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她一笑呀 > 小可爱

小可爱

推荐阅读:
    学府小区位于a市郊外,地处“要塞”,前邻复刻版商业街,后邻重点中学八中,地形堪称得天独厚。

    从小区门口到八中后门不超过五分钟,省时又省力。

    最重要的是,小区门口那条商业街早晚营业,街上店铺琳琅,吃喝应有尽有,极大地满足了学生们的各种需求。

    因此,学府小区素来是八中学生们租房的不二区选。

    每年六月高考季一过,学府小区就会迎来一大波新租客狂潮,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学府里的公寓该租的都能租出去,租不出去的……

    除非它闹鬼。

    “我们要相信科学啦,现在不流行那些封建迷信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迟芒握着手机,好声好气地和那头的人说,“戴戴,还有诚信和友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你是不是又忘了?王老师昨天上课才提问过你呀。”

    “诚信友善诚信友善友善……友他大爷!芒芒,我这次真没和你开玩笑,那间房真的闹鬼!哎呀你听我的,别租那间房,我这边有同学也在外面租了房,她说这两天就替我留意一下有没有多余的房能租,你再多等两天能死吗!”宁可戴只恨不能生出一双翅膀飞过来,在手机那头急得要死。

    “可是我已经交过房租了呀。”

    迟芒抬头看了眼对面表情有些尴尬的房东,温温地笑了笑,不是很在意。

    她天生一张娃娃脸,大眼睛,唇角上翘,搭上额前遮眉的齐刘海,整个人看起来又软又可爱。

    总而言之,外表十费壯懶赶囅呇?4.c贸屑
志哂衅燮浴

    至少,面前这位心虚的房东就被她温和无害的外表给欺骗了。

    宁可戴说:“那就退了!总之那房子真的不安全,你也不想想,学府每年租房的人那么多,而且这都三月份了,怎么可能还有空房留下来?要真有空房,那些高三的学长学姐不早就饿狼扑羊了?哪还轮到你租啊?”

    “没事的,戴戴,你放心啦,我知道自己在干嘛,”迟芒耐心安抚着她同桌,“要不先这样,我先住两天,要真遇着你说的那个情况我再搬出去也不迟。”

    “可是——”

    “没事啦没事啦,我现在还有点事,先挂了哦,晚上回去给你带宵夜!”

    迟芒干脆利落地结束通话,成功阻断手机那头狂躁的咆哮声。

    她收起手机,眨了眨眼。

    房东捂了捂胸口,这小姑娘太可爱了,看看她那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娇小身板,他要是真的把这房子租给这小姑娘,单是想想以后会发生的事情他就于心不忍。

    “小姑娘啊,”房东忍痛道,“你真的考虑好了?真的要租这房子?”

    迟芒点点头,轻快道:“房租我已经交啦。”

    房东掂掂口袋里的手机,感到沉重:“这房子的情况我也和你说过了,有时候凌晨会传来敲门的声音,早上开门还有可能会在门口看见一些莫名其妙的零食碎屑……”

    “我知道。”

    “你朋友刚才也劝你不要租的吧?你还是坚持要租吗?”

    “租呀。”

    房东已经实话实说了,房租他收的也是市场价的一半,这房传闹鬼的消息已经传小半年了,前后三个租主,陆陆续续要求退房,甚至连房租都不要了。

    之后八中就盛传这里闹鬼。

    他觉得这简直就是污蔑,但奈何三个退房的租主都说的信誓旦旦,他不信邪,半夜来蹲过点,一蹲就是一夜,到了第二天愣是屁都没发现一个,更别说那个可恶的鬼了。

    也许那鬼成精了,知道他蹲点就不敢出来了。

    这几天他正琢磨着买个监控装到门上,不过没等他买来监控,这个小姑娘就联系他说要租房。

    他这两天已经提前把事情原委说清楚了,本以为小姑娘会被吓着,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明知道闹鬼还要住下来。

    “因为我心中有党,鬼神不侵啊。”小姑娘开玩笑似的说。

    房东无奈,只收了一半的房租,告诉她要是过几天不想住了随时可以过来退房。

    迟芒没说要退,也没说不退,只是含着笑将他送到门口。

    房东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回身指了指防盗门说:“对了,这个防盗门的栅栏坏了,容易伤着人,过两天我找人来换掉。”

    迟芒看了看防盗门。

    说是坏的倒也不至于,只是中间有个栅栏稍微裂开一点口子,力气大点儿的人就能掰开。

    她弯着眼睛说可以的。

    她住的301,隔壁是302和303,这栋公寓楼每层都是三间房,地处郊外,公寓规模不大。

    301对面就是电梯,电梯门对着的是安全楼梯,安全门上贴着几张纸,有开锁广告,也有上门查水表的。

    迟芒看了看紧闭的302和303,问房东:“这两间房也都有人住吗?”

    房东点头:“两个都是高二的男生。”他指了指303,哭笑不得地说,“303的男生挺好说话的,上次看见我还给我两块大白兔。”

    可能是心有惭愧,房东话忍不住多了起来,扭头看向302,中间的那间房,说:“302的男生我就见过两次,那男生长得好看,就是不大爱说话,哦对了,他们俩好像认识,上次我看他们就一块儿回来……哎小姑娘,你一个人住这儿你家里人放心吗?”

