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9

chapter 9

推荐阅读:
    09

    江河手里从裤兜里掏出烟卷,他不嗜烟,闲来无事的时候点一根也算是消磨时间。

    他一手点垫在后颈,身子靠着背后的大理石柱上,两指夹烟,轻轻吮了一口,吐出的烟圈缓缓而上,氤氲头顶的灯,显得雾蒙蒙的。

    街道一侧,推推搡搡攒聚着一群人,江河往那边走了走,多看了一眼。

    那是小区的左侧,挨着一处旧小区,街道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小区内的告示也已经通知,这两天修好,巷子漆黑无比。

    女人脚步加快了些,一路走来,身上微热,两袖口撸了起来,皙白的胳膊露在外面,从缝隙里窜出的男人一把就拉着段小溪的胳膊,软糯又温暖,滑嫩无比。

    段小溪急忙抽手,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这些人怎么肯善罢甘休。那人松开手,凑在鼻尖儿闻了闻。真香。女人想反向跑开。身边又涌来一人,像是他的同伴。

    “钱赶紧拿出来,小心老子捅了你。”两个青年人步步紧逼。

    “没钱!”女人声音沉静,手里紧紧抓着包,靠着墙面。

    “小模样长得还挺俊,没钱那哥哥们就挑选别的要了。”两个青年人相互视线一望,顿时汹涌阵阵贱笑。

    女人撂下包,跟他们缠斗在一起。江河走过去的时候,几个人已经扭成了一团。

    “段小溪?”江河皱眉。

    “识相的快滚远点。”小混混们仗着人多,并不把江河看在眼里。

    多少年都没打过架了,今天还真赶上了。江河晃了晃身子,嘴角叼着烟猛吸最后一口,舌尖抵着烟蒂,轻轻一吐,完美的弧线,划落在眼前,脚上踩过,丁点的亮光也被熄灭。

    “两个人欺负一个女孩子,是不是男人。”江河有些不快。

    “怎么的,不欺负女孩子,难不成还搞你啊,我们都是正经的男人~~”一个小青年回头指着江河,嘴里有些结巴。

    “怎么?搞我就不是正经男人了?”江河冷冷一笑。小青年指着,往他身边凑了两步。

    江河看状,伸手就扣住那个人的手腕,回手用力,结结实实的过肩摔,将他撂倒在地。

    看着自己小伙伴受了欺负,小青年的心思也不全放在段小溪的身上,回头就朝着江河身上踹了过去。

    江河侧身躲过,伸手抱住小青年抬起的大腿,往上一扳,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哀嚎,他捂着裆倒在了一侧。

    江河没有学过功夫,当年混迹在四北区的巷子,那是混混最常出没的地方,穷人们抱团扎根,他全靠着一个人争出了名声,打架上头,他的方法实用很多。

    那两个小青年抱着头蜷缩成一团,看着身后黑影渐渐逼近,心里也多了几分底气。

    “小心。”段小溪撑墙体,抬头迎着月光看的清楚。

    从漆黑深处钻出来的人,手里捏着一枚匕首。寒光一闪,江河看见时已经反应不过,结结实实刺在自己右手的胳膊上。

    江河冷冷一笑,身子向后退了半步,紧贴在那个人的前胸,扫堂腿轻易就将放到在地。头顶的路灯忽然间亮了,倾撒而下的光落在他的头顶,像是忽然从天而降的一个人。

    “你的手。”段小溪有些担忧,往身边凑了凑。

    她的脸颊一侧有些鲜红,巴掌印子的摸样,头发一团乱糟糟的,衣服蹂躏的发皱。好在是没有什么破损处,距离的这么近,江河心里顿时升起一阵无名火,回头朝着他们就是一脚。

    咯嘣……骨头碎裂的声音。

    “你先给110,我还能撑一会。”江河没把刀抽出来,血流的不多,那三个小年轻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瑟缩着躺在一侧。

    “大哥,我们错了,我们搞你行不行。放过我们吧。”结巴的小年轻错把江大想成了有特殊爱好的人,连连讨饶。

    “想什么,老子也是正经男人。”江河一脸嫌弃,回头又补了一脚。

    两个人呆在原地有些尴尬,江河皱眉:“比赛,恭喜连胜。”

    “谢谢!”段小溪的头埋得很深,她的心里是有些开心的,这是今天第一个恭喜自己胜利的人。

    “好好比赛完,你怎么从这巷子里走。”江河说的很慢,手上的痛意渐渐明显了些:“你别多想,我也是碰巧下来买水,正好撞见。”

    “导航的公交车到后门,我不知道会锁,只能绕路。”

