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16

chapter 16

推荐阅读:
    16

    “不认真训练,不像你的风格啊。”江河跟在门口,低头瞧见手机上的信息,从背后一拽攥在自己手里。

    “呦呵。你家老太太来了,带我见见啊。”江河笑嘻嘻的:“顺便让我控诉一下,你欺负的我的种种日常……”

    段小溪无语,白了一眼:“你是闲得没事情做了?”

    江河侧头,手上轻轻捻动着耳垂:“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可以一起走的,搭我的车,更快些。”

    段小溪沉思,顾青催促的电话,紧紧跟着就呼来,便也不在纠结。

    “我会付给你车费的。”段小溪低头,走在前头。江河嘴角笑笑。算是满意。

    屋里的人散的差不过,只剩零星几个相约排位上分,两人收拾好东西,从训练出来时,已经不早。

    江大低头,没有留意从巷子口冲出来的人。正撞自己的胸口。

    “江哥哥。”那个女生长着一张娃娃脸。穿着雪纺衫的白裙,眼神通透,亮晶晶的。

    江河明显一愣:“俞落?”

    那个女孩子画着淡淡的妆,只有一米六的样子,在江河面前显得很是小巧。

    “江哥哥你竟然还在这里。”俞落笑起来脸颊上带着酒窝。江河身边贴近。

    江大往段小溪身边凑了半步,客气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报名了解说新秀,说这里有料可以采访。所以就来了。”俞落摸摸头,别过脸看着段小溪有些不好意思:“这位就是段姐姐吧。你的那位心头肉呢。”

    段小溪蹙眉;“没有,别听他乱说。”这个小丫头长得人畜无害,让人放心。女人也没有太过分的攻击性。

    “走吧,都散场了,你应该算是白跑一趟了。”江河挑眉:“人都散场了,直播里你应该都看到了。”

    俞落紧咬着嘴唇,像是被人看穿了心思,有些懊恼:“我已经打车赶来了,没有一篇出色的采访稿子。怕这次真的就错失这次解说行列了。”

    “不如小溪姐,我采访你吧。”俞落眼睛好像会说话,眼神可怜巴巴的凝望过去。

    “采访我吧。”江河手上拍了拍段小溪,看着两人十分亲昵:“电竞选手退役日常,这样的类似的报道应该还没有人做过,你可以成为头一号。”

    段小溪偷偷瞟了一眼,心中莫名觉得酸酸的。

    “江哥哥,别这么说。”俞落有些失落,紧跟在了江大身后。

    江河的车停驻在街道另侧,余下这二人叙话,自己去将这车开来。

    startech揽胜纯黑色车身,跟江河气质很贴合,显更显得成熟稳重些了。

    “等等!”江河靠近路边泊车,自己跨身走下。故意有些宠溺:“这习惯怎么改不了。”

    段小溪一脸惊吓,看着江河将副驾驶的门拽开。将自己往前推了推。

    “你晕车,跟你说了多少次坐副驾驶舒服些。”江河脸上背着俞落,笑得有些贱兮兮的。

    “我不晕的。”段小溪惊恐。

    “你晕的晕的晕的……”江河开启了复读机模式。

    段小溪没明白其中深意,耿直道:“真的不晕!”

    江河低头,十分绅士做出了一个请的表情:“都是自家人的,你不用陪着阿落坐后排的。”

    俞落刚探出身子。不动声色将脚步撤回,假意笑笑自己缩回了车内二排座位。

    “系好。”江河随手一指,段小溪没明白什么意思,她背着好大的帆布包,头埋在里头,找着什么东西。

    江河饶身,贴着段小溪脸边扯过了安全带,灼热的温度铺面,带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有些魅惑:“耳朵塞驴毛了?”

    段小溪脸上一热,这刻她突然有些慌,不是因为男人的小心思,更不是当着人面的打趣。

    而是。她记住这个味道,甚至觉得有些贪恋!

    段小溪脸看向窗外,有些结巴:“别找事!”

