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7

chapter 7

推荐阅读:
    第七章:顶上热搜。

    青青赶回宿舍时已经快到熄灯的时间,一会宿舍就拉着段小溪的激动。

    “姐们儿,你今天风光了。”顾青噎了一口面包,拉着在宿舍门口咬耳朵。

    “风光?”段小溪低头刷着腊鱼网上代打消息,这么算下来只靠这个游戏代打也能攒下这两年的学费。

    “你来看啊,要不说你是老年人呢,你该跟国际接接轨了。”青青滑动着屏幕,热搜第十二。

    [电竞男神疑似恋情曝光。]

    电竞之光私会在校美女,恋情大公开。点开详情,竟然都是江河跟段小溪详尽的‘波折’之旅。

    拍的无比详尽,看样子是一路尾随未来。

    下头评论更是炸番了天。

    有人说,这是女孩子为了游戏参赛勾引江大。有些是祝福相爱……段小溪看着无语,锁了手机屏。

    “房子找好了,跟学校碍着很近,两站地距离骑单车十分钟妥妥的就能到,只要审批一下来,立马就能搬走。”顾青有气无力,昨晚看了一眼的房间,眼皮子直打架。

    “价钱呢?”

    顾青一副狡黠的摸样:“你等着。”她飞速走进了宿舍,从包里抽出两张单子,又将锁扣紧紧拉上,塞进了抽屉。

    “才八百?”段小溪看着租房合同,这样繁华的地段,显然跟这价格不匹配。

    “是呢,我赶得巧。这家人敢搬家,也没往中介走,还省下了中介费,我厉不厉害。”顾青仰头,一副求夸奖的表情。

    段小溪又看了一遍单子,签名总觉得有些蹊跷,又说不出哪里怪。

    “行了,都这么晚了,赶紧睡觉去。”顾青心里有些发毛。抽回租房合同,折好了揣在兜里。

    “老王的意思是答应了让我们搬,小东西可以零碎着往那便收拾着,明天周末,咱们一起过去趟,好盒?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涓收拾收拾。”段小溪没往细里说,拉着顾青推门进屋。

    第二天的清晨。滚滚雾霾,天都灰蒙蒙的。

    青青扯出几件不穿的旧衣服,口罩手套一应俱全,收拾好装备,扫了楼下两辆共享单车才终于出发。

    天桦九峯、石市数一数二的高档社区。

    社区绿化高达六成。

    “八百块钱,你租到了这小区?你是在逗我。”段小溪有些脸黑。

    “这也是赶巧了。”顾青细弱的回答。

    段小溪接过清洁所要用的大包小包,有些责备:“是不是伯父帮咱们找的?”

    “真不是。”青青从包里找出磁卡,划开楼道的门禁。

    “你先看看租的房子,再发表感言也不迟啊,里头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空的。”青青有些心虚:“1702。”

    “一梯两户的房子,等我看过屋里头再跟你算账。”段小溪叹了口气,心里已经有个大概想法。

    这样的房子说是只有八百,骗鬼的吧。

    “你等等……”顾青有些尴尬,自己昨天刚拿到的钥匙怎么就开不开门锁了。

    段小溪伸手,接过了钥匙,试了几次还是一无所获:“这钥匙不对,他是不是给错你钥匙了。”

    “我打电话……问问。”青青脸色煞白,拿着手机跑到了楼梯间。

    “有人吗?”段小溪自己站在门口,敲击了房门,里头确实是没有半点动静。

    “小溪,我是不是被骗进了。”青青鼓过了一会,哭丧着往回走,电话打了好多个都无法接通:“昨天他明明就是用这把钥匙开了门带我进去的。”

    “你先别慌。”段小溪凝眉,有些认真:“说实话,昨天你给我看的,那个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合同。”

    “是……”顾青蹲下身子,手上有气无力的瞧着房门。

    “说实话,要是有真的合同给我看一眼,这么咱们才能想办法把真的钱才追回来。”段小溪没有责备。

    “有,有的,但是你看过别怪我,好不好。”顾青抬起头,就连楼梯间的光线是明亮的,青青眼神委屈,叫人不忍责备。

    “三千八……”段小溪接过胆子,差点没气的背过去:“你可以顾青青,你这样子是想要自己偷偷把钱都掏了啊。”

    顾青叹了口气,泪眼婆娑摇了摇头:“天地良心。”

    “还是自己偷偷找的中介公司,光中介费就掏了一比不小的花费。”段小溪细细的看过单子的信息:“富家房产,没听过呀……”

    两人在楼道想了很久对策,是不是的伴随这一声重重的锤门。

    十七楼对门缓缓开门,男人有些困意,揉着眼睛哈欠连连,黑色的睡袍。斜跨跨的搭在肩上,束腰的带子,一团乱糟糟的,被蹂躏的不轻。精瘦的胸膛都暴露在外,荷尔蒙的力量简直爆棚。

