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15

chapter15

推荐阅读:
    15

    疙瘩脸本来是赚取些风头,反倒是将自己逼到了绝路,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场solo赛。

    “来呀,谁怕谁……”

    段小溪的母老虎的名号在训练营里成了响当当的招牌,作为看客的小伙伴良多,段小溪真正本事几何,需要一场战役来证明。

    疙瘩脸养足了精神,‘小小金针菇’挨了一脚,如今也缓和了很多。今天的比赛打得漂亮,昨天丢的面子也就能挣回来。

    段小溪独来独往,除却搭讪的也不跟别的男孩子主动搭话。

    段小溪长得漂亮,修身的牛仔外裤简介整齐,想要上感谢追求的人拍成了长队。

    偏偏是这女人太过强势,若真的是没有强有力的能力,恐怕她不会甘心示弱,失败,甚至沦为别人手中的玩物。

    “今天乖乖受死吧。”疙瘩脸能栖身在青训营的行列,一定也是有拿得出手的英雄,段小溪不会轻看任何一位选手。

    即便那人他十分不喜欢。

    段小溪打着哈欠,昨晚联系新英雄到半夜,今天的精神装态确实不算上佳。

    “今天的首次积分战,我们请来的是江河前辈为我们坐镇。”导师姗姗来迟,身子朝着边缘退了半步,将主讲台子的位置让给了江大。

    江河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裤,上身浅灰色连帽衫,两手插兜轻飘飘票的往讲台中间走去。

    台下的少年眼睛都直了,巴巴的江河,那是自己少年的偶像,这么面对面的距离,算是一份慰藉。即便是惨遭淘汰,也算是弥补了当年旧梦。

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没什么可欢迎的,我是暂定退役选手。你们才是树立明日风采的人。”江河短短两句话,整场的气氛顿时被挑动起来,这样严峻的赛场压力,没有持续的意志力很难坚持。

    “还等什么,有请第一位选手上场吧。”江河手上指着段小溪,好似来两人压根不认识一般。段小溪警觉砍了江大一眼,偷偷赶来解说藏的还真好!

    今天青训营的首个积分战,按着规矩,是要全渠道直播的。

    今天他作为课外指导的一应事宜。江河竟然丁点都没跟自己提过。

    “两位参赛比赛选手,请移步两侧备战厅。”江河言辞正派,手上指了指两侧的小房间。声音不自觉的有些低沉:“大屏幕实时播放双方对战实况。”

    导师也跟着江大算是老相识,想当官方的问道:“江大觉得那一方可以赢?”

    “那一方?”江河随意落座,,轻轻揉了一下右肘,自己手臂上被扎了那刀后,竟然觉这臂膀轻松了很多,贱意一笑:“你们觉得自己能当打虎英雄吗?”

    导师跟着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一紧,尴尬道:“江大是更看好咱们这位女选手了?!”

    江河轻笑:“反正我是不行,要是那为勇士可以,请务必告知。我去学习。”

    “你跟我说是在家闲的无聊来这里逛逛。你这满嘴跑回车,不仗义啊。”导师觉得自己被坑了,要知道这样的结果退一万步讲都不能答应。

    “活跃一下气氛。”江河笑盈盈的,双目认真的盯望这屏幕,昨天打架的消息自然传到了自己的耳边。

    不然也不会来的这么着急。

    “那看这样子老朋友是更支持这位男选手了?”江河捏了捏手,他不担心段小溪会输,只是要提防那样的野狗发起狂躁时会乱咬了人。

    “我们还是看结果说话,只有硬实力够强,才能栖身各大战队甚至首发阵容。”导师强行往回凹造型,想要升华到一个到高度。

    “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江河打断导师,“电子竞技,成绩说话,你赢,你就是这个游戏的主宰,你输,别人骂你,就得忍受。”

    导师有些无奈,索性破盘子破摔,脑瓜有气无力的垂在江河的肩膀上:“大家听江大解说即可。”

    江河有些膈应,伸手推了推导师的脑袋:,“能离远点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特殊爱好呢。”

