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17

chapter17

推荐阅读:
    17

    “江哥哥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啊。”俞落将包里准备的笔记本摊开在桌上,随意闲逛,往阳台走去。

    俞落最喜欢的也是江大小区的阳台,每家都这么开阔的露天窗。

    江河有些拘谨跟着俞落也往前走。

    “江哥哥,你不请我喝些东西吗。毕竟我也算是客人。”俞落低头往下扫了一眼,蹭的抬头转向江河。

    “嗯?”江河咂舌,有些无奈客气问道:“你……喝什么?”

    “苏打水,江哥哥家应该也只有苏打水吧。”俞落甜甜一笑,从背后推着江大走出了阳台。

    俞落心里是慌张的,楼下120的鸣笛声还是听得清楚,跟着救护车急切奔走女人她俞落看的清清楚楚。才见了一面,这个女人像是梦魇一样,让自己恐惧,只是她整个人的氛围,却又让自己记恨不起来。

    自己心心念念的江哥哥家中,已经全然变了样子,并不是装潢,而是充斥这另一个女人的味道。

    “你自己来挑。”江河打开冰箱,其中精致跟以往会大不同,苏打水,鲜榨果汁,还夹杂两人份的百威啤酒。

    俞落咬牙,执拗拿了瓶苏打水,缩回了沙发。

    “想采访什么,问吧。”江河靠在长椅上,捏了捏眉心,懒洋洋的。

    “江哥哥已经退役,找女朋友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提上了档期?”俞落低头,有些心虚,看着江河古怪的看着自己,便忍不住又补了一句:“这是很多小伙伴想问的,毕竟你的粉丝,你懂得……”

    “在计划内,今年一定会有进展。”江河似是想了什么,微微笑了笑。

    “那江哥哥考不考虑从新返回赛场呢。或者说更喜欢那个身份的你呢。”俞落翻着剩下的问题,问答的有些不走心。

    江河看着自己的手腕,思索的良久,声音有些沙哑:“手伤了,如果能康复就一定会重返赛场,那个地方我想念到发疯。”

    上次抓劫匪被扎透了受伤。原本是血块汇集的地方,毛细血管自我修复。受伤的情况竟然明显好转!

    俞落眼角亮晶晶的,江河与生俱来的自信是自己最羡慕的,在他心中,这个男人就是王,她们就该仰望着。

    “对了,顺便你可以帮我补充一句。”江河眼神执拗的看着前方,似乎宣战的摸样:“趁着我没在,能折腾的战队赶紧折腾一阵子,万一那天我想不开又重新回去,你们连机会都剩不下了……”

    “江哥哥……”俞落呢喃着。像是陷入了自我催眠的魔咒,不知该问些什么。

    俞落收回了录音笔,满脸的感激:“江哥哥你赔了我这么久,我请你去吃锅子吧。”

    采访将近两个小时,江河揉着颈椎。有些疲累。

    时候已经不早,俞落左右拖延,还是被江河强行带拉上车,要将她送回学校。

    出门时,江河海着重的看着段小溪家门口,老太太被送住院的事情,被俞落巧妙的隐藏,他压根一点都不知道……

    段奶奶被送进医院,所剩钱财,也只勉强够交上半月的住院部费用,医生说,老人心脏连带受了影响,不可再受过分的刺激。

    <紧急通知,青训营训练择更为整天。为鈻较壪壪?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期半月。>

    青训营的导师也被叫去喝茶,导师也背了疏忽管理和帽子,训练周期剪短一半,训练强度翻倍,十五天后,届时选修大会竞选排名。

    江河的母亲真的是来的赶巧,青训营前两天早晨,自己偷偷摸摸用备用钥匙潜进了屋。

    江大没有晚上反锁门的习惯,早晨听见脚步声,差点没吓得撅过去。

    江妈妈一脸狡猾,跟耗子样围着屋里了一圈,神神秘秘凑在儿子面前:“小江啊,跟妈妈说,是不是谈恋爱了。”

    江大一脸懵逼,微卷的头发乱糟糟的,有种想让人亵玩的冲动:“你听谁说的消息。”

    江妈妈脸上乐开了花的表情:“妈不是那种不开化的老顽固,你要真喜欢她带回来见见,只要真心相爱的,男孩子妈妈都不介意。”

    “好啊,改天我把那男的给你带来。”江河压了口水,说的懒洋洋的。

    江妈妈脸上僵硬,转身出门,一路小跑又赶了回来:“我都发现证据了,还在这儿嘴硬。”

