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11

chapter11

推荐阅读:
    11

    “不过rw未ban雅典娜,这倒是很意外啊。”英九虽然是不看好财大的阵容,但本着我是官方解说,那头都要舔一波的节奏,还是给出很高的评价。

    “是的,小溪的雅典娜也算是一战成名。”小瓶话音刚落,就被一侧的英九重重的踩了一脚。

    在赛场上,段小溪的雅典娜频频上扳位,追根溯源自然是跟江大有关,那场飘逸的雅典娜,还是江大一手成就的。

    江河撑着下巴,懒洋洋的说道:“看来rw很自信,但我笃定,这个雅典娜一定会成为他们这一场的梦魇。”

    “江大很有自信,让我们拭目以待小溪的操作。”小瓶急忙往回找补想给大佬递话儿。

    江河冷笑:“解说现在赛场上都可以这么亲昵的称呼选手本名了么?”

    “亲昵?!”小瓶子一头雾水。

    “这一口一个小溪的,不是说好了官方解说?”江河半开玩笑,言词之中带着些攻击性。

    弹幕顿时又是一阵狂攻乱炸……

    【我去,莫名怎么感觉江大跟女打野有一腿。】

    【请不要意淫我江大好嘛,江大是我们的,要不是没有抢到票,我都能去现场观摩我男神了。】

    【原来这美女打野叫小溪,萌了萌了……】

    【有种宣示主权的即视感,江大粉请轻喷!】

    “那我们不称呼着id应该怎么叫这位选手呢?”英九一脸无奈,不知联盟后不后悔邀请江大王者解说首秀的决策。

    江河抬头,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段小溪给自己的id起名就叫小溪,这是有多随意。

    “那就叫她雅典娜好了……”江河皱眉,硬着头皮往回圆。

    进入比赛之后,江河冷静了不少,sao话也少了很多,rw高校战队的压迫力惊人,财大这草台班子明显有些吃不消。

    “rw高校战队三惩击,附带两个强势辅助,强行各保一c位置,分别在财大的两片野区。”英九耐着性子分析场上局势。

    雅典娜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从下路绕行,直接包抄至敌方野区,勉强收下一蓝。强行没有被敌方四buff开,不幸中的万幸……

    雅典娜清扫完剩下的野怪,分摊了中路一波兵线,刚到了四级。上路三人压塔。段小溪一反常态没有去上路支援,躲在了小龙坑的草丛堆里。

    rw打野孙悟空从河道经过,巡视一圈没觉察出什么异样,两人翻涌进暴君坑,辅助明世隐很大程度上加强了孙悟空过分拖节奏的前期发育。

    “打得很主动……”英九哑然,“被rw领先两级优势,雅典娜还在找机会输出?”

    小瓶子身子端正,瑟瑟发抖的说:“看来江大预测的很准,这个雅典娜确实够叫人头疼……”

    江河笑笑:“别着急,好戏这才完刚刚上。”

    说完不过半分钟,小龙呼啸出现在峡谷地图上,两分三十秒第一条暴君,是提升全对等级的最好时机。

    暴君血量过半,雅典娜位移贯穿墙面,直接跳跃在孙悟空的脸上,rw打野片刻之间的反应,向后退了半步,小龙被他拉脱战,回头结结实实一记击飞,雅典娜靠着护盾躲过了伤害,猴子就没那么幸运,瞬间损失了四分之一的血量。

    “要不要赌一波,小龙团你们觉得会不会打起来,龙和人头又会被谁收下呢?”江河笑眯眯的,这个女人出手,还是这样的不留情面……

    “这样的等级差,应该赢不来吧。”英九有些心虚,说的瑟瑟发抖。

    江河言简意赅:“我赌,能赢。”

    雅典娜步步紧逼,手里捏着惩击恰逢此时释放,孙悟空一技能躲闪,rw不信邪,两个打一个还能怂了?说着回头就是一棒,好巧不巧,没有打出暴击伤害。打在雅典娜身上不疼不痒。<暴击伤害:是指原本伤害基础上的额外加成。>

    雅典娜闪身,飞速对着孙悟空三次枪挑贯穿伤伤害,触发被动斩杀效果,猴子血槽已经看不见底儿。轻巧一个平a收下人头。

    辅助明世隐还未到达四级,无法传出血量给自家打野,面对吸收了孙悟空双buff加持的雅典娜,被吊打一番收下人头。

    “竟然打赢了。”英九跟小瓶子一阵激动。

    “漂亮……”江河一拍桌:“野辅联动,一死一送,rw这波开的很灵性呀。”