    导师跟着一机灵,讲自己也吓得不轻。生生忍下了嘴巴里的脏话。

    江河挑眉,此时游戏刚刚开始,想必那女人也戴上了耳麦,外头的种种议论,自然是听不到的。

    今天的1v1solo中,采用的是整张的王者荣耀峡谷地图,击杀三次货推倒水晶即可获胜。

    “双方选取英雄。”江河蹭着下巴,有些期待段小溪拿出的新英雄。

    “露娜!”江河皱眉,这不仅算是当前版本的下水道英雄了,简直可以说是费到无止境的英雄。

    solo赛中拼的前期节奏,没有四级之前,大招技能无法解锁,即便是能打出月下无限连得的技能连招,大把的时间还是要用来避战。

    疙瘩脸入手选择了英雄公孙离,可操作的空间也有,但是更贴合版本所为。

    进入峡谷,段小溪主选二技能,炙热剑芒,这个技能使露娜将剑插入大地,以炙热剑芒牵引附近敌人靠近自己并眩晕他们,造成120点法术伤害,获得可抵挡+80法术加成点伤害的护盾并标记敌人(无法标记机关),造成持续2秒50的减速。

    借住防御塔伤害伤害,率先清掉了第一波的兵线,转头奔向自家蓝野区,收下蓝buff。

    疙瘩脸有些慌张,针对露娜的回击方式,最简单直白即是反调地方蓝爸爸。

    这是一个蓝量消耗品极大的英雄,没有蓝条,神仙本尊来了也难秀上一场。

    只是碍于昨天的心理压制,疙瘩脸不敢激进应对,又反悔自己策红野区,弥补经济落差。

    这么一来一回是耽误了不少时间的。段小溪更先到达了四级,直接越过红色野区。此时的公孙离还在三狼较量。距离四级还有一半的经验时间。

    公孙离,见此就想要逃,段小溪看准了时间,一技能弦月斩”。u银色剑光毕显。可以使露娜挥出一道剑气冲击波,对命中的敌人造成350(+51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并标记敌人,紧接着大招二段进场贴在公孙离的脸上。

    公孙离见状反几块,一技能出伞。标记可释放真身位移至此。段小溪早像是预料到一半,二技能一直捏在手中,等待伞落位置真身幻移过去后,炙热剑芒重新拉倒自己脸上。

    公孙离心中叫苦,看着露娜连招技能在面上无限制的释放,毫无还手之力交出一血。

    “这算是吊打。”这手速极快,但凡玩过露娜这英雄的,便都会明白,标记技能越短,飞舞的速度跟每秒打出的技能伤害便越多。

    江河冷哼一声,扫了眼下这群年轻的孩子一眼,收起了笑意,缓缓的说道:“其实更加重要的一点,你们其实都忽视了。”

    导师迟疑片刻,眼眸发亮,后背顿时一阵难以言喻的凉意。呆呆滞道:“符文大剑。”

    “不错”江河轻笑,身子懒洋洋的就靠在背后,心中欲念的一点担忧也被清扫的去干干净净:“游戏至此,一塔一血的优势下,打蓝爸爸的时间还是跟初始时候一样。你们是怎么觉得呢?”

    “露娜没有出任何装备。”

    导师收敛了笑意,这样的方式他并不怎么认同:“太过冒险激进的方式,都不是我们所推崇的,稳稳的赢下比赛,才是上策。”

    江河沉默。从自信心上打击敌方的手段。比自己还要强硬百倍。他跟导师的思想主张眼圈悖逆,典型的失败案例。

    “我可不这么认同。”

    江河打着哈欠,手上指了指大屏幕::“不论你是观众还是选手,千篇一律的比赛你爱看吗。提得起激情吗?”

    导师往后缩了缩身子,仍旧是无比警觉:“那是版本跟运营的事,别教坏孩子么。”

    “教坏……”江河冷静的屏幕,段小溪只凭借个人操作,接连两次在buff的三角关隘处,标记四周野兽无伤害躲过技能,再次收下公孙离的性命:“他们每一个人,既然能坐在这里就是对于这游戏有超脱寻常人的认知,公孙离大战马可波罗的戏码你不觉得看的太多了?”

    “就是因为太过单调的比赛套路,为了赢,将所有的一切都搁置在运营体的熟练上,所以整个受众的群里才会越来越少。这个道理其实你看的更清楚,不是么?”

    导师没有的否认。

    “所以你看到这么多的打野位置,你开心的很。”江大说的不留情面:“一个好的打野位置,除却必须要是节奏带动者的原因外,更重的的是这是整个团的灵魂。”

    导师捏了捏眉心,有些讨饶:“我求你了,剩下的给我解说,可不可以?”

    江河耸肩,距离段小溪的胜利只剩一步之遥,别管谁的解说,结果总是难改的。

    没过两分钟,段小溪碾压之势拿下了比赛,强杀敌方两次,当着面点爆了水晶。公孙离气急败坏,愣事一点办法都没有!

