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礼物

礼物

推荐阅读:
    隔天一早,房东领着焊工来到301,看见那根弯曲的栅栏,懵了。

    迟芒在旁边,摸摸鼻子,尴尬地笑。

    房东难以置信:“难道那个鬼已经不满足于在外面流浪了吗?鬼就可以不讲道理的吗?非要动手动脚干什么?坐下来好好说话不行吗!”

    迟·不讲道理的鬼·芒:“……”

    “这个……”

    “小姑娘你别担心,”房东立刻扭头,安抚道,“你要是害怕我现在就把房租退给你,这太可怕了!”

    “不,不是……”

    “没关系,东西我也找人给你搬回去。”

    “这……”

    “今天下午就全部搬干净,不用你出钱。”

    迟芒哭笑不得。

    什么也听不懂的焊工拎着工具箱,忍不住打断:“我可以工作了吗?”

    房东:“可以可以,一定要焊紧了,最好鬼都踹不断那种。”

    焊工:“……”

    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一个疯了。

    焊工提着工具开始噼里啪啦焊栅栏,原本房东以为这只是条小缝,几分钟就能搞定,没想到今天再看,小缝变成了深渊,收拾起来就稍微麻烦了点。

    大清早的,焊工的维修工具发出的噪音比较大,房东没注意到别的,一个劲地琢磨要怎么样才能把那只踹门的鬼揪出来。

    迟芒无奈,只好告诉他,她昨天搬东西时不小心砸到了栅栏,才砸成的这样。

    房东一言难尽地看着她,究竟搬了什么东西才能把栅栏砸成那个死不瞑目的模样?

    迟芒愈发心虚了。

    噪音越来越大,狭小的走廊里刺啦刺啦声不断回响,荡上耳膜,又委屈地弹了回去。

    迟芒看了眼302和303紧闭的大门,思索了一下,进屋洗了点水果,端出来,给了房东一些。

    吃完草莓,302依旧没动静,迟芒稍稍放下心来,又进屋切了些苹果,刚出门,就瞥见302有了动静。

    她站直身体,直直望着那扇门。

    302的门和她的不一样,这层楼一共三间房,301和303都有防盗门,唯独302门前空空,但门框上残留着防盗门的痕迹,也许以前302也装过防盗门。

    大概是现在的主人不喜欢进进出出要开关两扇门的麻烦劲,因此便叫人卸了防盗门。

    门开了一条缝,早已和迟芒有过两面之缘的男生穿着睡衣站在门边,抬眸朝外扫了一眼。

    看神情倒是没什么不耐烦,但迟芒总觉得扰人清梦很不道德,原本她打算下午请人来修门,没想到房东热心,一早就让人过来了。

    她碍着昨天踹端门的事儿,也不好意思让人再回去。

    一见302的门开了,她马上小步跑了过去,把水果盘伸到那人面前,不好意思地笑笑。

    “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马上就好了,真的。”她端着水果盘,举高,腼腆地笑,“那个,今天有点突然,家里只有水果,只能暂时请你吃点水果,非常不好意思,下午我会去买点别的回来……”

    这人很高,垂眸的时候,漆黑浓密的眼睫静静敛住半只瞳仁。

    或许是刚睡醒的缘故,他的眼底隐隐流露出一星半点的倦懒,周身的冷意被这点倦怠轻轻摩擦着,融合出几分说不上来的气息。

    郁却低头看了眼水果盘里的苹果,切得整整齐齐,刚洗过,苹果表层还沾着水。

    小姑娘手指白白的,纤细中裹着薄薄的肉,看起来很软,皮肤还湿着,青葱似的指尖紧张地蹭了蹭水果盘。

    她眼睛很大,里面盛着浓浓的歉意,真情实感得令人无法怀疑。

    见他不吭声,迟芒又举高了点,嘴角抿出一个小梨涡:“新鲜的,很脆很甜的。”

    郁却瞥她,缓缓松开握着门把的手,大概看出来她的坚持,微皱眉,从水果盘里敷衍地捏了块苹果。

    迟芒松了口气。

    接着,听见他用那把冷淡的好似有冰粒无声碾磨的嗓音说:“你能徒手掰开苹果?”

