

    迟芒:“???”

    “这不周末嘛,我就回家了,刚回来。”小辫子笑嘻嘻的,“咱们以后就是邻居了哦,我叫邓朝言,同学你呢?”

    “我叫迟芒,迟到的迟,光芒的芒。”迟芒说,又指了指他怀里的那堆零食,“那些东西,是我放的……”

    邓朝言一愣。

    迟芒解释道:“早上修门的时候有点吵,我以为303也有人,按门铃的时候没人开门,所以就放在门口了。”

    邓朝言小声卧槽了一声,莫名其妙问:“所以,同学,你根本就不认识我们?”

    迟芒无辜地望着他:“现在应该算是认识了?”

    邓朝言傻兮兮地琢磨了一下,末了用力一点头,眼睛里的兴奋劲儿几乎都要溢出来了,他扔了篮球,用力拍302的门,活像是要拍碎这扇门。

    “却神!睡神!郁却!你快出来,别睡了!开门开门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睡觉你有本事开门啊!”

    郁却?302那人的名字?

    迟芒若有所思。

    拍了一会儿,里面依然没人理,邓朝言一拍脑袋,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利索地拧开了门。

    迟芒:“……”

    不是,他有钥匙,刚才还费那么大的劲儿拍什么门???

    邓朝言捡起篮球,和迟芒打了声招呼就进了门。

    迟芒搞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兴奋,想起了什么,也拿钥匙开了门,因而错过了邓朝言进门后的一串得意忘形的发言。

    “却神,你看见了没?新邻居送我的礼物比你的多!太令人感动了……卧槽我闭嘴我闭嘴!你别威胁我的游戏机!”

    ……

    不多久,迟芒敲响了302的门,等了一会儿,门终于被人拉开。

    郁却寒着一张脸,手里拎着串钥匙,不耐烦地一抬眼,看见外面站着的人,微微一怔。

    迟芒端着个白色瓷盒,笑眯眯地望着他:“下午好,这是送你的水果,早上打扰你睡觉,很不好意思。”

    郁却低眉看着她手里的瓷盒。

    切成块的苹果、草莓、火龙果,个个都裹着一层酸奶,搅拌得特别均匀,草莓上还插着一个小叉子,准备得格外善解人意。

    迟芒舔了下下唇,解释说:“早上也准备送你这些的,但是敲了门之后没人开,这个水果放久了就不好吃了,所以我想等你睡醒之后再重新准备一份送你的……你不喜欢吗?”

    郁却无声看着她。

    原来不是没有水果,而是她精心准备好的水果不能就那么随意地放在地上。

    迟芒啊了声,有些失望地抿了下唇:“那好吧,我家还有没切过的水果……”

    余下的话戛然而止。

    郁却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瓷盒子,眼睫半敛,眸光有些意味不明。

    他手指修长,迟芒手指短,端着瓷盒子时两只手才能捧住,而他一只手就能握住,指尖比白瓷盒子还干净。

    迟芒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脸上再次染上愉悦的神采。

    “你不讨厌就太好啦!”

    她转身回301,身后的门轻轻合上。

    迟芒听见门锁扣上的声音才想起还有一件事忘了说,连忙回头又敲了下门。

    没敲几下郁却就开了门,这一次,冰雪似的脸上罕见地多了几分耐心。

    “又怎么了?”

    问出的话听起来有些不耐烦,但由他嘴里说出来,反而更像是普通的疑问句。

    迟芒手背到身后,食指习惯性地勾了勾袖口,说:“我家的水果盘,就是早上装苹果的那个,好像还在你家?”

    郁却看她一眼,没有关门,转身往客厅走。

    迟芒盯着那条没关实的门缝,开始思考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让她自己进去拿,还是要她等着,他拿来给她?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他出来,迟芒纠结地挠了挠耳朵,斟酌着要不要进去。

    但是,他们又不熟,就这么进人家门好像不太好。

    就在她准备替他合上门转身回301时,郁却捏着个水果盘走了回来,半推开门,把水果盘递给她。

    水果盘还是湿的,刚洗过的,他的手指也湿着,拇指指甲上沾着一滴晶莹水珠。

    他伸手把水果盘递出去时,顭测劇褖褖褖.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那滴水珠正好滴了下来,砸进门槛的缝隙里。

    迟芒回到301之后,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

    晚上躺在床上时,她才蓦然想起来,除了水果盘,还有个瓷盒子也没拿回来。

    不过就一个瓷盒子,要是特地去找人要谎壞擃焾蠂蠀膿鈷娧?c菕屑
乩矗缘盟∑恕

    迟芒索性忘了这茬事,转头便陷入梦乡。

    隔天去了学校,早自习时老班喊她去了趟办公室询问关于搬宿舍的事。

    迟芒简单解释说住在外面比较清净,而且下学期开学就高三了,住外面更方便学习。

    老班知道她这话只是借口,不过也没说什么,只叮嘱她好好学习不要被别的事影响,很快便让她回去了。

    宁可戴早上又迟到了,半路进来正好被老班抓了个正着,被训了半节课,好不容易从办公室回来,已经下课了。

    她走到教室门口,正好同抱着作业本准备去办公室的学习委员路昕昕打了个照面。

    宁可戴故意挡着门,一脸讥诮:“这不咱们热爱学习的学委么?今天又要去打什么小报告啊?”