    “艹,你这是什么意思。”游戏结束,双方英雄的技能面板被调遣出,疙瘩脸看着段小溪的出装,顿时一阵羞臊。转而直到愤恨。

    段小溪出了备战室,面对那小肥胖子的控诉,也不再多做解释。

    “能有什么意思,哥们,看不上你的意思呗!”堂下一阵哄笑。

    “就是,看开点,也就是不懈游戏出装,不算很过分的。”

    疙瘩脸忍无可忍,涨红着脸色朝着段小溪身边冲了过去。

    “都怪你,jr,要他妈不是你,老子会是会是现在这副吊样子。”疙瘩脸肥硕的手高高举起。朝着段小溪的脸上挥去。

    “好能耐啊,打女人。”疙瘩脸用足了全力,手腕还是被江大死死的扣住,挣脱不开。

    “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打,我能进青训营也是有些关系的,我表哥是……”他话音未落,就被结结实实的撂倒在地,肥硕的身体将背后的板凳砸的稀碎。

    “哎,说话是要负责人,什么表兄表弟的,都不好用,实力说话。”江河半蹲着身子,眼神凶簃.wenxue34.com


    疙瘩脸吓得不敢多言,双手有些防备,挡在面前。

    导师跟着皱眉,在他的管理场所中出了这样的事情,确实算是不光彩的,他朝着江河微微鞠躬:“我会严厉处置的。”

    江河大拿捏得清楚关系,不该管理的半分不逾矩,在这个圈子,除却技术必须过硬,有话语权的人才能长青,很巧。江河就是这样的人物。

    “想自爆家门。看我学着。”江大戳在了戳脚下的疙瘩男身上,眼神有些炫耀。

    拇指向后微一指:“最近呢留言不少,有些呢说段小溪是我江河的人,我不否认,如果纯粹技术问题,该怎么喷就怎么喷,我无话可说。即便我追求不上,那也照样算是心头肉,要是老这么欺负的话,那就是要宣战的节奏了,我得好好接着。”

    段小溪一愣,她顿时清楚为何江河没有将这一切同自己说个二三。

    【我去,江大这是要公开的节奏,这小情话说的,行家,老夫的少女心爆棚。】

    【江大真的要抛弃我们花样少女心组合。】

    【祝福祝福……】

    【凶残的我表示不能接受,江大大在我心中应该是完美的独身主义者!】

    弹幕靠着仅有的一段视频资料,就已经展开了热议。

    他笃定了要将这所有的火力往自己身上引,近来的微博上关于,段小溪的议论不少,说是女人倒贴勾引江大。

    心机婊……比比皆是。段小溪都看在眼里,自然江河也都清楚,他身上所包含的流量,既是无数粉丝的汇集,风吹草动自然也会引来非议。

    江河的做法简单直接,将攻击的矛盾点全部引导向自己,说是欺负新人也罢,倚老卖老也好,他都愿意承受。

    段小溪别过脸色,这个男人拿出了了十二分的赤城。他不多说,她全都懂。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段小溪低头,趁着众人都不留意,悄悄溜溜了训练室。

    江河跟在身后,见段小溪不再跟自己多说一句话,也就不再尾随。

    今天闹的这一场,导师是要跟着头疼的,别说全程直播的比赛要耽搁下。怕是被官方团叫去喝茶也是逃不过的。

    “你对那个女人?”导师跟江河是老交情了,这样认真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是认真的!”江河低头,点了根烟,自己做的这一切,那女人好像并不怎么领情。

    导师有些震惊,那个小胖子已经因为作风问题被青训营除名,接下来的积分赛推迟了一天,算是给各位选手有个可以应对喘息的光景。

    “行了,江大,别在我这儿耗着了,该怎么撩妹怎么撩妹去吧,我该去喝茶了。”导师翻去了一个白眼,手机上官方的电话紧接着催命似得打了过来,想躲着都难!

    段小溪在门外吹了几分钟的凉风,躁动的心思勉强强压了下去,奶奶的身体她耗费不起,工资一个月都不能断掉。

    “不用谢,咱们是朋友,我应该做的!”江河夹着烟,很久没有这么凶的抽烟了,这么会儿功夫,下了四五根,脚的烟蒂丢弃一地。

    “朋友?”段小溪神情有些古怪,侧头望去想要看穿什么。

    江河心里发毛:“也算是共生死的朋友了,你说呢?”

    “嗯,也对”段小溪低头,她知道江河所指是那天的事情,缓缓走远,眼神里难以掩藏住失落。

    江河出神,手上的烟蒂烫着皮肤,他一机灵才勉强回过神儿,说谎的感觉真特么的差劲!