    “大周末的你们不睡觉?”男人抬头。有些烦躁。

    “我去,江大……”顾青惊讶,使足了尽紧紧捏了自己一把。

    段小溪:“……”

    江河摇头清醒了一眼,目光跳过顾青瞥了段小溪一眼,总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提高了嗓音问道“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我们来这儿租房子,被骗了……”顾青跟别人倒是诚实,一转头就都说出来了。

    “别傻站着了,先进来吧。”江河退了一步,人被自己撞见还驱之门外,大老王知道肯定是要活剥了自己的。

    “真的么?”顾青惊喜,拉着段小溪就往江大屋里走。

    简洁的黑白装修风格,客厅的书柜后,放满了大小的奖章,足足有一面墙那么多。

    “我的天,江大,这么多奖杯,你这是冠军收割机啊。”顾青看带的眼睛都直了。

    “你喜欢啊,挑一个送给你啊。”江河倒了半杯凉开水,有些挑衅的瞪了段小溪一眼:“不过那个银色也不行,亚军就一枚,珍贵着呢。”

    “这么辉煌的成就,江大应该很多女孩子追才是,怎么这屋子里这么冷清。”顾青有些好奇。

    江河一副得意,这一波吹的不亏:“你懂什么,电竞选手,只需要电竞,和手。”

    “你现在只剩手了……”段小溪揉了揉眼睛,没时间在这嚼舌根,去找到这家黑中介,才是要紧事。

    江河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干咳了一声:“我不在电竞圈里,难不成你算?”

    “起码,我现在正在赛场上……”段小溪说。

    江河也被逗乐了:“电子竞技成绩说话,起码那个冠军再跟我叫嚣吧,小丫头。”

    “可以啊。”段小溪凝望着那片墙面。确实有些奖杯做的好看,应该……能卖不少钱的:“赌一波,看看我们能不能全国高校赛的冠军。”

    “妥,你们要是能拿了冠军,我这些奖杯,都输给你。”江河不以为意,队伍的强弱不是一个人能说的算的,他笃定,起码现在的财大没有捧起奖杯的资格。

    “要是输了,我们家小溪一穷二白的,也没啥能输给你的啊。”顾青左右看着他们二人,两人嘴上斗的这么厉害。

    “只要是我赢了,以后你见我,绕着点走,本大帅哥就满意了。”江河勾了勾手指,示意拿过租房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的单子。才扫了一眼,就冷冷一笑,朝卧室走去。

    “单子给我啊。”段小溪不想多留,跟过去要接过租房合同,就看见江河上半身的睡袍已经褪下,人鱼线凹凸有致,延伸至下……

    “知道我长得帅,你想看到什么时候?”江河俯视,身子渐渐压了过去,灼热的气息包裹而来。

    段小溪刚要说话,房门紧闭,门板贴着鼻尖儿。她气的手抖。

    “小溪,你脸红什么?”顾青八卦的凑了过去:“是不是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看个屁,我是气的!”段小溪气的跺脚:“追回钱赶紧换个地方看房子,跟他住对门,我怕是要命都被气短两个月。”

    “跺脚这么大声,小心楼下找上来。”江河开门,依在门口,松垮的休闲裤,搭配着连帽衫,衬的很年轻。

    顾青呆呆的望了过去:“江大,你这颜值,退役了进娱乐圈,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吧。”

    段小溪捏着青青的耳朵:“你不知道现在年轻人喜欢嫩的,老黄瓜没爱,更何况还是那种爱刷绿漆的。”

    “今天赶巧我心情好,你被坑的钱,本帅哥帮你要回来。”江河邪性眨眼,单子落款签名的人,自己再熟悉不过。

    “真的?”顾青满是感激,拉着段小溪想要说些滔滔不绝的谢意。

    “别拉我,这钱我也能有办法给你要回来的。”段小溪叹了一声,跟着花痴顾青进门就是最错误的选择。

    “你肯定有办法,有困难找警察啊,是不是小妹妹?”江河说的随意,只是最后三个字拖长了音。让人觉得有些痞痞的。

    段小溪没否认:“找到黑中介,再拜托警察立案调查。”这确实是自己的计划。

    “不过你的办法说少说个半月的时间,钱什么时候到手就没准了。”江河卖起了关子:“而我这只需要一个电话的功夫就能搞定。”

    跟着江大的脚步,段小溪低着头,一言不发,时而抬头,假装不经意的扫过他的背影。

    其实段小溪自己偷偷搜过,江河电竞领头的六年,那是中国电竞刚起步几年,从落寞无闻到万星璀璨,他是用自己青春岁月给无数的电竞选手铺出了一条崭新的路途。

    他确实是无数人的希望与偶像,那个藏在心底最深的殉道者!

    只是段小溪总是没办法将这样一个人跟那串辉煌的履历联系在一起。

    她看到的江河,帅,但也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