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6

chapter 6

推荐阅读:
    6

    段小溪蹭的一下站起身,打断了江河的发问,接着朝着老王结结实实鞠了一躬,惊人的嗓门说完:“谢谢老师。”转头就要走。

    “等等。”大老王吓得一机灵,将江河也跟着推出了门:“你师母今天有事不带你们回家,江河你帮老师招待着,下午我还有事情找你们两个。宿舍那事我帮你搞定……”

    大老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着自己皮包就出了门,江河他们二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看不见人影儿。

    “我的包还在里头!”江河懵然。

    段小溪打了个哈欠,巡身也往楼梯处走:“看我干嘛,你老本事大,自己解决呗!”

    “就借一百,下午双倍还你。”江河心里默念了几句不生气,回手大力拽过了段小溪的胳膊。

    她一脚刚下了台阶,身子一下失去了重心踉跄着要摔下去。

    江河皱眉,伸出右手勾手想拽回段小溪,受伤的手腕使不上力气,两个人一起跌落了下了台阶。

    “你们继续……”下楼的同学撞见两人抱作一团,红着脸跑开。

    江河双手紧紧护着段小溪的头,他胸口的跳动,蓬勃,有力……段小溪抬头,眼神有些古怪,这个感觉真的熟悉。

    “我……我……!”江河倒吸了一口气,本来就想很扯皮一下,结果过头了。

    本以为这毒舌女一定会不依不饶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楼梯寂静,段小溪愣了一会儿,只是淡淡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免费的午餐想不想吃?”段小溪眼神清亮,江河右手止不住的颤抖,她都看在眼里。

    “为什么不吃?”江河假笑。跟在身后打了个机灵,今天算是撞了太岁,以后可千万不想再碰上这女人。

    教学口门口

    黑色轿车,一双眼睛紧密巴望这教学口出口。

    “老婆,中午别回家了,咱们一起吃饭。”大老王得意洋洋。

    “江河那孩子不是去找你了,中午带回家来吧,我做顿好的。”师母是同校的老师,负责实验室查设备的看管,日常工作轻松些。

    大老王整理这脖领,得意洋洋跟自家媳妇儿炫耀:“不用管那混小子,我把她交给小溪,我觉得他们俩般配的很呢。”

    “不是吧,小溪才大二,你别误了孩子。”师母有些责备:“小溪一个人不容易的。”

    “你是没见,江河那么高傲的孩子啊,愣是被小溪教训的哑巴了一样。信我的,他们俩觉得对成。”大老王从车箱抽屉里头摸出了饭卡,美滋滋的朝着电话那头溺着说道:“食堂做的番茄牛腩你最喜欢,我先去食堂打上,老地方见……”

    “也真是,你这给人做媒的爱好是那里学来的。”师母有些娇嗔,两人到了这样年岁又无子女还能恩爱,也是少见极了,挂断电话前又叮嘱:“记得打些你爱吃的菜。”

    段小溪同江河二人,像极了要翘课的孩子,缩在教室窗户边儿看着班导走远……

    “饭菜打的够不够!”师母远远的招手,大老王急忙迎了过去,身后蹭的一下冒出的两个脑瓜,将他吓得不轻。

    “你……你们怎么在这里!”大老王有些结巴。

    “路上遇见师母,师母说好了要请我们吃饭的,老师,您是又要先走了不成?”江河一脸贱笑,段小溪这主意狠呀。

    “江河打饭去。”大老王揣着手,一副好戏不得惩气鼓鼓的摸样:“老婆。这混小子有钱,让他无买。”

    “老师。您忘了是谁把我推出门的,我的包都没来得及拿。”江河朝着师母一副委屈。

    师母别过脸,重重的瞪了一眼大老王,温厚的说道:“孩子,别听你老师的,挑你爱吃的打,他刚充的饭卡。”

    “得嘞。”江河只留下一个欠揍的背影。

    大小饭菜上桌,大老王心肝都跟着疼做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了一团,这那里是四个人吃的饭,十二个菜上桌,饭卡的钱光荣告罄。

    “感激老师请的大餐。”江河故意挤眉弄眼,盛了一大勺番茄牛腩递到了师母的碗里。

    师母脸上皱纹掩藏的很好,拉家常说道:“谢什么,他当老师的不该请你们这些爱徒吃饭啊,再说了,我们两人无儿无女的,这钱留着不花做什么。使劲吃,你师父有钱。”

    “好了,说这些干什么。”大老王轻轻摸了摸饭卡。幽怨的小眼神盯望着饭菜。

    师母偷偷掩笑:“看,你师傅又心疼钱了,别管他,咱们使劲吃。小溪夹菜。”

    段小溪有些愣神,这样和睦的氛围,自己从没感受过,如今更是冷清到只剩了奶奶一个人,兴致更低沉了些。有些出神。

    “行了。臭小子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我跟你师母独处一会儿。要是敢跟过来,揍你。”大老王鼓着腮帮子。

    段小溪跟江河阔别,两人往另一侧走远。

    校园里。

    五年前迹象已经多数不见,江河低着头,忍不住有失落,自己才过了二十五岁的生日,怎么就像是个老人家一样。

    “呦,咱们学校现在开化了不少,连狗子都让养了。”江河伸了伸懒腰,看着面前经过的哈士奇一副惊奇无比的摸样,扯着狗绳往他们这头奔来。

    段小溪脸上有些很怯,身子往后退了半步,江河有些意外,眉头一挑,有些古怪:“怕狗?”

