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12

chapter 12

推荐阅读:
    13

    段小溪低头,看着那个电话号码好一会,刚要接通就被挂断,再没有打过来。

    “前男友?”江河回头,笑得有些深意。

    “你们男人能干的,我什么做不来,要男人做什么,留着生气用么?”段小溪讥问。

    江河停顿,看着段小溪从自己身边经过,伸手勾着这女人的帽子,贱兮兮的:“有些事还真的只有我们才能做。”

    段小溪反应了片刻,脸上腾的一下涨红,好像是想到了别的羞怯的事情,皱眉说道:“真脏!”

    “想什么呢?”江河舔了舔嘴唇,挑眉问道:“电竞选手,你见过有那是大神是女的没?”

    段小溪低头,舌头跟打了结一样,她知道的游戏并不多,要是有顾青应该早就跟自己吹嘘过,这件事情她辩驳不来。

    “一定也会有的。”段小溪语气坚定,伸手扯过自己的帽沿,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儿屑.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鈻
。竟然有些失落。

    日光微微有些退去,天西面只剩下淡淡的红色,滚了一道宽宽的彩带,那个身影突然之间压了下来,倾倒的影子将女人整个包裹住。

    江河半弯着身子,凑在段小溪的耳边,声音低沉:“一定有么?说的这么坚定,难道你要做这第一人?”

    灼热气息烫在她的耳面,段小溪靠近江河的那半边身子都是僵硬的,每一句的停顿,她的心跳都跟着乱了拍,他语气笃定,像是在激这个女人。

    “我……”段小溪紧紧咬了咬嘴唇,只觉得自己脑袋都不是清醒的,朝前看了江河一眼,低头重重的撞在男人的胸口,转头,飞快的跑远了。

    江河闷声咳嗽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一下撞得还挺疼,像是被逗急的了小山羊,会朝着人撞去,这时候都带着攻击性。

    段小溪蹲在楼梯角落,一手捂着胸口,她还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男人离得这么近。吹了半小时的风,女人强迫自己冷静下,她跟江河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丁点的可能有都不会有。

    第二日的早晨,段小溪去学校赶的很早,刚到大课教师就见大老王站在门口,一脸凶相。

    “他怎么了?”顾青有些心虚,往后退了一步。

    “过来,跟我到办公室。”大老王一转头看着段小溪,冷冷的吩咐。

    “我的天,连你都凶了。小溪我先在外头猫儿,我等开课了再进去。”顾青缩了缩脖子,退回走廊的转角。

    “你真是好能耐啊,老师这么信你。还承接了项目,你就这么骗我……”老老王缩进了座椅,两手揣着一副委屈极了的表情。

    段小溪其实料到了会是因为这件事,校贴吧里都炸翻了天,大老王再怎么昏头,也不会听不到小道消息。

    “对不起……”女人低着头,心头能感觉到一丝暖意。

    “要是为了学费,老师自己掏腰包借给你都行,好好把书念完,已经有个不干正事的混小子,你不能再走了同样的路。我不允许,绝对不允许。”大老王长长的叹了口气。江河当年就是自己没拦住,结果就走了那么一条路。

    段小溪并着脚步,往桌子前蹭了蹭,眼神微微往上一撇,嘴角鼓起,有些示弱:“学费赚够了,我以后不会再去打比赛了。”

    大王老一听这话,顿时和缓不少,眼角微垂,语气温和说道:“这还差不多,再过一年就毕业了,你的成绩到时候一定会有个不错的工作,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跟老师说。”

    “不用的,奖金够这一年的学费了,您放心。”:段小溪点头,有些得意跟大老王半有些炫耀的语气,似是孩子做了什么了不得事情,想要些许夸奖一般。

    大老王慈祥,挥手让小溪坐下,有些不好意道:“虽然没赢,但是已经发挥很好了,我跟你师娘都的很解气。”

    其实大老王决赛前夕就已经听闻了这消息,当日的比赛直播老俩在ipad前一分钟都没错过。

    老王嘴上没停过,时不时的嘟囔着江河解说一锅粥,时而替段小溪捏把汗,虽然看不懂这镜头里的卡通小人是怎么血拼在一块,但是只要屏幕中越出小溪击杀的信息,他就跟着欢呼雀跃。

    得到了这么一句承诺,大老王自然也不再端着,段小溪这个丫头,他是打心眼里喜欢也是打心眼里心疼。

    “你师傅是不是责备你了,小溪,要是有就跟师母说,师母回来训他。其实你师父也是为你骄傲的,只是他没说出来,不想你走了弯路。”段小溪低头,是师母的微信,心头暖暖的。

    “没有的,师傅是个好脾气的人。”段小溪划出聊天记录,在大老王面前晃了晃:“我有师母护体,我会告状的……”

    大老王上头的备注一愣,挥手跟着段小溪一同出了办公室,也到了该上课的时间。

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
    上午的课程讲完,段小溪手机再次响起,仍旧是那个电话,这次她没再犹疑果断接通。

    “是小溪吗?”电话那头,声音有些沧桑,中年人的嗓音。

    段小溪分别不出那是谁,便有些困惑:“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你远方表舅,你奶奶身体有些问题,前几天昏倒在街上,是村长托人联系的我。”男人有些无奈,长叹了一声:“你如果方便。就抽空回来看看吧,我也没有时间老在这里。”

    “我奶奶……她,她怎么了?”段小溪顿时精神紧绷,那是她唯一的牵挂。

    “送医院了,具体什么情况,还需要等结果。”那个男人又一声叹息:“况且那情况,是要住院的,我怎么……”

    “表舅,我把钱转给你,先让奶奶住院,您这几日的开销花费也从里头扣除。我请假立刻就回去。”段小溪脸色煞白。那个男人的意思她自然听得出来,白干活的差事没人愿意。

    那个男人态度顿时缓和了很多:“抽空回来就好,我这两天帮你顶着,卡号一会发你手机上,别担心。”

    段小溪眼圈顿时红了,脸色惨白的样子把顾青下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