    小瓶子没反应过来,呆呆道:“确实有些灵性了。”

    “那这样灵性的走位是怎么样造成的呢?”江河饶有兴致皮了一句。

    小瓶跟着有些愣神。疑问道:“那是怎么造成的呢?。”

    “如果按着你们官方解说来说,应该叫操作失误。”江河痞痞一笑,继续解说,“但是在我看来呢。就是头铁,明明我这么好的例子在前头摆着,偏偏是不看在眼里,这倒好了,被反杀了吧。”

    英九尴尬小小:“这一波团战,rw有微小失误,但是团战阵容依旧占有优势,咱么接着往下看。”

    话音刚落,段小溪已经成功solo了小龙,往上路转移,自家上路被压了一波血线回家弥补状态。

    段小溪一人吃了上路一波兵线,经济已经同敌方持平了些。rw的上路是吕布,这算是较为强势的边路英雄。

    看着段小溪飞跃而来,敌方的上路也动了歪心思,一技能向前挥砍冲向了雅典娜,段小溪突刺近身,飞跃朝着敌方身后飞跃了过去,刚刚好挡下了这一击。吕布的花花心思落了个空,这样强势的对手,任谁都想去拼上一波,挣个名。

    吕布反应也很是机敏,他负带二技能缠身,挥出一击方天画斩,造成500(+275额外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如果命中英雄,将会附魔自身武器,附魔的方天画斩会造成真实伤害,每击中1个英雄回复自身已损失生命4(+50额外物理加成),况且他的伤害真伤,任对面是那个英雄,他都是不虚的。自然也是不虚的。

    吕布跟雅典娜缠斗了很久,他的附魔护盾,一次都吸伤血量,不知不觉得自己已经被压道了半血。

    rw的上路微微有些动认怂,回身子往自己家塔下缩了缩。

    段小溪不依不饶,手上轻轻滑动,操控这雅典娜又一记贯穿之枪,飞速越身过去,随手便是又一记突刺,英雄呵斥一声,再次狠狠扎到吕布身上。

    吕布的二技能刚好,这样贴脸近的距离,段小溪未躲闪过,给吕布回了三分之一的血条。自家的上路此时也是及时赶到,抵挡在段小溪的身前冲向了吕布,他自身携带眩晕技能,吕布中招,微微垂下头靠在一侧。

    段小溪咬牙,越身开启了一技能神圣进军。冰冠女王的雅典娜生成一个持续1秒的蓝色护盾,有这护盾在时雅典娜可以免役所有控制效果。

    段小溪狠了狠心,直接抗塔冲进塔内,大招进塔,抵御下了大部分伤害,干脆利索收下人头,无伤出塔。

    “看,我说什么了,这些小崽子偏偏是不信邪,吃了苦头才算事儿。”江河看的饶有兴致,这女人的雅典娜,怕是以后很少能见得到了。

    rw不敢掉以轻心,即便如此财大的优势已经很大,巨大经济压制已经无法逆战,拖了把二十分钟输掉了比赛。

    “小溪的雅典娜看来还是不能放啊。”英九看的目瞪口呆,他解说王者荣耀已经一年多生涯,打成这样操作的雅典娜第一次遇到,仿佛这个英雄就是为这个选手而生。

    只有在她手里才能打出不一样的伤害,更或者直白坦言,只要拿出这个英雄,你心里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选手,一局操作……

    “江大觉得,小溪还会有别的拿手英雄吗?”小瓶有些好奇,这样能力超群的一位女选手,到底是如何横空出世的?

    江河摇头:“我就吃过雅典娜的亏,别的暂时还没讨教过。”

    “那江大觉得,雅典娜这会上扳位吗?”英九其实内心是有些期待的,这样出色的英雄,任谁都想要再多看几局。

    “rw要是再不搬那就是头铁娃了,我敬他们是条汉子。”江河话音刚落,雅典娜头一遭就被送上了扳位,江大所言,再一次被证实了。

    “我记得有个人跟我说过,言论游戏不是藐视游戏,同样,承认别人很强,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如果一时打不过,搬掉或许是个不过的选择。”江河很说着,自己忽然淡淡的一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掩藏了下去。

    第二局的阵容,r完全调转了思维,雅典娜的压制力他们见识到了。

    rw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养猪流体系,便是自家四路英雄强行保住c位,快速发育成型。打野裴擒虎,这是个爆炸前期伤害的英雄,选择辅助东皇,意图已经很是明显,自己闪现往人堆里走,强行咬住段小溪,即便是交出一条性命那也是大赚的。

