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8

chapter 8

推荐阅读:
    “不过你的办法说少说个半月的时间,钱什么时候到手就没准了。”江河卖起了关子:“而我这只需要一个电话的功夫就能搞定。”

    跟着江大的脚步,段小溪低着头,一言不发,时而抬头,假装不经意的扫过他的背影。

    其实段小溪自己偷偷搜过,江河电竞领头的六年,那是中国电竞刚起步几年,从落寞无闻到万星璀璨,他是用自己青春岁月给无数的电竞选手铺出了一条崭新的路途。

    他确实是无数人的希望与偶像,那个藏在心底最深的殉道者!

    只是段小溪总是没办法将这样一个人跟那串辉煌的履历联系在一起。

    她看到的江河,帅,但也闷骚……

    门口的茶饮点,特价优惠一杯美式只要七十八块,段小溪往旁边坐了坐,没有要点单的意思。

    “先生,需要些什么。”服务小生穿着白色西装彬彬有礼。

    “一杯美式。你呢?”江大挑眉,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顾青认同:“我跟江大一样就好。”

    “你呢?”看着段小溪没说话,江河慢悠悠的问,自顾自回声:“给她来杯卡布奇诺,加润喉糖的那种。”

    “润喉糖?”服务小生一脸疑惑,顾青窃笑,段小溪一脸铁青。

    “我们这位小伙伴嘛。嗓子费的多了些。”江河心情大好。今天是难得的能讨得了便宜的时候。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只有方糖,功效上可能差了些,甜度应该是一样。”服务生涨红了脸。回答的很认真。

    玩笑归玩笑,江河自然也不会为难,段小溪感觉怒气值上升了一度。

    “江大,真的一个电话就能解决?”顾青有些疑虑。

    江河转头,手上指了指外头:“这不是人来了。”

    顾青回头,那头扎眼的黄毛化成灰自己都认识,疯了似的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他的头发。

    顾青这么刚,还真是少见。

    “大姐,你谁呀?”黄毛头皮疼,抬头看了顾青一眼,转头想跑。

    “想往哪儿走呀?”江河晃了晃咖啡杯,慢悠悠的开口。

    黄毛看见江河,顿时一副恭维的模样:“这位大姐,请你快点松手,没见我这有老朋友。你呀该去哪儿赶紧去那儿凉快去。”

    “学妹,你把他放开,放心他不敢跑。”江河招了招手,笑的有些深意。

    黄毛心里叫苦,合着他们这是认识,自己才是被请君入瓮来,为了什么事情。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这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招惹谁不好……

    “叫你来,知道为什么嘛?”江河直勾勾的盯着黄毛。

    “知……知道。”黄毛有些胆寒,他当时在街上打架出名的时候,自己都没敢混社会呢。后来干的混事不少没少被江大教训过。

    顾青仍旧很气愤:“我那么信任你呀,还一下交了半年的房租。你就这么坑我。”

    “你这租房子,房本都不知道检查,一身名牌的小富婆,这点钱还不放在眼里的哈。是吧美女?”黄毛一直偷偷瞧着江河的眼色,看这他笑意渐消,顿时正经了不少:“但是你放心,这钱我以后一定还给你。”