    段小溪身子挺的像竹板一样,只是脚上轻轻往后挪了几步。

    狗子越看到这样,越激动些,朝着段小溪这头不断的拱身。

    “见到美女就这样,不好意思……”狗主人有些抱歉,止不住的点头道歉,手上大力的扯着狗绳,低声呵斥道:“旺仔走了,听话。”

    旺仔蓝色的眼睛咕噜一转,仰头似狼一样哀嚎一声,有些失落垂下了尾巴。

    “这么可爱的狗子会有人害怕,你说是不是这人太过怪异的原因。”江河心里很生出些恶趣儿,手上挠着二哈的的脖颈。

    狗主人点了点头,片刻又觉有些不妥,急忙摇头。

    二哈被挠的舒服,撒了欢的奔涌,江河半蹲着身子:“旺仔,你看那小姐姐也喜欢你,你让他摸摸你啊。”

    旺仔侧头,似乎是听懂般,身子懵然朝前一扑。挣脱了狗绳朝着段小溪扑涌过去。

    段小溪怕狗,已经很多年,小时候在老家,隔壁巷子有个大只的狗子,逢人就喜欢乱叫,她那是才不过上了小学,整个人身高跟狗子也差不了多少。为了躲避那狗子,她总是喜欢多花半个小时绕道,当然总是有躲不过的时候。

    一次回家。狗子一阵狂吠,段小溪扭头就跑,wenxue34.com
可是偏是她跑的越快,那狗子追的越迅猛。

    段小溪推进家门,转头又骑了家里那辆二八自行车出门,将守在家门口的狗子追了五条巷子。

    自从那次之后,那狗子见了段小溪再不敢乱叫,只是心里头怕狗的毛病,也就此烙下了。

    段小溪吓得小脸煞白,见了狗不能跑,身体帮她记得清清楚楚。

    “喂……”江河喊了一声,段小溪还是紧紧绷在远地一动不动。

    旺仔身子一下扑涌起来,女人的身体被一阵风的甩倒在地,狗子健硕的前爪搭在段小溪的肩膀,湿漉漉的鼻尖蹭着她的脸颊。

    偏是这女人执拗的很,只要她求自己一声,江河如何都不会坐视不理,她整个脸色已经吓得惨败,紧紧咬着下唇,身子止不住的打颤,却还是没半句讨饶的话。

    江河皱了皱眉。伸手半抱起了旺仔,把它往后拖了拖。

    狗主人看不过眼,结结实实的捏了一下旺仔的屁股,二哈一副委屈,什么也躺在段小溪的一侧,四肢弯曲肚皮朝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同学,对不起,旺仔不是有意的……你这衣服脏了,我陪你钱,学校的干洗店,洗的很干净的。”狗主人满脸的歉意。

    段小溪看着旺仔的样子,不忍责备,抬头摇了摇手,起身走远……

    江河自讨了没趣儿,跟在身后,也觉得有些歉意。

    “你觉不觉得你很幼稚。”段小溪脸上冷冰冰的。

    江河撇了一眼,疑问了一声:“幼稚?”

    “从在王班导办公室,你就对我行迹躲闪。说明你介怀自己负战绩的事情,双手时常抱胸。你对我抵御性很强,明知我害怕。刚才唆使旺仔故意向我靠拢,恶趣味深重,你的右手时常颤抖,手腕的伤已经很重,看样子你并没有去看过医生,你害怕医生,更直白的说,你害怕直面你手上的隐疾!心思怯懦。真想不出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拿到了世界冠军!”段小溪余光瞥了江河一眼,秋风刮过,额头前的刘海散落,随手别在而后。

    江河质疑。冷冷一笑。

    “很明显你不信我的分析,不过无所谓,老师是近些年为了商管才开设了一门心理学的课程,老前辈,你那时应该没赶上……”段小溪转身,绝尘而去。

    “招人烦。”江河暗自感叹,盯着自己的右手好一会。

    段小溪已经走远,已经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她顿然又回过头,自言自语道:“你的手,还是看看大夫的比较好……”

    “嘴还毒……”江河望着一眼草丛,总有瞬间觉得异样