    反观财大的阵容,选择还是老套些,这样的养猪体系,段小溪不是没想过,但是碍于他们队伍的磨合程度,频频无法使用。

    说的更直白些,他们的三路中下两路很明显不愿与太过让出经济,更想着靠着自己打出些优势大放异彩。

    段小溪选择的英雄是大小姐孙尚香,两个队伍思路完全不同,rw拼前期,财大能拖向后期。

    “以十八分钟为分界点,rw要是能推高,迎面很大,换言的话,财大等到孙尚香拖到了神装,恐怕对面就要被一炮一个小朋友了。”江河蹭了蹭下巴,才短短一个月,段小溪手里的英雄池已经很深了。

    见过万物皆可辅助的,这种万物都能打野的,还是第一次遇见。从参赛至今,鲜少有重复使用过的英雄。

    “又是强势入侵团。”英九都觉得有些可惜,财大的阵容明显是处于劣势,红野区全部丢失,之于孙尚香,是个坏到极点的消息,这证明段小溪的发育将无限制的拖后。

    小瓶点头认同:“中路张良加辅助东皇,这是要将针小溪的打法进行到极致啊。”

    不同与雅典娜,孙尚香现下的发育情况,仍旧是被牢牢的限制住,经济优势,第一条小龙团直接措失了争夺的机会。

    孙尚香随团往中路靠近,辅助中路跟在段小溪的身边,对方的东皇慢慢悠悠,跟在自家打野的身后,中路往后缩了缩,草丛中一闪而过的视野被东皇看在眼中,他猜测草里一定还有人。直接闪现冲进了草丛。

    自家辅助一惊,竟让闪现躲开,东皇的结结实实的咬住了段小溪,三技能堕神契约创造一个维持25秒的契约链接,周围三颗法球晃动,段小溪的伤害持续降低。

    契约期间双方受到的伤害都会对彼此造成同等伤害且自身无法进行任何操作,强大的堕神契约无法被净化。属于强控制技能,无法解,无法打断,只能任由敌方进攻。

    裴擒虎跟在身边,化为了人形态补了两脚,轻易手下段小溪的人头。

    “我的失误了……”辅助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一连串的道歉。

    【我去,这波闪现什么操作?】

    【这都是什么神仙队友,我儿子感觉打的都比他们强。】

    【哎,看样子这状态,rw今天应该是赢不了比赛了。】

    【替小溪姐姐默哀三十秒。】

    段小溪心态还好,反倒是过来安慰辅助稳定心思,这么下去。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咱们网友留言啊,打的优秀东皇呢是龙,欠缺一点的是黄鳝。最次的呢叫小泥鳅,江大觉得rw一波东皇预判咬c位,是否可贵为小龙王了。”小瓶随意抽取了一条问题。

    江河摸了摸下巴,笑嘻嘻的道:“明明是……小溪……嗯,明明孙尚香的辅助出了差错,是不是龙,咱们还得接着往下看。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场的一定会是条小色蛇,转盯着大小姐来咬。”

    其实江河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毕竟是老许的队伍,说的太狠挂不住面儿。这个东皇是条蛇,江大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段小溪也清楚,这样的局势自己是靠不了队友的,只能站位之上更加小心谨慎些。经济上被压制,视野上财大吃足了苦头,即便是自家辅助跟在段小溪身边,面对敌方强控英雄的针对。

    从自家第一个红buff被反,持续到十分钟,段小溪都没吃到一个,这对于射手刷野英雄是致命的伤害。

    段小溪手里始终捏着一技能的翻滚,这是可位移躲闪对面控制的仅有生存方式了。

    东皇晃晃悠悠从红buff草丛后闪过,周围涌动的草丛显得活灵活现,段小溪手中一技能反观,闪在二塔下,紧邻着二塔边的草丛金光一闪。

    rw的张良不知道在里头躲闪了很久,一道缚仙绳锁链在段小溪的身上,言灵操纵技能开启,段小溪被缩在金色的法阵之中,持持续2秒,期间每05秒造成200(+36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并持续支配对方。技能启动和结束时各对敌人叠加1层咒印。在配合东皇的大招抱住段小溪,这条命怎么都守不下来。