    “不行,就现在。”顾青起的剁脚。

    “钱,是真的还不上,江老大,你知道我的,就这点儿爱好,昨晚上都打赏给漂亮主播了,我现在是兜比脸都干净。”黄毛叫苦。

    “所以你想?”江大气势上压迫。

    “宽限一段……时间。”黄毛有些尴尬。

    “那怎么行?”顾青叫苦

    “不过你放心,这房子真的是我家的,我爸买给我的,钱我还不上,你们就真在这儿,再不行,你这钱就算是抵过一年的房租还不行。”黄毛低着头。

    段小溪暗自祈祷,希望青青千万别同意,跟那么个祸害住对门……不敢想不敢想。

    顾青自己掂量片刻,爽快答应,挨着江大大又能以这个价格住这么好的小区,超实惠。

    一切谈妥,又有江大作保,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

    “我还有事,你们先走。”江河倚在门口又打起了电话。

    顾青没看出段小溪的异样边走边跟她炫耀着,自己看的那房子有个霍亮的开放阳台,到时候放个摇椅,一定很惬意。

    段小溪眉头皱了皱,其实这个价格能租到这样的地方已经很赚了。

    “先收拾收拾,咱们改天就搬过来,好不好,小溪!”顾青志得意满,让人不忍打断。

    段小溪轻轻的点头。

    门锁的钥匙黄毛重新给了两把,到时候添加了门卡电子的信息,指纹就可以解锁,也很方便。

    房间渐开,段小溪往里头走了几步,顿时被吸引过去,双阳面的卧室,中间的大客厅打开两扇玻璃门,直通过去是个露天的阳台。

    “我眼光还可以吧!”顾青青有些得意。

    “很好。”段小溪偎在栏杆上,暖暖的阳光照耀着:“哎,不对,隔壁的阳台?”

    两阳台几乎是紧挨着,一梯两户的设计,将这两处房间紧紧挨在一起。

    “江大家的!”顾青盯着段小溪,眼神里有些八卦:“我为了你跟江大,真的也算是良苦用心了。”

    “别乱说,他那个人,真的是有点讨厌的。”段小溪穿戴好了清扫的手套,两人按着屋子开始收拾。

    “讨厌么?可是这么帅的男人,可真的不多见了!”顾青摸了摸下巴:“而且我感觉江大对你有好感!”

    “大姐?你是不是最近言情小说看多了。” 段小溪的白了一眼。

    顾青一脸认真:“不都说越喜欢一个人越会想尽办法的吸引那个人的注意。”

    段小溪朝着顾青招了招手,这丫头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一伸手捏着青青的脸蛋:“是你最近飘了,还觉得你溪姐提不动wenxue34.com
刀了,我是哪里有抖m的体质吗?”

    顾青咧嘴,一连串讨饶,捏起了脏了的抹布,赶紧逃离凶杀现场。

    “差不多了,等到空闲时候,咱们就能搬过来了。”两人累瘫在阳台,背靠着栏杆看着外头的风景,余晖映衬下,深红色光撒了一地,心头暖暖的。

    外头一阵嘈杂,顾青有些心虚:“不会是那黄毛又后悔了,想要吧房子收回去,我们这都收拾好了……”

    “应该不会吧。”段小溪束起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片刻之后又安静下来。

    “老大,你家真的是太xing冷淡了,还不如俱乐部温馨。”siri顽劣,一进门就一同点评。

    几人随意闲逛,拉开了阳台的门。

    “我去,这不是那财大的美女打野吗,你怎么在……这儿?”猫主拽了拽siri,两人看呆了眼。

    “我们住这儿。”顾青帮忙回答,段小溪有些尴尬。

    阳台挨得很近,两拨人几乎就是面对面的沟通。

    “跟老大住对门,真的是有缘分啊,今天正好聚餐,要不要一起?正好咱们切磋切磋。”siri提出邀约。

    “这不太好吧。”顾青耸了耸肩。

    “有什么不好的,今天是俱乐部成立一周年,没有外人。”猫主接话,看着江河缓缓走来,有些心虚:“是吧,老大。”

    “随你们的心情。”江河耸肩,笑的随意。

    “你看,老大的都同意了,赶紧来吧。”猫主直招手,看着江河走远,掩着嘴角,小声八卦:“听说还要开几瓶好酒,错过了多可惜。”

    “也是,都住对门了,以后免不得要麻烦江大,正好蹭顿饭,你说是吧小青。”顾青一脸期待。

    对于一群宅男来说,聚会最好的便捷就是涮锅,洗菜顾青还能帮帮忙。食材上改刀也就只有段小溪能操持。

    奶奶年纪渐大,在家的时候能都是她挑起了灶台。

    “老大,真不能错过啊,不然你的得抱憾终身。现在下得厨房的真不多见了。”siri是奔着江河大佬来的st战队,岁数跟段小溪他们差不多,脾气上跳脱些。

    厨房中,准备的菜品摊了一桌子。疯哥沉默寡言,在门口站了半天,拿过桌子上的土豆,蹲在角落里默默刮皮。

    “凶的一批的疯哥,竟然还会干家务。”siri惊叹。

    疯哥原名本叫王峰,id火了之后本名也渐渐的被人淡忘了,他回瞪了一眼:“我们可不跟你们这群城里的公子哥们不一样,都是自己要承担生活的。”