    路欣欣厌恶地看着她:“好狗不挡道。”

    宁可戴呵了声,大大方方说:“哦,我是狗,那我挡了哪个畜生的道?”

    路欣欣脸色难看得要死,班里人不少人都在看热闹,她同宿舍的其他两个人都没打算帮她。

    迟芒坐中间第二排,看了眼门口的情况,软乎乎地喊:“戴戴。”

    宁可戴抬头。

    迟芒抽了本数学书出来,用她独有的软妹腔不紧不慢地说:“戴戴,咱们是人,不要和别的什么东西计较,快进来,马上要上课啦。”

    班里陷入一片寂静。

    路欣欣抱着作业本的手直抖,迟芒什么意思?不就是骂她不是人么?

    她刚要转身和迟芒对峙,肩膀就被人推了一把,宁可戴高高兴兴踩着步子进了班,一边嫌弃地拿纸巾擦手,嘀嘀咕咕。

    “好臭!一大早上就摸了一坨屎,好恶心啊……”她蹭了蹭迟芒,撒娇,“我的芒芒,快给姐姐擦擦手,脏死了。”

    迟芒接过纸巾,一根一根手指给她擦干净。

    路欣欣脸色黑得要命,宁可戴挑着眼角挑衅地瞪着她,她紧了紧手指,憋着气走出了教室。

    见她走了,宁可戴也不装了,抽回手,气愤道:“妈的,早晚有一天老娘要把证据甩她脸上,不要脸的东西!”

    她说这话时,眼睛狠狠地扫向第四排,被她扫见的两个女生默默低下头,什么话也不说。

    于是她更气了。

    迟芒反而十分悠然自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戴戴,你会背了没呀?李老师上课要提问的。”

    宁可戴:“……”

    操。

    一腔怒火就这么被无情浇灭。

    高二总共二十五个班,但只有五个文科班,一到五班,都在五楼,八中重理轻文,文科班只有一个尖子班,就是迟芒所在的一班,楼下全是理科班。

    刚放学人多,楼梯口挤得慌,迟芒和宁可戴不去食堂,便等人少了些才慢悠悠下楼。

    拐过四楼楼梯走下两层楼梯,迟芒就听见身后响起一把熟悉的冷淡嗓音。

    “迟芒。”

    迟芒一怔,回头。

    四楼门口站着个男生,她的新邻居,郁却。

    男生穿着八中颇为廉价的校服,里面衬着黑色卫衣,容貌俊秀,气质斐然。

    “嗯?”迟芒有些诧异于他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回过神,礼貌性地问了句,“你也现在才走呀?”

    她感觉胳膊被人掐了,偏头,宁可戴正压抑地掐她胳膊,一脸震惊。

    郁却往前两步,好似没睡醒般敛了敛眼皮,瞳仁遮掩在眼睫下面,有些惫懒地嗯了声。

    经过她身边时,他偏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十二点半之后我要睡觉。”

    迟芒愣愣地:“哦。”

    他十二点半睡觉,告诉她干什么?

    郁却闭了闭眼,冷淡的嗓音中含着几分困倦,言简意赅道:“盒子,中午来拿。”

    迟芒思索片刻,恍然大悟,原来是指她那个水果盒子。

    她不好意思地摸摸耳尖,保证道:“好的,我会早点回去的。”

    郁却敛了眸光,没有再多言,慢吞吞下楼。

    迟芒又被宁可戴掐了下,收回看着郁却的目光,顺着宁可戴的视线看向上一层楼梯。

    路欣欣抱着英语书,正面色不善地盯着她,手指紧紧攥着书壳,指节都发白了,看起来像是恨不得一把将她推下去再踩上几脚。

    迟芒感受到她尖锐的敌意,无所谓地笑笑,挽着宁可戴的胳膊就要往下走。

    隔了几层楼梯,郁却停下脚步,忽然抬起头。

    他的瞳孔颜色偏浅,看人的时候像笼着一层薄冰,显得疏离而冷漠。

    拐角窗户漏进来的阳光悄悄落进他眼底,将他瞳孔表面那层冰融了些许,以至于落在迟芒眼里,他看起来反而多了几分人情味。

    “味道还行。”

    郁却淡漠地说完,抬脚走下三楼。

    迟芒怔了会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人的反射弧,怎么感觉有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