    段小溪埋头,偷偷来了一把游戏,反复的技能操作,想要形成肌肉记忆,这么即便是游戏最紧要的关头,条件性的应激对策,也不会有太大的过失。

    她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休学这消息,早已经成为全学校闲言碎语讨论的话题!

    财大临近下午。

    一老太太身子佝偻,在财大的校门口晃晃悠悠,十分迷茫的样子。

    “俺想问下,这……这是财大吗?”老太太满头华发斑白。扎起的辫子梳的一丝不苟。

    “这里是财大,老奶奶你找谁呢?”热心同学凑在身边,孤零零一个老太太,身边没有被人看上去怪可怜的。

    “俺想找,你们学校的的段小溪,你认识不?”老太太慈祥一笑,手上捂着胃部,轻柔这缓解疼痛。

    “段小溪?”那同学皱眉。这名字听着很耳熟,但是具体是谁,确实有些不太自知。

    同学指了指身后两人。“您说的那个同学好像是商管的,这个你问问他们,应该会熟悉点。”

    那两个小姑娘像是黏在一起的样子。听着前面同学的谈话,有些敷衍,直接挥了挥手:“不认识不认识。”

    “跟你说,这样的老太太可千万离远点,要是真的讹上人咱们了。多少钱都不够还的。”这个倒是也熟悉,原来宿舍的阿渡,当时被段小溪恐吓过之后安分了不少。

    现在听说了那消息又开始作妖。

    “俺不是那样的人,段小溪是俺孙女,你们知道不?”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身上单薄的外褂簌簌作响。

    “段小溪啊。”阿渡听此,冷冷哼了一声:“你在这里恐怕是差是找不到他了,她退学了。”

    “对呢,说是打游戏去了,其实啊,谁知道干么,一个月说能挣好几万块,一个大学生还没毕业就能挣这么多,谁知道去干了什么营生。”

    “同学,你说清楚,谁?俺家小溪退学了?”老太太顿时觉得眼前一阵漆黑,这是她所以的期待,这么一路奔波就是想告诉这丫头,自己没事不要担心。

    那些医生就是喜欢说些骗人的胡话,那里有那么严重。钱不钱的不打紧,好好把书读完才是关键。

    “可不是,听说还是跟一个挺有名的电竞大佬住在一起了,您家孙女,能耐的很呢。”阿渡说完跟同学笑得那叫一个欢快。

    老太太腿脚一软,身子腾的一声跌倒在地。

    “干嘛,我们可都没碰你,大家可都看着呢?”阿渡惊慌,朝着身后又退了两步。

    “就是,老太太可是你自己摔的啊。”同学见状,拉着阿渡就往后跑。

    顾青收拾好课本从教室出来时候已经很晚,远远的看着跌坐在路边的老太太忙往前走了几步。

    “小溪奶奶。您怎么在这?”顾青下了一跳。好在老太太记得顾青,身子一下垮了下去。

    “俺家小溪,真的退学了么?”老太太眼泪婆娑,如果真是,那一定是自己这副烂身子拖的。都是半截身子埋进棺材的人了。不值得这样耗费。

    顾青一下没反应过来,便远着谎话说道:“哪里有的事情,别听他们乱说,小溪好好地呢。”

    “听说,他还跟什么大老板住在一起了?”奶奶手上颤抖,腹部的阵痛一阵阵袭来,搅动着心肺。

    顾青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乱说,我们俩个住在一起的,奶奶,你看我像不像大老板。”

    小溪奶奶半信半疑:“你别骗老婆子。”

    “我这就带你回咱家,是不是,您这老寿星一看不就知了。”顾青将老太太搀扶上车。手上飞速的给段小溪发了条短信。

    “奶奶,这么远的路,您是怎么过来的。”顾青有些意外,从他们老家往外走就很西天取经一样。

    从高铁转火车,从火车到客车,从客车到摩的,一旅跋山涉水,要过近乎一天的事件还能到了到了他们老家。

    “我跟着人家养成了车来的,老婆子眼不花耳不聋的,想看个孙女儿,很难嘛?”

    段小溪惊讶,自家老太太怎么走过来的,她一点不相信。

    “我先给你稳住,你回来准备一下,奶奶好像知道你休学的事情了,不知是那个同学说的。”顾青有些担心。老太太脸上铁青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看就知道这病很严重了。

    “不认真训练,不像你的风格啊。”江河跟在门口,低头瞧见手机上的信息,从背后一拽攥在自己手里。

    “呦呵。你家老太太来了,带我见见啊。”江河笑嘻嘻的:“顺便让我控诉一下,你平常欺负的我的种种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