    “你咋知道,咱们的美女打野就是……过过苦日子”siri有些不好意思,到现在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那个,美女芳名~”

    其实不用别人说,单看着改刀的手法,熟练的就叫人心疼。

    “噗、还芳名,你装什么文化人。”江河一口水吐了siri一身:“她,段小溪。”

    “我问美女,老大,你这么着急回答干嘛。”siri回嘲了一句。

    “我怕你吃了哑巴亏。”江河笑眯眯的:“她很凶,会咬人的那种。”

    江河隔着人群往厨房里看了几眼。那个女人背对着自己,手上沾满了蔬菜汁,小指微挑,几绺碎发别再耳后。

    饭桌上,接地气的火锅下了不少的猛料,霜降和牛,羊肚菌一应俱全。st的队员们开心,灌啤酒的灌啤酒,划拳的划拳,江河心情格外的好些。

    段小溪不喜欢占人便宜,只是夹着些青菜凑合吃了几口。

    “你们接着喝,我们明天搬家,所以早些回校了。”段小溪桌子底项煵鈩⊙壯壯?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虑那牡睦死饲唷

    顾青心领神会,也跟着起身:“是呢,我们得早些回去,明天还的订车搬家,且忙活呢,你们吃好喝好。”

    “哎,租什么车啊。老大有是个自由兵一个,明天正好当散心,跟你们搬搬家,多好。”siri脸色上红润,酒隔打的贼响。

    “就是,咱们先加个微信,以后方便联系。”猫主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当着江河大大的面,一众人都留了联系方式,唯独就缺了咱们江大。

    江河慢悠悠的起身,摇晃的红酒杯抵在下唇,眼神一撇有些朦胧:“收拾好了给我打电话,接你们。”

    “呦呦呦~”屋里又是一阵起哄,段小溪无奈的叹了一声,道了句谢拉着顾青飞速逃离。

    寝室里。收好东西已经近十一点。

    段小溪顾青的手机同时一阵响动,vx被拉进了聊天群组《上山打老虎。》

    帅气迷人siri:“群里没有老大,可以随便浪。”

    斩女圣人猫主:“我们老大住你们对门,以后还拜托你们多照顾啊。”

    “是的是的,他就是一大宅男,两位美女多担待。”

    爱说话的疯哥:“干。谁给老子改的备注。”

    她们几人在群里寒暄了几句,不多时就散了。该醒酒的醒酒,该睡觉的睡觉。

    隔日,十点,大包小包的行李已经早早的就抬下了楼,江大的手机号,昨天已经留过,左右呼了好多次都没人接通。

    “不是吧,这个点放我们鸽子。车不太好找了吧。”顾青一脸苦瓜相,段小溪坐在行礼包裹上,手挡着太阳。光芒从指缝划落,朝气十足。

    “得了,别等了,咱们自己想办法叫车吧。”85城通软件上租车的信息很多,多花五十带着搬家人工都不用费。

    叫好了车,搬迁过去的时候已经忙活了一天。顾青气不过,还在江河门口重重的拍击了很多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第二天,上山大老虎的群里寂静无比。李承溪二人跟往常一样,该上课的时候准时赶到。

    “听没听说,最近好像说有一群小流氓胆子可大了,抢了好多小区了,我可得告诉我小伙伴小心点,她根他男朋友刚搬出去住。”第一节是专业大课。四个班级一起上。

    坐在前排的小姐姐耳语。

    “是吗。你这消息准确吗,要是靠谱赶紧让我通知一下家里人,最近都防备好了。”

    “靠谱的很。我那个当警察的哥哥亲自跟我说的,这还能有假,那群人手法可歹毒的很,都防备些吧,没有坏处的!”