    江河一开始没明白是什么东西,结果到手里之后,顿时脸黑,上次帮那个女人买的卫生棉,她没带走。

    江河顺手就收到卫生间的抽屉里。

    “还男人,你们男人用这东西做什么?”江妈妈盼星星盼月亮总算见了江河谈恋爱,毕竟是年轻屑.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鈽
有为的小伙子,从来没见过谈及女孩子。

    想当年真的把江妈妈吓坏了,以为真的儿子是弯的。

    “我们男人来大姨夫行不行。”江河无奈。

    江妈妈喜在心中。坐在床边摆弄着自己的指甲,语重心长道:“你也别有压力,我也不是真为了这事儿来你这儿,你俞阿姨给我介绍了男朋友,这两天我去见面。”

    江河苦笑:“虽然说我不介意这事情,但是好歹是当着你儿子的面,能不能稍稍收敛些你的荷尔蒙分泌。”

    “收敛什么,把你拉扯大够不容易了,再不然恋爱,你妈真的就老了。”江妈妈坦率:“听说那个人跟你一样,搞什么电竞的,应该是个稳重人。”

    江河不介意母亲再婚,反倒是更加赞同,江河没有父亲,换句话说他是一场意外的结果……江妈妈为了这个孩子,耽误了太多年的时光。

    不婚不嫁,独自一人……

    江河不忍心剥去母亲的期待。淡然张口:“她最近在忙,改天我带回来给你见。上大二,比我小很多。”

    “呦,你不是最不喜欢老牛吃嫩草的。去年你俞阿姨就想把俞落介绍给你,你知道那小丫头心心念念着你的。”江妈妈进门之后嘴上没停过,抓着机会就是一通抱怨。

    江河一开始还跟着应两句,最后实在被这家长里短的小事磨净了耐心,趁着不注意,偷偷溜出了门。

    等再回去的时,江妈妈已经不见,只留下一封随手信,这迅猛的速度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儿子大了,即便是家里有空房间,江妈妈也从不愿跟儿子住在一家。

    江河总觉得空空的,已经很久都没见到过那个女人,从顾青那里打探出来的消息,段小溪每日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从训练营到医院,在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江河有件事情思考了很久,明天就选秀大会,她的去留总想听小溪自己说说。第二日很早就赶到了训练基地。

    江河套着一身深蓝色西服。难得显得正式。远远的看见段小溪后,拽着她就往树后走。

    “哦,我的安吉丽娜,你可知道我是何等的思念你。”江河用着夸张的英伦强调,从袖子里拽出一朵路边采的不知名的野花横着含在嘴中。

    段小溪无奈叹气,心中却觉得有些慰藉,网上最近风波不断,她不敢跟江河靠的太近。身子往反侧躲了躲。

    江河看在眼中,伸手在段小溪勉强挡住前路,一副喜剧之王周星星的标志性动作。挑眉道:“想没想我。”

    段小溪脸上蹭的一下泛起红润,别过脸,昧着良心说道:“才没有。”

    “也算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江河嘴边邪笑。低头凑得的离那女人很近,像是在呢喃:“今天选秀大会,要不考虑来我的战队。”

    段小溪有很久没跟江河相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听着江河表明意图后,沉思很久,坚定的回绝:“除了st哪家战队就都行。”

    “我的战队怎么?有毒?”江河已经微微觉得有些心伤。

    “并没有,你既然问我的选择,我就应该说实话的。”段小溪抬头,一脸的认真:“上次你出手解难,我很感谢,但是我们并不是那种关系,所以,以后该是别再见面了。”

    江河心中委屈,这几日不见她就心里已经觉得赌气,现如今热脸贴了冷屁股,便更觉得窝火,回头冷哼一声:“爱去哪去哪,我们战队还不稀罕。”

    段小溪被吓得一愣,江河发火儿还是头一次见。还没来得解释原因,见看着他走远。

    段小溪的成绩积分全满,是近几年青训营中最出色选手,战队大鳄都闻讯而来。

    老许首当其中,见了江河一阵唏嘘,完全不计较上次解说台的玩笑。

    江河看的通透,有些没好气说道:“有话直说。”

    “已你江河的名号,st只要招新,一茬茬的新韭菜由得你搁,我这年老色衰的,往我们队去的新人寥寥无几的。”老许粗粝的手背挡着脸上,小眼睛偷偷从指缝立观察着。

    “江河,这次你就让我们一把,这样的好苗子我是真的要。”背后另一家战队从背后冒出,猝不及防来了一句。

    一群食肉动物闻见肉腥味似得。争相涌来,几波卖惨模式狂暴开起。

    “你们毛病?这事情跟我报备什么”江河冷眼,抬屁股往一侧挪了挪。

    “你的意思是不跟我们争啊?……”

    “君子一眼,驷马难追啊……”

    “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