    “真的是你强任你强。东皇加张良。”&160;英九看着都着急,怎么财大的那几个人都跟魔怔了一般,对线上没有压力,竟然连地方防御塔都一个没拿下。

    自家辅助太乙真人,无计可施,大招技能还放的有些早,万幸卡着最后一秒时间,段小溪站起了身子。

    这是太乙真人独有的技能,似是开局自带一身复活甲。接着是太乙真人的3技能为召唤替身傀儡,保护自己和周围一个血量最低的友方英雄,持续3秒,持续时间内自己或者被保护的英雄死亡,会在2秒后复活获得1500点生命

    复活时对周围的敌人造成600点法术伤害和减速,段小溪被打出了脾气,站起身后迅速拉来位置,趁着东皇张良刚才技能真空,二技能红莲爆弹落在敌方二人脚下,触发物理机加成及敌方减速。

    没有三技能堕神契约傍身,东皇之于孙尚香只能是个被吊打的英雄,一技能的法球加身,孙尚香超远技能射击,实打实的落在小皮皮蛇身上。

    辅助太乙真人跟东皇缠斗了很久,孙尚香翻滚进身,暴击加成直接收下张良人头,反倒是rw吃了大苦头。

    下路刚取的了优势,段小溪嘴角微微一撇,心里微微一松,抬头观望小地图,上路已经被打退到高地塔。

    上路的队友竟然一声不响,连沟通都没有。

    “高地塔掉了这么早,其实rw的这两个人头掉的不。”英九叹了一声。

    rw尝道了甜头,张良跟东皇复活之后,就靠着段小溪身边,牢靠的封着走位,太乙真人如果跟在孙尚香身边,高地攻防战下,3v3情况下,rw则完全是占据大优势。

    若是太乙真人没有复活大招,不跟着段小溪,面对双控技能孙尚香则是很难活下来,这样险峻问题下,真大腿一死,很容易就被被一波团带走。

    如此,两条路持续的拉扯,孙尚香也已经成功的磨掉了rw外塔,只要自家上路缩在塔下,坚持两拨团战就又是一种结局。

    “能杀。”自家中路看着对面压塔的英雄,碍于自己0杀战绩太过尴尬,跃身冲过想要拿下人头,给队伍缓解压力。

    却不成想草里埋伏的裴擒虎看准时机扑涌而出,红buff在身,虐杀手下人头。财大的守塔路。只剩下两人,段小溪看在眼里,飞速的往自家高地赶,东皇张亮轮番在眼前骚扰。

    自家的高地塔就崩塌在眼前……

    段小溪捏着眉心,平时沟通还好,怎么反倒是到了决赛,队友们都跟不会玩儿了一般。

    “我们还有机会,平常心,就当做训练赛在打。”段小溪给队友们打起。

    。

    双方战成了一比一平,允许双方队员下场休息半小时,解说台上带着硬板的椅子,在切不到的镜头时,可以坐着解说,江河也抽空偷闲。

 屑.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鈽
   “干嘛?”江河的电话来的很巧,像是捏准了一样。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的隐隐约约,好像在说:“能不能口下留德,怎么老跟自家的那群小伙子计较。”

    “老许,你是不是有些太自恋,我喷你家队员,我有瘾,给你rw战队涨热度?”江河说的慢条斯理,让人听着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

    很显然,老许不是别人,是rw战队的主教兼老板,当年有记者拍到两人扭打成一团。疑似两方战队风波,所以这两队有梁子的话就这么流传下来。

    老许有些讨饶的语气:“正经事,那个st的女打野,能不能给我留下。我们一队需要。”

    “老许,你抬头啊,看看窗外。”江河打着哈着欠:“你看外头的太阳。”

    “干……你想说什么?”老许忍不住爆了粗口。

    “哎,咱们这关系,我能说什么,我就是想你老许看看太阳清醒一下,你这话讲的跟白日梦似得。还人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怎么的,你是要做人贩子咋的?”江河隐笑,挂在脖颈间的耳机一阵嗡鸣。

    “干,你是想要震聋老子。”老许越说火气越大,休息室的门腾的一下被撞开。

    “江大,你耳返没关。”英九气喘吁吁,江大藏得地方真的够深。这一整楼的房间都被找遍了。

    “所以。全部人都听到了。”江河也没当回事。倒是电话那头炸麦了,一阵粗鄙骂人的话不堪入耳。

    老许:“江河你这个兔崽子,我要跟你打架……是不是故意让老子出洋相。”

    “你这一把年纪了,跟你打我怕被人说我不尊老啊。”江河偷偷按了耳机关麦。说完这句话又悄咪咪的打开。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许主教。您的意思我明白,赛场上我一定公平公正的解说,请您放心,我是荣耀赛场特邀解说,客观是我们要遵守的第一准则。”