    “咱们小区应该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吧,毕竟那么高档,治安应该也会相对好些的吧。”顾青趴在桌面上,仅存的困意顿时消散了大部分。

    “应该不会吧。”段小溪掀开课本,到现在她都还保留预习的习惯,写写画画比好些人上高三都要努力不少:“再说了,咱们有什么可抢的,一穷二白,收童养媳的都懒得拐走咱们。”

    “当然有啦,咱们这花容月貌的。”顾青一脸得意。

    段小溪白了一眼,回怼道:“来来来,花容月貌那个妞,你过来,看我这手,像什么?”

    顾青看她说的认真,巴巴的凑了过去,左右翻了一遍,没觉得像什么啊。

    “像巴掌么?”段小溪凑近了些,顾青顿时心领神会,怂了一句,打扰,赶紧转过身。

    开课的老师赶来,她也不再做声,手机一阵嗡鸣,顾青扒拉着。

    直到临近下午,这一天的课都要上尽头。微信群组一阵消息弹出。

    帅气迷人siri:“我去,老大还没出现,是被你们拐跑了吗。”

    斩女圣人猫主“是啊,新赛季都要开赛了,今天老大亲自吩咐说是要拟定战术的。”

    顾青手指飞快:“可别冤枉我们啊,那天搬家都是我们自己动手的。”

    帅气迷人siri:“那就稀罕了,老大这不声不响的,往哪里跑了。”

    段小溪划着屏幕,淡定的在屏幕上敲击:“建议你们再回你家老大家看下,以防万一。”

    斩女圣人猫主:“不会吧,那天晚上喝的酒虽然是多,可是现在也该醒了吧。”

    疯哥:“废什么话,出发去老大家。”

    ……

    “干,谁又把老子备注改了。”---芭比粉疯哥

    st一行人赶到的时候,段小溪他们也刚刚回家,外头的房门是敲了又敲都没一点反应。

    “江大这样帅气多金的人间极品,没准人家跟女伴共处去了,咱们在这瞎担心的。”顾青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释。

    段小溪在屋里左右环顾像是在找些什么。直到扫了一眼楼道。应该是楼上装修用剩下的板子,厚度约三指,看着很结实,才朝着他们招了招手:“来,帮下忙。”

    “小溪,你找这板子干什么?”顾青有些好奇,疯哥不喜欢多说话,一个人上楼,将板子扛了下来。

    “放哪儿?”

    段小溪引在前头,一路往阳台走去。手上指了指两楼之间的距离:“搭在这儿就行了。”

    “你疯了。”顾青顿时明白段小溪的想法,勾着她连帽衫上的领子往后拉了两步。siri似乎也明白了一二:“要这么拼的么。会有危险吧。”

    宽厚的木板长度足够将紧挨着的两处飘窗连在一起,似是简单搭建起的一座桥梁。

    “不然,你来。”段小溪往后退了半步,st的队员面面相觑。疯哥胆子大些,往下头看了一眼,顿时就有些腿软。连疯哥怕了,别人就更不敢上。

    这是十七层,摔下去渣渣也不会剩下。

    “行了,不想你们老大屁了,快点闪开。”段小溪深呼吸了几口,踩着凳子跨上了桥板。简易搭好的板子颤颤巍巍,往下望去,好似是看不到底的深渊。

    即便是再不恐高的人,说不害怕也是假的。

    “好像有声音!”顾青跟着捏了一把汗,木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列出一道缝隙。

    siri也吓傻了,哆哆嗦嗦呼叫:“别看了,快走啊。!”

    段小溪有些出神,直到看着脚下的板子弯曲出了弧度,才一下回过神,脚下猛跨出一步,扑倒在江河家的阳台。

    搭建好的板子应声碎成了两半,坠入下了地面,好在楼梯口无人走动,没什么伤亡。

    “阿弥陀佛,上天保佑。”顾青跟着跌落在地。

    siri 他们一脸敬仰。这是天女下凡,普度万民呀!