    迟芒愕然抬头。

    男生表情很淡,好像刚才说话的不是他,一双浅棕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注视着她。

    他眼睛颜色偏浅,色彩偏冷,被他看一眼就像是眼皮上倏忽之间掉落了一片雪花,冷的没有那么刺骨,却叫人莫名有种若有所失的惘然。

    迟芒感觉耳根有些热。

    他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笑话她的暴力吗?

    “你,”迟芒缩回手,歪着头,迟疑地问,“你刚才是在笑话我吗?”

    郁却反问:“我为什么要笑话你?”

    迟芒耳根更热,原来人家不是在笑话她啊,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不不,没什么,”她连忙摆手,“是我误会了,对不起哦……你还要吃苹果吗?”

    “不用。”郁却拒绝得十分干脆,低头瞧见她微微一暗的眼睛时,话语一顿。

    “拿不下。”他改口,抬了下捏着苹果块的手,他另一只手还要关门,的确是拿不下。

    迟芒恍然大悟:“没关系没关系,这个给你呀。”

    她把水果盘往前送了送,弯着眼睛,甜甜一笑:“我家里还有很多苹果,你要是喜欢,我再切两个呀。”

    不得不伸手接住水果盘的郁却:“……”

    不,他其实不大喜欢吃苹果。

    迟芒回去后就真的洗了苹果,四个,单独放到一边。

    给焊工和房东叔叔的水果盘里放了其他的水果,房东临走时没要她付钱,虽说门是她弄坏的,但栅栏本身就要修,没必要让她多出那点钱。

    房东询问了她昨晚的睡觉情况,迟芒说睡得很好,没有听见敲门声,也没有看见门口有零食碎屑。

    房东依旧有些忐忑,叮嘱她有事一定要打电话,顺便提议要不要在门上装个监控。

    迟芒委婉拒绝了。

    走廊毕竟是公共的,装了监控,岂不是连隔壁两间房房主的生活也要被监控进去?涉及隐私,多不好?

    两人离开后,迟芒也跟着下了楼,去超市买些其他的东西。

    郁却补眠时隐约听见门铃在响,他没理会,往被子顭测劇褖褖褖.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里沉了沉,门铃响了两声就停下了,他睡得沉了些。

    再次醒来已经临近中午,他不太饿,也懒得定外卖,倚着床头坐了会儿,等起床气散得差不多才慢吞吞下床,穿着拖鞋往客厅走。

    刚出啃?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o慰锕
吞涂醇杓干戏抛?01那个小姑娘送他的水果盘,盘里的水果蔫了许多,口感估计也不怎么样。

    他脑子里闪过那小姑娘一边假哭一边揍人的画面,然后又闪过她红着眼眶哭唧唧地边吹手指头边抬脚踹防盗门的画面。

    两次动静都挺大,显而易见,对正常人来说,这是个不好惹的小姑娘。

    郁却走到茶几旁边,又想到小姑娘今天早晨穿着粉色的兔耳外套、举着水果盘讨好似的往他眼前送的模样,与前两次见到时截然不同的动作和语言,反差实在太大,令人印象深刻。

    他弯腰捏了块苹果,嫌弃地皱了皱眉,本不想吃,但这会儿不知为何居然感到了久违的淡淡饥饿感。

    他咬了一口。

    口感果然不怎么样。

    他忽然想起来早上模模糊糊听见的门铃声,走到玄关开了门,看见地上放了一堆东西。

    两瓶草莓味的酸奶,一罐苹果味的水果糖,一盒不知道什么口味的小蛋糕,蛋糕盒子上还贴着一张浅黄色便利贴。

    “这是早上打扰你的道歉礼物,请不要拒绝呀_”

    字迹清秀娟小,末尾的笔锋却稍稍有些硬。

    倒是和她的形象挺像的,看着无辜可爱,动起手来却暴力干脆。

    原来早上按门铃的是她。

    郁却收了便利贴,看了眼地上明显小女生才喜欢吃的东西,又看了眼隔壁301紧闭的大门。

    停顿片刻,他俯身,打算拿起地上的东西,眼尾向外一扫,忽然注意到303门口也放着一些东西。

    酸奶,水果糖,小蛋糕,甚至比他门口的还多了两个橙子。

    郁却:“……”

    呵。

    他冷着脸直起身。

    本想一脚踢开门口的东西,都已经抬起了脚,然而到最后也没真踢下去。

    但他还是完全无视了这些道歉礼物,面无表情摔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