    “去你大爷的……客观……”都给老许说完话的机会,江河又是一通搭话,自言自语的说道:“好,rw也努力,期待kpl春季赛,能打出不错的成绩。希望到时候交手我们双方都打的漂亮。”

    继而,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手机按掉,任由老许吃了个哑炮。买了高校赛门票的诸位,看的这一场好戏都觉得喜滋滋的,网络直播的诸位就没那么好运,直播被现场插播了了广告,没有再由得这恶势力再传播下去。

    网络的诸位看客跟着诸多不满的,好在后续翻录的各种现场版子在网上横行,也弥补了了大家的过瘾之心。

    第三局的开赛,rw也很识时务。依旧贯彻打发。上下两个扳位全部供奉给了段小溪。强势的打野英雄已经寥寥无几,加先替其他路选择了英雄的劣势,她手里拿的出手的英雄已经寥寥无几了。

    “选择赵云吧。”段小溪犹疑了片刻,自己手上的英雄还是有限,唯有这个还能勉强一用。

    “这算是个下水道英雄吧。”英九看着财大的阵容,实在是古怪的很,即便是一个人的实力超群,可是这样的阵容,根本看不出有能翻盘的点。

    段小溪自然也看出第三局搬选阵容的问题,可是碍于中路下路选手心态不稳,英雄池更浅显了些,便先紧着他们先选择。

    自己的赵云更多的只能算是蓝领打野,是要让出经济给射手位,强行保起这一路的。这已经算是上赛季用剩下的套路,完全是逆版本。

    “我也不看好。”江河看了阵容,缓缓吐了一句,再往后的比赛,他说的话越来越少。

    财大的射手狄仁杰吃了半片红野区。顺带下路兵线较早进入四级。

    段小溪顺带向下路靠拢,打算将狄仁杰的优势再扩大些,正在赶路之时,下路双方已经厮斗在一起。

    “我还没到,怎么能开团呢?”段小溪有些无奈。这算是最基本的节奏问题,即便自己这个才接触王者一个月人都明白的事情。

    面对敌方是百里玄策的时候,站位上必须当心些。即便你在塔下,中了玄策的勾子一样能够轻松的甩出防御塔。

    “走位失误了。”狄仁杰手上抖得更加厉害了些,额头的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段小溪稳下了心思,自家选的阵容,强势开团点只有鬼谷子,若是一技能万物有灵能圈到对方多人。配合自己三技英雄跳跃进场。震起多人。敌方的血线是很容易就能压下去的,到时候狄仁杰就算是是靠平a应该都能收下人头的。

    输出环境刁钻,并不代表没有机会,段小溪闻声安慰了下路一句:“没事,还有机会。”

    狄仁杰再次复活,已经飞速的赶到下路。

    “中路可以打一波团。”段小溪看势,跟队友沟通,玄策处于上红野区打钱,他们缺乏强力输出点,正好是优势的一波团战。

    辅助鬼谷子听令,飞速从下路赶上,草中蓄好一技能,完美圈住地方四人,小溪闪现接大。将敌方全部震起。地方血线已经压到半数一下,配中路七七八八的伤害,地方四人血量已经微乎其微。

    “我去……”段小溪忍不住心里骂出了声音,辅助都往中路转战。狄仁杰不知缩在塔下在做什么,完全跟昏了头一样。

    玄策带着红buff率先赶到,面对财大已无技能施展的情况下,轻松收下三颗人头,经济直接起飞。

    比想象的更加严峻些。就像是木桶定律,这个最短的板子决定了能储水量的多少,巧的是,这木桶只有段小溪一根长板……江河渐渐将耳返向下收拢了些,抿着嘴角轻轻的摇了摇头……

    狄仁杰更加慌张了些,手上抖得界面都看不大清楚,段小溪拼尽了全力,经济太过悬殊,十五分钟便丢了比赛。

    网络弹幕上没有停过,骂声一片。

    【我去,狄仁杰是孤儿还是演员,这个操作有点辣眼睛啊。】

    【咱们小溪大美女还给她让了这么多经济,可惜了。】

    【没看见江大脸色都不好了,最后都不怎么说话了。】

    【希望小溪能被强队挖走,还想看到她以后的比赛。】

    英九有些惋惜,还是很官方的祝贺道:“恭喜rw取的高校赛冠军。”

    rw的年轻人们抱作一团。段小溪看着有些羡慕,双方一一握手退场。

    往准备室走的路程很黑。段小溪跟在最后头,她穿着一身黑色连帽,将头整个包在其中,靠在闪光灯找不到的阴影位置,偷偷的看着舞台,五个少年人,捧起了奖牌,他们真的很欢喜。

    江河也偷偷的溜下了解说台。段小溪的位置,她在高台上看的清清楚楚,那双倔强又不屈的眼神。跟自己年轻的时候,真像……

    其实他们很相似的人!