    段小溪只觉得后怕,头皮都是麻的,扫了扫身上的土,往屋内走,也是庆幸队江河家阳台半开着门,不然真的只剩警察叔叔来解决此事了。

    一进客厅,屋内弥漫的酒味还挥之不去,这是把酒当水来喝。只有一扇门,是虚掩着的,段小溪有印象,正是上次江河进出的房间。

    推门而进,江河卷着被子卧倒在一侧,连屋子进人了都未听出来。

    “江河!”段小溪喊了一声。江河仍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河~”

    段小溪脑子里跳出些横死家中的案例,不免有些后怕伸手戳了戳江河。

    好---好---

    是有体温的,长出一口后顿时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怎么这么烫。

    头顶的温度更是惊人。烧的这么厉害。

    “江河,你醒醒!”段小溪扯好衬衣给江河套上,他已经全然没有意识,嘴里模模糊糊不知道念叨些什么。

    “带你看医生去,你再坚持一下!”段小溪使足了力气将江河拖下了床,他身子跟没有骨头一样,摊软下去,女人弯身撑住,江河的唇正好压在了段小溪的头顶。

    柔软的的触感,滚烫粘人。微微冒出的胡茬蹭的有些痒。她的心,好像漏了一拍。

    段小溪愣了一下,接着松手任由江河划落下去,她从柜子里拿出条裤子,从他两腋窝下绕了过去,跟拉牛的姿势一般,拖动这往门口走。

    门开。

    st的队员齐刷刷的站在门口,看着老大被拖了出来,一脸的仰望。

    “侠女在上,受我们一拜!”siri做出一副夸张的模样,五人鞠躬倒是整齐。

    “你们老大,接着。”段小溪刚要松手,就被siri制止,拿出手机飞速的留下些证据,这样难得糗照,这次错过了,下次可就没机会了。

    “别闹,他烧的厉害,赶紧送去医院,别再耽搁了。”段小溪严厉。

    siri这才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顿时不敢再含糊,疯哥二话没说,背着短江河就往楼梯口跑。

    段小溪目送他们走远,从他家门口的柜橱上拿了串儿钥匙后才将门掩好。

    他被接走,不知道有没有备用钥匙,虽不知道拿的对不对,总比没有的要强些,总不能下次再从窗户上爬过去,太危险了些。

    “小溪,你说江大会不会有事。”顾青脸色惨白。当真是怕极了,左右看了一圈,手肘的皮蹭掉了好大的一块。

    “钥匙你拿着,后天我就要去比赛,不知道几点回家,你当心些!”段小溪拉着顾青往自己家走。

    “后天的比赛,你跟大老王请假了?”顾青翻箱倒柜,自己是带着小药箱的,搬家之后赛到哪处去了。

    “请了。”段小溪有些惆怅。

    “也是,你请假向来是比我们要容易很多,大老王看重你。”顾青捧出了药箱,手中沾着些碘伏轻轻掠过伤口。棕色的液体跟血液汇聚,涌出一簇的泡泡,它比酒精激性更小些。不会痛的那么厉害。

    “等我一路上参加完比赛,即便是拿不了冠军,前两名的奖金也够安安稳稳的度过大学了。到时候我就不再碰这比赛了好好的读书。”段小溪自顾自的说,她不是那种会说谎话的孩子,请假虽容易些,但是那感觉差极了。

    顾青手上很轻。纱布将伤口处包扎好,应该是影响不大的:“你记得,明天练习游戏的时候,别手肘硬磕着桌面,会疼的。”

    段小溪笑了笑,手机里来了电话,她接了往阳台走了走。

    最近奶奶的电话很勤,时常都是在问自己怎么样,什么时候要回家,段小溪心里的亲人,只剩下奶奶跟顾青。

    “下个月有假期,到时候你回去看看吧。”顾青安慰,这几次通完电话,总能看出小溪有些闷闷不乐的。

    段小溪甩甩头,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是身体却是十分的强健。八十六的岁数,愣是一根白头发都没有,任谁看了都觉得惊奇。

    “行了,别多想,快去睡觉。”顾青推这段小溪送进了卧室,自己也抱着一米的熊娃娃回了屋。

    -----------------------

    在医院打了两天的点滴。身子已经好了很多,除了嘱咐需要静养这些问题,也没有要关切的,江河也觉得闷。办理了出院。去战队厮混了一天。

    留有江河家门的钥匙,段小溪群里跟siri说了一声,委托他到时候转告给江大。

    “真的,小溪是我见过最神勇的女孩子了!”中午休息siri忍不住跟老大夸赞。

    “我双手双脚表示同意,那天要是没她。你就要嗝屁在家里了老大!”猫主头如捣蒜。

    疯哥冷着脸,在前头晃了一圈,停住脚重重的点了点头。

    “放屁,我都说不喝了不喝了,你们挨个的跟我敬酒。”江河仰头,后脑磕在椅被上:“你们挑出的事,现在又怪我。”