    “放心啊。”迟芒举起拳头,她手小,拳头也小,半真半假地说,“因为我很厉害嘛。”

    房东显然把她这话当做玩笑。

    打扫完卫生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了,今天周五,迟芒不用上晚自习,迟爸这周出差,迟妈是医生,今天正好在医院轮班。

    迟芒提前和迟妈打了招呼说这周不回去,她家离八中有点远,坐完地铁还要转两趟公交车,折腾一趟实在麻烦,况且明天她还要把宿舍里的东西都搬出来。

    收拾完房子,迟芒锁上门,下楼。

    学府小区和八中后门中间隔着一条暗巷,巷子不长,平时灯火通明,这几天也不知道哪来的顽皮小孩一连打碎了好几盏灯,大半夜的乌漆嘛黑啥也看不清。

    好在这年头都有手机,打开手电筒走个两分钟就能到头。

    迟芒不需要走到头,走到中间的学校后门就行。

    后门有两个保安,这条巷子短,有保安看着,基本没出过什么事。

    今天两个保安本来也应该在这看着,但这俩晚上都吃坏了肚子,这会儿两人正惨兮兮地在厕所排排蹲。

    迟芒刚拐进巷子就嗅到一股子淡淡的烟味。

    她耸了耸鼻翼,思考了一下,拉起衣领遮住小半张脸,这样就闻不到烟味了。

    她打开手电筒,光线骤亮,陌生男生的声音同一时间响起。

    “他妈烦不烦啊,抽完就走……”

    话没说完,巷子里抽烟的三个男生就见巷口一道手电筒灯线扫过来。

    朦朦胧胧的光线里,烟雾一缕缕晕散开,像是不知名的幽灵。

    迟芒听见了男生刚才说话的声音,脚步顿了一下,抬头,借着昏暗的光线看见巷子旁边的墙壁上倚着三个正在抽烟的男生。

    扫在石板上的灯光里慢慢踏进来两只脚,接着是三只,四只。

    “小妹妹,遮着脸干什么?抬起来给哥哥们看看呗?”流里流气的声音说,“哟,看着挺小啊。”

    迟芒半张脸还掩在衣领里,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对面三个人。

    中间那个眯着眼说:“嚯,看起来挺可爱嘛。”

    他说着,想伸手拉下迟芒遮脸的衣领。

    旁边两个也贱兮兮地伸过去一只手。

顭测劇褖褖褖.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你们也是八中的学生吗?”

    迟芒退后一步,用一种软乎乎的声音问,听起来不仅不怕,反而还有些好奇。

    “是啊,哥哥们都是八中的哦。”

    “可是八中怎么会有你们这么坏的学生呢?”

    “哈哈哈小妹妹你怎么这么天真?谁说八中就不能有坏学生了?再说了,我们是坏学生吗?哪里看起来像了?”

    “哪里都像。”迟芒说。

    话音刚落,她的大眼睛里忽然涌上一层薄薄的水光,在手电筒暗淡的光线下,仿佛她只要稍微眨眨眼睛,眼角就会流下两行令人心疼的眼泪,纯洁脆弱得像个瓷娃娃。

    面前的三人一时不察,居然被这表象短暂地震住了。

    接着,他们就听见两声可怜兮兮的抽泣,还没来得及听第三声,三人鼻头就各自中了一拳头。

    “呜哇!大坏蛋!”

    小姑娘抡着弱不禁风的拳头,愣是把三个混混硬生生砸到鼻血横飞。

    三人踉跄着捂着鼻子撞到墙上,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他妈是小可爱吗?这他妈明明就是女巨人!

    “呜呜呜你们都是坏人!表姐说对坏人就要用拳头招待的!”

    “……”

    迟芒虚伪地抹了抹眼角,黑暗的背景里,她那娇小的身体正十分应景地颤抖着,小小的拳头还紧紧攥着,做出惊恐的姿态。

    她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控诉道:“你们都是八中的坏学生!”

    混混三人组没被她打哭,都快被她矫情的哭声哭得流血又流泪了。

    迟芒揉揉眼角,踹了脚恼羞成怒冲过来的一个混混,正好将人踹到后面两人身上。

    三人叠罗汉似的压到墙壁上,软趴趴地滑下去。

    迟芒皱皱小鼻子,刚想问清楚这三人都是哪个班的败类,细腻眼尾幽幽向外一扫,忽然注意到巷子口的阴影处居然站着个高高的身影。

    动作一顿。

    离巷口距离不算远,大概也就几步的样子,但她手电筒的光线达不到那么远。

    巷口那人也没开手电筒,整个人几乎笼在阴影里,她只能看出来那人是个男生。

    个子很高,瘦瘦的,面容隐匿在阴影中,黑白色的外套,裤子和鞋子应该也是黑色的,周身一水的深色安安静静融入夜色里,宛如一只梦游的幽灵,误入这一片狭仄的天地。

    迟芒盯着那儿瞅了瞅,眼泪还将掉不掉地挂在眼眶里,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她看不清对方的眼睛,但她知道,那人正在盯着她看。

    看什么看,没看过小可爱揍人么?

    迟芒心里那么想,嘴里却委屈又戏多地冲那头大喊一声:

    “哇啊!!!叔叔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