    “不找事找事,你的羊撞技能蛮厉害的,短时间内我不能在受两次。”江河闻言,忍不住跟着笑笑。

    俞落趴在座位后,觉得自己很多余。

    “你们应该会有很共同语言。”江河系好安全带,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懒洋洋的撑着下巴:“俞落应该比你只小一岁。”

    “只小一岁?”段小溪在书包里摩挲着。俞落的打扮显得年轻,总以为她还小。加上一口一个江哥哥叫的,让段小溪以为自己有种迈入老中年阵营的行列。

    “我的岁数……”女人一震,怪不得觉得刚才江河话鈻较壪壪?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里怪怪的。

    “战队的老板们现在应该都知道,青训营中的种子选手都有一份完备的资料。我手里有,他们一样。”江m.wenxue34.com
河绕开较堵车的路,择了一条最便捷的小路。

    俞落笑笑:“我也觉得跟小溪姐会很多话聊。毕竟是同龄人。”

    江河看着小溪,刚要开口就被女人的目光瞪了回去。

    “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这道理你不明白?”段小溪回头朝俞落笑笑:“咱们聊天。孤立他。”

    俞落点头,眼中难掩失落,江河都看在眼中。

    俞叔叔家跟母亲交好,俞落小时候就喜欢跟在屁股后……都是很多年的习惯了。只是到了这个年岁,有些事情就该避讳了。

    “钱,我给你搁下了。”段小溪捏出两枚硬币,放在手刹前的小盒中。

    “还真给你找到了。”江河惊叹。本来就是为了难为段小溪所想的,看来这女人是费了心思的。

    俞落伏在辆车之前,好奇的张望:“什么?”

    段小溪递过去硬币,瘪嘴:“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习惯,非要这两年份的硬币。”

    “听阿姨说,江哥哥出生在95年第一天的凌晨。具体算是那一年的娃。现在都分不清楚,所以才找了两年份的硬币。”俞落笑笑。江河从来没有跟自己策提到过任何的要求。

    这些年的一切,都像是将自己视作小妹,她多么羡慕段小溪。

    从听闻传言到现在,真的就走进了那个少年的内心。

    段小溪舔了舔嘴角:“后来呢……”

    “阿姨说,希望江哥哥能做人尖儿上的好孩子,所以就按着九五年报的身份,是这样吧。”俞落低头,摩挲了两下硬币回递了过去。

    江河看着段小溪,忍不住露出笑意:“看见没,哥就连出生日子都这么吊,妥妥的第一。”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分娩是个持续的过程,按着你暴露在这世界算起,你就算是诞生了,很有可能你也是前一年的最后一名。”段小溪较真儿,竟然真的分析起来。

    江河忍笑。俞落一脸惊恐。

    “江哥哥当时算是我们那条街上最厉害的,嘴巴毒,身手狠。能这么治住她的,小溪姐。你是第一个。江阿姨应该都不成。”俞落扯出一丝微笑,她料想到来的会难过。

    但是却不曾想,不自觉的的恩爱最让人心酸,嘴巴像是吞了整颗柠檬,酸酸的,带着苦味儿……

    “别说我妈!”江河无奈叹了口气。

    俞落向后推了些,身子往后靠在座背上:“可是阿姨好像这几天说了要探望你,江哥哥你不知道?”

    “靠不靠谱的事儿。怎么没跟我说?”江河脸上的无奈是真的,自己母亲的威力别人是没见过,跟开了嘴遁一样,他适应不过,才躲了这么远。

    三人闲叙的话不多,就到了小区,段小溪寻了方便,早些下车,他们两人往地下车库停车。需要的时间更久些。

    段小溪回家用时不久,走远时就慌慌张张。

    “小心些。”江河落下车窗叮嘱了一句,在路上想了良久,这时候越是避开她家老太太的好。不然有些事,便更不好处理……

    “奶奶……”段小溪推门,老太太就坐在门口,一手揉着胃,气的不成样子。

    “快,赶紧去劝劝。”顾青手上轻拍着老太太的后背,帮忙顺着气:“该说的我都说了,奶奶就是不信。”

    “你有没有”段奶奶说着泣不成声:“我就知道这事情会耽搁你学习,怎么就不听话。”

    段小溪攥紧了手,指甲死死扣在肉里,愣是不掉一滴泪。低声说道:“没退学。只是暂时休学,过了这些日子,还重回学校的。我看不得您这么遭罪。”

    “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好好跟老师说个好话,钱奶奶带来了,你交的住院费都在这里了,别让奶奶跟着操心。”老婆子手上颤颤巍巍,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色塑料袋,其中包裹着老人手上缝制的方形钱包。

    这是实在用不上的衣物缝制的,里头塞得鼓鼓的。

    “我不要。”段小溪身子退了一步。后背贴着房门,一字一句说道:“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就当是为了我……”

    话音才落,段奶奶早已泣不成声,哀嚎道:“都怪我这婆子,没有好命,是我拖累了我们家小溪啊!”

    段小溪搀扶起奶奶,老婆子呜咽不止,话音越说越小,身子瘫软没了意识……

    “快,赶紧打120……”

    “奶奶。你别吓我,求求你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