    正常来说他的酒量不差的,那天大家确实是喝的畅快,攒簇着要将江大私藏的的结婚用酒开了。

    江河自然是没舍得,绕了两瓶一等一的好年份的勃艮第红酒,几个人硬撑到了最后一滴喝干再走。

    江大也是趁着酒劲,开了几把游戏,在当时自己无比风光的领域中,只能有微微的优势,忍不住怅然了些。他手上的问题,其实他比谁都清楚,只是真实的要去面对那一切太难了。

    多吹了几下风,又多喝了几口酒,就这么卧倒在家。

    原本以为睡一觉就能好的……

    “十七楼啊,为了救你,那么一个破木板子就冲过去,她以后就是我女神了。只粉她!”siri越说越激昂。

    猫主手上打着拍子:“寻找女神哪家强,财大溪姐响当当。”

    江河勾了勾手,有点认真:“你们听没听说,云德社过两天要来开相声专场,我把你俩打包送过去,你说能卖多少钱。值不值一个烧饼钱~”

    “你看,这好好说着,咋还急眼了。”siri调出了手机拍摄的照片,递给了老大:“有图有真相,你看。”

    照片上,段小溪勾着江大,满额头的汗珠清晰可见,脸颊上灰扑扑的不知道那里蹭的灰尘,手肘上蹭掉好大一块皮。血珠攒成一条线往下淌着。那双眼睛,倔强又清澈。

    “就是,老大你以后就算是对人家没意思,毕竟是个女孩子你对人家客气些,女孩子只要一哄。就是智商为负数的一种生物。非得去硬钢。论嘴遁你又干不过……”猫主低着头扣手,说话小声到只有自己能听到。

    “就是,江大你要真的没意思,跟兄弟们透个实话,我们要是有中意的,那可就要追求了。”siri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废话!”江河起身,刚输好液,就这么气自己,一定是假朋友无疑了:“从明天起。加训两小时,看你们事闲的淡疼!”

    “老大,要是在段小溪他们家。记的去要。”siri默默的发了一条消息。致敬自己即将消散的轻松生活。

    从基地出门已经九点,赶回家已经近十点,段小溪家的灯还亮着。

    “谁呀?”顾青有些焦灼,开门看见江大。顿时有半分的失落。“钥匙。”江河不擅长跟女孩子说很多的话,言简意赅的表达清了意思。从门缝里往里头望了两眼,客厅里里空荡荡的。

    “谢了。”江河没再接着问下去,转头要往自己家走。

    “我以为是小溪回家了!”顾青递过去钥匙,有些委屈:“她今天去比赛,微信消息到现在没有回。”

    “江大,你说小溪会不会有事,都现在了,怎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顾青有些失神。

    今天是高校赛区的分站赛。晚八点的时候,财大就已经干脆利索的赢下了比赛,现在都十点半,段小溪的手机显示关机,怎么都联系不上了。

    “能有什么事,还这么早。”江河不擅长安慰人,身子往后退了半步,距离顾青更远了一些:“一把来说,赢了比赛是要庆贺一下的,况且她赢得很漂亮,现在应该是在庆功吃饭。再等等。”

    江河看了直播的最后,碾压局的胜利,本想着是要跟她说一声恭喜的。

    “我跟赛事组那边的人联系一下,你放心。”江河进门,朝着顾青又补了一句。

    “那谢谢江大了。”顾青有些后怕。最近听过的风言风语太多,她忍不住联想了很多……

    江河捏了捏眉心,回了自己家,转了一圈。拿了手机钥匙往楼下晃悠。

    他们家小区是有前后两个门,后门在每晚十点就会上锁,只有正门可走,在哪等一会,应该是没错的……

    街上,人来人往的,眼前的车过了一辆又一辆,头顶的路灯有些昏黄。巷口处,有几个人推推搡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