    高校赛输的不难看,起码段小溪仅仅靠着个人发挥就打出了不错的风采,圈粉无数,她耐着性子安慰了所有队友,才偷偷离开。可她的心里,也总还是有些别扭。

    “回家么?”

    段小溪兴致并不高昂。自己背着包偷偷从休息室走,一出门就被江河吓了一跳。

    “想回你就回呗。”段蓄煵鈩⊙壯壯?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允且桓崩淅淝迩宓摹

    “两个人拼车,价格少一半的。”江河转眼,说的有些贱兮兮的。

    段小溪有将信将疑:“你这么大老板,差钱?”

    江河点头,眼里满是认真。

    “我出三分之一,成交咱们就拼车。”段小溪毫不留情面。

    “不是吧,讲的这么狠,咱们好歹也算是邻居。”江河今天脾气格外的好些,跟冠军失之交臂的感觉,他懂………

    “那咱们就得好好论论这事情了,你邀请我拼车的对吧。”段小溪说的激昂:“我这腿脚健康的,坐公交倒车也就是两个硬币的功夫,你江大就不一样了,你这上车,一定会二次伤害的吧……”

    “成交成交……”江河被说的没脾气,好心的想要搭段小溪一路,自己还能真让她掏钱不成?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执拗,挥手拦下一辆出租,竟然同时跟段小溪同坐在后座位上。

    江河个子高些,坐在后座位只有身子往后倾,才能勉强让双腿舒服些。“”

    叮……

    段小溪手机一阵的短信。

    【ng战队,邀请您参加青训营试炼。生而强悍,只因有你!】

    【gq战队,邀请你参加青训营试炼。无所畏惧,共筑荣光!】

    【scg战队,邀请您参加青训营试炼。战无止境,成就王者!】

    【王者荣耀kpl职业战队王者青训营,邀请你的加入!请电话详联。】

    “可以啊,你这比rw那群人还要风光啊。”江河左手随意扯了扯领带,衬衫的口子很解开一枚,脖颈出喉结上下滚动,微微垂下的眼眸望了过去,有些出神。

    段小溪一怔,急忙将手机拿到另一侧,眼神里有些芥蒂:“偷看我的短信。”

    “怎么能叫偷看,明明是你的手机凑在的脸上,还怪本大神眼神太好?”江河撇向窗外,左手揣进兜里,捏住了手机,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拿出来。

    “你是非得憋着劲,想要被喷是不是?”段小溪斜了一眼,两个人的坐姿出奇的一致,她心里还是有些芥蒂,没再多说话。

    江河垂下眼,有些怅然,缓缓的说道:“别的那些鸡毛战队可以放放,官方的青训营可以一试,奖金优厚。不是谁都能去的!”

    这样的天才选手,即便是打哪一路,也都会是顶尖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还是指望着转会时候,寻找更合适的选手!

    “我大概……不会在打了,当初是为了学费才打的比赛,即便是亚军,也够我这一年的学费了。”段小溪看向窗外,眼圈有些红,才短短这一个月的光景,自己竟然已经有些不舍。

    “既然决定,那还难过什么?”江河轻哼,眼眸笃定看着窗外,有些人该属于哪个圈子一定会属于哪个圈子,那个战场会吸引着她

    段小溪回答不出,两人就这么看着窗外,一路上都没在说话。直到回了小区门口。

    “车费多少?”段小溪由得江河先下了车,才跟在身后。

    “两个硬币。”江河一手揣着兜。那一只受伤的手摇摇晃晃,神气极了。

    段小溪犹疑了一会儿,有些煞风景的道:“我不想占你便宜。”

    江河早就知道这女人会这么说,步子刻意放缓了些,假装严肃说道:“我要的是1994,1995这两年国徽硬币,现在可不太好找,你也不算占便宜的。”

    “好,我这两天一定找到。”段小溪认真的点头,手机铃声又聒噪的响起。

    女人以为会是顾青那个小喇叭赶来安慰。虽然她没到场,但是网络直播一定是受在平板前一直看着的。

    手机上是一连串的陌生号码。好像就是那天打了二十个未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