    又是长久无话……

    街道办事处的警察十分钟就赶到,看着江河手上的伤,特批了他们可以先去看诊在回警局坐笔录。

    “我送你去医院。”段小溪犹疑了片刻,撑着江河手上的往街道上走了走。

    “不然咱们也坐公交。咱们这有直达的车。”江河眨了眨眼,他说的很顽劣,不想自己的让伤段小溪有过沉重的压力。

    段小溪招了招手,出租车来的刚巧,看着江河还想说话,转头看着窗映衬着那个人的倒影,缓缓的说:“闭嘴,今天不想喷你。”

    出租车司机有些惊讶:“小两口吵架,至于这么舞刀弄枪的。”

    “我们不是小两口,您误会了。”段小溪有些尴尬。

    “我都这把年纪了,是不是我这眼睛看的清楚着呢,好好过日子,我看你们两个就很般配,男才女貌的多好。”司机抬头,从车内后视镜后瞄了一眼,忍不住打了个机灵,这下手,真的狠。

    “可不是,不仅手狠,嘴还毒。”江河笑着跟司机插科打诨。

    段小溪看着车窗有些出神,江河竟然是在笑,一种很纯良的笑意,带着些温柔,那一瞬间,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的。

    “对了,给你小伙伴回个电话,她很担心你。”江河另一只手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段小溪神情有些古怪:“你是觉得我是该拿出老人机,才符合我这人设定位?”

    江河一脸懵。

    “看见没,我也有。”段小溪从包里拿出手机。故意在江河面前晃了晃。鼓着嘴角的样子有些俏皮。

    江河不多言,撑着下巴? 蓱.鈼囇壯壯?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挠行酥碌目醋拧9瞬还敕种樱硕偈戮醯米约夯八档奶纾獯蛄炒虻囊蔡炝诵

    “那个,手机借我一下。”段小溪脸上涨红,有些不好意思。

    “哎、可不行,你手里也有。”江河笑眯眯的,一双桃花眼微微垂下,有些趣味。

    段小溪伸手,想要抢去手机:“我手机,没,没电了。”

    江河回手一缩,段小溪扑了个空,交通路口刹车急,她顺势就扎在了江大的怀中。

    两个人抬头,都有些不好意思。司机师傅偷偷看着后头,一副隔壁家大姨夫的笑意。

    “手机。”江河手足捂手,这些年全用在训练上,说是妥妥的宅男一点都不为过。跟女孩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竟然会有些激动,还是漂亮的女孩子。

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段小溪熟背了顾青的手机号,一连串数字的输入拨了过去。青青那个大喇叭一阵的惊讶,知道跟江河两个人在一起后更是果断的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小溪解释的时间。

    好像这深夜里两个人是要干一些不问人知的密事一般。

    “真没想到,你会竟然会用粉色的手机壳。”江河身子僵直,玩笑了一句。

    “有意见?”段小溪白了一眼,将手机还了回去。

    江大:“哪敢。您这都用小猪佩奇了,我哪里能招惹的起,小猪佩奇手机纹,看谁都像社会人。”

    “你说这刀我要是□□,还能不能原路的插进去。”段小溪说着就要伸手。

    “小姑娘,你看男朋友都在哄你了,好歹也给个台阶下。”司机师傅生怕在自己车上引发了血案。急忙充了个老好人。

    好在医院一转角就到了,段小溪拿钱方便,迅速给了司机师傅下了车。

    “两个人好好的,以后千万别打架了。”司机师傅临了还探出头,嘱咐了一句,才缓缓离去。

    江河的右手,刀口切入的利索,没有反复切割断,血量流失也在安全范围嫩,护士只做了缝合包扎之后就嘱咐可以回家。

    回道小区已经是后半夜,段小溪看江河手上不大方便,女人搀扶了一手将他送进了屋内。

    屋内灯光亮堂。这才看得清楚江河脸上淤青了好大一块。

    “你的冰箱,我能借用一下么?”段小溪站的很远,试探的问道。

    “随便啊。”江河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翘在茶几上,随意自在。

    段小溪开了冰箱门,里头出了些速食的餐品就是成排的苏打水。用来冰镇一下正适合。

    “你不说要下去买水,冰箱不是塞满的。”段小溪指看了那满满一排。

    “想喝点别的口味的。不可以?”江河挑眉,想要将自己的真实想法都掩盖下去。

    段小溪一瞬间有种错觉的,但是没多问,将水递了过去。

    “敷一下”段小溪指了指相对应脸颊的位置:“医生说这两天换药当心些,你要是不方便可以来找我们。”

    江河微微皱眉,瞬又掩了下去,贱兮兮的说道:“别说,你嘴巴不毒辣的时候,还真的挺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